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用传销收智商税不该是新时代的世相

还没来得及被新世相的营销海报刷屏,我便在公众号里收到了几条新世相因传销被封杀的推送,思绪被这条新闻带回到了十多年前。


图片来源艾瑞网


06年的春节,还在上高中的我收到了一份有重要意义的礼物,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从此彻底融入互联网时代。不久之后我便遭遇了人生第一次传销套路,在我管理的贴吧里有人发广告,大概内容是你花两百块钱便可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站(其实就是二级域名和页面),你可以在上面发布内容,获取流量,然后通过接入广告代码赚广告费。


当然,这只是它表面宣称的盈利方式,实质盈利模式其实是——在购买之后,只要你能向其他人成功推销,你就可以获得50块钱的分成,在你的下线也推销成功之后你仍可以继续获得一定比例分成。


这大概算网络传销的早期案例了。那时的网络传销还没有现在成本这么低廉。没有大V网红的中心节点,没有病毒营销的种种理论,没有全民级的传播平台工具,传播者只能以到处贴垃圾广告的方式扩散。甚至那时大部分人打款也只能到银行进行,在客观上限制了发展。即使如此,我想他们当时也肯定赚到了不少钱。


在和贴吧小伙伴们研究讨论之后,我们确定了丫是骗子,遂删贴了事。虽然避免了被传销套路,但因为中学时期太缺零花钱,一颗在网络上赚钱的心从来没有停止活跃。当时搜索研究了不少赚钱方法。比如网络投稿,游戏打装备,去一些社区接别人发布的任务,还有下载毛片进行广告嵌入打包再上传之类的奇怪玩意儿。还有现在还会有人上当的招打字员和网络兼职之类的广告(还好从来没信过)。经过一番研究后我终于认识到,以我的智商和一个中学生的资源,也只有写点字卖点钱还有可行性。



大学之后中国互联网开始起飞,从硬件普及到平台扩张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通过互联网追逐财富梦 ,有人通过一技之长,有人做电商,有人打游戏赚钱,有人玩儿灰产当羊毛党。后来,当大V,网红,直播,微商,做公众号等等兴起,这里面好一点的是利用话语权,传播节点,信息不对等和流量红利赚钱,坏一点的就是收智商税。当然收智商税是个自古就有并且未来也一直会有的行当,它只是与时俱进在这个时代发扬光大而已。


十几年前的互联网与现在相比,还单纯的像个孩子,很多在现有条件下才能实现的商业模式,赚钱套路那时都没有。然而,和收智商税一样,另一个古老并且灰色的方法也同样在这个时代发扬光大——那就是上面说的网络传销。除了如今各种条件更方便之外,本质手段同以前一样没什么区别。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那时遇到的网络传销骗局,我们以“互联网思维”的眼光审视一下,它的问题在哪里?问题不在传销模式本身,而是在其提供的产品——产品太原始太粗糙,互联网发展到现在,一个啥技术含量也没有的二级页面用来接广告赚钱,大家可以轻易判断其本身模式不靠谱——不靠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这个遍地是坑的年代,你在向别人推销它的时候没有办法轻易说服别人,成本太高,从而也就没有传播性和盈利性。


那么是不是传销模式中的产品本身看起来够噱头够花哨的话就可行了呢?答案是肯定的。微商女王喜提航母的草莽故事已经太多,各类分销模式也已下沉到五六七八线,一线小青年们快免疫了,现在需要一点高大上的东西才能让大家放下身段投入到传销致富的大潮中去。比如之前很火的奢瑞小黑裙,比如年初网易推出的传销公开课,再比如这次的主角,以营销课为名义进行传销的新世相。


以上这几种东西的受众基本都在一二线相对高端的青年群体,你可能没法说服他们在朋友圈卖面膜,但高端服装和营销复盘课这种东西正中小资和互联网从业青年的下怀,推销起来也不丢人——这是品质升级!这是知识付费!



有趣的是,小黑裙和新世相都接受过腾讯爸爸的投资又被爸爸亲手封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传销毕竟违法,虽然这些互联网传销案例在法律上往往很难被界定,通常处在违规但还没受法律制裁的中间地带,但腾讯也犯不着赚这个钱,何况这是别人在自己家地盘赚钱。


这样的象征性封杀对制止此类行为其实没什么意义——新世相此次活动从开始到被封杀的四个小时里就完成了三百万以上的营销额,代价是用来背锅的新号被封杀七天并删除新增粉丝(他们事先已经做好了出事的准备所以没用主体账号做活动)。在这样的收益面前这点代价又算什么呢?就好像羊毛党在监管来临之前一般早都赚饱跑路了。虽然有段子说最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但跟互联网时代的体面赚钱方法相比,那些也都是夕阳红了。



赚钱,赚快钱,不劳而获的赚快钱是追逐财富的一条扭曲路径,也是很多悲剧和闹剧的起源。文艺小资们大都有一个财富自由梦,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如今一线城市的财富自由门槛已经被胡润提高到了2.9个亿(谁能告诉我这鬼数字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2.9个亿,年薪100万的人也要赚300年以上,即使在一线,年薪100万的人又能有多少?即使你连中20次500万的彩票也还不够一半,然而你也知道以你的非主角运气,一般中个五块钱也属难得。


这不光焦虑,简直让人焦虑到绝望。所以理财是要理的,钱宝是要投的,股票是要炒的,比特币是要搞的,房子……有可能炒不起,传销也是要干的,智商税也是要交的。这种焦虑很多时候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这是当下几大热门赚钱领域的基础,也是为什么在信息获取容易很多的今天,大家的在这方面的智商同以前仍然没什么分别的原因之一。


刚才说的这几种流行的被割韭菜方式,本质上都是智商税。智商税的历史更悠久,伴随着人类文明的产生而产生。人类文明到目前为止本质上是以共同体(包括想象的)为基础,以组织术大规模组织到一起,进行集体协作从而发展的模式,人类整体智商和知识储备通过累积传承而来,个体的智商上下限并不是发展的决定性因素。由于历史太短,文明发展太快,尤其是技术爆炸以后,导致大脑在生物层面并没有随着技术的发展而显著进化,单一个体的脑容量,智商上限,处理复杂事物的能力在生物层面不会比古人提高多少。在信息不对称的社会模式下,技术越发展,就越有收智商税的基础。



说起来,以前新世相并不是干传销的,而是收智商税的。智商税大概有两种,一种是看你智商不足帮你补充余额,一种是看你智商不足然后行骗。前一种很多是正常营生,后一种就好比卖赎罪券。当然在现下,卖保健品和防辐射衣服的很多时候已经骗不到城市青年了,所以后者也开始进化了,比如以帮你补充余额的名义来行骗,或者是给你发个智商认证书,强行给你的智商拔高几个档次。证书多种多样,比如中产证,文艺青年证,高端群体证,人赢证等等。你交完了税,就会获得认证,并且有一个庞大的群体认可你,完美。并且,这个活合法又体面。


在沉思录所处的自媒体领域,通过智商认证书收税是这行的主流高端商业模式之一,各种打着教你读书的名义卖鸡汤和成功学的,告诉你应该焦虑的,教你怎么做小资白领中产精英的,教你花钱买一大堆看似有用实则没用的知识的自媒体都在此列。


可能有相关受众不乐意,觉得自己没交税,参与这些只是想获得社会认同和自我肯定。想想自己的智商在什么水平,怎么提高这些事心里都没点数还要别人来认证,这税能不交吗?



在收智商税这方面,其实新世相还不算佼佼者。虽然新世相以策划了比如“地铁丢书”,“逃离北上广”等凸显受众智商的活动而闻名,然而其在新榜文化榜上长期排名只在50左右,最新排名是58。原因可能是因为新世相定位的是一二线较高端文艺青年群体,在受众面上远不及榜单前面的那些从一线通吃到八线的大号广。当然这并不耽误它赚钱,它的读书会商业模式获得了资本青睐,二月份还拿到了超过一亿元的B轮融资。下面是它的商业模式,想想真正免费的图书馆,就不难明白这种东西智商税在哪里。


支付 129 元之后,从 6 月 1 日起,你会收到第一期 20 本精选书目中随机选择的一本。


读完这本书并寄回给我,我会再寄出第二本书。每读完并寄回一本,你都会收到下一本书,直到这个月结束。来回都包邮。


第一期福利:读完 4 本书并全部寄回,可以收到全部 129 元退款。


新世相以读书立家,它的收税套路也只是众多套路里的一种。文化榜前50的公众号大多都跟读书这个动作本身有关(重点是读,而不是书),读书认证已然成为智商认证书里最热门的一种。从1看到50,你能集齐所有跟这个税种相关的套路。



罗列书单,然后单纯卖书的还算敬业,不敬业的就内容大量鸡汤成功学,或者为被收税的群体代言发声。比如因最近名人去世较密集,朋友圈大量跟风刷屏悼念导致网上很多段子吐槽这种行为。某文化榜头部大号为此发声,内容是即使我无知我喜欢跟风你也不能吐槽我,核心依据是言论自由。该文发出后很快10万+,并收获大量打赏。观点不论对错,这种为智商代言的模式本身是很成功的。


然后还有知识的几道贩子,与真正致力于向他人传播科普推荐知识的人不同,他们打着节省用户时间的名义,声称替你读书,再把知识嚼烂了喂给你。实际上提供的都是一些碎片化时代不成体系或者理解错误的东西,然后用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跟你收税。某拒绝入榜的头部公众号就是如此。


当然了,获得读书认证的本质并不是让人觉得你书读得多,而是让人认同你是什么样的身份。所以前面说的头部大号,他们在开拓高端知识付(shou)费(shui)市场之后,也开始直接发证了。比如一个简单的卖书的生意,经常要在前面加个认证——这套书是中产家庭必备。一步变中产,这个税可以说交的相当值了。该号的掌门人也表达过把自己定位为商人,在商言商,也算坦荡。


新世相当然也精于此道。它主打的是文艺青年的资格证。引用一下某个大V的概括:一年读够一百本书,逃离过一次北上广,睡前转发一篇文章——恭喜你,你就是新时代高贵典雅的文艺青年了。



无论如何,这些文化大号们收智商税的方式合法又体面,你可以吐槽,但你无从指责。智商税形成的原因前面已经说过,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有存在的基础。这些大号们,无论你从哪方面嘲讽指责都不会对它们造成影响,即使在道德层面也是你情我愿,嘲讽反而容易落得眼红嫉妒的嫌疑。然而,如同新世相这样,当收智商税与传销结合起来,我不由得不开始警惕,并想说点做点什么。


传销这种行为蔓延到文化领域,本质上是这些通过收割流量和智商税的,把持社会话语权的自媒体追逐更高利润的试探,试探的是法规的底线,互联网系统的容忍度以及受众群体的下限。在一次次试探摸索之后,它们会进化出更高级的形态;在一次次获得暴利之后,它们会变得更加饥渴贪婪。资本对利润的追逐是不会停止的,传销的路走如果最后走不通,还会去寻找别的路,最终无孔不入的包裹我们的精神世界,变成这个新时代的世相。


这次事件后交了钱被影响的用户们可能觉得委屈,以前那么眉清目秀,怎么突然就开始操刀子暴力捞钱了?我想,可能是一向为一线青年代言的新世相,想要身体力行的帮助员工们实现2.9个亿的财务自由梦吧,毕竟焦虑是让人致死的病。



那么,作为原子化社会的个体,我们有办法抵抗吗?说起来可能都是些鸡汤的办法。很多问题,在我们的发刊词以及平常的文章里已经谈过很多。本质上来说,目前的情况是由我们的社会组织形式,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价值取向决定的。这些都是正确的废话。大环境在可见的很长时间里都不会改变。个体的我们,需要在利用这个时代的科技和资源的同时,进行自觉的反省和抵抗。还是要通过真正的读书,真正的思考,真正的深入观察这个世界,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和思维体系。虽然都是鸡汤,也只能喝了。


我们不可能完全不受外部影响,但可以记得时刻纠正自己。享受消费的时候记得反思消费主义,沉浸娱乐的时候抵抗内心虚无,就好像喝啤酒要泡枸杞,熬夜的时候要敷面膜,是我们这个时代青年的傲娇与坚持。




后记


写这篇文章,算我从沉思录开始到现在对自媒体这个领域以及我们自身的一些感想表达。同文里提到的这些自媒体一样,我们也处在自媒体——文化——知识——读书这个复合领域。毫无疑问这是很容易变质的一个领域,虽然传统媒体的节操经常被吐槽,但跟传统媒体比起来,自媒体这个毫无体系的领域可以说很多时候没有节操。在合法范围内,这是没有办法去指责的事情。


我们直到目前为止都是纯业余运营,没有商业目的。但这也不代表作者们的劳动不需要回报。所以如果不想毁了刚刚经营的成果,需要我们抵制很多诱惑,协调很多东西。比如,我们的后台消息里,每天都有很多寻求商业合作的信息。但我们到底接过几次广告大家也是看到的。后果就是我们要经常靠哭穷才能给作者发出稿费。


不是自我标榜,穷的原因之一也很简单:我们没有选一个能收智商税的领域。我们的很多文章观点可能幼稚,水平可能不足,立场可能让人不认同。但我相信认真思考的读者们不会觉得我们在忽悠人。起码我们一直秉持的是让大家能够更多的阅读,并且思考的立扬。所以,你在做这样一个事情,面对这样的一群受众,想收智商税可能就是选了地狱难度。


也经常有朋友跟我说我们这个领域不好,但毕竟志不在别处也没办法,我们也不可能突然从一个文化思想号变成一个娱乐八卦号,变了也不会有人看。当然故作清高然后饿死是没用的,能让大家的付出获得回报是很合理的事情。以后在这个框架体系内我们也会努力寻找合理的方法在尊重读者的同时实现价值。某互联网大V在批判币圈和区块链圈钱的同时也坦言自己只能保证两年内不会受诱惑进入这个圈子。自媒体也是同理。现实如此,希望我们可以和读者一道坚持。


另外,这篇文章里把一些读书类大号批判一番还有一个目的。之前我们说过要开辟书评栏目,文章已经准备了一些,但一直拖延没有正式栏目宣告。今天这篇文章权且当成栏目宣告。以后沉思录的各位作者大佬们在写文的同时也会经常性的给大家推荐一些书并评论,帮大家建立一些领域的基本认知,并对抗碎片化的思维。我们的目标不是做把知识嚼烂了喂给你的贩子,而是希望通过阅读和大家一同思考,一同成长。


然后有作者表示本人天天催稿但自己规划的稿子却一直不写,影响非常不好。我表示反省,以后也会尽量克服拖延症,与大家多交流。


感谢支持。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5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用传销收智商税不该是新时代的世相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