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你“抖音”上瘾了吗?


APP是怎么让人上瘾的?


规训成瘾已经成为互联网产品的普遍法则,产品设计逻辑追求的是对人们欲望的操纵。


在 Michael Levin 的《Designing Multi-Device Experiences》一书中提到,产品设计的上瘾模型由四部分组成 :


1、 TRIGGER触发器  


唤起用户内心的渴望,唤起用户使用app的动机。app与日常生活的特定时刻捆绑在一起,形成条件反射,例如每次运动健身都需要打开某款app,做饭,打车就固定打开某款app。用户对于快手抖音的初始渴望来原于填充无聊的碎片时间,极轻的上手模式与极短的快乐获得时间使这类app成了最理想的工具 。


2、 ACTION行为  


用最简单的行动来获取回馈优化,通过UI设计用户更便捷的操作,即可完成使用,堆叠经验,行为=动机+能力+触发器。当今一切的UI设计理论,用户交互原则,本质上都是为了更具有诱导性,更流畅,无阻碍。早期的快手在贯彻这种简单交互的原则上特别突出,如今的抖音也是如此。想在微博,头条,各种大视频网站之类的平台极速的获得快乐体验是不太可能的,这种交互设计与短视频的极轻度体验是一致的。


3、 REWARD回馈 


产品都会设计的具有随机性的新鲜事件,彩蛋或其他更新内容,这将让产品变得更有趣并吸引用户参与。老虎机最早采用了这个原理,所以又称为老虎机原理。


微博,抖音,今日头条的下拉刷新按钮,就是那个老虎机拉杆,互交设计要愈发简单,让用户觉得每次下拉都能产生新颖随机的内容,给人一种虚假的控制欲满足,一种以为可以掌控的错觉。


伏核区与大脑的奖励机制密切相关。下方图片绿色的高亮的部分,是“大脑的奖励循环的枢纽”。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两位 心理学家詹姆斯·奥尔兹 和皮特·米尔纳预设,人们的行为动机是因为刺激了快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获得回馈的欲望更刺激我们的大脑的奖励系统。



4、INVESTMENT投资 


用户持续投资,已经投资的时间精力粘合到平台,用户自身也更严重的沉浸到平台中,导致贡献更多时间精力,形成循环机制。例如注册了账户,奖杯,勋章,称号,积累的金币水晶,好友列表网络,社交支持。  


以上四部分形成一个闭环再生产机制。


此外的其他小心机,Tristan Harris,曾任谷歌的设计伦理师,目前经营一家NGO:“Time Well Spent”(好好用时间)



在他对抗“数字化注意力危机”('digital attention crisis”)的视频中提到:


手机app,它们会通过各种设计手段故意让你沉溺其中,尽可能多地吸引你的注意力,最后让你患上“手机上瘾症”。


1. 艳丽明亮的色彩,暖色调,小红点。


2. 利用人们对糟糕情绪的规避,例如错失恐惧症,英文是“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FOMO”,特指那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情。打卡学习类软件,定时类工具,利用FOMO,在你开始一个语言课程的时候,用户必须选择一个使用目标。如果你没有按照预定目标完成每天的任务,那你就失去了解锁相应奖励的机会,只能下周重新来过。这个方式,其实在很多时候是应用在游戏上的,用于吸引玩家每天登陆游戏。


3. 自动缓冲机制,缓冲下一条播放内容,没有停止点。


4. 收集用户操作,诱导推送偏好内容。



短视频app开始取代之前的其它app,无限占据人们上班(劳动生产)之外闲暇时间,诱导/强制人全天候的浸泡在视觉图像之中,正如福柯所言的“永久观看网络”(network of permant observation)。


焦虑,疲于奔命,失眠是都市空间中现代人的普遍状态。在刚刚过去的3月21日“世界睡眠日”,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发布了“全球睡眠状况及睡眠认知最新调查数据”,结果显示六成的全球成年人存在某种影响睡眠的医学问题,超六成我国90后睡眠时间不足。


《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一书指出:视觉经验的毁灭带来的是,一个人要面对无处不在的操作和期待,同时他的视觉活动成为了观察和管理的对象。人类观察能力的瓦解,尤其是视觉分辨不再具有社会和伦理判定能力。


同质化,冗余,无限加速的影像生产,如同将人类视觉长期暴露在强光、雪地之上,人类的心理感知能力和同情心都在下降。


Sherry Turtle在《重拾谈话》提到过去的20年中大学生的同理心水平下降了40%,并且这个变化出现在智能设备普及的近10年。


以抖音为例,刷抖音成瘾是一种“停不下来”的麻木状态,长期观看同质化内容之后感受不到任何情感张力,新的内容推送人们期待的仅仅是微波变奏,这种变奏体验之后又是同质内容,心理陷入对下一个波动的期待,进入无限的欲望匮乏状态,点击播放-下拉刷新,匮乏-空虚的无限循环,不断从空虚滑动到下一个匮乏,从匮乏滑动到下一个空虚。



景观的爆裂生产降低人的同理心,降低人们对公共事务关系与公共交往的投入。一切社会交往与对谈空间被摧毁了。一张张干枯的脸孤独地映刻在黑镜上。


那么,为什么这些互联网应用总是在致力于争夺我们的时间呢?



数字资本主义原理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持续吸引并控制人类注意力总量的公司将获得世界经济的霸权。


到如今,任何一个互联网巨头都宣称要做平台、做生态,提供越来越多的免费服务,互联网产品是免费的(各类游戏和app),并通过诱导手段增加用户,拉新,增活。


平台资本主义的特征为,追求足够多的用户,用户总数越多,平台就对用户越重要,用户就越无法摆脱(例如诸多社交媒体),平台对人类社会或某一社群或某一职业的某一方面的控制就越强。



平台依靠流量榨取利润,依靠人们输入进平台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以平台极力诱导人们花费更多时间与注意力在平台上,使用各种技术与产品设计策略催使用户上瘾,这是资本运作的命脉。参与者要不断把社会劳动时间转换为平台可识别的“操作”,在经过算法处理为流量。


资本通过平台采集行为,使用算法监控欲望。人与平台的每次互交,都被算法捕捉,对个人信息以及在平台上的所有操作的收集(个人信息,通讯录,位置定位,选择偏好,鼠标点击率,甚至眼球的注意点停留时间),追踪,挖掘,创造利润。大量的用户与流量,可以无休止的甚至如意识形态一般不被发觉的定向针对的投送广告,推荐商品。


通过为不同人群提供基础设施与中介,平台将自己置于可以监视和提取这些群体的所有交互作用的中心。这种地定位是其经济与政治权力的来源。(Paul Langley&Andrew Leyshon,2016)


产业资本时代,资本在全球掠夺占据廉价劳动力,原材料和市场;对工人与消费者的支配决定了其资本量级。


数字资本时代,互联网巨头争夺的是用户,总体性注意力和总的人类生命时间,以及由此发掘的数据。



数据是数字资本主义的基本生产资料。数据由每个人创造,它来自我们每个人的劳动时间所录入的信息或操作所得,但却被垄断资本所占有。


我们的日常生活不可避免的与数字资本主义网络捆绑在一起。人消耗在互联网上时时刻刻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只要能把捕捉识别,就成为资本增值的数据,生产与消费过程是同一的。数字资本主义体系再生产的原料,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全部。


在这套体系中,一切广告,界面、景观,源源不断制造人们的观念/欲望。外貌不够美、身材不够撩、家居不够舒适、饮食、娱乐、高级爱好趣味……为此,我需要更多的钱购买商品与服务,服从工作与竞争训诫以获得更多闲暇与媒介美化技术。


在这里,德勒兹对资本主义的诊断在互联网时代得到了更完美的验证各:,一方面是过度的生产,造成产品浪费、资源消耗与环境破坏,另一方面是利用无除不在的网络精心组织起来的贫苦与伪需求。明明可以完成充裕社会的分配,大部分人却处于匮乏的状态。



现实的荒漠


在电影《黑客帝国》中描绘了一个场景,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技术发达的社会,人类与机器人发生战争,地球表面的自然环境已经被彻底破坏掉,战争失败,人类被机器人统治,每个人躯体被器皿束缚,依靠营养液给养,插管插入人体,使人意识生活在Matrix(母体)虚拟现实之中,虚拟现实中还是一副人类生活世界的一般景象。



在黑客帝国中,生活在Matrix的人类浸泡在容器中,胞体一被个金属管插入后脑勺灰质,一方面脑机借口给人提供虚拟现实,一方面个人数据传输到Matrix。


今天,数字人与数字资本网络的中介器官就是智能手机。我们每个人仿佛《黑客帝国》母体的器皿里的生命,不能动弹,不能于实在的物理空间运动/在社会生产关系创造改变,沉浸在美好的社会幻象/意识形态中。



这里想到《超时空骇客》的隐喻,主角无限开车,行驶到系统的结界处,冲破次元壁,发现了实在界本身,发现了未被意识形态包裹的赤裸的生产关系,实在界的大荒漠,那是什么呢?那就是禁止的讨论,被封杀的关于真实社会议题的呈现,因为他们暴露了母体的意识形态,粗粝血淋漓的现实被揭露了出来。


在脱离Matrix,踏入实在界的大荒漠征程之前,面对抉择,Neo说:我选择红色药丸。


参考文献:

布迪厄《反思社会学导引》

德勒兹《反俄狄浦斯》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4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你“抖音”上瘾了吗?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