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红海行动,类型片的启航与天下体系的建构

类型片是电影工业后期才会有的商品,这个东西如同制造业体系一样需求上下游产业配套,需要编剧工业和统一化的制作团队。这种区分可以参照某种朗西埃式的定义,艺术片(他主要指的新浪潮)提供的是“给异质的共同尺度”,而参照这个标准,类型片提供的是“共同尺度中的异质”。而中国的类型片模式,在军方机构的大力配合下,从本世纪初期较为同质化的主旋律影像叙事中脱出---行成了一套独立的模式。


何谓独立的类型片模式?从影像工业来说,原有香港电影产业的残存优势由资金聚集北上和北京电影工业结合,分级整合加上军方资源行成类型片产出的经济基础。在美式电影工业的壳子下进行了合作体系的重新设计。



而且从叙事与价值观的构拟来说,中国类型片的特征也非常明显:


1、军事行动的克制不仅仅是对于互不干涉内政的承诺以及国际法的认同,而是从细节上构拟出我们想对外输出的国际关系观---“天下体系”。当然这个东西是秦亚青等人最早提出的,和《禹贡》的地理观有关,也与荀子“王霸之别”有关。但是和朝贡体系与清朝对内亚统治的共主体系都有一定的区别(虽然民间情绪不一定这么想)。划到当代,类似于当代国关体系中,区域共同体系中对于政治公共品分配决定共同市场稳定和合作体系相互依赖的制衡。某种程度,天下体系更多是让我国试着当其中的公共品提供方和主导者。当然,这和世界革命体系肯定开始有区别了。


2、和美式类型片常见的退役军人与主流政府的冲突不同,我们在塑造子弟兵形象的时候,纯政治性其实趋于退场。子弟兵对于组织纪律的忠诚,政治原则的恪守,对国民的责任感,他更多是人民这个政治主权概念在离岸或者海外政治语境中的叠加性身份。红海行动之后,很多人或许会认为相对于红海行动的集体组织和专业的军事技战术,战狼2的动作片要素让它看似更偏个人英雄主义。这个说法是值得商榷的,无论吴京还是这里蛟龙小组,从本质上都是在海外一个较为孤岛的政治语境中,内生出一个代表主权维护者的“人民”概念,而不是单纯的救世者。



于是红海行动中,中途被恐怖分子设局的迫击炮突袭中,子弟兵对于一车尸体的悲痛,以及对拯救中国公民的共情感,并衍生到国际主义精神,这属于扬弃自身规定性后与他者一种共同认同,这种统一让海外的身份空白升起了一个人民的概念,此时包括军人,被救公民,甚至他国公民都行成了一种具体的概念合解,一种正义的共情。影像叙事的魅力在于他的表达是有侵占性的,直接霸占你的诸多感官,甚至可以不靠纯逻辑和修辞技巧来表达这种复杂的东西--于是你不仅会看到一车遇难群众共鸣,看到被斩首的助手共鸣,看到子弟兵受伤共鸣。这种叙事技巧又同时加强了第一条主题。


朗西埃往往将这种状态叫做“晕眩”。类似于某种漩涡一样,诗人与诗歌构成了现实一个中断点,而之后诗人和诗歌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跳入漩涡的我们接受到最直观的画面隐喻以及情感。


同样采用眩晕的还包括林超贤将大量战斗桥段快节奏地集中在一起,甚至冷淡的转场也是战斗桥段的一部分。这种眩晕感本身是早期电影工业制造视觉高潮的一种手法,但是林超贤用得非常庞杂---我们能见到的战斗桥段种类甚至比好几部电影都多,开头登机作战的桥段就包括,密闭空间突入,直升机高位狙击,特殊作战小组的人质拯救,071派出的快艇追击等等要素,后面迫击炮阵地,对狙,拆弹,医疗压缩在一个桥段,最终站更是把诸多战争片行动桥段都高密度压缩,翼装飞行,SMU作战,巷战,M60 VS T72b,054A的11管30mm万发副炮对战对面的火箭炮。


也许林超贤更多只是想强调视觉暴力,但是其实达到了更好的效果---以往中美主旋律电影感情戏的文戏和武戏几乎是割裂并行叙述的,美国特色“大战前来一炮”,和我朝早期战斗之间尬一段价值观和感情。这里高密度剪辑的视觉侵占,相反让感情戏(比如那M249的女兵和吃糖少年;以及队长的自我怀疑和坚持;女记者的身世自述以及行动力和强大的正义感;其他人的情感波动)完全搅成碎片潜入到战斗桥段中去,这种影像霸权反而显得文戏比较可信。就像克里斯托弗诺兰大量使用交叉剪辑一个道理。



3、我国的战争类型片开始突出强调军事专业性和现实的重构。战争片专业性首要是保证军迷这个基本盘。于是我们开头就能看到狙击手配合观察手(终于有观察手了,掀桌(╯‵□′╯)︵┻━┻)拿着CS/LR4在直9上高位架点,蛟龙两队几乎都是标准SMU甚至全功能作战小组(类似米军的FORCE RECON)的编制,标准的VBSS技战术(VISIT,BOARD,SEARCH,SEIZURE)以及室内的CQB作战都非常精妙。而中间战斗桥段,地方的狙击位设置,迫击炮阵地(没看清楚,不知道是88mm还是82mm)布置和预定射击诸元都有一定真实感。子弟兵的反击和狙击手侧向迂回找高点也是比较还原的场面。最后巷战虽然从视觉上有些追求港片动作片的元素,夸张度很高,调度非常庞杂,但也保留了一些技战术细节。比如女兵在运送核原料的C130上在蛮力占下风的情况下,抓住机会反手一个裸绞,也是比较合理。


而所谓采用欧盟制式武器(国际法和补给要素考量),无论是轻武器(AUG,FN P90,M16A2,R93,Scar,CZ805),以及出现的不知是SA330还是AS532的直升机,T72b和M60大战的爆炸反应装甲(还有手动装弹VS自动装弹)。还有从C130怀里摸出的毒刺(话说毒刺不是激光制导的么?怎么摸出来就发射了),也给了军迷数装备的一种乐趣。



最后,我们回到朗西埃的一个母题---“电影即政治”。这个意思不是电影都是《意志的胜利》,而是影像叙事和文本的喜剧冲突和细节构拟中形成的一个政治情景的生产,如同电影中的阶级斗争展现和现实产生互文一样。


红海行动明面上主题是撤侨,但是主体撤侨任务开头已经完成了,甚至镜头还没打海盗镜头多。虽然用拯救外资能源集团中中国籍女员工为文眼继续了剧情推进,但实际上更重要的反而是女记者这条线引出子弟兵和当地政府军对抗恐怖分子的作战,甚至设计了外方领导人寻求中国政府庇护的桥段。


其中,叛军和恐怖组织纠缠不清的关系,以及政府军的无力,还有子弟兵从抱着单纯任务心态到不得不加入反抗恐怖分子正义事业的转变,还有我方与外方政府协调合作构成军事行动基本必要条件和补给支援的剧情,某种程度上重构了一个“天下体系”的主题——主导的主权国家对于责任的承担和克制。



从戏剧内到外衍生的戏剧结构来看,里面对人命模式立场麻木却训练有素的小孩狙击手;被恐怖分子强迫当汽车炸弹且失去全部家人的中东大叔,重厄般的悲痛,惊恐,以及滑到深渊的绝望;以及叛军挑衅我国领事馆车队的嚣张跋扈,手段的残忍(使用汽车炸弹)。这种政治性的生成,以及里面破败城市的场景提供的一系列权力隐喻,又构成了天下体系中一个人道主义的政治主体。从否定面去定义天下体系的正当性。


于是说,从政治文化输出角度,这部电影比某晚会一台尴尬,充满猎奇凝视,还留下种族歧视话柄的鬼畜小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明明蒙内铁路纪录片改改完全可以成语言类好节目,却被某些授人以柄的自作聪明之徒搞成浆糊。


不过这涉及到一个可能分裂新潮受众的一个重要问题---选择天下体系还是坚守世界革命体系呢?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6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红海行动,类型片的启航与天下体系的建构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