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两千多年前,一场管仲主导的芯片封锁战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前的管仲,更是世界经贸战的始祖。最近几天,大家都沉浸在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战与芯片战。今天,我们不妨借鉴一下老祖宗们的智慧,再来重新审视一下这一轮的中美经贸战和芯片封锁。



管仲,生活在公元前700多年前。后世的孔子曾说过,如果没有管仲,我们如今都是野蛮人了。而诸葛亮在隆中耕读的时候,就常自诩为管仲。可以说,在古代,管仲就是这些顶级大咖们的偶像。


甚至西方亚当斯密和凯恩斯的最近几百年来的发明,两千多年前的管仲早就都提出来了。


那么,管仲都有什么样的经济主张呢?后世流传的《管子》一书中,主要总结了三点:


第一点,是对救灾和就业的态度。


当国家发生水旱蝗灾经济不好的时候,英明的君主都是搞精准扶贫和救灾,但是管仲却玩起了“凯恩斯主义”,主张大兴土木,通过建设长城来解决就业,因此身处内陆的齐长城反而比边患严重的秦长城还要早几百年建成。



第二点,是对征税的态度。


历史上的明君都会选择对有钱人多征税,对穷人少征税,避免扶贫差距拉大,防止寡头作大。但是管仲却主张大幅度的平均减税,认为国君向民众收税,会严重影响国民的正常生活和经济运行。因此,齐国的富人和贵族得以在减税的过程中减少缴纳大量的税款。



第三点,是对国防的态度


中国历史上普遍都对轻徭薄赋、休养生息的君主大加赞赏。而管仲却主张强大的国防开支,为每一个齐国的士兵都提供强大武装,并提供给予他们极高的薪水。而管仲国防开支加大的背后,则是积极谋求诸侯之间的霸权。



........


不得不说,介于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对华搞知识产权的301诉讼,政事堂建议,中国也应该成立古代知识产权保护局,来调查一下美国总统带头搞的知识产权侵权案........



当然,这都是开玩笑,但是,管仲与特朗普之间改革的巧合,却值得令我们深思。


那么,为什么管仲会选择这么一条变法之路呢?


管仲的春秋时代,那个时候是封建共和制,君主名义上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三军统帅,但是实际上的管辖范围也就在首都特区,国家的各个州都在分封的大臣家族所控制,尤其是齐国的四大家族,他们掌控着难以统计的土地和资产,而且经常不服从君主的指使,甚至在朝堂上都敢顶嘴。


更不要说齐桓公这一代,本就是被外国君主扶持上台的,国内根基并不牢靠。因此别看齐桓公,一度九合诸侯成为霸主,可是管仲一死,齐桓公就被大臣们推翻,惨死宫中无人收尸,几个月后这堆烂肉都臭了。


故而齐桓公和管仲的变法,是在无法以及不敢解决国内矛盾的大背景之下,进行的改良式的改革。所以,他们在不解决国内分蛋糕的情况之下,只能去国际市场上抢蛋糕。


其实,管仲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变法者,他对变法的认知深度是非常高的,但是受制于齐国国内的体制与庞大的既得利益团体,他和齐桓公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一条曲线变法之路。


嗯,调侃可以,但别轻视这位商人出身的领导者。



那么,管仲是如何在“国际上”抢蛋糕的呢,我们可以看一下《管子》中的几则经济战案例。


鲁国盛产叫“鲁缟”的衣服面料,有一句成语“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说的就是这种面料很薄。


管仲建议齐桓公和大臣带头穿鲁缟的衣服,同时禁止齐国人织布,如此一来鲁国国内便形成了庞大的纺织产业,鲁国的衣服就像中国运往美国的衬衫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入齐国,鲁国也成了齐国的贸易顺差国。


等到时机成熟,管仲突然下令,对鲁缟停止进口,同时对鲁国封锁粮食的出口。


因此,鲁国国内CPI突然暴涨,再加上庞大的鲁国纺织工人突然失业,大量织缟的固定资产随即一钱不值,鲁国经济旋即陷入崩溃,大量的鲁国人带资产逃向齐国。不得已,鲁国国君只能向齐国俯首称臣。


后来,管仲又用同样的方式,通过买鹿皮把楚国忽悠瘸了,通过买兵器把衡山国忽悠瘫了,通过买狐皮把代国忽悠跪了。反正书里面记载的模式都是一样,只不过把物产和国名换了一下,这里政事堂就不浪费笔墨了,网上一搜都是。


不过,《管子》一书是汉朝时管仲思想的继承者们写的,里面有很多的春秋笔法,故事普遍都是在影射的是当时的汉武帝。


而真实的齐国,本身是一个商业国而非农业国,真正将这些敌国击溃并扶保齐桓公称霸的,其实是齐国独家垄断的食盐。


春秋时期,各诸侯国主要都在河南周围的内陆省,大部分都是无法产盐的,而东海之滨的齐国,则垄断了海盐的产出。


哺乳动物从大海走上岸之后,并没有摆脱对海水中盐的依赖,盐提供的钠,是神经传输和肌肉收缩以及新陈代谢所必须的物质,对于古人来说,不吃盐就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就不能劳作和打仗。


盐税自古就是中国政府的主力税收,毛泽东当年也曾说过“宁失延安、不丢盐湾”,而地球另一端的罗马,在给士兵们的薪水就是盐票salarium,后来这个词演变为了英语薪水salary。在工业革命之前,食盐是全球公认的最重要的硬通货商品。


因此,盐在古代的地位,相当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煤,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石油,以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芯片(稀土矿),是所有劳动力能正常运作的前提。


在工业革命之前,一旦被食盐封锁,全民都将陷入劳动力瘫痪的状态,这就像工业革命之后,苏联解体使得朝鲜的机械化农业迅速趴窝,陷入大饥荒和十年的苦难行军。以及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中兴被美国禁运芯片之后,直接就宣布“休克”了。


因此,周武王打下了天下之后,最大的功臣姜子牙受封享受复产食盐的齐国,相当于得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鲁尔区,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的波斯湾,或者互联网时代的硅谷。



当齐国传到齐桓公手上的时候,管仲一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组建和控制食盐托拉斯,打击其他势力范围外产盐的国家,建立起了齐国的“食盐霸权”,大幅提升食盐价格,使得中原各诸侯国上至君主下到百姓,都不得不向齐国交税。


而且,管仲规定,齐国的食盐只有使用齐国的货币“齐刀”才能购买,因此“齐刀”也就成为了春秋时候的硬通货“美刀”。


因此,齐桓公的齐国在铸币税的福利以及食盐贸易的红利之下,一方面可以不依赖于国内的税收而减税并进行大规模的基建,另一方面又要积极扩大军备和武装,来维护“食盐霸权”和食盐的运输通道。


而确保了“食盐&齐刀霸权”之后,齐国则开始手握食盐大打贸易战,拉着一群小弟逼迫其他国家臣服,迫使他国为齐国人的奢侈生活买单。


而无论是针对鲁国的鲁缟,楚国的鹿皮,衡山国的兵器,还是代国的狐皮,总而言之呢,这些故事都是齐国在短时间内,通过对敌国产业链的扶持,向市场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价格信号,敌国的老百姓被这个错误的信号所诱导,形成对齐国出口的依赖。


而齐国携能够瞬间摧毁这条产业链的威力,以及所掌控的“食盐&齐刀霸权”和军事力量,进行经济封锁拉升敌国的CPI,导致其经济崩溃,不得不对齐国俯首称臣的,认输并割让利益。


所以,历史的教训摆在眼前,虽然大家现在都在研究芯片的封锁,但是未来更重要的是油价拉升CPI以及国家能源安全。




当然,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齐国最终是要落幕,管仲糊表匠般依赖于吸吮他国利益的霸权终究无法长久。更不要说管仲和齐桓公完蛋没多久,随着齐国长期以来对贵族们的放任,最终整个齐国都被大臣抢去了。


而地图的另一端,赳赳老秦却在进行改革,秦孝公在商鞅的支持下,对旧贵族们的利益进行了大清洗,通过土地改革发动全民潜力,以国家的意志推进一场全面而深刻的变法。


而在历史上,完成变法的秦国,在收复了巴蜀之地,解决了食盐的供给,摆脱了头上的紧箍咒之后,大秦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六合八荒。


最终,齐国这位曾经的春秋霸主,选择不战而降。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1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两千多年前,一场管仲主导的芯片封锁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