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鬼畜文化与后现代

鬼畜明星比利·海灵顿因车祸去世的新闻在亚文化圈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的争论,争论的核心焦点是,这么一个人物是否值得“纪念”。虽然就笔者观察,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R.I.P”,但是笔者认为这样的声音也不能忽视:“比利海灵顿只是一个拍GV的,曾经崇拜神风敢死队,后来发现来中国能吸金赚钱结果当了墙头草的低素质白人”。



可以肯定的是,森之妖精比利王也好,最强人类木吉也好,暗之妖精Van也好,香蕉君尻比也好,如果仅仅看他们本身的职业及其属性(R18,男同),他们得到这么多的关注是匪夷所思的。特别是比利,近年来,许多漫展都会邀请比利作为台柱子级别的存在为整个漫展增光添彩。一个欧美男同性恋色情片的演员转型成为了一个近似于“网红”的的角色,在中国这个文化上处于主观自信客观保守的国家里为众多年轻人所知是不可思议的。


有人认为比利·海灵顿为代表的兄贵文化只是小圈子里的自嗨,当然,这绝不是错误的 ,只是这种观点是就如同经典力学对宇宙的描述一样,绝不是错误,但是面对更先进的理论,相对而言,对宇宙的解释是不足的。在社交媒体构建的新媒体时代,以大众传媒的理念来解释后现代主义新媒体文化现象已经不行了,比如你们看沉思录有那么多厉害的作者还这么穷┐(‘~`;因为我们不(敢)收智商税啊T-T)┌。


“为了怪诞而怪诞”,知名社会讽刺动画《辛普森一家》的酒吧老板Moe这样形容后现代主义。在艺术层面上,比起它的前辈,强调宏大叙事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呈现出的特征则是“对宏大叙事的怀疑”(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奥塔)。这样的区别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并不奇怪,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这是一种必然”。


现代主义与极简主义在艺术史上终结于1960年代中期,笔者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与苏联》一文中,引用了马歇尔·范·林登的论述:西方马克思主义对西方资本主义的稳定性和活力的认识的变迁经过了四个阶段,而第二阶段(1950年代初-1960年代末)的认识————这一历史时期空前的经济增长和低失业率使得“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认识受到了挑战,与此同时,苏共二十大的召开与布拉格之春加剧了对共产主义思想的质疑;到了第三阶段,也就是1960年代末期,资本主义不可逃脱的快速走向经济危机又成了“普遍信仰”。


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反对一切宏大叙事,质疑一切普遍信仰的后现代主义思潮席卷思想界文化界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于后现代主义者们而言,很有可能并不存在的答案(绝对真理)只能从过去的零碎中寻找:“从先前运动和理念里挑选出‘最佳’集合。他们根据这些片段创作出一套新的视觉速记,充满对艺术史的引用和对流行文化的暗示。同时。他也是一种难以消化的混合物,他们用戏谑般的做作和讽刺性的胆怯来使它变的可口一些”(威尔·贡培兹)。


鬼畜视频(同人视频)当然是后现代艺术的一种。起码以笔者贫乏的知识是不知道还有什么艺术形式比鬼畜更能体体现“一套新的视觉速记,充满对艺术史的引用和对流行文化的暗示”与“戏谑般的做作和讽刺性的胆怯”了。亨利·詹金斯在其著作《融合文化》中用“邪恶的伯特”系列画的漫游历程——从《芝麻街》的人物到被经过PS处理放到万维网(World Wide Web上,再到孟加拉国的印刷厂,再到被CNN抓拍到的反美抗议作者所举的标语牌到世界各国观众家里的起居室中,这一例子来解释“融合膜拜”——新旧媒体的相互碰撞,草根媒体和公司化大媒体相互交织,媒体制作人和媒体消费者的权力相互作用。《芝麻街》的例子对于沉思录的读者而言绝对谈不上熟悉,而围绕比利·海灵顿意外去世的讨论则是“融合膜拜”在中国的绝妙体现。



今天的人们,尤其是中国人,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教育普及。其结果就是,人人都有能力对社会情况进行总结和再创造。你可以嘲讽你的父辈在和狐朋狗友大醉一场后的指点江山,你也可以嘲讽你的平辈在知乎贴吧微博上义愤填膺,但这都是教育普及的结果。你可以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你不能否认的是这些观点本身依然是其人对社会情况的总结和二次创造。而这些观点的汇聚,就是社会的缩影。


亨利·詹金斯指出,融合的发生并不是依靠媒体设施,无论这些设施变的如何高度精密复杂。融合发生在每个消费者的头脑中,通过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社会互动来实现(意识对改造客观世界具有指导作用。人们在意识的指导下能动地改造世界,即通过实践把意识中的东西变成现实的东西,创造出没有人的参与永远也不可能出现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是借助于零碎的,从媒体信息流中获取的信息来构建个人生活,并把它转换成我们赖以理解日常生活的资源,而这种媒体消费,实际上是一种集体性的过程,换言之,集体智慧。


亨利·詹金斯在他的另一本著作《文本盗猎者》当中也注意到了“鬼畜”这一现象,不过他用的是“同人视频”这一概念。詹金斯认为,MTV对于观众的作用是去中心化和去秩序化,邀请他们赞同评价,拒绝先入为主的期待,那么同人视频则引发文化的潜力,分享粉丝团体的知识;商业视频孤立观众在“停止发现意义”的决定中获得享受,那么同人视频则以观众的积极参与作为先决条件,让迅速而有逻辑的图像秩序发生意义。



这一概念完美解释了弹幕网站的兴起与B站鬼畜up主(如泽野螳螂)制作的鬼畜视频甚至在国际上也开始有了影响力(如我的洗发液)。亨利·詹金斯认为,这些同人作品是文化艺术品,是具有美学价值的作品。这些作品不仅依赖粉丝群体的艺术传统,而且一靠谱消费者/艺术家个人的创造性个洞察力,这种艺术的重点在于将“借来的内容”从大众文化转化为新内容的过程。


比起早期的同人视频,网络资源的普及(虽然还是有digital gap)和技术工具的进步使得制作这类视频变的更加简单方便。因为这次是比利王的去世引起了大家对鬼畜的关注,所以笔者这里以兄贵哲♂学向鬼畜视频进行分析。拿笔者最为喜欢的鬼畜up主泽野螳螂的作品为例,泽野螳螂的作品的一大特点就是剧情化,这一点是非常符合詹金斯对这类视频的描述的。詹金斯认为,这类艺术创作形式的乐趣在于看着熟悉的影像从原先的语境和固定的意义选择上解脱出来,加上另类的意义。


这种视频的乐趣来自于人物口中被放入的新字句(比如Van最经典的DDF与Fa♂乐器,又比如我大哥的鸡乐器),并让电视剧(电影)反映那些通常来说会被制片方和审查机构严厉压制的潜文本。这种作品被称为“构建现实视频”(constructed reality videos)——创作者借用多个媒体宇宙观构造原创叙事,为借用的影像重新确立语境。



毫无疑问,鬼畜视频是一种叙事艺术。这不仅是因为选择的图像从他们之前身处的叙事中获得意义,而且这些视频完全仿造原作品的戏剧性结构,并且以特定任务的视觉组织剧情。


我们还是以泽野螳螂的作品为例(原谅我对哲♂学家泽野螳螂的偏爱吧,不过话说回来,他的ID本身也符合鬼畜作品的特点)。播放量(截止到笔者写作查看时为止)达到927万,评论达到12.7万(羡慕吗,沉思录编辑)的【兄贵】蕉忍♂疾风传的素材来自Van早年参与的普通电影与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动漫作品火影忍者和部分不涉及敏感部位的GV视频。通过作者卓越的想象力与图像视频处理技术,以火影忍者剧情中的鸣人,卡卡西,迈特凯以及忍者联军对抗宇智波带土与宇智波鼬以及十尾的剧情为蓝本,将兄贵文化构建出的人设进行了巧妙却让人拍案叫绝的替换与解构,从而构建了一个与原素材息息相关,笑点却只有对两种文化都有涉猎的人才能看懂的,全新的故事。


这种视频的特点是通过将图像牢牢固定在其典故出处上,或引自粉丝圈对作品人物及其世界观的元文本理解,或将其置入完全原创的新叙事制作之中使其成为一种引用的艺术。这些图像都源自于元作品中可辨认出的片段并且指向更宽广的叙事模式。



而观众们通过观看这种视频,脑海里观看元视频的记忆会不断的闪现,使得这种视频成为充满了复杂叙事分割成的大量有高度辨识度的镜头,并且这种镜头又有了新的意义:就像元作品的制作人无法阻止同人艺术家们挪用,拼接,解构他们的作品一样,同人艺术家们也不能监视和控制他们视频的流传,一旦这类视频上传到平台上,这些作品就属于观众,按照观众们的爱好来进行流通了。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说后现代艺术是对消费主义的消极反抗是不错的,不过考虑到up主们也会接广告,笔者又只能感叹消费主义异化能力实在是强大。


在讨论比利·海灵顿突如其来的死亡的诸多言论中,除了我们上面提到过的占据绝对优势的“R.I.P”之外,那些别的声音提到比利·海灵顿作为比利·海灵顿而不是“王”的时候所发表过的,关于二战军国主义日本的不恰当言论。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比利·海灵顿在作为比利·海灵顿而不是“王”这一形象的时候,只是一个有着健硕体态的普通白人,参演GV也能成为比利并没有什么文化的证据,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些穿着日本二战军服在抗日战争纪念地点拍摄照片的“精日”们似乎学历还真的有一些,相比而言,比利·海灵顿的那些不恰当言论真的算不上什么。但这些可以引发我们进行更深一步的思考:


比利·海灵顿去世了,人们缅怀的究竟是一个欧美男同性恋色情片演员还是人民群众自己创造出来的,属于新时代人群的喜闻乐见的文艺形象呢



当然,作为一种小众亚文化现象,在前现代后现代螺旋式交接与意识形态混乱消费主义兴盛等等情况混杂的当下,鬼畜同其他很多文化现象一样,有其客观产生原因,有其可取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东西(具体不多说了,可以自行了解)。在更广阔的世界里,除了被资本所把持的主流影视娱乐流行文化之外,有用户几亿日活上亿的快手老哥(很多人至今不肯承认这一事实),有广场舞,社会摇,有被封杀的嘻哈和乡愁与果儿齐飞的地下民谣……等等等等。虽然周总理说的“人民群众喜欢,你算老几”,但这话的主体是人民群众,“喜欢”的对象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结果。在消费社会的当下,阶层,群体日益分化,前述提到的几种文化现象都有被大众认知病诟的部分,其所属的群体之间可能也互相完全看不上。哪些人自认是群众,哪些人其实是群众但并没有当自己是群众?


所以面对这些新的文化现象,总是要讲个实事求是,既不能傲慢对待,也不能一味吹捧。毛主席讲,提升无产阶级的文化水平,不是说把无产阶级的提升到封建阶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高度”去,而是沿着无产阶级自己前进的方向去提高。简单粗暴的理解“人民群众喜欢,你算老几”是一种唯心主义意义上的“偷懒”。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6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鬼畜文化与后现代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