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祁同伟的原型,津门铁帽子王“武爷”谢幕

5月27日,津门武爷——原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在郑州中院公开宣判,死刑缓期两年,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3.42亿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 440万余元;挪用公款人民币1.01亿余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武长顺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人员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057万元。


武长顺深耕津门政法系统40多年,底下人在私下议论时,并不称呼武长顺的职务,而是叫他“武爷”。


武爷作为大哥,派头非常大,身为公安局一把手,副总警监,外出巡查时,向来一身便装,但是后门跟着一群身穿警服、肩扛高级警衔的高官,其霸气凸显无疑。


脑补一下,就像在开会,大家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就一人穿中山装.....


所以,津门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习总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


被老大称“爷”,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所以,武长顺也成为了十八大以来,继云南前书记白培恩之后,第二位被判死缓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的官员。


不过,提到了“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这句,不仅让政事堂想到了《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安排亲戚当协警去管停车场。


其实,祁同伟的主要原型,就是津门武爷的武长顺。


在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宋平顺(高育良)的提拔下,武长顺(祁同伟)从一个基层民警,一步一步最终成为了天津的公安局长。宋平顺和武长顺两个人,常年经营着津门的“政法系”。


据报道,武长顺仕途上的重要的节点,是1992年,在宋平顺的提拔下,出任天津公安交管局局长,正值改革春风,全民大经商,当时全国公检法甚至军队,纷纷经商开办公司。而负责交管的武长顺,则成为了天津公安系统经商的排头兵。


1998年“一律不得经商”之后,武长顺等人乘乱布局,利用亲信、亲属,多番腾挪闪转后,将这些企业私有化,成为了自己的钱袋子,搞出了天津版的“山水庄园”。


据报道,武长顺与宋平顺及情妇共同贪腐,缔造了天津第一女富豪,堪称天津版“人民的名义”。


但有趣的是,武长顺比只爱高小琴的祁厅长花心多了,据媒体报道,在津门的“名利场”上,武爷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4名警花为其生育私生子,此外,他还与一名女艺人和数名女大学生非法同居,先后生育9个私生子。但在武被调查后,经查,这些私生子只有3个是他亲生的!


嗯,如果属实的话,三分之二的私生子,都是替隔壁老王养的,武爷绝壁堪称津门八大铁帽子王之——“绿帽子王”


不过,就像《人民的名义》中,“政法系”经常被“秘书帮”狙击。


与高育良相类似,宋平顺也被空降的领导挡住了仕途,不得不去政协退二线。


而与祁同伟相似,武长顺这个公安局一把手在狙击下,多年以来,也没有兼任政府的副职。武爷应该也是那些年,全国31省中,唯一长期没有兼任地方政府副职的公安部门一把手。


只不过,与祁同伟吞枪自杀相反,07年津门政法大地震,宋平顺的自杀,保住了一手提拔起来的武长顺。据媒体报道,过程中,时任公安部的周部长,以保障奥运安全为由,也“保”了一下武长顺。


当然,有了高育良和祁同伟,就不能没有赵立春和赵瑞龙。政事堂在《人民的名义》中赵立春的原型,今日被判一文中,已经介绍了赵家父子的原型,就是原江苏省委秘书长的赵少麟、赵晋父子。


而赵晋能被誉为“天津最牛开发商”,与津门武爷这个“保护伞”有着很大的关系。


武长顺多次帮赵晋平事,介入赵晋所在公司的开发纠纷。例如法制日报曾报道,赵晋与江苏某工程公司发生纠纷,扬言要将该公司负责人“绳之以法”,其后这名负责人果真被立案侦查。


当然,除了武爷的支持外,赵晋在天津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有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阳台,扩大容积率等问题。


而津门在巡视组回头看期间,落马的另一只老虎,主管城建的副局长尹海林,就是在赵晋开发天津的几个楼盘时,担任天津市规划局局长。而且巡视组视察天津落马的多位官员,也多与赵晋有关。


当然,赵晋这位赵瑞龙,能够在津门呼风唤雨,获得实权派的支持,主要还是靠他的老爹,前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


赵晋的房地产帝国主要集中在江苏、天津、山东。


之前,政事堂梳理过,与赵晋相关导致落马的官员,包括赵少麟、何家成、江苏杨卫泽、河北周本顺、天津武长顺、山东王敏等六只副部级以上的老虎。


除其父赵少麟外,周本顺、何家成还都是赵晋的“干爹”。



这几位多数在宁波接受审讯,从去年9月开始,陆续被明确刑期。


2016年9月,王敏受贿1800万,12年;

2016年12月,杨卫泽受贿1600万,12年;

2017年2月,周本顺受贿4000万,15年;

2017年2月,何家成受贿700万,9年。

2017年5月,赵少麟单位行贿,4年。

2017年5月,武长顺单位贿,死缓。


尤其是武长顺和赵少麟两个人,几乎同时宣判。


政事堂注意到,武长顺刚落马时,财新网报道的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开创了新中国贪腐的记录。政法委书记也曾怒斥,武长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不过,就像赵少麟一样,最后法院宣判的时候,认定金额比财新释放的信息轻了一个数量级。


所以,政事堂仔细看了一下,郑州中院的判词:


有提供线索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立功表现,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这与赵少麟在宁波中院的判词颇为相似:


检举他人重大犯罪,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而且,武长顺还是十八大以来,继赵少麟后,第二只因犯单位行贿罪而获刑的大老虎。


因此,很有可能,津门武爷为了保命,也和赵大秘一样,交代了不少东西。


介于十八大以来,两位判死缓老虎的另一位白培恩,是向令主任行贿的,也许,在津门横着走的武爷,他交代行贿的内容,也会令人震惊哦。


关联文章:《人民的名义》中赵立春的原型,今日被判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72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祁同伟的原型,津门铁帽子王“武爷”谢幕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