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政事堂 | 拆解“辱母杀人案”

昨晚,政事堂看了南方周末一篇《辱母杀人案》的报道,气得一直没睡着觉。有些事情不吐不快。


先简单说一下情况,



辱母杀人案简介

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因暴力催债引起。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


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情急之中,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近4个月后,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南方周末》


昨晚上,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政事堂设身处地的想了很久。


首先,苏银霞已经偿还了135万的本金和高达120万的利息,将房子都过户给了债权人。于情方面,拿回本金和绝大部分利息的债权人,不应该如此为难苏银霞;于理方面,中国法律支持的民间借贷,最高是年24%的利率。吴学占以年120%的利率来贷款,本来就是违法的。


其次,引发血案的那17万的违法高利贷利息,警方不应该支持。但是当地警方到来之后,却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其三,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在母亲遭遇了长时间的凌辱时,本期待着警方来“主持正义”,结果警方却撒手走了,直接导致了于欢的心理崩塌,最终选择了挥舞水果刀去跟侮辱母亲的人拼命。


关于此事,政事堂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过,如果我自己被11个黑社会大汉围殴凌辱,就算我手上有一把水果刀,我也不会去拼命,因为我只要动了刀,我很可能会被这11个黑社会捅死。


而于欢一个人,用一把水果刀,不仅将11个黑社会打跑,并捅伤4个,我可以想象到当时于欢是一个什么样的癫疯状态,才会让这11个黑社会放弃抵抗,吓得夺路而逃。


原因很简单,


母亲被对方用生殖器凌辱,可以说,于欢只有捅出这一刀,才能面对自己!


否则他这辈子都是行尸走肉!


他只有先把自己毁灭了,才能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


.......


今早看到朋友发来一则消息:


若自己母亲受辱而不拔刀相向,祖国Mu受辱指望谁挺身而出?


令政事堂不禁想到了当年,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也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团伙,同样拿着“条状物”来打我们祖国Mu亲的脸!


导致义愤填膺的政事堂,后来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一个“征服星辰大海”的专业.......


不抒情了,这也不是政事堂擅长的,下面谈点正事儿.....


从经济角度来看,


作为一个实体经济的企业家,苏银霞以月息10%向房地产老板借高利贷,偿还了本金和120万的利息后,最后仍剩17万利息未还。


苏银霞的公司,不过是个生产汽车刹车片的小企业,近年来,随着增值税的实施,行业利润本就非常微薄,怎么可能承担的起年120%的利息?


于是政事堂查了一下,苏银霞不仅借高利贷,同时还因涉嫌非法揽存被警方带走。


一个实体经济的企业家不搞企业,反而去搞高利贷和集资揽存。


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


17万,在一线城市连个厕所都买不起,但却让一个有着数千平工厂的企业主遭受百般凌辱。



而放高利贷的,是一个房地产商,竟然不去从事大家眼中“暴利”的房地产行业,这也可知中国的经济结构畸形成什么样子了!


同样,政事堂昨天文章,也提到了辽宁首富杨凯,一个做实体经济的辉山乳业,通过实体经济,从股市中融到的钱,全部投到了非实体经济当中。


老大去年就说了,中国经济是L型的,接下来几年,经济下行的大局面不会改变,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紧,空转的资金漏洞迟早会爆发,届时,苏银霞与于欢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以,本次案子,一定会成为一个里程碑!


而这篇报道能够迅速引发全国的关注,并非偶然。


南方系近年来已经好久没有如此重磅的文章了,而这个案子,可以称为“一笔高利贷引发的血案”。因为案件中心的苏银霞,既借高利贷,又非法揽储。


而前山东的郭省长,作为全国最懂金融的省长,在山东期间大力推进金融改革,创下了全国多项第一。


郭省长一个月前,高调进京担任银监局长,负责的就是信贷监管,再进一步的呼声也极高。与此同时,山东的省长已经空缺了一个月,热门的接任者既有来自河南的连副主任,也有来自浙江的龚副书记,但是迄今也没有动静。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起于山东,已经其热度已经远非山东一个省了,也不是一个地方媒体能够控制的了的了。随着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喉舌纷纷发表社评,最高检也派员赴山东全面审查。一个金融高利贷的案子,逐渐演变为司法和民心之间抉择的问题。


有趣的是,现任的政法委书记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而下属的两高一部,还都很年轻。


近年来,伴随着政府的简政放权,政法系统也在推行公平公正,大家都将权力关到了笼子里面。


但是“权力厌恶真空”,政府退出的地方,势必会有其他的势力填充进来。


这不仅仅是经济层面!


而从此案当中,我们可以看出来,熟悉法律的黑社会,填补了政府留下的这个空白,因为他们懂如何打法律的擦边球。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本案中,房地产老板带了11个人,但是一件武器都没带;播放黄色视频,露出生殖器,却没有实施侵害;语言凌辱,扇耳光,却没有攻击要害。


可以说,本案中的黑社会,都非常熟悉法律,懂得如何站着,把坏事儿干了。


因此,法律无法制裁他们。


导致了,在这个案子的判决上,“忠诚于宪法”和“忠实于人民”是相矛盾的


按照现行的法律条文,那么就是应该重判,如果按照民意,则应该轻判或者无罪。


政事堂截取了一段周星驰《九品芝麻官》中的截图,颇为相似:


李公公手下官员的投票


包大人和民意的投票


对于这些懂法的黑社会,他们游走于法律边缘,司法系统将极难将其定罪,某个警员稍微严厉一点,就可能被扣上打击善良市民的帽子,从此不得翻身,甚至这辈子都活在被黑社会报复的阴影里。


更不用说那些执著于打黑的人物,日后更难逃被司法系统和黑帮联合,秋后算账。嗯,我说的不是重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司法系统和黑社会,迟早沆瀣一气,执法者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


不信你看,未来一段时间,一定会爆出来高利贷和警方勾结的新闻。


前段时间写沙特的时候,政事堂跟朋友们开玩笑,伊斯兰教克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克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克伊斯兰教


而如果把黑社会跟上面的伊斯兰教替换一下,也颇为切合。黑社会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能够游刃有余,真正能够打击黑社会的,恐怕还得是社会主义。


就像前些年,香港的张子强,抢银行抢金铺,杀市民,连香港首富李嘉诚和次富郭炳湘都栽他手里了。全香港都知道他无恶不作,但是按照法律就是不能把他怎么样。


与警方私交紧密,熟悉香港法律的张子强,每一次从法庭出来,都是无罪释放。


张子强的胜利


而视法律于无物,在香港横行无忌的枭雄张子强,竟然被大陆公安逮捕后二审直接枪毙。



因此,政事堂还是那句话,权力厌恶真空,既然司法系统开始退出,那么这个空间,势必会被别人填充。


至于支持谁来填充就像政事堂在房价系列中提到的,还是要看你们自己的屁股。反正两会的时候,王书记已经在北京代表团上面表态了。


最后,展望一下这个案子。


参考一下同样在山东发生的一件事儿,水浒传里面武松杀西门庆和潘金莲。


案子最后到了省里,省领导改轻了武松的罪行,没判死刑和终身监禁,只判了一个有期徒刑。


为啥呢?


你觉得,对于北宋的赵家人来说,是西门庆造反可怕,还是武松造反可怕呢?


关联文章,可点击跳转

新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首次亮相,释放多条重磅消息!

辽宁首富竟然是个大忽悠,半小时蒸发300亿

沙特650亿美金订单送中国,求点什么呢?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82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政事堂 | 拆解“辱母杀人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