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一出,资本暴利即将谢幕

万众瞩目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终于闭幕了,而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机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随之诞生了。


这位委员会有多重要呢?


首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从1997年开始,每五年一次,一共举办了五次。前四次,都是国务院总理主持的,而本次,升格了。


其次,相比于之前的会议,只是国务院领导的参加,本次会议,除了正在出访的两位,主席台上5位常委全部出席。


第三,本次会议,首次出现了中央军委机关和武警部队的领导。


可以说,从本次与会的人员上,就能够看出,中央对本次会议的重视程度,远比其他四次会议要高。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看一下五次会议的召开时间:


第一次,1997年11月17日

第二次,2002年2月5日

第三次,2007年1月19日

第四次,2012年1月6日

第五次,2017年7月14日


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第一次外,第二次至第四次,都将时间逐渐固定在了前一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当年3月初的两会之前。


很显然,放在这个时间段,意味着很多事情,就是按部就班的来走,不需要耽搁春节这个大家相互走动的时间,也不需要影响两会。


而本次,从按照旧历的年初,一直拖了半年,说明了很多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本次的金融改革究竟怎么改,一直没有明确下来。


所以呢,我们看一下,在之前的几次会议上,第一次成立了正部级的证监会、保监会,第二次成立了正部级的银监会,第三次成立了正部级的中投,第四次将四大保险公司升级为副部级。


很显然,如果本次新成立的金融委,如果是正部级的话,就不可能拖得那么久。


因此,基本可以判断,金融委,应该是副国级编制的。


或者说最起码,一把手的金融委主任,应该是是副国级。


那么,看一下全称,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那么基本上可以确认,一把手应该由国务院副总理或者国务委员担任。


那么会是谁呢?


我们从本次公开的通稿中来找,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必须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


因此可以推测,应由政治局委员身份的副总理来兼任了。


所以呢,政事堂认为,新主任的最大可能,就是那位很重要的权威人士。


如果说,金融委的主任如此位高权重的话,那么,今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拖得这么久,就解释的通了。


本次的会议,原本预计两天的会议,一天就结束了。


这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本次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


好了,会议成功的话,意味着什么呢?


从名词的前后顺序来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稳定大于发展,这个意味已经非常明确了,那就是未来五年,金融稳定压倒一切。


这个我们可以参考一下,“小国务院”之称的另一个委员会——国务院发展与改革委员会。


发改委早年的称呼,是计划委员会,后来改成了发展与计划委员会,发展在计划前面,再后来改成了发展与改革委员会。


也就是说,计划在委员会的地位,先是后移,到最后直接移没了,而发展自出现,一直在第一位了,说明了一个问题,“发展才是硬道理”嘛。


而如今在金融上面,稳定特意放在了发展前面,很显然,委员会的重点工作,不是发展,而是维“稳”。


那么,这个维稳的机构,会是怎么样的编制呢?


政事堂猜测一下,副主任为一行三会甚至其他金融监管机构的一把手,办公室有可能设在央行,由人行分管金融监管的副行长出任办公室主任。


这样实际上就是一个以央行为中心的,加强型的联席机制,而不需要另行大规模的进行编制扩张。


这样最起码可以规避大规模的机构新设,无法通过人大。


发改委不同于其他部委,他的的下属部门,实际上是逐一针对于国务院各个组成部门设立的,实际上是一个宏观调控和协作的部门。同样,政事堂猜测,未来金融委的各个下属部门,很可能逐渐也对应着各个金融监管机构,并加强这些机构之间的关系。


通过一种联席机制,使得金融委形成了,类似于发改委的一种“金融小国务院”。


而这种联席机制,其根本目的,就是终结过去十多年,金融监管体系“九龙治水”的局面。


在过去的十来年,一行三会分别负责金融稳定以及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的监管,人社部和社保基金会负责社保基金,财政部和汇金公司是商业银行的股东,发改委负责审批企业债,地方金融办负责审批金融公司。


这种谁都管的结果,就是有大量的灰色地带,谁也不管。


从小的说,譬如说P2P跑路了,谁负责呢?


从大的说,很多资本大鳄,搞起了全牌照经营,利用监管之间的漏洞,玩起了扩张。


譬如大家最熟悉的,保险公司通过控股银行迅速作大资产,或者保险公司通过购买上市公司股份争夺实际控制权。


很多时候,对于资本大鳄的一笔收购,监管部门根本不知道这钱是从银行贷的,还是从股市融的,从债市接的,亦或者从保费中拿出来,甚至从P2P借的。


因为这笔钱的来源,本来就非常的复杂。


换一个角度来看,就像万达那么多酒店和土地,才卖了600亿,这中间涉及多少债务呢?


别看现在的金融大鳄多牛逼,实际上颇似90的三角债,大家都是你欠我,我欠你,相互欠钱。


现行的分业监管,很容易给大鳄们漏洞,一方面可以在国内玩杠杆融资,一方面可以通过海外并购疯狂的逃汇,监管的真空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累积


而目前,随着美元回流美国,中国外汇这几年跑出去了两万亿美元,人民币汇率岌岌可危,靠着顶层发话,发改委委商务部外管局三部委联合,才最终刹住闸。


更不要说目前的房价,在去库存的旗号下,也是处于历史高位。真要是搞出什么金融危险,一个爆了直接就能引发系统性的问题。


而本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换个角度看,也是97年首次会议的翻版。


只有这两次的会议,主题是针对金融系统性的风险。


97年的时候,国际炒家卷起了东南亚金融风暴,东南亚几乎全体沦陷,刚回归祖国的香港也岌岌可危。


而中国政府最终通过坚定的“人民币不贬值”,击溃了国际炒家。


不过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东南亚所有的制造业国家都在大幅贬值的时候,人民币的坚挺,直接导致了中国制造业出口压力剧增,间接加剧了制造业企业破产,工人下岗。


黄宏著名的那句“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就是发生在99年的春晚。



很显然,当我们还夜夜笙箫的时候,上层已经在考虑如97年的可能了。


写到这里的时候,大家也许会对本次会议,中央军委和武警部队为什么要破例参与,有点理解了吧?


理解成周瑜给诸葛丞相准备了五百刀斧手,以摔杯为号,也是可以的。



以后的金融委,实际上也是另一种的纪委升级监察委,很可能将拥有执法权,对于即使是党外的金融犯罪,也可以通过公安直接采取措施。


扯得有点远,资本巨鳄的玩法,政事堂也就在门外看个皮毛,还是说点跟大家实际相关的吧。


本次会议之后,所有之前监管灰色地带的行业,基本上都要面临洗牌。而且,针对于一些还没发展到捆绑中国经济,达到系统性风险的金融领域,监管层很可能会对其提前引爆,以防止更大的危险。


首先,第一波即将遭受波及的,就是处于三不管地带,打着互联网创新旗号的P2P金融。其中部分小规模管理不善的公司,很可能会迅速被引爆。嗯,估计下个月就是开始。


其次,保险公司通过短线投资扩张的黄金期,基本上是过去了。以后多半只能搞长线投资,甚至是参与国企改制。所以几乎不会出现妖精和害人精了,前些年的爆发式增长已经不可能了。


第三,证券方面,IPO这种直接融资,肯定是要大力鼓励的,以后IPO很可能要再次加速,大家再骂也没用。当然,针对大股东违规减持的处罚,肯定会加重。政事堂说了很多次,暴涨已不可能,散户跟着大盘股最起码不会亏的太惨。


第四,银行的考核将会迅速缩紧,直观感受就是房贷的缩紧将是大趋势,监管的穿透,将使得表外的融资将越来越难。


第五,中小型房地产企业拿地的融资手段,基本上快断绝了,以后市场只会是超级玩家们的牌局。一线城市的房价,基本上会锁死,一直锁到未来房产税出台。


第六,支付宝和余额宝很可能会继续作大,以信用线贯穿的金融,将是以后监管的重点扶持对象,马云粑粑会很开心。


总之呢,今年7月开始,资本暴利的时代,即将谢幕了。对于任何暴利的资产,如果还继续往里面挤,恐怕都会成为接盘侠。


这也是政事堂给读者们真诚的建议。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67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一出,资本暴利即将谢幕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