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争论沪杭争霸格局太小,他们正在联手搞票大的!

继去年两会,“粤港澳大湾区”列入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两会上,“杭州湾大湾区”也成为委员们热议的焦点。多位委员们集体提议将杭州湾大湾区上升到国家战略,通过数字经济与湾区经济深度融合,成为第二个国家级湾区。



随着去年的京津雄三角的“千年大计”,粤港澳三角的大湾区,今年开启的杭州湾的三角大湾区,似乎意味着很多新的发展理念正在诞生。


有趣的是,在本次两会召开之前,为了迎接我党十九大的胜利召开,一套以“筑梦'为主题的十九大纪念邮票,在召开当日同步发行。


这套“共筑中国梦”为主题的邮票,在选用北京的天安门、华表为设计元素外,还融入上海、杭州和深圳的城市风光。



过去,大众普遍将“北上广深”默认为一线城市,如今看“十九大筑梦'将杭州与上海绑在一起的架势,似乎“北上广深”四个字,未来要变成“北上杭深”了.......




昨天有读者甩给我一个问题,说“粤港澳大湾区”推动后,香港、广州正在沦为“环深圳城市”,如今杭州湾大湾区一旦推动,上海会不会沦为“环杭州城市”?


刚看到问题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应该糊他一脸,可回头想想,突然觉得这事儿又很有意思。因为上海和浙江,正好是中国经济的两个极端,一个是公有制经济的一哥,一个是私营经济的扛把子,把沪浙经济放在一起,仿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保不齐能搞出什么“化学反应”。



上海既是中国的经济中心,也是著名的国企重镇,拥有地方国企上万家。地方国企的营业收入、资产总额、利润总额,分别占全国总和的1/6、1/5、1/4。而且,不同于近年来全国大踏步的“国退民进”,上海国资发展一直非常迅猛,自2012年以来,上海的公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外商资本三者占GDP的比例,始终保持在2:1:1,因此上海也成为了全球唯一一个公有制占主导的国际化大都市。


而浙江则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之乡,中国2017年民企500强榜单中,浙江120家上榜。而有趣的是,浙江作为中国经济的发动机,杭州、宁波、温州三个城市的GDP规模分别对应欧洲的希腊、芬兰、克罗地亚,但是浙江的公有制企业,却长期保持全国倒数第一。


因此今年两会上,听闻要把这上海和浙江这两俩性格迥异的兄弟省组成杭州湾大湾区,仿佛是将凯恩斯和哈耶克这俩“死对头”绑在一起给学生讲课,怎么听都觉得玄幻......



要知道,不同的经济基础自然也会诞生不同的意识形态,民营企业占据主导的地方,往往更倾向于“小政府”的自由市场经济,而国资力量占据主导的地方,往往更倾向于“大政府”的国家资本主义。


就像很多杭州的朋友“自不量力”的要跟上海一较短长那样,国资的上海和民营的浙江之间,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意识形态问题,所以光靠吵架,谁也别指望能说服谁。


那么,今年两会提案中,将上海和杭州“拉郎配”,愣是组成杭州大湾区,不是成心搞别扭吗?


其实也不尽然,回顾中国“经济一哥”上海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当年上海从一个小县城,发展成为全球的东方明珠,超越了隔壁杭州这个八百多年前宋朝赵家人的首都,靠的就是“误打误撞”的错配,所引起的竞争。






而说到老上海,大家脑海中也许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个是原英租界外滩上那一排排林立的银行大楼。



另一个是原法租界一片片粗壮的法国梧桐和私家官邸。



而这上海滩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对立,就是起源于当年英租界和法租界的对立。而有趣的是,正是这种对立,从根本上,推动了上海的繁荣和经济发展。


1842年,在鸦片战争中失败的清政府被迫签订《南京条约》和《虎门条约》,开放上海等五个沿海城市作为通商口岸,英国商人可以在通商口岸租地建屋。因此,上海道台划定了范围后,也就诞生了上海的英租界。


随后,清政府又在英租界旁边划拨了法租界和美租界,共同组成了“黄浦江湾区”。


(后来美租界并入英租界组成了公共租界,本文为了方便,以英租界统称早期的英租界和后期的公共租界)


虽然如今租界被视为对中国主权最严重的侵害,但是在当时的清政府看来,却是中原王朝数千年沿袭下来针对蛮夷的“羁縻”政策,邀请不同国家的外国人参与“分赃”,以达到“以夷制夷”的目的,防止任何一个外来强权独霸中国。


有趣的是,大清朝的“羁縻”政策,将英法两个政治体制完全不同的国家“圈”到了一起,的确产生了激烈的斗争和博弈,但是当初“批地”的上海道台没有想到的,正在两个租界激烈的竞争和激荡之下,他在黄浦江畔画的这个圈,诞生了繁华的十里洋场和上海这座傲视亚洲的东方明珠.......




就像后来的深圳被画了一个圈,全国的人才蜂拥而去一样,当年上海租界被画了圈之后,英法两国商人们也就接踵而来。


搞过光荣革命的英国商人们,绝不相信政府。所以他们在远东的上海,搞出了一块无政府主义制度的试验田,上海英租界变成了商人们的自治领地,由纳税人组成股东大会,股东大会选出董事会,商人们的董事会行使职能成为英租界的真正政府。


而搞过大革命的法国人,相信浪漫的革命和大政府,也在上海搞出了一块社会主义制度的实验田,提供公立的医疗和教育,财政由法国中央政府支持和补贴,租界官员的任免也由法国中央政府说的算。


因此,一道之隔的上海英法租界,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和最彻底的国家资本主义样板的试验田......


既然是试验田,但毕竟对英法来说租界的本质还是一门生意,因此客户就是纳税人,产品就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而提供的服务质量和价格,也就会决定了政府能够吸引到多少的纳税人,就像如今二线城市出台各种政策的抢人大战一样。


英法两个租界的制度截然相反,但是竞争却是无法避免的。毕竟,两个租界只有一道之隔,中间也没有什么阻碍,人和资本都会用脚投票决定今晚去哪,故而两个租界也都搞出了自己的特色。


英租界搞的小政府,鼓励创新,放松监管以增强经济的活力,因此这里汇聚了全球的冒险家和创业者。大量的资本汇聚,也打造了外滩、南京路的繁华。摩根大通的首个亚洲分支和普华永道的首家海外分支都设立于英租界,甚至大名鼎鼎的AIG和汇丰银行都创始在这里。


随着上海的金融开放和政局的稳定,大量富可敌国的商人和资本纷纷涌入英租界,炒股票的蒋介石在这里拜上了杜月笙的码头开始飞黄腾达,孔祥熙,宋子文,张嘉璈,虞洽卿等浙商巨头们更是借助上海和蒋介石,登上了民国权力的巅峰。


而与英国人不同,法国人搞的是大政府,是为市民服务,因此政府尽可能的提供良好的教育医疗以及公共服务。可是在大规模的政府支出面前,法租界不得不搞出了土地财政敛财,使得法租界土地高昂,税负较高。但由于良好的基建和治安,又使得大量有权有势的政客选择入住法租界,这里自然也就成为了政客和革命家的摇篮。直到今天,上海最贵的房子都是原法租界的花园洋房。


甚至我党早年主要筹建者陈独秀、李达等人平时都住在上海法租界,《新青年》《共产党》《劳动界》都是在法租界编辑发行,更不要说,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就是在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举行的。


在这个史上最牛的创业团队组建的27年之后,参与“建党伟业”的毛泽东在西柏坡“进京赶考”,筹备“建国大业”,便给当年同在嘉兴南湖游船上的李达去信说:“吾兄乃本公司发起人之一,现公司生意兴隆,盼兄速来参与经营”......






正是资本主义双雄在英法租界差异化的激烈竞争,让大上海同时汇聚了最优秀的创业者、资本家、革命家、政治家,而正是这些人的风云际会,共同缔造了上海滩的辉煌,也缔造了共和国的历史。


而如今的上海和杭州,似乎也在扮演当年英法租界相似的角色。


以国资为主体的上海,总是容易出懂经济的政治家,尤其是自上海益民一厂的老书记念了两句诗进京之后,党的十四大以来,历届政治局常委中,均同时有至少两名“前上海市委书记”列席。


真正的粉丝,在这么多人当中,也一定能找到他


而民资为主的杭州则恰恰相反,2012年之前,这个经济强省的省会领导们在全国存在感一直特别低,反倒是马云、李书福、鲁冠球、宗庆后等杭州商人们享誉全国。


但是自十八大以来,杭州和上海的关系,正在发生奇妙的变化.....


就像当年英租界和法租界的合并,缔造了大上海的繁荣。2012年之后的上海和杭州之间,大量官员交换任职,大量企业相互合作。如今上海的班长和副班长,都长期在杭州工作;而马云的互联网造车没选择杭州吉利,而是上海国企一哥的上汽。


更不要说,本次十九大召开之后,杭州的老书记和老市长携手进入了政治局。因此,继上一届粤港澳大湾区之后,本届杭州湾大湾区的提出,自然就值得我们关注了.......




说到大湾区,自然少不了世界三大湾区,纽约湾、东京湾和旧金山湾。


纽约的金融湾区,汇聚了纽交所、纳斯达克,美国7家大银行中的6家,3000家金融机构,是世界金融的核心中枢。旧金山的科技湾区,汇聚了全球最多的科技公司,如谷歌、苹果、英特尔、雅虎、脸书、思科、甲骨文。东京的产业湾区,则是汇聚了三菱、丰田、索尼等超过半数的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


要知道自工业革命以来,资本和工业只有聚集,才能迅速发展,因此全球3/4的大城市和工资资本都聚集于沿海100公里之内的地带,湾区也可以说是近代工业国家国运之所在。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东京大湾区汇聚的工业群使得日本迅速从农业国家步入工业列强,成为亚洲霸主;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世界大战使得全球资本涌入纽约大湾区避险,美国战后迅速成为全球霸主;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旧金山大湾区聚集了全球的互联网科技精英,正是他们继续维系着美国的全球霸权。


所以,自我国向伟大复兴迈进之后,粤港澳大湾区,杭州湾大湾区等改变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中国梦计划”,自然就到提出来的时候了。


在政事堂看来,就像那张“十九大筑梦”的邮票将上海、杭州、深圳三个城市围绕首都北京一样。粤港澳大湾区,对标的是东京的制造业湾区,以深圳为龙头进行制造业智能升级,弯道超车与日本的制造业竞争。而杭州湾大湾区,不出意外的话,对标纽约和旧金山的金融科技双湾区,以上海和杭州作为双核,通过将金融资本与数字经济结合,以弯道超车的方式与美国的金融科技霸权进行竞争。


所幸的是,美国的金融中心纽约和互联网科技中心旧金山,分别在美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隔着十万八千里,不同的利益集团的隔阂和阻碍,导致了美国互联网金融创新举步维艰。


反而是与上海毗邻的杭州蚂蚁金服,将上海的金融和杭州的科技,打通成为金融科技,在移动支付领域对欧美垄断了数百年的金融市场进行弯道超车。


如今,随着支付宝成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今天全世界各国对中国的移动支付越来越感兴趣,这对我们既是最大挑战也是最大机遇。因为,杭州这个搅动浑水的泥鳅,让原本迟缓的中国金融巨头们,也开始一起奋力向数字经济迈进。


在数字经济时代,金融的未来也是数字化的,所以金融势必要与科技的结合。杭州湾大湾区的幸运,是有两个核心城市——金融中心上海和金融科技中心杭州,两座城市不但地理位置近,且各自的优势在数字经济时代将能得到充分结合,势必像海水与火焰一样,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


而这种双轨制“并轨”产生的化学反应,在最近几年已经快成为了常态。互联网领域,杭州的马云斥资千亿进军新零售;实体经济领域,杭州的李书福斥资千亿入股沃尔沃和戴姆勒。


一方面,无论是马云还是李书福,民营资本的大规模并购,都需要国家力量在背后推动和支持;另一方面,马云参与的联通、中铁总混改,以及李书福将参与的汽车行业大整合,说明国企要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也需要民企的配合。


所以,曾驻地杭州的浙江老书记,2016年首次作为国家元首组织召开G20峰会,就把地点定在了杭州,并联合全球主要经济体,在杭州共同通过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并在2014年开始,由我国政府主导并倡议,在上海和杭州正中间的嘉兴乌镇,每年举办盛大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很显然,时间和地点的选择,并非巧合。


中央对金融中心上海和互联网科技中心杭州,进行的大规模的混编融合,将天时地利人和汇聚于一个杭州湾大湾区。


在这个湾区内,把上海和杭州绑在一起,白猫黑猫一起抓耗子,相互取长补短共同成长。尤其是数字金融这个下一代领域,上海需要杭州前沿的科技创新,杭州需要上海强大的金融资本,而两者并肩前进才能够携手共赢。


这就像当初黄浦江湾区的英法租界,靠的就是自由市场经济的英租界和国家资本主义的法租界,双雄相互竞争与合作,最终成就了世界的东方明珠。


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跃居全球第二,按照7%的增长速度,很可能将在2028年左右,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而随着中国金融创新的技术标杆,终有与西方金融体系的冲突也在所难免。


因此未来,金融领域中美终有一战。而美国金融势力之强大,使得互联网金融根本没机会侵入。而中国的金融科技的理念,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势必会获得全世界更多国家的认可和接受,让我们团结更多的朋友。


美国成为世界中心一百多年,关键靠的是强大的金融和科技,以及海外军事力量。如今,随着“战狼”们的“红海行动”,我们的武装在海外的投射能力已经开始奋起直追。


一个强盛的组织不能缺少领导核心,一个国家的繁荣,也离不开先发地区的繁荣,先发地区引领繁荣的核心竞争力,决定了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影响力。


而此次,杭州湾大湾区精准将定义为数字湾区,一旦上升到国家级战略,得到顶层设计的支持后,势必将抢占后工业时代金融科技的标准和规则。


过去一百多年,上海的黄浦江湾区能够崛起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靠的是全球最强大的英国和法国,将改革的试验田都聚集在上海英法两个租界中。


因此,通过上海和杭州作为金融+数字的双核,在数字金融领域对美国的金融霸权弯道超车,就成为了一个历史的必然选择。



九十七年前,上海和浙江两地“共同举办”的中共一大,革命先烈们泛舟于上海和杭州中间的嘉兴南湖上,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为这个党树立了“初心”,要打倒资本家阶级的政权。


九十七年后,为了不忘初心砥砺前进,为了筹备未来中美的金融战,为了“中国梦”的实现,又岂会少了上海与浙江共筑的杭州湾大湾区呢?



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

同志们一起重温入党誓词



“初心”的第一条,就是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4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争论沪杭争霸格局太小,他们正在联手搞票大的!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