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姬喵:鸡犬相闻的除夕——对逝去的总结与未来的展望



同志们要求我讲一讲国际国内的情况,那就讲一讲吧。



国际上大概会讲这么几个点。


第一个是资本主义的十年一轮的金融危机问题,这个股市啊啥的大家已经都看到了。就简单讲一讲原理。


原理嘛,特朗普当选形成的政策预期,靠这个预期去融资,融资之后去拉高股市,拉高之后,再凭借已经涨起来的股市做背书,再融资一波,大概就是这样,至于你问我工业四点零,智能制造,科技创新拉动经济,特斯拉很盈利,不好意思,风大,听不太清。


 


第二个是叙利亚地区,由于西方没钱了,俄罗斯拿了某大国的钱,所以就打成现在这个样子,阿萨德已经是僵尸了,教权军现在比较迷茫,is躲在中亚和孟加拉国的山洞里进行着新一轮的神学创新,库尔德里的右派菲拉不堪,左派有严重的幼稚病,虽然不至于断送革命,但想要实现局面的改变那还很早。至于波斯嘛,呵呵呵,不是我乌鸦嘴,也不是我有线人,我就是比较熟悉波斯历史,相信概率,相信超越经济发展阶段的民族性,几个月前觉得波斯人很可能犯旧病把自己艹翻而已。现在嘛也不悲观,艹是开始艹了,但是会不会翻,要看波斯人懂不懂得抱大腿。抱对大腿很容易就续上了。


至于土耳其自己,我看他是解决不了国内的库尔德人问题的。就算是推出哈里发也救不了了。最近埃尔多安已经恨不得把蒂勒森按在地上打了。这没办法,北约是为了对付苏联和俄罗斯,而不是支持北约成员国内部的叛军,特朗普同志,你说是不是啊。



第三个是乌克兰地区,现在已经开放落地签了,有良心的历史学家可以去好好游历一下,至于走向嘛,其实乌克兰地区的局势反映出来的是欧洲的政治现实主义抬头,大义什么的先放一边,关键在于,欧洲不能再出事了,稳定必须压倒一切,所以不管欧洲没有良心的政治学家拿着美元如何鼓吹俄罗斯威胁,法,德,俄都会达成一致。


相反,美国人要是聪明,就要懂得抽身,抽身之后,欧洲协调也就不存在了嘛。你问我原理?原理很简单,你爱一只鸟,就要打开笼子,看她是回来找你,还是拥抱自由。


啊,这种欧洲协调的温馨场面,真是让人热泪盈眶,在这个盛大的日子,希望贝内旺亲王依偎在天主怀抱里的童颜可以露出纯洁的微笑。虽然这样的温暖是暂时的,但这种暂时的温暖,恰恰是我们能够度过严寒的最重要的依赖。



苏联解体之后,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搞了将近三十年的事情,最终发现自己谁都搞不动了,连欧洲都搞不动了,连本国国内的部分团体都快搞不动了,这本来就是胜利嘛,不承认这一点,就不算是唯物主义。


美国国内的伪全球主义分子就是冷战后秩序的最大破坏者,本质上他们对天下即没有责任感,也不真正血肉相连,他们唯一的底牌就是搞砸了世界还有美国可以躲,问题是现在美国人自己坐不住了,那么让我快乐地耸耸肩吧-为这些人的善良,美丽和饮食的节制。


所以你才看到了欧洲协调的回光返照,和俄罗斯,奥斯曼,波斯三国的中东协调的旧梦重温,对吧。


旧梦是最美好的,无论你是否喜欢怀旧,这一点不会改变。


这是局面稳定的部分,有稳定就有不稳定。




接下来是第二部分,周边世界。


1、首先是印度的法西斯道路问题,这个东西我们已经通过政治经济学谈的很透彻了。穆迪的改革就是要消灭甘地留下来的社会主义束身衣,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束身衣里解放出来,我必须公道地为甘地和尼赫鲁说一句好话,他们的政治锁链虽然必然地约束了印度的经济发展,但对于印度本身的内部认同和社会稳定是决定性的。扔掉这些东西,想要续上只能走共产主义道路了,那不可能,所以走好不送。


2、某我一提就高血压的地方果然还是按照我写的剧本走了,南北必然要握手,你们看着办吧。南方贪图统一后的北方核技术,北佬们则装作不知道这一点,那没办法了,谁是建州女真,谁是海西女真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均衡什么时候会打破,是怎么在外部力量的帮助下打破的。(现在其实也不是没办法,但最终会彻底没办法的。)


3、然后让我们谈一谈好的部分,好的部分就是向西的大方向还是正确的,尤其是抓住东欧国家,这一点尤其正确。天朝作为人类历史上唯一的海陆贸易双枢纽国,只要这条大方向搞对了,那其他的问题,都是阶段性的问题。


4、接下来,让人民创造历史就可以了。




第三部分是国内问题。


1、某东海省份已经倒计时了,作为国内唯一的直选省,既不珍惜历史原因形成的政治权利,也不懂得了解自己的过去和现状,那就对不起了,你连化疗都嫌贵,还是直接火葬吧。



2、短期要注意某大国货币政策引发的资本市场动荡,中期要注意某大国储蓄率变化引发的经济风险,第一句话你们不听,已经亏惨了,第二句话总要听一听的吧。


3、历史的进程总会有波折,要注意,谁是波折,谁是进程。


4、两个三十年是有共性的。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二〇一九年就要到来,我希望有良心的历史学家懂得温故知新。


5、最后让我们谈一谈针对马前卒的批判。社会化抚养的本质,是维稳,这个看不透,是批判不到点子上的。为什么要维稳,自然是资本主义自身的逻辑在消灭三种传统,第一种传统是大一统帝国的垂直治理传统,第二种是合久必分的乡村野人自治传统,第三种传统是作为共和国血液和执政基础的双机关企业事业单位职工的小家庭传统,资本主义的快速扩张正在碾碎资本主义赖以生存的土壤,即这三种传统缔造的农村稳定,边疆稳定,城市稳定和政治稳定(即一线大城市的稳定)。社会化抚养想要维护哪一层面的稳定呢,这个问题就交给读者自己思考了。



6、大部分批判是希望维持第三种传统,即不考虑农村稳定和边疆稳定,甚至不考虑北上广的稳定,去维护二三线城市的稳定,嘿嘿嘿嘿,这反映了一种趋势,什么趋势呢? 幸福的趋势。最幸福(压力相对小)的永远不是在农村和一线城市,而是在二线城市的稳步成长,而这种幸福的趋势背后的代价是什么呢?结局是什么样呢?这就交给读者自己去思考了。


7、马前卒的维稳能不能维的住呢?思考明白前两个问题,第三个问题也就得到了解答,对吧。是我主张的羊吃人呢?还是卢梭主张的社会契约论呢?还是列斯二位主张的城市彻底消灭乌克兰农村呢?还是林肯主张的以地广人稀的资本主义北佬干死人多地小妇女权益为零宗族势力膨胀的南方佬呢?还是以胡线为经、昆仑山秦岭淮河为纬画出一个九宫格,每一个格子走一种道路呢?嗯,你们自己去思考吧。


8、反正,总是要有人被干死的。


9、说来说去,这陷入了一个怪圈,社会化抚养,本质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对双职工家庭的时间上的剥削增加了,多出来的工资买不来亲子的时间,人的一生是有限的,给老板贡献的多一点,给子女贡献的,就少一点。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正好反映出唯利润率的现代性进程已经走入了一个小胡同里,路越走越窄,再走下去,就走到了福柯那里,在上帝不重要以后,人的价值作为替代上帝本身的存在,很快也就不存在了。西方人面对这个深坑的时候,是捏着鼻子跳了下去的,现在,历史是希望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


10、资本主义在消灭传统家庭,可惜他造不出来新的家庭模式,怎么办啊?凉拌就好了。



第四部分是新年祝词。


从襄阳到洛阳的路程很短,风驰电掣,百日神兵,江州刺史的信还没有到,汉中王正在默念长安的故人,这是秦汉帝国即将复兴的那一瞬间,武侯矜持地沉默,等待着幽燕的雷霆。


从巴峡向巫峡的路程却很长,悄怆幽邃,猿声寒彻。蓟北的山河虽然已经收复,但长安的信使却已经被阻断在河东,这是隋唐帝国走向毁灭的起点,杜甫欢乐地哭泣,在他一旁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是他的老妻。


许多年后,故地重游。思念着天津的海滨,海岸上凝固着的痕迹,寂静的跟随让我可以从海滩上的脚印分辨出站在这里的人的体重,体温和表情。而灵魂的另一个侧面则思念着杜甫对武侯的哀叹,复兴的执着纠缠在永不超生的英魂里,就在我们告别刀锋闪烁的天宝末年,沉溺于中原北望的凄凉和快感时,,发不出声音的人最终要用马蹄声来完成对命运和誓言的敬意,没有不流血的正义,也没有不被毁灭的宫廷。


火色的鸡年正在闭上眼睛。2018年就这样到来了,天空中飘荡的,是明黄色的巨犬。和我想象不同的是,身处于呼啸而来的未来之中,就像身处于永不回来的少年时光一样,唯独彻底和我们的历史脱节的,反而是二共末年暗哑的啼哭声和绝望的哀嚎,遥想地动山摇的十年之前,一个人脱离了寂静而无耻的树林,并回到重庆老宅的那个下午,那不可复制,也不愿重新经历的一切,正是我们能够重温少年时代的基础和起点。


我也因此而怀念着这些东西。因为这漫长的一切,因为终结这一切的,已经和我们融为一体的未来回响,野蛮生长的2017年正在向一个确定性的未来灌注新的血液和喜悦。


新春快乐。敬山南山北,江东江西的,挣扎不死的种子,根茎和命运。


喵喵!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6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姬喵:鸡犬相闻的除夕——对逝去的总结与未来的展望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