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联合国号召接纳难民,我们准备好了吗?

又到了所谓的国际难民日,联合国的官方微博又一次开始公开怂恿中国接受难民。而某有8000万粉丝的大V,用她的大嘴,也在微博上对鼓励中国政府接受难民摇旗呐喊。


这让我非常的不爽,目前全球主要的集中在叙利亚,他中东最富裕的五个逊尼派穆斯林邻居,都禁止禁止同宗教友入境,为什么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我国要收容呢?!


我认为,难民是需要援助的,但是,也是有选择的。


中国自秦朝统一以来,就是一个纵横万里的大国,由于幅员辽阔,每年都会有很多地方遭受旱、涝、寒、暑、洪、疫,等不同的灾祸。


因此,中央政府一直都有专门的部门和钦差负责赈灾,只要国家机构还能正常运转,就一定会向灾民发放赈济的钱粮,此外,还有以工代赈、移民就食等多个方式实现对灾民进行援助。


援助受灾的本国受灾民众,是一个国家和政府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就像08年的汶川地震,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通往汶川的生命线上,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


同样,当国外遭遇灾难的时候,我国政府一样会给予援助,就像13年巴基斯坦大地震,中国的无偿救援物资就是第一波抵达的。


更不要说,就算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国的对外援助也没有停过。


但是,我们对于接受国外的难民入境,一直是非常保守的。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的国歌中,有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纵观中华几千年的历史,一共有三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除了写国歌的抗日战争期间,另外两次,一次是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北方“五胡乱华”,一个是元明清期间北方少数民族入侵。


这两段时期,有一个非常巧合的事情,就是北方地区长时期的大降温,冬季异常寒冷。



这些北方游牧民族,饲养的羊群大批死亡,于是,也就成为了难民。


这批可怜的,又饿又寒的难民们,疯了一般,骑上骏马拿上刀剑,向温暖的中原涌入。



而古代以农耕为主的中国人,作为一群吃货们,为了保护自己种的庄稼,便在边境上修建了万里长城,用来抵御这些来自北方的难民。



长城能够抵御住这些北方的难民,但是愚蠢的西晋政府,却在自毁万里长城。



魏晋时期,由于三国末年的战乱,人口凋零,魏晋蜀吴各国,都在招揽少数民族,用来耕地和补充兵源。


结果,大家就都知道了,这些来自北方的难民们,趁着西晋政府内乱,旋即撕下了“温和”的面纱,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中原大地旋即哀鸿遍野、血流漂杵。


数百万的中原女子沦为“两脚羊”,夜间供这些“难民”发泄兽欲,白天分尸后放进锅里,变成了这些“难民”的一日三餐。


在此期间,中原大地人口锐减上千万,如此惨痛的教训,难道我们不值得我们铭记吗?


那么,是不是那位支持收容“难民”的女大V,不介意晚上当两脚羊呢?


其实,他们不是记不住,而是根本不在乎。


在南北朝时期,伴随着“难民”的涌入,中国的“资本家们”,却迎来了他们的历史上最黄金的时刻。


在南朝,“王与马,共天下”,琅琊王氏排名都要在皇室司马之前,南下的“王谢桓”和吴郡的“顾陆朱张”,这些大家族们,实际上掌控着江左五朝的真正权力


在北朝,城头变幻大王旗,皇帝几年就换,杀得人头滚滚,但是豪门士族的日子却越过越好,关东的”崔卢王郑“和关西的”韦裴柳薛“在此期间逐渐作大,变成了真正垄断北方朝堂的实力派。


这是为啥呢?


在难民门的冲击下,中原的老百姓瞬间丧失了安全的保障,只能将土地和财富交出来,依附于这些豪门士族。而这些古代的豪门资本家,因此迅速积累了大量的“资本”,管你改朝换代,皇帝都得依赖这些资本家。因此,豪门士族成为了比国家政府还强大的“跨国公司”。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些“跨国公司”屹立十多个国家朝代更迭都不倒,甚至到了唐朝,竟有“郑半堂”、“崔半堂”的情况出现。嗯,“半堂”的意思,就是半个“政事堂”,都是他们家开的。搁咱现在,就是领导班子中,有一半以上是一个家族出来的。


所以呢,从这个角度上,就能够看出来,为什么发达国家的资本家们,都会支持难民和移民。


因为这些资本家们,希望这些廉价难民的冲击,倒逼工薪阶层降薪,不得不为了生存,依赖于资本家,和难民门一起,成为资本的附庸,这会使得他们更加强大。


而且,资本家居住的高档小区,就跟中国南北朝时期,豪门士族的“坞堡”一样,拥有非常好的安保系统,根本受不到难民的冲击和威胁。


看着美国在“锈带”工人们的支持下,使得号称修建美国版长城的特朗普上台。


所以呢,用屁股就能想明白,到底什么人在支持接受难民。


而且,我们再看,难民是怎么形成的。


自绞肉机的一战和二战结束之后,各个主要发达国家的男性青年都损失惨重,因此,难民门纷纷被北约的马歇尔计划和华约的五年计划所抢着吸收,进入到战争后的重建工作中。


这个时候,全球几乎是没有难民的。


但是,北约肢解南联盟,到入侵伊拉克,以及如今主导的叙利亚内战,使得全球难民数量在这几十年间,迅速以指数级飙升。


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是不是应该由美国主导的北约,来负责这些难民呢?


但是,你美国保护难民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结果这些年接受的难民还没有中国多。


中国的在70年代以来从东南亚接收了数十万的难民,从90年代开始从朝鲜接纳了大量的难民。


到底哪个国家更有人道主义精神,还是要扪心自问一下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对于接纳难民,也是应该有选择性的。


就像这些年接纳的东南亚和朝鲜的难民,都是儒家文化圈,又都曾是汉唐故土。孔子有云,既来之则安之,很快都融入到中国的社会中。


虽然我们儒家文化圈也信佛信道,但本质上都是“多神教”,属于那种各路神仙都拜,求平安类型的,和基督教、伊斯兰教这种“一神教”,有着本质的区别。


所以,中华文明几年前以来,虽然北方的少数民族一波波不停地涌入,甚至还建立了大清朝这种数百年的王朝。而他们最终都会被中华文明所同化,如今的满族和汉族的区别,甚至还没有南方两个相邻村落的区别大。


但是,目前国际上的那些中东的难民,人家都有坚定的信仰,在我们这种吃猪肉的无神论国家里,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甚至由于礼拜的休息,无法从事“血汗工厂”的工作。因此,部分人也会从“温和”慢慢变成“极端”,逐渐成为和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而且,这批“难民”来了之后,美国更是可以打着人权的旗号来干涉我国内政,为他们换取经济利益。


最后,一个国家的资源,所承载的人口是有限的,就像现在的北京人口上限,就是根据北京的水资源来确定的。同样,西北这种干旱地区的承载能力,也决定了我们无法向那里大规模的移民。


所以呢,受土地的承载能力所限,我们要控制人口进行计划生育,防止资源。


但是我们勒紧裤腰带,以非人道方式推行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是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挤出来生存空间!


而这用母亲血泪换来的生存空间,绝不是给那些中东难民留的!


我们祖先数千年以来,顶着一波波“难民”入侵,岳飞和戚继光们,用铁和血保卫下来的土地。


对此,我们没资格,也不配“崽卖爷田”!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69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联合国号召接纳难民,我们准备好了吗?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