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从监管变化看未来中国资本的流向

昨儿,政事堂一位群友发了一张他朋友圈的截图,没想到成了今天朋友圈最热的热点:



这个“暖心”的故事背后,我们也会发现一个问题,近年来金融监管机构大规模的改革,目标都是银行、证券、保险这些国资的主力军,而针对民间金融机构如P2P以及现金贷等高危行业反而要轻很多。


其中的原因,就像政事堂之前分析趣店的文章,指出了趣店惹上事儿,是因为罗敏公开说出了他放贷的钱有40%源于银行。


而银行,尤其是国有大行,就是监管层本轮监管改革的重中之重。


昨天海信收购东芝的文章结尾部分,有些读者留言说没看懂,今天,我把这个暖心的故事,以及前几天的文章和几则重磅新闻串联起来,来带大家回顾一下。




第一件事儿,上周五,一行三会关于资管统一监管征求意见


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是马主任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后的“第一枪”,就给资管行业整了个“超级监管框架”,把自己往火上烤。


嗯,刚刚成立一周的金稳委,就搞了一出“铁锅炖自己”......



这个意见太长,网上也有逐条分析的,政事堂就不废话了。


监管意见中,对民企的那些金融创新监管的并不多,反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国资为主的银行。


政事堂认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求对理财打破刚性兑付,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取消三个月以内的理财。


近年来,我国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发展,截至2016年末,银行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分别为5.9万亿元、23.1万亿元。而老百姓愿意将钱存入银行的理财,就是因为银行有隐性的刚性兑付,而且周期还短,取钱方便。


而随着刚性兑付的打破,银行理财的吸引力和规模,势必大幅下滑,尤其是中小城商行发行的理财,很难再得到客户的信赖。


而随着监管的执行,这些理财会有一部分为了追求稳健,而重新回到国有大行的存款中;另一方面,打破刚性兑付之后,国有银行们也剥离出一个巨大的火药桶,表内表外都更健康了。


换个角度来说,就像政事堂在《伟大的金融卫国战争》系列判断的,在未来可能爆发的金融危机中,最近一年一直在去杠杆的几大国有银行不但不会倒,反而有机会通过债转股等方式援助其他的国企,甚至可以捡遍地便宜的筹码。


嗯,相信银监会的郭主席他们,针对此次监管意见,很快就会出台相应的细则。




第二件事,上周五,“钟正”在《中国证券报》头版发文章


上周五的创业板暴跌和今天的开盘暴跌,究其原因,是是中国证券报发表署名“钟正”的头版文章称:


境外大部分成熟市场用以表征市场走势的基本是成分股指数,若用成分股指数比,今年以来,沪深300指数涨幅为23.84%,上证50指数为25.12%,中小板指(成分股指数)为24.52%,可见我国股市今年走势可媲美甚至超越欧美市场。监管部门、各类证券经营机构要多措并举,加大投资者教育力度,抑制“炒小、炒新、炒差、炒消息”的不良文化,更好地分享我国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发展成果。


经常看党报的同志们都知道,所有用“钟”字做笔名的,都是代表着中央机构的集体意志,而“钟正”这个笔名,指的是监会。


证监会说抑制“炒差、炒消息”还属正常,抑制“炒小、炒新”,这就是明确的表态了。


显然这篇文章,是要求全国的韭菜们在刘主席的带领下,一起为以上证50为代表的大盘股助力,而逃离那些小盘股和新股。


如此的厚此薄彼,这是要干啥呢?联想到另一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的权威人士,其操刀的联通混改,大家可以好好琢磨琢磨。


嗯,至少,国企的混改怎么还得改两年,所以,这A股的大慢牛还是很必要的。




第三件事,上周四黄市长建议财政部行使外汇的管理权


上周四,黄市长在上周的财新峰会上,表示要将央行管理的部分外汇,交给财政部来管理并进行投资,以提升收益率,惹得央行官员当场反驳。


这事儿蛮有意思的,黄市长可不在其位哦......


央行将外汇交出来给财政部管理,并非没有先例,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中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就是由财政部发行了15000多亿人民币的特别国债,向央行购买2000亿美元,作为注册资本金而组建的。


如今,中投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900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估计明年就会反超挪威成为第一)。相较于国家分两笔投入的2490亿美元资本金,翻了好几倍。


不过,持有国内大量金融机构的中投,累计年化国有资本增值率虽然高达14.35%,但是其境外投资累计年化净收益率却仅为5.51%,究其原因,就是当年气吞万里如虎的楼董事长刚上任中投一把手后,就大量布局美国股市,结果几个月后,全球金融危机就爆发了,中投一度赔的吐血,才气纵横的楼董事长也变成了千夫所指。


后来,楼董事长拼尽全力,以非常高的投资收益率追了五年,才把中投的海外投资亏空补上。


有趣的是,这次财新论坛上,怼黄市长的央行官员说了一句话:


现在地方政府还有那么多的隐性负债。为什么有隐性负债?是中央政府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


从这一句能够看出来,央行官员认为外储应该是中央政府的责任,同时也是为地方政府进行托底的资本。


所以反过来看,黄市长认为从央行拿来的外汇,应该往哪投呢?





第四件事,上周六国企股份10%划拨社保


上周六,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通知,2017年开始,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试点,统一划转企业国有股权的10%充实社保基金。


说起社保基金,大家想到的可能是2006年的上海社保案,但是,那个社会保险基金和这次说的社会保障基金,实际上是两回事儿。


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一直都在支付大家的养老保险,而本次注入的社会保障基金,自成立以来只有收入却没有支出,一直都在进行投资。


不同于社会保险基金是依靠个人和企业“存钱”,社会保障基金主要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与国有股权划拨划转。(福彩那点收益就忽略不计)


面对未来养老金十亿级的缺口,目前社会保障基金的主要职责,就是拼命“赚钱”,争取到时候能够补窟窿。嗯,2015年的总资产1.9万亿,投资收益率15%,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社会保障基金成立于2000年,由时任政府领导牵头成立,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其当年推动国企改制时,造成的养老金体系的空缺。


2001年的时候,当时制定了国企改制上市和增资的时候,需要支付10%给社会保障基金。可惜随着换届,后来不了了之。


而时隔16年之后,社保基金终于冲破层层阻力拿到了这16年前就应该拿到的股份。


中国的国有企业市值超百万亿,因此,社保基金未来手中将有至少数万亿人民币的资本。因此,也可以说,随着国企资产的逐步注入,另一个巨无霸级的中投,即将诞生。


嗯,目前社保基金的理事长,就是刚刚从财政部长位置上卸任的楼部长。


所以,可以参考中投,楼理事长的投资重点,又会是哪里呢?




昨天讲的海信收购东芝的故事仅仅是一个开始。


就在上周五,在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活动,在回答媒体提问时,杭州宗庆后一改此前“打死不上市的老调,表示娃哈哈也会考虑上市,要把国内没有的技术引进来,实现弯道超车,开始二次创业。


这并不是孤例,从这两年开始,中国的企业家们从去海外炒球队、炒院线、炒房地产,逐渐变为了从海外买技术、买专利、买产业。


祖国的强大与民族的复兴,不是炒出来的,是干出来的!


相信通过今天的文章,相信大家也会明白,在权威人士判断的即将到来的全球资本寒冬里,我们的政府会如何面对!



最后,今天四个故事中的七个主人公,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55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从监管变化看未来中国资本的流向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