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板门店的历史进程

不负众望地,朝韩今日举行了旨在解决朝鲜半岛安全稳定、解决朝核问题并进而打造“繁荣半岛”的高层对话,金正恩首次跨过三八线的短短分界线,首次在韩国实际控制区域同韩国总统进行了首脑会谈。双方领导人富有象征意义的握手、金正恩领着文在寅“现在就跨过分界线”的意外邀请,处处洋溢着“浓烈的同胞之情”,并被各国媒体的镜头一次次捕捉和放大。



会后通过的《板门店宣言》可以说是这一轮朝韩积极互动达成的最高成果。双方不仅再度确认了自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共同繁荣的重要性和必须性,还给出了改善双方互动、提升互信与互联的具体联络方式。甚至,双方还就终止《停战协定》,签订《和平条约》开展了一定程度的讨论。


自然,这份宣言洋洋洒洒,描绘了半岛未来局势的美好蓝图,文本自身也存在不少亮点和特色,值得细细品读。但纵观半岛历来的发展局势,尤其是2000年、2007年朝韩开展高层对话以来南北关系的跌宕起伏后,我们依然有理由对协定上的条款是否得到有效履行感到怀疑——就连金正恩自己也在峰会上说,朝韩的交流,总是“回到原点”。


那么,应当如何看待此次《板门店宣言》内容,又如何预判半岛局势的未来发展呢?趁我刚刚把宣言翻译出来的热乎劲,简单说一点感受,算是抛砖引玉了。



   |  一直在强调,永远没形成的互信


如果大家稍微熟悉一点朝韩交往历史,就会发现,在朝韩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形成互信”是每次都要着重强调的重点。然而,即便朝韩早在1972年《7.4声明》中就强调“南北间将进行多方面交流,以恢复中断的民族联系,增进了解,促进自主统一”,四十六年后的今天,双方依然不厌其烦地强调要建立“军事等各个领域的互信”。很显然,缺什么才提什么。



为什么朝韩如此难以形成互信?对半岛有研究的人一般认为这是源于朝韩身处大国角力的战场,双方难以自主开展沟通所导致的,但从我看来,南北双方本身的角色、属性乃至历史文化,也是这一问题难以化解的重要因素。


不论是朝鲜民族在封建时代的内斗“传统”,还是在半岛结束日本殖民统治,随即又被外部势力分割成两段后,双方基于意识形态的对立,相互仇视与对立的情绪当前客观影响着朝韩双方交流,阻碍着朝韩的统一进程。这种情绪不仅源于对另一方的“恐惧”,更缘于双方领导层始终期待实现的,以一方意识形态和力量,完全驯服另一方力量的“统一远景”:国家分裂的羞辱对于朝韩双方而言都无法忍受,而能够解决这一局面、达成祖国最终统一的力量,也必将随着最终胜利的到来,成为真正名垂青史的政治领导人。


可以说,基于恐惧情感和“统一祖国功臣”的巨大诱惑,促成了朝韩双方在阵营对抗之外的同族对立,朝韩双方形成真正的互信,依然需要更多的磨合。



     去核问题:核促进了谈?


《板门店宣言》中朝韩一致确认,半岛最终的目标是达成无核化。尽管这是各方一直以来不断宣称的朝核问题最终解决目标,但在朝鲜事实拥核的今日,双方能就这一共识达成一致,依然在外界看来具有相当的正面意义。不过,此次《宣言》对半岛无核化的表态同朝鲜24日举行的七届三中全会中,“停止核导试验”的意志相比暂无更进一步动作,在未来可能也会引起各方对朝鲜弃核意志的猜测。



很显然,包括朝鲜自身在内的力量认为,当前朝鲜已经处于事实拥核状态,当前做出的愿意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有关措施也是朝鲜“充满魄力的决定”(文在寅语)的,是“对半岛无核化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板门店宣言》)的行动。这实际上从一定程度承认了“朝鲜是当前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最大主角”的主张。从朝鲜一方来看,正是在2012-2017年的重重围剿和压迫下,坚持核导计划的开发,才能最终换来对局势的主导权,争取到了朝韩改善关系,开展顶层会谈的机会。


但并非所有力量都愿意接受“朝鲜主导核问题进展”的现实,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连续造成的局势紧张就在一定程度上压迫了朝鲜就朝核问题影响局势的节奏。然而,随着朝鲜2017年核导计划的神奇推进,展示了事实具备将核武器投掷到美国本土的能力,并于2018年释放和解信号,半岛问题,尤其是核问题的主导权,再次回到了朝鲜一方。


“如今核导雄天下,使者如云竞来访”。这虽然听起来荒诞,但历史上却不乏先例。《板门店协议》对半岛无核化给出了令人憧憬的明天,但这一美好的愿景,却扎根于丰溪里的座座坑道中。



 3      和平协定与军事紧张消除:对“角力场”的默认?


同2000年6.15宣言和2007年10.4宣言中高声呼喊的“我们民族自己来”相比,尽管此次《板门店宣言》依然强调民族自决对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重要性,但在特定问题上却采取了更加灵活的安排,这不能不说是南北双方,尤其是朝鲜一方,对朝韩问题背后大国对抗客观现实的新的认识。



南北双方在此次宣言中商定,要“终止朝鲜半岛的不正常停战状态、建立稳固的和平机制”这一“不能再拖延下去的历史课题”,并决定“在停战协定65周年之际,双方宣布终战,并将停战协定转换为和平协定,建立永久和平机制,积极推动朝韩美三方会谈或朝韩中美四方会谈”。在朝鲜战争宣布最终终结的问题上做出了更加灵活的务实安排。


众所周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全名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中国和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也在朝鲜半岛有着重大的战略利益。尽管朝韩2007年“10.4宣言”中,就曾提到未为推动朝韩和平协议的签署,积极推进“与其(停战协定)有直接关系的三方或四方首脑,在朝鲜半岛举行会晤并发表终止战争的宣言问题进行合作”,但明确指出开展朝、韩、美或朝、韩、中、美四方会谈,在南北共同宣言中还是头一回。


这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是朝韩对当前形势有了更新的认识。毕竟在既有的朝韩会面中,朝韩达成的各方面共识,很少照顾到周边国家的战略利益和战略考虑,甚至存在同盟友立场不符、步调协调不一的现象(如朝韩10.4宣言就和当时美国的朝鲜政策不符),并最终影响有关条目的执行。有鉴于此,《板门店宣言》积极推进有关各方有序参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并最终形成共同接受的,各方共同认可的协定和条款,在一定程度上将更易实现。


此外,朝鲜也在一定程度上做出了具体军事问题的让步。宣言中提到的,“将西海(我国黄海)的北方限界线一带打造成和平水域,杜绝偶发性的军事冲突,保障捕捞作业的安全”,是朝鲜第一次明确认知并认同韩美宣布的北方界线(NLL)。历史上,朝韩围绕着北方界线问题爆发过一系列冲突,此次朝鲜作出让步,承认美韩的“北方界线”,可以说是释放给韩国的不小善意,至少北方五岛地区将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共识,成为韩国渔民真正的“黄金海”(延坪岛附近螃蟹个大鲜美,是韩国的代表性渔获)



军事条款上的妥协和务实,也恰恰反映了《板门店宣言》不同于朝韩已存在共同宣言的一面,亦即双方开始实际采取手段,从小问题出发逐步解决朝鲜半岛业已存在的一系列不正常状态。在这一过程中,朝韩双方也逐渐意识到,“由我们民族自己”和“照顾相关方利益”都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到问题的最终解决。


《板门店宣言》的全名是《迈向朝鲜半岛和平、繁荣与统一的板门店宣言》。受制于内外原因共同造成的不信任与威胁感,也受制于当前南北发展的客观差距,朝韩实现民族团结乃至祖国统一的前景,依然存在非常大的变数。


然而,“为了统一的祖国”再次被证明是朝韩双方坚定的、被全民族所共同承认的坚定意志,当前朝鲜半岛的发展前景,也正呈现出存在积极变化趋势、内部环境不断向好、外部环境存在转机等重要利好。如何抓住机会,实现互信与和解,并最终达成民族的团结与统一,不仅考验着朝韩最高决策层,也考验着朝鲜半岛上生活着的七千万人民,和同局势紧密相关的周边国家。


祝大家好运吧。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2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板门店的历史进程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