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为什么只有黄奇帆才能控制住房价?(上)

本文首发于2017-01-11,作者:顾子明






2016年12月30日,黄奇帆终于卸任了。


2001年,时年49岁的黄奇帆从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带着他的浦东经验,调任刚刚晋升为直辖市的重庆,担任副市长。2010年当选为重庆市长,此后15年,黄奇帆”重庆陪伴了6任市委书记。


这些天来,伴随着黄奇帆的卸任,全国一波一波的炒房客,打着'飞的'奔向重庆,开始了中国大妈式的'买买买',仿佛随着黄市长的离任,重庆的房价,就会涨到北京上海另外俩直辖市一样,后面再加一个零。


政事堂分析,恐怕,这么愿望,应该是要落空的。


政事堂在《黄奇帆后台系列中,间接阐述过重庆房价为何低的部分原因,市政府手上,有足够多的土地储备,足够让所有重庆人都住上新房,投机者与市政府之间,仿佛像股票中的散户与国家队一般的实力差距。


黄市长任期内,获得了GDP增速第一和房价增速倒数第一的傲人成绩,获得了全国范围的口碑,一时风头无二。


不过,批评之声,也不绝于耳,很多“经济学者”批判重庆的举债率以及投资占GDP的比例,来指责黄奇帆实际上是在透支重庆的未来。


这里,政事堂通过政治经济的角度,来看一下,


黄奇帆是怎么透支


首先,重庆市政府举债率高不高?的确高!在全国省一级政府内,非常突出,否则绝无可能连续三年GDP增速全国第一。


但是,重庆作为一个整体,他的实际负债率在全国,并没有那么突出。


为啥呢?因为重庆把债务通过几家市级公司,收归到市政府。债务都在市里面,而其他省份,省政府有债务平台,下面市政府有债务平台,再下面区县政府也有债务平台,甚至再下面的街道和乡政府也有债务平台。


越往下一级的政府,地方债务隐藏的越深,尤其是16年以来,部分的北方基层政府在债务压力下濒临破产,公务员拖欠工资已是常事。


如果将这些地方政府隐匿下的债务,都亮出来的话,很多省份的负债率未必低于重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债务的利息,很多都大幅高于银行贷款。


而重庆,享受的是以国有控股公司和土地储备为抵押,从国开行等政策性银行以及大量国有银行获得的低息贷款。


就凭这一点,重庆就比全国绝大部分省份过得都滋润。


如果把政府当公司运营来看,投资收益高于银行贷款利息,那么贷款就是合理的,随着这些年重庆的飞速发展,市政府的债务表虽然一直在膨胀,但政府和债务平台的收入增长的更快,重庆政府的盈利的确是在提升。(通过重庆政府的投资平台渝富集团就能看出来)



截图自渝富集团官网


反之,像辽宁地区的一些县乡级政府,常以年10%以上的融资成本举债,且不说这利率,都高于全国GDP增速,更何况辽宁都负增长了,借的债,拿什么还?


因此,举债举债,是一回事儿,但是结果却不尽相同。


那么,我们来看下,黄市长,是怎么举债的:


黄奇帆与国开行


随着黄奇帆来到重庆,国开行开始加大对重庆的投资。而2007年,是一个关键节点,从那开始,国开行突然加速了在重庆的投资,当年一口气和重庆政府投资平台签订了1500亿的贷款合作协议。


通过公开新闻得知,截止2012年3月底(市委书记换人),国开行重庆分行的贷款余额1229亿,其中贷给重庆政府融资平台1063亿,占了整个分行贷款的90%左右,而11年重庆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4600亿,也就是说,仅国开行重庆分行这一家分行,便占了整个重庆政府融资平台的25%左右的份额,此外,还有总行直投,如2009年轻轨112亿,2010年交通337亿等,足可见国开行对重庆的重视。


根据2012年5月金融时报,国开行对重庆基建民生项目的投资,带动的融资总额已超过3500亿。也就是说,如果数据没有水分和重复计算的话,当时重庆政府融资平台75%的基建工程,都是由国开行带动的:

http://www.financialnews.com.cn/yh/xw/201205/t20120510_7355.html

助力重庆深化改革开放

——国开行与重庆市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


  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元,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出席签字仪式。

  据了解,作为我国中长期投融资主力银行,国开行多年来认真贯彻中央西部大开发战略,发挥中长期投融资优势,大力支持重庆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发展项目,带动社会融资总额超过3500亿元


除了投钱之外,国开行更是不吝给予重庆政府进行信用背书(12年4月,重庆债务负面新闻漫天)和各项扶持,譬如2010年9月,重庆政府开发两江新区,国开行承诺将提供全面的“投、贷、债、租”等金融服务。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些年的黄市长,是由足够的米,


那么,就看黄市长做菜的水平了。


黄奇帆的淡马锡


我们看一下重庆政府融资平台的渝富集团,也被称为“重庆淡马锡”的总资产表。



截图自渝富集团官网


显然与国开行同步,渝富集团从07年开始,开启了他的一路狂奔。


实际上,从渝富集团诞生之初,就是依靠着国开行的贷款,建立起来的。2004年,作为常务副市长兼国资委书记的黄奇帆,将重庆大量国企在工商银行上百亿的不良资产,用国开行的贷款打包买入,并由这些资产包为基础,组建了渝富集团。


从此,由不良资产包转身变出来的渝富集团,反而拥有了优秀的资产表和信用,使得其能够获得极低的融资成本。随着市政府不断将土地及其他优质资产注入,使得渝富集团能够作为杠杆,获得更强的融资能力。而在国开行的支持下,渝富集团对重庆商业银行、西南证券的重组,也变得极为顺利,使得渝富集团,又成为了重庆版的“中央汇金”。


除此之外,以渝富集团为中心,下面整合了“八大投”(实际上近年来已逐渐缩编数量,但还是习惯称之为八大投,网上资料都有,政事堂就不详述了),作为平台,向不同的方向进行融资建设,通过天量投资,打造了重庆这个超级巨无霸的飞速发展。


这些运作的背后,都有着黄奇帆的身影。


重庆的基建投资,伴随着八大投获得了迅猛发展,但发展过程中质疑声也是不断,尤其是到了2012年。


5月,在国开行代表团的支持下,渝富集团撑过了外媒集体热炒的4月信用危机。可是11月,赵红霞不雅视频,却通过国内媒体传遍全国,导致雷政富(下图左3)与重庆城投、重庆地产等“八大投”多名负责人落马。




嗯,老黄这锅,扛得也挺不容易的....



黄奇帆的任务


黄奇帆在重庆,有两个闪亮的名片,一个是著名的地票制度,一个是以渝富集团和“八大投”为代表的国资平台。


政事堂在'黄奇帆后台'系列中,讲过地票制度,本期,主要讲的是渝富集团。


黄奇帆通过地票手握的40万亩土地,就是一个超重的秤砣,而渝富集团为代表的“淡马锡”,则是一个超长的杠杆。


一颗全国最重的秤砣,配送一根最长的杠杆,在这个组合的撬动下,重庆以全国最快的GDP增速,走上了一条“新加坡淡马锡”的道路。


“淡马锡”是任务,GDP是任务,房价也是任务。


而黄奇帆,就是一个执行任务的人。


嗯,终于说回主题了。


现在海一般的购房者冲向重庆市,抬起了一波行情,看似通过供求关系,能够像教科书一般拉升价格。


而这些年来,重庆大力推动公租房建设,建成了全国最大规模的公租房体系,仅按照市场价50%~60%制定租金,目前已提供给30万户家庭。


很显然,投资客能够通过集中投资,是可以拉起重庆中心城区房价的,但是,由于重庆实施的“双轨制”,投资客永远都不会买到公租房。


只要重庆继续这扩大公租房建设,投资客就将面对,没有年轻人愿意高价接盘的情况,非中心城区想解套,就只能等后面的投资客,而面对黄奇帆留下来的海量土地储备,政事堂认为只要新市长萧规曹随,那么这种投资客的庞氏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想让重庆房价大幅上涨,满足投机客需求,那么必须同时政府缩减土地供应,并停止公租房建设。


这可能吗?


“淡马锡”的任务,GDP的任务,房价的任务,除了下面那个你懂的原因外,




更重要的,是要对社会主义路线实践,并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


党允许投机,也允许房价上涨,


但绝不会允许投机导致重庆房价大幅上涨,


这将影响到党的大政方针,


就像陈老爷子当年49年雷霆处置上海的投机一样。


所以,对于那些妄图与党作对的重庆地产投机者,


政事堂送你们一句话: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89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为什么只有黄奇帆才能控制住房价?(上)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