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交通银行为啥接棒AB,成为了负面新闻的集中地?

前几天财新和AB的撕逼,随着AB对财新使用大杀器后,突然销声匿迹。


而每日经济新闻和交通银行,顺利拿过接力棒,开始了新一轮的媒体与金融机构大撕逼。


2017年5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发布了《A股13家全国性银行排名 交通银行净资产收益率连续四年倒数第一》《交通银行拨备覆盖率逼近监管红线 不良贷款认定为五大行中最宽松》及《交通银行多项指标排名垫底:高管薪酬不降反升 落马高管名列其中》等数篇针对交通银行的负面报道。


这事儿引起了政事堂的好奇,因为,这个时间点很有意思。


因为这种引用大量数据的文章,从撰稿到校对和审批,是需要十到二十天左右的时间。


而把时间往前推十几天,刚刚好好是四月底的一季度金融分析会和针对一季度经济工作的政治局会议。


在经济分析会上,银监会郭树清要开启金融监管升级,表示“不出成效,绝不罢手”。而政治局会议上,不仅讨论了系统性风险,更对政治局进行了金融风险集体的学习。这些政事堂之前的文章有介绍。


而每日经济新闻的一系列文章,从净资产收益率、拨备覆盖率、不良资产等多项指标,都指向交通银行之风险,是五大行中最大的。


每日经济新闻这事儿干的,就有点诛心了!


明摆着说,交行这是不跟中央保持一致,甚至说人家落马高管,作为呼应。


所以交行也不傻,在回复中也特意表示,自己是紧跟党中央国务院高度保持一致的。


过去一年,交通银行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牢牢把住服务实体经济这一本源,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持续加大全融资支持力度,万亿元融资服务实体经济。


这几天,有读者(妹子)问政事堂,交行到底有没有问题?


这点,政事堂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交行的问题,相对于交行的规模和地位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每日经济新闻鼓吹百年交行被招商银行反超是耻辱,政事堂则要表示,你们记者的姿势水平需要提高啊!


交通银行不过才百年,而中国第一家现代银行,是招商局在1896年成立的中国通商银行,也就招商银行的前身,人家总部就是目前招商局下属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的那栋楼。


而且,招商银行在换了领导的秘书当领导之后,其迅速发展,本就是顺理成章。


而且,别看近年来险资如安邦宝能,叱咤风云很牛逼,但是把全国的保险公司加在一起,规模跟交行这一家银行都没法比。更不要说银行的风控水平和融资成本之低,其他机构都是望尘莫及的。


而且政事堂在之前文章中也提到了,目前郭树清的改革目标,就是切断银行和影子银行之间的通道,很显然,就算中国真的出现了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央也会死保这几家全国性的银行。


那么问题来了,每日经济新闻,为啥要盯着国有五大行的交通银行来怼呢?真要是想成名的话,中国有大量的城商行和地方性银行,他们的问题才是真的问题。


很显然,这次怒怼的目的,似乎并不怎么纯。


所以,政事堂在每日经济新闻网站上,查询了一下每日经济新闻针对交通银行的负面新闻,几乎全部集中于5月9日这一天。


而且,条数竟然达到13条之多!



可以说,5月9日这一天,每日经济新闻几乎别的事儿不干,专门就是来怼交通银行了,而且就一篇文章,反复换着标题来发,用来突出不同的重点。


很显然,这是在炒作热度路子。


因为,如果真的有足够的料的话,肯定是多个记者和专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说。


而且,政事堂从时间上,觉得也不太对,第一条新闻时晚上10点之后发的,这特么明显是下班后继续赶着加班的产物。


而第二条新闻,更是在半夜三更的凌晨一点多,由编辑换了一个劲爆的标题后,重新发了一遍。



为什么这么着急?这是问题一。


而且,目前媒体对于跨地域的负面新闻,是有严格限制的,更重要的是,交通银行是一个副部级单位,每日经济报道仅仅是一个地方性的正处级财经类媒体。


胆子有点大了吧?这是问题二。


所以呢,我们还是借用电视剧的场景来展现一下。


这就像《人民的名义》中,正处级的易学习,突然就跳出来,去撕副部级高育良批准的月牙湖。


好了,如果这个场景成立,那么每日经济报道这个易学习,他要撕的目标,会是交通银行这个高育良吗?


恐怕也并不是,


政事堂猜测,真的目标,也许是高育良背后的赵立春和赵瑞龙。


想要猜测赵立春是谁,就要看侯亮平和沙瑞金是谁。


所以这事儿,往前推演一下。


在每日财经新闻和交行撕逼的一周前,AB深陷负面漩涡,当时舆论纷纷传说,AB的老板已经被带走了。


嗯,当时政事堂表示质疑后,分分钟被朋友们教做人......


之后,财新和AB开启了多轮大撕逼。


而财新和AB交锋的两个核心点,一个是成都农商银行,一个是民生银行。


我们先说第一个核心点,成都农商银行。


在09年,AB蛇吞象吃下了成都农商银行。


众所周知,地方农商行的实际控制权,一般由地政府的平台所控股,任何机构想要取代政府的控股权,必须获取当地政府的强力支持。


而本次替AB抢过风头的每日财经新闻,是成都市委宣传部下属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媒体.....


嗯,这似乎有点巧合......


而更巧合的是,另一个核心点民生银行,与本文的主题交通银行,又有着一个特殊的联系。


而这个联系,就是2015年落马的现代版祁同伟。


2005年,现代版祁同伟赢娶了妻子梁璐之后,开启了飞跃式的发展,而他的第一桶金,是借壳环渤海集团,用民生银行6.5亿的贷款,代持海通证券,最终获益30多亿。


环渤海集团,在祁同伟老丈人梁群峰主管的地方。而民生银行的一把手,是梁群峰担任交通银行领导时的主要下属,由梁点将调入民生银行。而海通证券,则是梁群峰曾任领导的交通银行的下属单位,嗯,祁同伟的老丈母娘就在那里担任监事长。


怎么样,够复杂吧?


当然,没有证据显示梁群峰夫妇在本次代持和贷款过程中,发挥了任何作用。


后来祁同伟在一次获益数十亿的收购中,其麾下离岸公司的一名叫孔大路的高管(为啥不是王大路?)与祁同伟同步同价购入了某公司的股票。


而通过公开简历得知,有一位曾担任过民生银行总经理助理、交通银行梁群峰所在地分行的副行长,名字也叫作孔大路。


虽然这其中跟梁群峰同志应该没啥关系,但是民生银行和交通银行在祁同伟的问题上,似乎真的不简单。


而祁同伟又和那个见人就咬,并成功把侯亮平咬中的蔡成功,又有着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


嗯,够复杂的吧?


当然,这个现代版的祁同伟,其实也是个赵瑞龙,毕竟,他也得喊老丈人叫爸爸嘛。


当然,以上都是公开新闻中可以查询到的,政事堂不过是把关联的部分拼接到一起罢了。


如果以上的假设成立,那么本次每日经济新闻撕交通银行的剧情,我们再看一下,那就是:


赵立春和高育良通过算计,通过蔡成功乱咬,逼着沙瑞金和田国富对侯亮平进行控制之后,侯亮平这边安排人,公开发布了几张高育良同志的疑似不雅照片,作为反击。


当然,这场博弈的最终结果,并不取决于赵立春和高育良,实际上,取决于那个在教学生数星星的孙连成。


当然,既然写到这里,政事堂就只能打住了。


近期政事堂关于一季度经济分析文章:

政治局会议昨日召开,金融、地产即将大洗牌

政治局集体学习金融安全,人民币狙击战一触即发?


今天的文章,似乎需要配合一些政事堂去年的老文章,才能便于理解。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75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交通银行为啥接棒AB,成为了负面新闻的集中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