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BATJ回归A股?双轨制下的中国股市

今年的两会有个显著的特点。以卢志强、郭广昌、吴亚军、王文学等为代表的房地产大佬们纷纷落选两会代表,而以丁磊、周鸿祎、刘强东、王小川为代表的互联网新贵们却先后坐上了人民代表的位置。


遥想十年前,两会上互联网大佬中只有一个陈天桥,而如今看着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周鸿祎、雷军、刘强东......这些真正富可敌国的大佬们纷纷崛起。政事堂不由得慨叹,天变了,时代也变了.......


而伴随着互联网大佬们在两会上“登堂入室”,一贯“权威发布”的新华社,也在两会召开前发布了一篇重磅文章:中国资本市场的“BATJ梦”该圆了!并表示,拥抱创新型企业——这是中国资本市场从新世纪之初就拥有的梦想。


随即,两会上的互联网新贵们,纷纷在记者面前表示,要跟着政策走,愿意回归A股。




看着这些互联网新贵们一个个表决心的样子,仿佛不跟着政策走,就要跟着他们开会时东边躺着的那位走似的......


嗯,开个玩笑.....莫怪莫怪


最近,国家对新经济在资本市场上的支持极为强劲,就在周鸿祎的360成功回归A股,创造市值神话的四天后;3月4日,就在在全国人大召开前一天,根本不符合上市条件的富士康“闪电”进入审批环节,相比于过去几年动辄两三年的送审周期,富士康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这不禁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当然,在正在进行投票选举的两会期间,如此快速的送审,也意味着在懂政治的中国,证监会的发审委员也不会有一个人投出反对票。这也给中国独角兽公司登陆A股充满信心。


而这只是开端,据报道,新政策主要支持3类企业登陆A股:一是如BATJ在境外上市的、有战略价值的企业;二是还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三是具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四新”企业。这些企业将享受绿色,按照“注册制”的流程进行IPO上市,特事特办。


而与新政策开绿灯相对应的是,就在两会召开前,证监会提出将注册制延缓二年,A股继续实施两年的审批制。更不要说新一届的发审委员会成立后,IPO否决率长期保持在高位;同时各地证监局提高验收门槛,从源头上减少“排队”申报企业。甚至为了打击恶意“排队”,证监会出台新规,申请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三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


算来,也就半年多的时间,新经济和旧经济之间,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仿佛遭遇了冰火两重天。这让政事堂不仅慨叹,权威人士主导的供给侧改革,已经从实体经济迈向了资本市场.......


再加上以“扇贝又跑了”的獐子岛为代表的造假企业,他们一旦开启退市,这也意味着“腾笼换鸟”的思路,也将从2006年的浙江走向全国。


当然,就在国家为独角兽们开红灯的时候,市场也议论证监会的“钦定”,可能有失公平。资本市场很多人认为,监管部门在为其IPO开通快速通道的同时,必须兼顾市场的公平原则。无论遇到何种问题,这一原则都不应被打破。


那么,是公平重要还是效率重要?


如今深化改革已经成为了全党全国的主旋律,因此要研究A股搞双轨制及其背后经济改革的意义,就要去看四十年前,我们是如何改革的。


其实,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质上就是从双轨制开启的,譬如80年代,有一位伟人在南方画了一个圈,创立了与全国的计划体制完全不同的深圳特区。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只是意识形态发生了改变,而真正意义上经济的快速发展,则是在1984年“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被提出。


这一年,一群青年学者在浙江召开了意义深远的莫干山会议,在会上,这群年轻人提出了“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认为在价格上“放调结合,灵活运用;因势利导,既避免了大的震动,又可解决问题。“


后来,这批年轻人的思路,被中央采纳,便也开启了中国经济的价格双轨制。


相比于如今传统企业上市审批制和新兴企业上市注册制的“双轨制”,上一次改革过程中的双轨制,是计划经济的“审批制”和市场经济的“注册制”进行“双轨”。玩的都是一部分不开放,而另一部分全面开放。


虽然双轨制过程中出现的大量问题被广为诟病,大量权力者在过程中套利,一度还对党和国家造成了黏重的威胁。但是,在打破计划经济的壁垒、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双轨制功不可没。


就像政事堂之前探讨的改革之前要做大蛋糕的问题,大家可要知道,当年在广场上举着红宝书,号称誓死保卫毛主席和革命的红小将们,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很多却也是冲在第一线。


这是因为凡是改革,总会碰触到一些集团的核心利益,因此在双轨的过程中,扶持一大批新的阶层来支持改革,用“快轨”上的红利来带动“慢轨”,最终实现并轨,那么改革就会最终成功。


所以,过去一年,国家开始默许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通过大量的并购,打造“新零售”,对传统经济进行“互联网升级”,而不担心他们形成威胁统治的托拉斯。


因为改革的操盘者们相信,这种双轨制在运行过程中,最终会“快轨”带动“慢轨”,最终实现“并轨”,几个大型托拉斯为国家带来好处。这也是当年“先富带动后富”的另一种思路。


而当年如果不进行“双轨”,而是直接选择“换轨”,就像苏联当年对计划经济进行的“休克疗法”那样,轰然倒地,最终几代布尔什维克人的努力,最终流入了少数几个人的腰包。


但值得关注的是,只要采取是双轨制,过程中必然会诞生双轨之间的套利空间,就像三十多年前那样,许多人倒卖计划物资、倒卖批条纷纷完成了原始积累。


因此,历史总有借鉴意义,未来几年如何引导资本,其实国家已经给了明确的方向和套利的空间。


想一想,是什么能让证监会的大老爷们春节假刚过,就下下基层去“四新”公司走访?肯定是来自顶层的意志。而360回归后百倍的变态市盈率,就是一种“千金马骨”,更不要说,随着小米的上市,当年的BAT三巨头,也将变为ATM取款机......


资本永远会比实体经济走的更快,此次资本市场率先开启的双轨制,也将成为实体经济双轨制的先导。在中国政治与财富从来都难以分离,未来大批的新经济的巨头们,借着政府的支持,势必取代过去十年的地产大鳄。


最后,不要担心未来双轨制会推进不下去。要知道,当年在莫干山上通过双轨制,启动改革开放的那批年轻人中,其中最有名的四个:


一个是唯一公司印章上用国徽的正部级央企董事长,


一个是为中国经济把舵十五年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一个是统管一行三会的金融稳发展定委员会主任,


一个是大家都特别关心,那位卸任后又重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5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BATJ回归A股?双轨制下的中国股市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