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一带一路”的最大利好

随着特朗普解雇FBI局长,针对其“通俄门”、“泄密门”的言论日益高涨,甚至一些资金都开始逃离美国避险,昨日美股跳空低开,创英国脱欧公投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政事堂的老读者应该记得,去年在美国总统大选问题上,政事堂政治上旗帜鲜明的支持特朗普。


当时,很多小伙伴不理解。


很多人觉得,依靠着蓝领工人竞选的特朗普,会对“世界工程”的中国进行严厉的贸易制裁。而全球化代言人的希拉里,则容易在贸易上和我们达成一定的妥协。


这说的没错。


不过,大家容易忽略的一点,就是特朗普的上台,让美国的战略撕裂。


而美国的撕裂,是我们“一带一路”战略上,最大的机会。


一个像特朗普一样,不遵守体制潜规则的帝王,一定不会屈服于建制派官僚。


而强势的建制派官僚,作为既得利益集团,一定会团结一致,想尽办法利用制度来逼迫帝王。


而这种撕裂,在中国历史上,其实一直频频出现。


如今美国建制派们,就像汉末的官僚们一样,盯着灵二帝的身边人下手,今天这个“门”,明天那个“门”,目的,就是清除皇帝身边像班农这样重要的人。


皇帝面对官僚的攻击,往往会通过罢免负责人来阻止时态扩大。


但是官僚建制派会借着罢免案,组织更大的串联活动,届时将矛盾直接转向皇帝,然后双方矛盾激化。


结果就是,要么皇帝借助私臣和外戚干掉官僚,要么官僚通过各种手段干掉皇帝。


只不过,中国古代的官僚集团,一般是靠毒杀和意外来除掉皇帝(桓灵二帝死得都非常蹊跷),换一个年轻听话的。


而西方的建制派,除了子弹射杀之外,还可以通过弹劾总统来实现。



所以呢,政事堂支持的不是特朗普,而是支持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外交战略的撕裂。



一带一路本身就在抢美国的经济势力范围,如果美国不撕裂,一带一路多半是没机会的。


因为,作为一个强国,通常必然会想尽办法遏制他的竞争对手。


对于冷战以来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这些年来,不停地肢解苏联和俄罗斯,在原苏联加盟国内,四处鼓动颜色革命,前两年还搞出一个乌克兰内战。甚至对于一体化的欧盟,和在亚洲扩张的日本这俩盟友,几次下手的时候也绝不客气。


同样,中国也是这样。


就拿历史上对朝鲜来说(广义上的)


西汉,当卫满朝鲜试图统一朝鲜半岛时,汉武帝不惜耗费国力远征,将卫满朝鲜收入版图。


隋朝,当高句丽试图统一朝鲜半岛时,隋炀帝不顾国内的各路反王,也孤注一世多次征讨高句丽,而隋炀帝的朝鲜征伐,最终也给隋朝敲响了丧钟。


唐朝,李世民不仅不吸取隋炀帝的“前车之鉴”,反而进一步加大征讨高句丽的频率,一直拖到李世民去世,由唐高宗李治最后剿灭。


这是为啥呢?


这是历史决策的惯性。


无论是卫满朝鲜还是高句丽,都占据了东三省的很大一部分。一旦他再完成了半岛统一之后,由于其拥有中原文化的底蕴,势必会成为中原王朝的心头之患。


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一定会看到这是真正动摇江山的根本。


就像辽宋时期,拥有燕云和渤海(东北)的契丹、金、蒙古,也拥有了汉文化和技术发源地。他们一改以往的松散游牧部落,形成了强大的管理和后勤能力。


因此,他们也拥有了长期作战和攻坚能力。而汉地官僚的加盟更使得他们迅速拥有对汉地的管理能力,因此也有了对中原土地占领的意愿。


所以呢,作为一个理智的大国,是绝不会允许另一个国家侵占原本属于自己的文化和经济圈。


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啥?


不管咱说得多好听,本质还是扩张我们的文化圈和经济圈。


全球化有300多年的历史,其中V1.0版本的英国引领了200多年,V2.0版本的美国引领了近100年。


如今中国,开启了V3.0版本。


要知道当年,V2.0的美国从V1.0的英国手里,夺取全球霸主地位时,是将大英帝国肢解为英联邦的,迫使英国放弃中东和印度次大陆的殖民地。


美国人自己干过的事儿,怎么可能忘了。


而中国搞“一带一路”,虽说是和平崛起,但我们一带一路圈子上,直接竞争对手美国、日本和印度,只要脑子没进水,除非能得到非常大的利益,否则必然会想办法狙击,尤其是全球霸主的美国。


所以之前,美日组建类似TPP的组织,来遏制中国的经济扩张,本就是一个政权的理智反应。


防止竞争对手作大,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对这事儿都是轻车熟路。


就算英国二战后放弃了印度次大陆,还是将其分割为印度和巴基斯坦,让他俩相互斗,防止形成区域大国,尽可能在英联邦体制内控制。


而中国崛起之后,对于有着漫长边境线和领土纠纷的印度,自然也会通过支持巴基斯坦来遏制印度。


同样,美国支持台湾,英国支持西藏,都是有着大国之间相互制衡的因素。


就像我们在50年代,对于革命同志,无论是北朝鲜的朝共,还是北越的越共,中共对于他俩的统一计划,都进行了强力的压制和干涉。(这都是后来反目的种子)


这事儿,都属于一个正常的战略考量。


甚至,在78年越南准备统一中南半岛的时候,我们,作为曾经的老大哥,反而在越南小兄弟背后捅了一刀。


原因很简单。


如果中国当时不阻止越南,那么越南统一中南半岛之后,就会成为区域大国,势必就像中国统一之后,没多久,就开始跟老大哥苏联争夺全球共运的霸权一样,成为直面的竞争对手。


我们遏制越南和朝鲜的野心,和百万雄师渡长江时,斯大林多次电令要求共军止步,是一个道理。


大家都是明白人,无论共产主义的兄弟情义有多深,在国家民族利益面前,还是要分轻重的。


所以我们发现,一般国家想要完成统一或者崛起,多半还是需要抓住一些契机的。


以我们的两个邻国举例,


成功的例子,印度能够在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从巴基斯坦肢解出孟加拉国,完成印度次大陆的一家独大。是当时中国文革已进入白热化,大哥和建制派斗争白热化,二哥都斗挂了,无法像第二次印巴战争时那样,主动出兵遏制印度。


失败的例子,越南意图统一中南半岛时,正好是四人帮被斗倒了,咱建制派取得了全面的胜利。此时,一旦咱们的中枢稳定了,即使经历了十年动乱,收拾一个小越南对我们来说,却不在话下。


因此,这个机会和时间点,都非常的重要。尤其是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


那么,我们来理顺一个重要的逻辑。


因为我们的“一带一路“,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那么,这个时候的国际环境,当然是越乱越好,尤其是直面竞争对手的美国,越是深陷内部矛盾,对我们越是好事儿。


所以呢,一旦能团结建制派的希拉里上台,在一带一路霸王硬上弓的情况下,对我们是极为不利的。


而能把全球霸主美国,短期内搞乱的特朗普上台,则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如果以古鉴今,看一看我们,作为世界霸主的时期来看,有过三次大衰落,被别人趁机摘桃子。


我们可以发现,每一次,都是国内的皇权与官僚建制派斗得死去活来。


第一次,是汉末,桓灵二帝和汉朝的建制派斗,最后引发的三国混战,最终让已经被打残的匈奴等五胡趁机作大,最后摘了桃子。


第二次,是宋末,宋徽宗跟宋朝的建制派斗,最终让刚刚崛起的女真人摘了桃子。


第三次,是明末,一连串的皇帝跟明朝的建制派斗,最终让白山黑水的女真部落又一次摘了桃子。


无论是乱华的五胡,还是刚过万人的女真,还是靠着十几副盔甲起兵的努尔哈赤,他们最初的势力都非常弱。


而他们的快速崛起,中原王朝并不是看不到,史书上也都明确记载了很多针对性的建议和举措。


但是,当时的中国,深陷皇权与建制派官僚之间博弈,他们都把对内的党争,视为重中之重。


甚至,将打击主战派也作为他们的主要方式之一,无论是宋朝的童贯、李纲,还是明朝的戚继光、袁崇焕等人,都是倒在党争里的。


有趣的是,我们也可以看到,特朗普团队里面的鹰派,一直都是建制派重点的打击对象。


所以,这也是“一带一路”最大的时代机会。


特朗普是想联合普京遏制中国,但是美国的建制派就会盯着特朗普的“通俄门”死咬不放,这就逼着特朗普和普京划清界限,往叙利亚丢战斧。


而特朗普为了保住自己的总统大位,


一方面要满足共和党建制派和犹太盟友,就必须将重心从亚太收缩,转回中东。


另一方面要满足选民,则必须通过跟中国的贸易协议,来证明自己的手腕。他根本不敢真的打两败俱伤的贸易战,这会导致国内民怨沸腾。


因此,这就给了中国一个扭转不利局面机会。


所以呢,对比一下去年和今年的国际局势,我们可以感受到,随着特朗普在国内深陷困局,我们的局势也正在渐渐变好。


而因为美国重返中东,势必导致美俄在中东聚焦,这使得丝绸之路上的中亚诸国更加依赖于中国的平衡。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前些年因为美国“重返亚太”而紧张的东亚关系,最近正在迅速降温,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以亲美菲律宾为代表的东南亚诸国,必然要考虑重新向中国靠拢。


这不,甚至最近连日本都开始考虑参加亚投行了。


这就是我们的机遇。


当然,政事堂还是那句话,机遇总是伴随着风险。


但无论如何,


祝愿我们亲爱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73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一带一路”的最大利好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