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金融业也逃不过的“扫黑除恶”

昨天,政事堂文章解读了中央近日强力推动的“扫黑除恶”,指出了此次中央大动作的目的,一个是在农村打赢土改释放生产力,一个是在城市打赢金融战提升生产率。


而昨天的文章解释了在中央释放农村土地红利之前,清荡地方豪强,增强党对地方的掌控力。


那么今天,再着重讲一下,是如何在城市妖精大鳄打赢金融战




如果纵观中国第一代和第二代的领导集体,先后实现中国站起来和富起来,究其根本,都是成功的从中国农村释放了大规模的土地红利。


要知道,建国初期的三大运动,分别是“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而我国能在53年能顺利完成历史性的土地改革,一方面依赖于美国强大的军事压力,另一方面则是依赖于50年的“镇反运动”,清除了盘踞各地的黑恶旧势力。


因此,大规模土改之前势必扫黑,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就像在53土改之前的50“镇反”一样,在为改革开放40年提供了土地财政支持的86土改之前,也有着“从快从重”的83严打。


其道理也很简单,土地改革必将释放巨大的红利,而盘踞在地方的黑恶势力,利用其天然的优势,势必会垄断这一波土地红利。


因此,如果改革前不打掉这一波黑恶势力,届时改革开放的成果和红利,势必会流入黑恶势力的手中,反而会成为我国政权严重的威胁。


所以,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权威人士最近在达沃斯表示,“争取用3年左右时间,使得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


其原因一个是,就像站起来和富起来的两次土改,都在之前3年进行的扫黑一样,土改的立法和政策筹备是需要时间的,而扫黑也需要提前着手准备。


另一个是,土改前要清扫的黑恶势力,除了盘踞在乡村的恶霸之外,还有很多西服革履坐在CBD的写字间和证券大厦里。


很多人难以理解为啥金融也会存在恶势力。


这个,就像第一次土改之前,1948年至1950年期间,中国最富裕的江浙地区爆发了两场战争,一个中共打赢了淮海战役的军事大决战,另一个是中共进入上海之后,打赢“两白一黑”的经济大决战。


而不为人知的是,为了打赢经济战争,中共调集的资源不逊于那一场百万大军会战的淮海战役。而那些坐在上海证券大楼的资本大鳄们茫然不知,却依然叫嚣,“共产党军事一百分,政治八十分,经济是零分”。“解放军进的了上海,人民币进不来上海。”


在资本大鳄们的操纵下,银元价格在短短10多天的时间内上涨近两倍。银元暴涨带动了整个物价的上涨,一度让从农村起家的共产党毫无办法。


可结果呢?不按套路出牌的上海军管会,直接派出军警直接冲进证券大楼,把妖精和害人精一锅端,将人民币强制推入上海市场,不到一个月就平息了上海的金融风波。


(其他的巨头我不敢乱放,就你了.....)


除了去年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嘴里的“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一个个垮塌之外,前几天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专访是表示的:


不少银行机构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乱越位、胡作为的现象,甚至有股东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有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去年的2017,被金融业称为“史上最严”监管年,监管政策步步收紧,大额罚单频频开出。


此外,中央层面更是建立了副总理担任主任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不出意外,达沃斯归来,明年两会过后,按照他的规划,未来三年,整个金融系统的日子只会比2017年更苦。


那么,为什么金融要过苦日子呢?


这里我们要明白一个问题,当年国民党是怎么丢天下的,共产党是怎么赢天下的?


军事层面,当年有一句话,“一部白毛女让共产党赢得了解放战争”,国民党抓的壮丁被共产党俘虏,观看了白毛女之后,这些壮丁转过身扛起枪就跟着共产党一起打国民党,结果国民党越打越少,共产党越打越多。


经济方面,当年国民党用法币和金融券,洗劫了全国城市人民的财富,把本应该属于国民党铁杆票仓的中产阶层和民族资产阶级推到了中共的怀抱。失去了所有阶级支持的国民党,自然是死路一条。


所以,我们再看看现在,以刚刚崩盘的钱宝网为代表,披着金融创新的那些集资诈骗,以及遍地的山寨币,不就是一场国民党金融券骗局么?而以针对校园女大学生裸贷为代表的,要求肉偿的,不就是当年白毛女和黄世仁的翻版么?


无论当年的国民党还是现在共产党,所有的好处都让金融资本赚到了,却把一堆的烂摊子留给执政党。


国民党解放战争之前,军事上手握数百万美械大军,经济上手握大量的美元和黄金,可是大军向农村挺近的过程中,国民党背后的官僚金融资本迅速就把国民党的财政榨干。


当年我党就是靠着国民党把自己玩死得的天下,因此,当年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土改,第一步就是全面清洗上海的金融黑恶势力,打赢了上海金融战。


国民党不想整治这些金融资本吗?连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负责国民党纪律工作的戴笠戴老板,在打这些金融家族老虎的时候,不是也死得不明不白吗?更不要说就连蒋介石的亲儿子在“亡党亡国”的背景下的上海打虎,那些金融资本依然可以推动宋美龄来吹耳边风,导致功亏一篑。


因此,只有干掉这些金融资本背后的保护伞,才有可能真正打击这些金融扫黑。所以,且不要说去年项俊波、 张育军、姚刚、杨家才等先后被查,近期本来已经人事冻结的银监会、保监会,先后更换纪检组组长,这些信号难道不明确么?


未来三年金融领域的“扫黑除恶”,也许才刚刚开始......


但是,只有清除了这些黑恶势力,释放巨大的土地红利,才能让伟大的祖国继前两代“站起来”、“富起来”之后,再一次“强起来”!


Iphone用户点击这里红包和赞赏


关联文章:

扫黑除恶,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通过马云读懂达沃斯上刘鹤的演讲

崩盘的钱宝网,是非法集资梯次爆炸的开始

历史性变革!国家不再垄断土地供给!巨大红利涌现!

抵制圣诞节与改信耶稣的蒋介石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7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金融业也逃不过的“扫黑除恶”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