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伊核危机,以色列伊朗已到战争边缘?


随着中国东侧的朝鲜半岛从核战争的阴云之下渐渐散去,中国西侧的伊朗核危机,又迅速发酵了.....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这几天也准备为梦想窒息了。


在一场全球发布会上,他用PPT宣称以色列的情报组织摩萨德,获得了一批重达半吨的文件,包括55000页纸质材料和183张光盘,证明伊朗仍在实施代号为“阿马德”的核武研究计划。



随后,以色列议会授予了总理和国防部长在紧急情况下宣战的权力,同时,以色列关闭了叙以边境边界、戈兰高地以及约旦河以东的领空,并在戈兰高地聚集了大量兵力,枕戈待发,仿佛要打一场新的“两I战争”(Iran、Israel)。


而与此同时,刚刚上任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首访中东时表示,以色列提出的秘密情报是真实的,许多情报都是美国专家首次见到。并拉着美国中央战区司令,暗示美方支持以色列对伊朗展开越境打击。


说起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作为一个犹太人,痛斥宿敌伊朗时,竟然不用母语希伯来语,而使用美国人用的英语,很显然,他的PPT并不是为了忽悠国内民众。同样,这份报告实际上都是陈年烂谷子,在如今这个时间点上发布,目标自然就是对准十来天后,5月12日这个伊核协议的生死大限。


而这份核协议是否废除的权力,则掌握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当然,这位比政事堂还擅长吹牛逼的美国总统随即表示,以色列展示的情报显示,他本人对于伊朗的观点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要知道,一直主张撕毁伊朗和协议的特朗普,刚刚更换了与自己意见向左的前国务卿,将CIA局长破格提拔为新的国务卿,而这位被特朗普一手提拔起来的国务卿,就任后的初次访问,就放在了中东,除了去以色列之外,还见了什叶派伊朗的死敌——逊尼派的沙特和约旦。


因此,美国国务卿的出访中东与以色列释放伊朗核信息,本质就是美以双方在演双簧,直接目标,就是剑指奥巴马时期伊朗与美国签署的伊朗核协议。



说起来,去年的时候,各路专家都说特朗普会从中东撤出力量,并对朝鲜实施致命的打击,结果如今朝鲜和平了,中东地区却是剑拔弩张。


于是,政事堂去年提出的石油和军火集团利益驱动的美国战略,如今也成为了各路媒体解读特朗普的想法,甚至关于油价,很多媒体比政事堂走得还远,喊出了石油100甚至160美元的口号。


其实,就像去年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低估美国重返中东的决心,同样,如今所有的媒体,也都在高估特朗普对于中东的兴趣。


政事堂推测美国一定会重返中东,基于的是特朗普团队内各种游说集团、中东盟友们以及石油军火集团的共同利益。因此他们推动了特朗普上台之后,特朗普势必要兑现他上台前的承诺。


因此,这一波中东的紧张局势,以及石油的行情,是迟早要来了,是美国国内的小气候以及美国盟友之间的大气候所决定的。


但是,政治集团的利益,最终是要回归国家战略的,特朗普个人制定的美国战略,是美国大规模从全球收缩力量。无论是退出亚洲的TPP,还是力促朝韩和解,这都是历史的大进程。


因此,如果放在特朗普的整个任期来看,这一波美国重返中东以及石油的行情,不过是大熊市之下,一波庄家的操盘拉升罢了。


所以,政事堂预测了沙特王子从英法美访问回国后,沙特和也门就会起摩擦,以刺激油价的原因。同样,也是政事堂一直预判的,沙特阿美这个庞然大物上市之后,全球油价和全球股价势必回调的逻辑。


而分析中东局势,也一定要在这个大逻辑之下进行推演。


作为政治家来看,在美国中长期势必要开始撤出中东的大背景之下,中东地区最聪明而且最有危机感的犹太人,势必要行动了。


一方面,以色列会尽可能拖着特朗普,让美国更为缓慢的从中东撤出,而另一方面,则需要充分利用美军退出之前在中东留下的遗产。


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毕竟特朗普无论是中期选举还是连任,都需要犹太集团的支持,因此该满足还是会满足。


而从国家利益的角度,美国作为海洋霸权国家,需要分裂地处欧亚非三个大陆连接处的阿拉伯各国,而美国的石油美元,也需要分裂波斯湾的众多伊斯兰国家。(分裂的逻辑,可以参看《萨尔浒战役——中美霸权更迭的开篇这篇中的兰彻斯特方程


因此,如果特朗普真的想要退出中东,就势必需要扶持一个能够接续分裂中东的势力。所以,满足以色列主张的诉求,以及重新激化中东地区的矛盾,这是美国政治上必然的选择。


所以再看如今停留在地中海的那些英美法舰队们,以及乱放战斧导弹的逻辑,就很清晰,实际上并不是美国要直接收拾叙利亚,而是作为一种战略存在,逼着俄罗斯达成默契,背后的老板们互不亲自出手,而让麾下的小弟们出手打代理人战争。


过去几十年,美国在中东搞的分裂十分漂亮,把逊尼派国家拆的七零八碎,也让军事实力最强的什叶派人口大国伊朗和伊拉克,打了一场极为残酷的两伊战争,把整个中东搞成了一团混战。


但是,上一届的奥巴马执政期间,虽然把逊尼派乱得一塌糊涂,但是什叶派的伊朗背靠着俄国以及东方某大国的支持,在叙利亚内乱期间迅速扩张,在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之间形成了“什叶派之弧”。



所以,如今在逊尼派已经烂的扶不上墙的前提下,以色列也就不得不亲自出手,作为急速扩张的伊朗的对抗者了。


但是,作为全球第二集团国家的以色列,自然也不会愿意亲自下场当代理人去参战,势必要扶持其他的代理人进行作战。因此,作为代理人的代理人,库尔德人建国的命运,实际上也捆绑在了这次的谈判里面。


政事堂推测,在未来的十天博弈的背后,美国和势必借用此次伊朗核谈判,逼迫伊朗及其背后的俄罗斯,在美国撕毁协议接受制裁,和主动从叙利亚撤回军队之间,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而这个决定无论怎么做,对于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其结果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该乱的地区,必然会继续乱下去,这就是历史的进程。


在美俄的大国博弈之下,在以色列、伊朗台前对抗之下,无论这次伊朗核协议的博弈结果如何,叙利亚各派之间旷日已久的内战,都无法得到和平曙光。再牛逼的外交官,也无法抹平国家实力之间的硬差距。


大概,这就是一流国家当棋手,二流国家当棋子,三流国家当棋盘的宿命吧。



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棋手的国家


IPhone用户点击这里发红包


嗯,看看政事堂这一轮预测的结果如何吧~~


近期关联文章:

从叙利亚与朝核,看特朗普的出牌习惯

叙利亚战火之下,弱国无外交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0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伊核危机,以色列伊朗已到战争边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