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天津滨海新区挤掉1/3泡沫的背后

今天,1月15日,天津滨海新区其官方媒体《滨海时报》刊发评论员文章《放下GDP规模与增速的包袱》,首次承认滨海新区存在追求GDP数字增速的“光环效应”,并强调要主动放下单纯追求GDP规模和增速的包袱。


至此,辽宁代表的东北、内蒙代表的西北和天津代表的华北,中国“三北”都有了挤GDP水分的代表。


不过,要知道整个天津的GDP才1.7万亿,滨海新区独占1万亿,此次滨海新区一次性去掉1/3的水分,将“滨海新区”变“宾每新区”,也意味着近年来高歌猛进,排在北上广深后面位列全国第五天津,将被甩出一线城市的竞争行列。


而且,地方的GDP就像上市公司的股价一样,一方面,既作为股东考核与提拔管理层的重要依据,另一方面,也是公司融资和一切金融手段最重要的参考数据。


暴跌的“股价”,不但会影响公司管理层业绩与前途,更会诱发金融机构下调评级,导致“公司”举债”的困难。


之前东北和内蒙,是因为泡沫吹的太大,不挤就要崩盘了,而天津作为北方除了北京之外经济第二好省份,为啥搞这么一出呢?


政事堂判断,此次天津主动对GDP缩水,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


首先,是经济问题。


16年下半年开始,地方税收独享的营业税,改为中央与地方分享的增值税;同时,国家大力提倡住房不炒,地方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大幅下滑。因此,地方政府最主要的两个税收来源大幅下滑。


而在我国分税制的制度下,中央从各省收取的增值税与所得税,根据各省的经济情况,通过转移支付再返还给各个省份,GDP越高、经济越发达的省份拿的越少,GDP越低、经济越落后的省份拿的越多。


因此,在16年下半年开始,地方政府税收严重下滑,便越发依赖于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而过去虚假的GDP,会导致中央对其经济形势的误判,减少中央对天津的转移支付规模。


毕竟,没谁会跟钱过不去。



其次,是政绩问题


过去几年,各地宁可降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要虚报GDP,很大因素,就是在过去的”唯GDP观”之下,官员的政绩、晋升,与GDP直接挂钩。


当年,很多地方官员到了向中央上报GDP的时候,都会选择携带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乘坐陆地交通工具赴京,盯紧兄弟省份的数据,随时听候省领导的指示精神进行修改。


这也就是俗话说的“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央纠正了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这也意味着,再像过去那样,为了GDP打肿脸充胖子而不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高质量的经济,不但得不到中央的加分,甚至很可能还要被减分。



第三,是负债问题


过去十年多的时间里,地方政府的飞速增长,依靠的是负债驱动的投资。因此,像天津这样,在过去十年加速发展的省份,其负债的增量普遍也令人咋舌。


地方政府官员敢于通过各种手段借地方债,起源于是,主要领导利用举债做出GDP,实现自己的快速晋升,把屎盆子丢给下一任,而执行领导则相信中央会最后为地方举债买单。


不过,这些都变了。


去年七月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老大在会议上明确指出,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而就在上个月,财政部表态,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做到“谁家的孩子谁抱”,坚决打消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买单”的“幻觉”。



所以,经济、政绩和负债这个问题的综合,导致了地方政府的领导,不再有动力通过负债猛吹GDP数量来换政绩,反而要向中央哭穷,来换取更多的中央财政支持和高质量的大项目,以推动中央重视的高质量经济。



但是,辽宁和内蒙在全国率先挤水分,是因为过去几年的泡沫领先和政治生态极其恶劣,天津作为中国北方除了北京之外,经济最好的省份,远比吉林、黑龙江、山西等北方濒临崩溃的省份要强太多了,为啥却如此着急呢?


这,还是需要从历史寻找答案。


当年的天津,靠的就是疏解皇城北京的非首都职能,凭借海运和大运河而崛起。尤其是在清末,直隶总督从保定搬至天津,天津也成为李鸿章和袁世凯兴办洋务和发展北洋势力的主要基地,其工业实力和经济水平一度是全国遥遥领先。


可建国后,形式变了,不但一五时期苏联援助的156个项目,北方工业明珠天津一个都没拿到,大量的工业企业反而迁入北京,更不要说,共和国最著名的第一批大老虎刘青山、张子善,就是天津的领导。因此,种种的历史原因,导致了天津这颗中国工业明星,建国后慢慢开始暗淡了。


而天津的再次崛起,则是建国半个世纪之后,滨海新区在2006年升级为国家级战略,2010年成为国家级新区,在老领导们的支持下,在那些年,天津从大连横刀夺了夏季达沃斯、东北亚航运中心和印钞机的中沙石化,从沈阳手里抢了波音大飞机和长征火箭,更不要说一大波外资工厂纷纷入驻滨海。


而且,在财神爷么的支持下,滨海新区更是通过大规模的举债,实现了飞速的发展,成为全国GDP超万亿的新区,把浦东新区远远甩在了身后,其人均GDP不仅超了上海两倍,更是超越了大英帝国......


当然,别看光数据牛逼,咱都不用跟英国比,滨海新区跟浦东新区的差距多大,对比陆家嘴,网上搜一下于家堡(这个地名让我想到了碧血剑),都是大工地或者效果图,难道大家心里没点逼数么?


其实,天津的高负债驱动,就像早年从大连和沈阳横刀夺肉一样,靠的还是政策,而其中最关键的,北京在人口和产业超载后,去工业化和去总部化的预期。


对于天津来说,希望的就是北京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时候,凭借着40分钟的高铁,将北京大量的高端工业企业和总部基地,向建成后的滨海新区转移,把当年北京从天津转移过去的工业再“讨”回来。


可结果呢,去年四月,雄安一唱天下白......各大央企和金融机构,又都把指挥部放会到当年的直隶总督府保定了......


历史,又玩了一个大循环.........



嗯,说了这个大背景,就很容易明白这一届的天津市委,为啥能够抢在其他地方之前,紧随辽宁和内蒙一起挤水分了......


去年10月3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将从2019年开始,GDP由国家统一核算。


很显然,全国泡沫最大的天津和滨海新区,需要赶在2018年结束前,挤掉前任留下来的巨大泡沫,而不是等到国家动手,给自己难堪。


所以,就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两天之后,11月1日,天津书记在市委扩大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由天津日报刊发,其中第一条就是:


面对天津市主要经济指标增速放缓下降,要保持战略定力,决不背“数字包袱”。


这话也意味着,“不给前任们的面子”,“不背前任们的锅”。于是,两个月的准备之后,就有了这次天津滨海新区的GDP缩水1/3。


很显然,天津这次能如此魄力搞出这么一个大新闻,也是一次“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抢在其他省份之前把经济数据大缩水。而这,不仅是会哭的娃儿有奶吃,能拿到国家更多的转移支付和大项目支持,更重要的是,给新一届班子未来五年的高速增长,预留足够的空间。



Iphone用户点击这里红包和赞赏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48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天津滨海新区挤掉1/3泡沫的背后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