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黄奇帆的外汇储备体制改革,被央行官员怼了

金融脱实向虚是近年来中国经济的一大问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表示,金融改革不仅是金融监管体制要改革,而且外汇储备体制也要改革,外汇储备体制存在的问题是造成中国通货膨胀、金融乱象、脱实向虚的源头。

  黄奇帆11月16日在第八届财新峰会 “经济增长与制度变迁”一节讨论中表示,这几年中国金融脱实向虚的表现主要有两个:一是金融业的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05年的4.4%增长到2015年8.4%,今年上半年是8.8%,在全球最高,美国最近20多年一般都在5%左右,最近10年金融泡沫比较严重的时期也就是在6%-7%之间,欧洲和日本一直在5%左右;二是M2是GDP的两倍左右,而美国M2是GDP的70%。这一方面说明中国资金周转使用效率低,也会带来一些问题。

  他称,M2过分庞大,会造成通货膨胀,在过去十年间,M2涨了10倍左右,房地产涨了8倍左右。其次,M2大量存在于商业银行的表外业务、理财业务,转向非银行金融机构,这些机构的叠加业务、循环业务会带来金融泡沫和风险。非银行金融机构泡沫性的增长,其利润最终都会成为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黄奇帆认为,M2增速大幅高于GDP增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础货币在过去十几年增加10倍以上,这其中大量是外汇占款,这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央行储备的一元结构造成的。

  他建议,中国应转向二元的外汇储备体制,即以财政储备为主,央行储备为辅,通常财政储备一个国家80%—90%的外汇,央行有10%—15%的储备作为货币进出汇率调控的工具。

  他表示,改革外汇储备体制至少会带来四个好处:首先,财政进行外汇储备,不会造成通货膨胀,也没有乘数效应;其次,央行也摆脱了外汇占款的绑架,可以有实实在在的真正独立的货币政策,根据GDP增速、通货膨胀率和平减系数,为国民经济、实体经济更好地服务;此外,财政主管外汇储备,可以由中投公司对部分外汇储备进行投资,即使只有5%回报,也会带来上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弥补国家财政支出;最后,中国自己负责外汇储备投资,而不是去购买别国的外债,在全球投资产生实实在在高回报,有效益持续投资回报,有利于中国成为金融强国。

  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表示,世界上存在一个怪圈,一些发展中国家辛辛苦苦赚来的外汇自己不用,低利息的借给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以此在全球投资,获得5-10倍的效益,这是一个经济怪圈。黄奇帆认为,中国必须解决斯蒂格利茨怪圈,成为金融强国,外汇储备体制到了非改革不可的程度了。

  黄奇帆这一发言亦引发了与会嘉宾的回应,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表示,外汇储备体制改革也需要考虑现实问题,“看起来很美好,但是现实很骨感”。如果比较中国外汇储备投资的收益率和后来成立的机构的收益率,得出的结论可能就是完全相反的。中国的财政跟国外的财政不能一样比,中国的财政是吃饭财政,现在地方政府还有那么多的隐性负债。为什么有隐性负债?是中央政府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在吃饭财政的情况之下,如果发行特别国债,相当于什么?相对于用我自己的钱去买我自己的东西,也就是空手套白狼。1997年定向发行2700亿特别国债用于补充四大国有银行资本金,以及2007年以“定向+公开”方式发行1.55万亿组建中投公司把汇金公司从央行手中买下来,都属于财政发债银行买、自己为自己注资的做法,现在还要求汇金控股银行每年分红比例,用于偿还特别国债利息,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

  这跟后来的地方政府成立融资平台是一样的问题,空手套白狼的想法助长了地方政府的杠杆。因此,很多问题还是要从治理上加以解决。十九大提出来要完善国家治理,国家治理要现代化,不光是地方政府的财政要透明,中央财政也要透明,否则的话就是上行下效。对于这个问题一定要认识到位。

  对于这一回应,黄奇帆会后向财新记者表示,目前外汇储备系统中的投资主要是在买卖货币和其它国家的国债,收益率是不高的。至于财政负担重、发行特别国债买外储就像空手套白狼的批评是站不住的,因为央行发行基础货币也同样要面对这个问题。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不是把钱消费掉,而获得等值的黄金等含金量很高的资产,不会构成对国民经济的冲击,而且还会避免通货膨胀和货币政策不独立等问题。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55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黄奇帆的外汇储备体制改革,被央行官员怼了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