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从吉利并购沃尔沃,看全球产能大转移

这几天,政事堂一贯看好并极力推荐的吉利汽车出现了大幅暴跌,有朋友问我还能不能继续持有吉利汽车,今天呢,政事堂就从吉利作为引子,分析一下这几年的一些国际时局。


先说吉利汽车。


吉利是我国汽车企业中,唯一对外资顶级车企进行全资控股的企业,而吉利控股的沃尔沃汽车,曾经是与ABB(奥迪奔驰宝马)齐名的高端轿车。


吉利对沃尔沃的并购,除了买下生产线之外,还包括了上万件沃尔沃领先的各项专利技术,假以时日,消化这些技术,将使得吉利迅速从中国的国产品牌中脱颖而出,并依赖于中国政府对国产汽车的保护,获取超额的利润。


而国内其他的企业就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一方面,如08金融危机这样扫底的绝世机遇属难以再现,另一方面,特朗普上台后,转向保守的美国政府也不会再批准这类的并购。


过去,美国频频对我国的部分产品,如光伏、钢铁、轮胎等领域展开双反,其实从国家的角度,这些都无关痛痒。但是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上台后,对我国展开的301调查,指向了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领域。


知识产权技术转让”说通俗一点,就是中国过去几十年一直进行的“技术换市场”,我们以开放国内市场作为条件,要求外企在国内建厂的同时,也把技术留在了合资公司。


以汽车领域举例,自入WTO以来这么多年,中国一直保持着对进口汽车的关税,再加上消费税、增值税以及商检等规费,使得进口汽车的价格高企。而正是国家以关税筑起来的壁垒,给予了民族品牌利用“技术换市场”而慢慢崛起的机会,这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吉利、长城、比亚迪等一些列国产品牌迅速发展。


而以他们为代表,大量中国民族品牌和企业能够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伴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发达国家在低端制造领域向海外进行产业转移。


但是,发达国家在进行低端产业转移的过程中,又在高端制造业上,利用价格壁垒来获取高额盈利,所以,那些我们真正想并购的高科技企业,美国政府一贯都会干预和否决。


而且,自石油工业集团利益的代言人特朗普上台后,对中国的贸易制裁直接奔向了技术转移,目的之一,是遏制中国在科技上面对美国的追赶,以保障特朗普代言的石油钢铁集团的利益。


回过头,看过去几十年,在这场美国的产业转移大潮中,中国在关键的时间点上,推动了改革开放,迅速承接了这些低端制造业转移;又在关键的时间点上,抓住了机会进入世贸,利用转移来的制造业,迅速击溃了全球其他国家的低端制造业。


说句吹牛逼的话,2011年欧债危机中,欧猪五国(Piigs,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的经济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们原本在欧盟内提供的低端制造业的地位被中国的廉价商品取代。


而2010年突尼斯、也门、埃及、利比亚、巴林、叙利亚等国年轻人的失业引发的阿拉伯之春,部分的原因也是这些国家的手工业在中国流水线生产面前不堪

一击而引发的失业。


而中国在接受产能转移的过程中,通过输出劳动力,累积了大量的财富和外汇储备,而财富的囤积,又推高了国内的资产价格。所以,我们看到的房价泡沫,也是中国通过外贸带来的财富堆积无处可去造成的。


不过,一方面这些低端的产能本身就有较高的污染,而且,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我们的低端制造业从业人员的待遇提升的非常快,因此这些低端产能开始向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譬如越南、菲律宾。


值得警惕的是,伴随着产业和资本的转移,将造成了大规模的失业(东莞制造业撤离留下的厂妹),而又随着制造业带来的繁华,又使得人民的财富和物质文化需求的不断提升,供给和需求的矛盾,最终就会让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导致人民的不满爆发。


其实,比如这几年香港的占中、台湾的反服贸,一部分原因,就是香港的金融行业在向上海和北京转移,台湾的IT行业在向苏州和重庆转移,其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上升,无法满足年轻人的薪资预期导致的。


所以,我党和政府这几年一致在推进创新,其本质,就是要通过进军高端制造业,获取高额利润,来跳出“中等收入陷阱”。很显然,高利润企业提供高额税收,政府就能像西方国家那样,支出更多的福利,以缓和失业造成的冲突。


所以,继续以汽车为例子,进口品牌车进来中国,各种税费导致价格翻倍,可依然卖的很好,倘若以吉利为代表的中国车商吃下了进口车商的技术,推出高端的产品,在没有关税的情况下,自然就能够在国内获取超额的利润。而政府也一定会支持这类的企业。


早年美国的Mr福特搞汽车的时候,能够在国内获取这种超额利润,让员工们都买汽车的好日子。但是随着日本、韩国等企业,在汽车技术上取得飞跃之后,利用其低廉的人工成本,将美国的市场份额纷纷挤走,曾经美国三大车企的根据地底特律,曾经美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如今已沦为“鬼城”。


而吉利能收购沃尔沃汽车,就是在08年这波金融危机中,福特不得不低价甩卖其麾下的子品牌。恩,18亿美金卖给吉利的沃尔沃,是福特10年前65亿美金买下的。


以福特为代表的车企,其工人待遇是非常好的。上世纪90年代之前,因为冷战期间全球大部分的人口和市场都在苏联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且,由于意识形态的斗争,为了对抗工人阶级为主题的苏联,美国的资本家不得不给予了其员工高额的薪资待遇和福利。


直到冷战结束之前,美国的基尼系数更是低的可怜,所以冷战40年,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爆发过金融危机,原因就是资本家都没钱去折腾搞危机......


但是,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不需要再体现资本主义的优越性,但是企业工会的实力却依然强大,所以资本家们就不愿意向国内支付高额的工人工资福利,转而选择将工厂转移至海外。


而普及9年义务教育的中国,又适逢其时的向全球的劳动力市场上,提供了数以亿计的拥有良好初等教育的劳动者。


伴随着中国等国家加入全球化,全球生产规模的提升和资源配置的优化,带来的巨大的金融利润和互联网的需求,这也极大的提升了金融和互联网领域的工作需求和收入。而这部分人群的扩大和收入提升,所带来的需求提升,又刺激产生了大量的低收入的基础服务性劳动力的岗位。


但是这些发达国家原来的工人们,就很不爽了,他们之前一个男性,都是能够一个人工作养活一大家子(一个媳妇三个孩子一条狗),所以他们失业后也不会去选择如刷盘子和当服务员等的低收入工作。


所以呢,以美法德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都需要引入大量的外籍移民,用来支撑其底层的服务性工作(收入略高于低保,但是远低于工人)。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国家硬顶着移民带来的种种问题和民族思潮反噬,反而继续推动移民,并积极推进多元化。


但是这种政策和民族思潮,又促使了美国的特朗普在“锈带”工人的支持下上台;而德国的右翼政党,更是在刚刚结束的大选中,破天荒的拿到了第三大党的位置并进入议会,这是二战之后的首次!


其实,从历史的大势上来说,这些历史的必然。自冷战结束后,资本家没有必要再通过提供福利来争取工人,来打赢意识形态的战争。所以,对于这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低端工作流失并转移是必然的,因为资本都是逐利的,哪里利润大他们就会去哪里。


所以,特朗普想要重振美国制造业,本身就是一件不怎么靠谱的事情。


想要迫使美国的资本家们将高额的利润留在国内,支付给国美的工人高额的薪资,政事堂认为,靠谱的路子,就是像当年冷战时那样,再一次出现一个强大而富足的社会主义国家作为美国的对手。


而这个国家,只能是中国!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60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从吉利并购沃尔沃,看全球产能大转移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