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抵制圣诞节与改信耶稣的蒋介石

这两天,刮起了一波批判圣诞,抵制舶来节日的风潮。


圣诞节在晚清传入中国,曾被称为外国的“冬至”,当年,自诩天朝上国的大清子民,刚开始自然是看不上的。


不过后来,随着列强的坚船利炮将大清朝打得国门洞开,天朝上国的美梦碎了,这个原本的洋人节日,迅速在列强控制的租界洋人圈内盛行,大量华人纷纷加入到这个宗教活动中。


上海开埠早,经济又繁荣,每年的圣诞节,上海的十里洋场自然是旧中国圣诞风气最浓的地方。


老蒋在1921年宋子文组织的上海圣诞晚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在美国长大的宋美龄,便坠入爱河。经过五年的苦苦追求,在1926年圣诞节,老蒋终于如愿抱得美人归。


而1935年,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正是宋美龄飞赴西安,说(shuì)服了当年经常一起过圣诞节的张学良,在平安夜释蒋平安,将这个特别日子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老蒋。


后来,每逢圣诞节,宋美龄都会派人给张学良送去一些礼物和问候。张学良则会让赵四小姐为他拍下留影,寄给宋美龄。



信仰基督的宋美龄自然会经常组织国军的高级官员和高级将领参与圣诞活动。


而娶了宋美龄的老蒋,祷告、读经、礼拜、唱诗歌、静坐成为他日常不可少的功课,在日记中,不时可见向上帝诉苦、忏悔或祈求文字。例如他和史迪威闹翻,曾祈祷上帝让他情绪缓和;为祈祷衡阳保卫战获胜,他曾向上帝允诺带领衡阳守军全体受洗。基本上,老蒋每天晨午晚至少祷告三次;每年耶稣受难节,他也会参加证道并禁食祈祷。


作为国家领袖和心学大师,老蒋改信基督之后,自然在国民政府引发了一股潮流。甚至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宣布准备结束“训政”,实施“宪政”,也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定与圣诞节定为同日,老蒋还在当天的训话中表示,“保证要把基督教理的基本要素,即个人的尊严和自由,普遍的给予我们全国的同胞”。“凭着信仰和虔诚,共同一致,努力前进”......


所以嘛,中国推行圣诞节的第一人,非蒋介石莫属。


当然,老蒋娶宋美龄之前,并不信基督,而是信佛的。这点,在老蒋前妻陈洁如的回忆录里面有说明。


1927年,老蒋甩了前妻陈洁如的时候,曾对着前妻在佛祖面前发下毒誓:


自今日起5年之内,必定恢复与洁如的婚姻关系。如果10年20年之内,我不对她履行我的责任,祈求我佛推翻我的政府,将我放逐于中国国外,永不许回来。


虽然改信耶稣的老蒋忘记了他的誓言,不过佛祖似乎没有忘记,誓言10年后,抗战爆发,南京政府被推翻,老蒋去了重庆;20年后,解放战争爆发,南京政府又被推翻,老蒋去了台湾;至此,老蒋被驱逐之后,直到去世他再也没能回来......


当然,无论是信佛还是信基督,对于一个政客的蒋介石来说,都是政治需要。


这里呢,就要提到一个人,一手将孙中山、蒋介石扶持起来的民国吕不韦——张静江。


1905年8月,浙江巨贾张静江与孙中山在赴法的轮船上相遇,一面之缘后,张静江就开始了对孙中山的天使投资,两人约定汇款的暗号:A、B、C、D、E,分别代表1、2、3、4、5万元。


都知道,革命就像搞互联网创业,是很烧钱的,需要不断的追加投资,孙中山每次革命缺钱的时候,都给投资人张静江发电报要钱,张每次均能按时如数将投资款寄到,而张静江也成为了孙中山的革命事业最主要的财务投资者,从天使轮、A轮、B轮、C轮.......,可以说,一直到孙中山引入苏共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之前,张静江对孙中山的革命事业都是轮轮领投。


嗯,大概孙中山、张静江、苏共、中共当时的关系,有点类似于阿里、软银、雅虎、雅虎中国。


作为超级大股东的张静江,自然成为了国民党元老中的元老,甚至在孙中山病重入院,弥留之际拿出的遗嘱上,都是张静江第一个签字,然后才是吴稚晖、汪精卫、宋子文等12人。


而老蒋娶的老婆陈洁如,就是“民国吕不韦”张静江的家庭教师。甚至老蒋当年信佛的主要原因,就是张静江就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嗯,大概孙中山、蒋介石、张静江、陈洁如的关系,有点类似于马化腾、刘强东、张磊和.....


跟陈洁如结婚前的蒋介石,不过是上海滩上著名的韭菜。而结婚之后,韭菜蒋介石就开始了他的一飞冲天之旅。


孙中山任广州大元帅时,张向孙举荐老蒋为上校作战科主任;1922年陈炯明炮轰广州总统府时,张让老蒋到中山舰上侍奉孙四十余日,从而取得了孙中山的信任。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张向孙推荐老蒋做了校长。1925年,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张推举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领导北伐事宜。


可以说,在张静江的一步步扶植下,娶了陈洁如的蒋介石登上了国民党的权力顶峰。


当上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老蒋,花的都是苏共提供的金卢布,自然屁股红的不像样子,成为了广州著名的一个红色将军。


那个时候的广东可搞不起来圣诞节,反倒是三八国际妇女节和五一国际劳动节搞得如火如荼。嗯,那个时候的国际,指的是苏联的共产国际......


所以嘛,蒋介石在1927年抛弃陈洁如佛祖和马列而选择宋美龄和基督的背后,是蒋中正通过与美国关系密切的宋美龄联姻,搞起了“中美合作”,抛弃了原始股东张静江和苏共,选择了实力更为强大的美利坚。



所以嘛,并不是基督教就比佛教更灵,而是中国财阀张静江再怎么有钱也没办法跟美帝比,对吧?


而为了拿到美援打赢内战和抗日战争,蒋介石就必须从佛教改信基督,更不要说在解放战争正式开打之前,更是一定要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典型的美国清教徒,才能获得美国高层人士的支持。


不知道是因为蒋介石不虔诚,还是因为无神论的中共更牛逼,在美援到来之前,百万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就把老蒋赶下海了,成立了新中国。


当然,信仰共产主义的共和国成立后,基督教的圣诞节自然就成为了不合时宜的东西,尤其是抗美援朝跟西方国家撕破脸之后,中国和西方之间贸易断绝,只剩下香港一个入口,国内的圣诞节自然就丧失了发展的土壤。


这个,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我们确立了改革开放,选择紧跟美国大哥走有特色的道路。美国资本和商品开始重新进入中国,那么,代表文化的圣诞节自然就要回来。试想一个思想上都不开放的国家,美国大哥能放心扶植你改革吗?


记得政事堂小的时候,有一句俗话叫做“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这是为啥?还不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国力不如外国嘛,改革开放之后,就想电影《中国合伙人》那样,八九十年代时的青年,一心都像往国外跑。可是后来,这批跑出去的同志们发现,在国外的自己还没有国内的同学混的好。


而随着经济的逐渐发展,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也慢慢提升了起来,就想今年青年人开始的抵制洋节一样,这批新时代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体会过与当年我们与外国相比的落差,自然满满的都是自信。即使是大部分过圣诞节的中国人,也都是把他是做一次消费升级的日子,而不会像当年改信耶稣的老蒋那么虔诚。


譬如,近年来天猫创造的双十一节,相信过电商双十一节日的,在中国一定会比过圣诞节的人要多,更不要说在节日满满都转向消费升级之后,双十一除了不休假之外,带动的节日消费已经远远超过其他传统节日了。


这是为啥呢?随着中国电商和移动支付的发展,我们已经成为了电商领域的全球霸主。占据绝对优势的我们,自然可以向外输出意识形态。


文化上积极排斥宗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记得100多年前,中原大地上爆发义和团。爆发的原因是啥?


明面上是宗教冲突诱发的问题,但实际上根本则是随着大清朝被揍得国门洞开,不平等的条约导致大量产品的倾销导致手工业者大规模破产,毁灭了农业和手工业的产业链,而大量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最终成为了义和团的土壤。


不过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记得前年俄罗斯人民过双十一,因为战斗民族都在跟着北京时区等零点开抢,结果历史性的高频次“买买买”,直接把俄罗斯银行搞瘫痪了。这就是中国节日的走出去。


更不要说,随着中国产品的海外销售强劲,甚至今年白宫的官网上,还有美国人民情愿,希望过中国的双十一节。一百多年前向中国倾销的美国,如今已经易地而处了。



其实,抵制洋节的初衷虽好,但是意义并不大,在国际上造成的外交后果反而得不偿失。如果实在抵触,不如就像蒋介石那样称呼圣诞节为耶诞节。


政事堂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步发展,情人节迟早会被七夕取代,圣诞节也会慢慢丧失其原本的含义,演变成为了一个固定节日的消费IP罢了。


记住那位敬爱的老人家的话,闷声发大财。等咱的实力积蓄强了,别说让老外跟咱们过双十一节,就算让小日本跟着咱们一起“喜迎国庆”,也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更不要说,等咱真要的取代了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恢复天朝上国的荣光,别说咱都没兴趣过圣诞节了,恐怕特朗普除夕也得带着孙女在白宫看春晚直播和发贺电,对吧?



所以呢,政事堂认为,这两天大家花精力抵制平安夜和圣诞节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而应该铭记的是,在我们平安夜花天酒地的时候,是谁在守卫我们的平安。



以及在我们安稳入睡的时候,那些依旧奔驰在广袤边疆上的“圣诞老人”。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51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抵制圣诞节与改信耶稣的蒋介石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