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为什么在今天仍要纪念马克思?


01


年纪一大就成了医院的常客,这是很多人共同的经历。最近有几个浙大的学生根据孙思邈的方子炼丹,不过我认为一旦生了病,他们还是会乖乖去医院,而不是给自己开方抓药。不过去医院看病的体验确实不佳,这一点也是共识。


有一夜,我左下颌的一颗牙疼得像是要爆炸一样,而且在三叉神经的作用下辐射到左半个头,那种感觉让人觉得生无可恋。情绪很快发展到了对他人的怨恨,我脑海中浮现了半年来给我看过牙的一个个男女医生。半年前我被空调直吹了脸,导致这颗牙发炎。结果看了不下四个医生,给我拔了三颗智齿,却唯独这颗发炎的牙没人理。终于,它爆发了。


白天中午我去过医院,给我看牙的是个年轻女医生。她准确地判断出我是牙髓炎,开了两盒头孢把我打发了,说治疗要早上去。于是我又忍了一天一夜的疼痛,在夜里几乎崩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终于亮了,我早早出发去医院,另一个男医生接诊,看了我的医疗本,问了我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昨天为什么不治疗?”


“昨天那医生说要早上来才能治疗啊。”我一脸茫然。


“医疗本上写的是你拒绝治疗。”


疼痛加上怒气让我当时感觉理智崩溃了,真的想杀人。蹲监狱也好,吃枪子也罢,什么都不在乎了。但实际情况是我躺在那里没动,男医生第二次确认了是牙髓炎,然后给我打了一针麻药,随后做了根管治疗。注射麻药那一刹那,我仿佛从地狱来到了天堂,不到五秒,牙就不疼了。于是在整个治疗结束之后,我恢复了理智,不打算杀人了。这个过程,大约是十五分钟。



后来翻看了一些口腔科的资料,不禁感慨:在不太久的过去,如果倒霉遇到了绝不罕见的智齿的问题或者牙髓炎,人要遭多大的罪。现代医学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可是,一个现代人真的遇到这些问题,却仍旧未必轻而易举的得到治疗。


事实上医疗问题是现代人的心病。首先,看病难。据说现在愿意当医生和护士的人越来越少了,若干年后看病难的问题会更加严重,儿科尤其严重。看病要排长队,医生真正问诊的时间没几分钟。医生也懒得和你多啰嗦,赶紧交钱拿药走人,有时候可能你病都好了也不知道自己生的什么病。也有医院人少的,但能不能给你治好也是个问题。选一些大医院和专家,感觉上可能更靠谱一些吧。


住院成本也是问题。我有亲戚常年跑原苏联地区的。他说,在原苏联的某国,病人住院的护理工作都是护士完成的,家属只有每天若干分钟的探视时间,其余时间不许家属进入。听了很让人向往。在我们这里,情况很不一样,护士做的都是别人实在干不了的事情比如打针换药量血压,其余的护理工作一律丢给家属,家属干不了花钱请护工。护工在医院里是神一样的存在,从病房、手术室(外)一直到太平间。我有时候甚至想,如果中国没有了护工这个行当,是不是所有的医院都要关门了。


其次,看病贵。医生朋友们整天嚷嚷,说他们读了多少年的多少书,收入太低了。可是患者的感觉却正相反,觉得看病太贵了。这些年医疗体制改革,改来改去,除了医保大面积覆盖了,其他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而医保又动不动就玩把刺激的,传出消息有窟窿。中国式的改革,总是围绕着价格转,不论改什么,中心精神都是一句话:理顺价格。价格到底能不能理顺,到什么程度算理顺了?似乎谁也不知道。药品价格一降,许多特效药市场上都没了。市场上有的便宜药,很多药效又不好。一次我去看病,医生问我前边的农民工朋友,这个药买得起吗?摇头。那这个呢?再摇头。最后开了市面上最便宜的药,对我叹气:这药副作用大,农民工实在不容易。



谁都不会否认,现代医学是现代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没有现代医学,我们中的大多数现在已经死了。可是怎么都觉得现代人不该那么悲催,仅仅满足于好死不如赖活着。现代医学足够让我们活得更加健康、快乐,可是为什么我们却感受不到呢?如果有点什么不舒服,只有去百度,而百度只会引导你走向民营医院。吃盐究竟要不要加碘,糖吃多了会不会糖尿病,眼保健操到底有用没用,类似这样关系到每个人健康生活的问题,却几乎找不到答案。


我们有了现代的医学,却得不到好的医疗和健康服务。最可怜的是,现代的生产力足够让我们每个人都过上体面的生活,而事实上,不要说社会的最底层,就是不少所谓的城市中产,离“体面”这两个字也有不小的差距。


02


一百多年前,两个大胡子的德国人,马克思和恩格斯,仔细研究了社会发展规律和资本主义。他们面对的问题,本质上和我前边说的体面的问题是一样的,就是为什么社会产品这么多,却还有那么多人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这两个大胡子一边造反,一边研究各种文献,终于搞明白了两件特别重要的事:


第一件,历史的发展不是个别英雄人物造成的,而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的。马克思有句名言:“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搞明白了这件事,就知道了社会不会凭空改变,任何变化和发展都是有生产力基础的。以前人们老觉得社会有各种弊端,是因为人们还没发现更好的方案,哪天有个天才人物研究出了其他人都没想到的解决方案,社会就进步了。现在人们知道了,这是不可能的。当然也不会因为个别特别坏的人而倒退。


第二件特别重要的事,就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的榨取剩余价值,而不是为了满足人的需要。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根本对立的。这个发现可不得了,如果说第一个发现差不多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个发现可大不一样。因为这个发现意味着,整个社会是分裂的,而且分裂的两大阶级之间的利益不但是对立的,而且是不可调和的。居于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拥有一切,而被统治的工人阶级注定只能维持劳动力再生产而已。按照这个理论,工人阶级必须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这是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如果工人阶级不去做这个事情,那就活该任人宰割了。



这两个发现结合在一起,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马克思的理论有多厉害呢?举个例子,创造社太阳社等人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攻击鲁迅是“封建余孽”;鲁迅为了反击读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文艺论,结果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事后鲁迅写道,“我有一件事要感谢创造社的,是他们‘挤’我看了几种科学底文艺论,明白了先前的文学史家们说了一大堆,还是纠缠不清的疑问。”马克思的理论厉害到能够应用到所有与人类社会和人类实践有关的领域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到了今天,还会纪念他诞辰200周年的原因。


03


我前边扯了一大堆的医疗问题,其实是说,现代社会已经取得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同时又有多么严重的问题。明明社会生产力已经发达到了差不多所有商品都过剩的阶段,很多人却仍旧得不到很好的医疗服务,还可能因为一场大病而破产。这是社会现象,当然也能够用马克思的理论来研究。不过历史唯物主义说来简单易懂,真正应用起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比如说,前段时间引起讨论的《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一文中提到“前面用来分析中华民族,分析中国人这个概念的工具”就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


其实,这不过是顺着历史的脉络说明很多人们以为历史悠久的“民族性”不过是最近一两百年的产物,这不叫唯物史观,充其量是“以事实为依据”。如果唯物史观就是说明历史真相,那么也太简单了,用不着等到一百多年前才被马克思发现。什么是唯物主义?唯物主义讲的是存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脱离了这个关系不存在什么唯物还是唯心。想用历史唯物主义分析“现代生活”,就要分析现代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此基础之上如何形成的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


这些都没有,光说工业社会塑造了新的民族性,这叫“进化论”。对,就是那个在20世纪初盛行一时、鲁迅也信过后来被“四一二”轰毁了的进化论。以为讲进步、讲发展就是唯物史观,这种唯物史观不值钱。


用这种观点解释问题,就会不断犯错。比如文中说,“20世纪中国主要的交通方式是铁路,只有铁路才能带来现代社会和流动人口,所以铁路枢纽最容易诞生符合我们现代人口味的美食。”是这样的吗?被人诟病的英国现代饮食恰恰是在英国工业化时期,随着铁路和流动人口形成的。


这样的观点,说穿了就是在生产力快速发展的基础上延续资产阶级的剩余价值盛宴。玄处写了一篇《保卫谁的现代生活》,说你们工业党这是不把劳动者当做人来看待啊。玄处说到了点子上,但是玄处也没有把这个唯物史观说好:既然“现代生活”本身就是分裂的,那么难道工业党不一屁股坐到资本家怀里,劳动者就幸免于难了吗?眼下这点可怜的福利就保得住了吗?工业党不过是工业资产阶级的喉舌罢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是资产阶级要动手,才会有工业党的锣鼓喧天。


04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资产阶级的逐利本性决定了它不榨干劳动者最后一滴油水是不会甘心的。所以,劳动者要想争取自己的权益,只有联合起来斗争,否则天上不会掉馅饼,而且手上的馅饼也会被人抢走。



所以,当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这个“现代生活”,我们要明白一点,我们的现代生活是前辈们斗争甚至是流血牺牲换来的,就说这个医疗体制,医保制度的先驱者中,有一个人的名字我们非常熟悉,他叫诺尔曼·白求恩。为什么我们看病难?这是因为资本把治疗服务看做是攫取利润的生意,所以和其他生意一样,人手是永远不会配足的,这也是前面说到的几个医疗问题的原因之一。


医生觉得收入低了,可是医生的劳动力价值和其他行业一样,不外乎是生产和再生产劳动力的费用。虽然医院和主管部门道貌岸然地说要尊重医生的劳动,并以此为理由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可事实上涨价的收益并没有进入医护人员的收入,而是形成了医疗资本的利润。在医院里,患者不是人,只是金钱的载体。特别是,围绕着高收入人群形成了高标准的医疗服务体系。有钱人支付高额医疗费用,换取优质的医疗服务,进一步挤压了普通人的医疗资源。普通人群只能享有低水平的医疗保障和基本的医疗服务,而这些东西,还是像诺尔曼·白求恩那样的人用生命换来的。


其他方面也是一样。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去坐享其成,津津乐道于我们的“现代生活”,但我们拥有的这一切并不是牢不可破的。不是因为社会发展了、生产扩大了、产品丰富了,所以我们这些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就随之提高了。所有那些“庞大的商品堆积”,都是资本的金钱游戏的一部分,劳动者只有能够为资产阶级贡献利润才是有价值的。


所有的财富本不属于我们,我们今天的“现代生活”都是几百年间劳动者流血牺牲换取的。我们前辈为我们争取到的东西,我们可能会丢掉;而我们的前辈没有解决的那些问题,不去斗争的我们,却会留给我们的下一代,这样最终是不行的。


如果我们想让自己活得幸福,更想让后代活得幸福,我们就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回到马克思那里去寻找答案,走他早就给我们指出的道路。这,就是我们今天仍然要纪念马克思的最重要的原因。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2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为什么在今天仍要纪念马克思?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