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祖国统一”大旗下的博弈与算计——简评平昌冬奥会前朝韩互动

随着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团员搭乘“万景峰-92”号邮轮于2月6日到达韩国,朝韩共同证实以最高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名义上的朝鲜国家元首金永南将于8日率团访问韩国,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以金正恩2018新年讲话引发的朝韩接近即将走来高峰期。


正如新年礼物?也谈朝韩板门店会谈》一文所分析的,朝韩的接近虽有利于半岛局势缓和,但难以在事实上彻底改变朝鲜半岛问题的走向,这是由朝鲜核问题发生根本性变化、朝韩地位与“统一时代”大不相同的大背景所导致的。在这一新的背景下,双方的互动方式将产生重大变化,双方均试图使之对己有利。


以下,便对朝韩双方在冬奥会前的互动情况,尤其是互动中表现出的特点进行简要分析。



   |  朝鲜


客观地说,朝鲜国力远弱于韩国。但由于其能通过核导开发影响半岛局势,事实上反而控制了半岛局势的走向。此次朝韩接近过程中,朝鲜也充分地利用了这一优势,并在对话和交涉中,展现出当前朝鲜政权对于韩国进步阵营政权的态度:


1)主动性


朝鲜正试图利用韩国基于办成一届高质量、高水平冬奥会的需要,通过控制自身善意释放程度和节奏的方式,试图使此轮对话过程尽可能于己有利:


例如,朝鲜主动选择了改善双边关系的契机:在多次无视韩国文在寅政府的邀请后,朝鲜选择即将举行奥运会的2018年1月,通过金正恩新年讲话的方式释放对韩善意和参加冬奥会意向,让韩国在很大程度上处于被动配合地位;


同时,朝鲜在对韩交流过程中,也通过采取单方面改变日程乃至取消计划的方式(玄松月先遣团临时取消、取消金刚山合同公演等)强化自身的主动地位。虽然这样做并不礼貌,同时可能引起韩国政府方面的不满,但朝鲜应当认为,对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具备随意更改的能力,是显示自身掌握局势主动权的一种象征。


也有说法认为演出取消是因为“金刚山文化会馆”场地破旧,无法支持演出


2)驯服性


“驯服”政策同对韩交流的“主动性”一脉相传,其目的在于通过逼迫韩国政府接受朝鲜方面提出的方案,削弱韩国政府对朝鲜侧提案的驳回力度,并最终使形成的共同合意满足朝鲜意愿。这种驯服性策略在金大中、卢武铉时期就有所体现,此次则更为明显。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朝鲜每次向韩方通报对韩交流人员清单时,均是以单方面的“通告”形式告知韩国,没有任何解释或商量的余地,而韩国为了同朝鲜实现级别上的对等,则需要根据朝方通告的来访人员级别,选择己方官员进行接待;


玄松月访问就是一例,韩国其实无法找到这种地位的人出来对等


同时,朝鲜还试图通过控制南北交流节奏的方式,逼迫韩国政府做出对己有利的举动。例如,朝鲜取消金刚山文化交流活动,批判韩国部分媒体(主要是保守阵营“三大报”)煽动“同族对抗”扼杀南北交流契机;更在恢复对话不久后的1月14日,就对文在寅的新年讲话进行了批判,警告其“不要做错误判断”(反过来说,就是要和朝鲜立场保持一致)。这些都鲜明地反映出,朝鲜正试图“锻打”韩国进步阵营政权,降低其“内应力”和反抗意志。


3)边缘性


此次朝方行为还存在明显的“边缘性”特点,这是朝鲜利用新形势对韩国现有制裁措施(5.24制裁措施、美国单方面制裁、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协议等)执行情况的一次测试,并试图以之分化、弱化乃至瓦解韩国的对朝单方面制裁措施。


开展“边缘性”举动的场合主要体现在朝韩运动员来往半岛南北时的“乘坐包机问题”,和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访韩时乘坐“万景峰-92”号邮轮问题上。在“包机问题”中,由于美国单方面制裁措施规定,任何前往朝鲜的飞机在180天内不得进入美国领空,韩国政府不得不同美方开展交涉,并在得到豁免后组织包机飞往朝鲜。


“万景峰-92”号问题则是对“5.24”追加制裁措施的挑战。由于“天安号”事件爆发,韩国时任总统李明博签订了“5.24”单方面制裁,禁止朝鲜籍船舶停泊韩国港口。此次朝鲜通过单方面发信的方式通报艺术团将乘坐“万景峰-92”号到访韩国,就有突破制裁、逼迫韩国作出让步的考虑在内,当前韩国正试图以“例外”的模式处理“万景峰-92”到访,并承诺向其供应油品、水和食物(韩统一部:将向朝艺术团邮轮提供燃料食物)。


“万景峰-92”号原是执行朝鲜-日本航线的接侨船,后因制裁长期停泊元山



     韩国


尽管是奥运会的主办国,更是朝韩中综合国力更强的一方,韩国在对待朝鲜时却始终没有太多有效的招数:一方面,韩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受周边国家影响更大,自身腾挪空间较为有限;另一方面,韩国当前正处于冬奥会举办前的关键时期,急需一个安全稳定的办会环境,这些因素都导致韩国当前的对朝政策反而处于被动应对地位。


截至奥运会召开前夕,韩国政府的主要对朝政策特点如下:


1)被动性


冬奥会是主办国展示自身实力,提升国家形象的良好舞台,韩国对平昌冬奥会亦有类似期待。


然而当前平昌冬奥会的举办却因为一系列原因受到影响:“NHL禁止联盟内队员参加冬奥会”和“俄罗斯队被禁止参赛”两大禁令,很大程度降低了冬奥会的竞技水平和观赏度,举办“高水平”冬奥会正面临挑战;半岛局势则因为朝鲜核导问题不断激化,新上任的特朗普政权则威胁用“火与愤怒”彻底终结朝鲜政权,“奥运休战” 乃至半岛的根本和平,正在受到严峻的挑战。


不过,“火与愤怒”实际上改变了朝核问题受朝鲜单方主导的情况


朝鲜在新年释放出的善意则令局势有所转变。尽管当前绝非朝韩开展沟通的最佳时期,但此时开展朝韩交流,进而争取朝鲜参加冬奥会,却是韩国政府能够提升奥运会话题性、缓和当前局势的最好手段之一。在这一判断下,韩国政府对朝鲜方面提出的有关提案基本采取了全盘接受的被动态度,也同为实现自身“最高目的”即安稳度过冬奥会服务的考虑有关。


2)独断性


如前文所述,当前开展朝韩接近并不符合半岛局势的发展情况,也同韩国国内当前的“厌北”民意(可以参阅 @黑齿常之 的文章《冬奥会逆风折射出的韩国民间情绪变化》)不相吻合。然而,为了保证“安稳度过平昌冬奥”的大目标得以实现,文在寅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颇具争议的举动推行朝韩的“一体化”,这也反映出其施政上的独断性。


“独断性”推进朝韩接近的最典型案例就是“女子冰球队事件”。韩国女子冰球队是一支相当励志的队伍:没有赞助商、没有关注点,甚至无法做到职业化(不少球员都有第二工作维持生计),队伍却努力训练,在2017年却在世界杯上创造佳绩,强势升级(冰球队伍被分为若干级别,需要依次上升),被不少韩国年轻人视为努力奋斗的励志典范。


队伍里甚至还有海外朝鲜族球员


然而文在寅政府却为了实现朝韩共同参奥,主动推进朝韩组建女子冰球联队的提案。根据朝韩的共识,南北联队将打半岛旗、以《阿里郎》为代表曲目出现在赛场上。尽管这一幕曾在1991年的千叶世乒赛上出现,但当前的“厌北”情绪同韩国年轻人对女子冰球队的寄托,使得韩国国民难以接受“一支艰苦奋斗的队伍失去代表国家出战机会”的事实,而这一过程中,文在寅政府对的指令性举措,又破坏了自身“反财阀”“民主化”的形象。


女子冰球联队事件后,文在寅支持率急剧下跌,在1月底达到60%左右的最低点,这不能不说同其推动朝韩交流过程中罔顾“厌北”民意的独断行为有关。


3)不同步性


除了韩国国内因素外,半岛外有关国家如日本和美国对朝韩接近的冷漠态度,也同韩国此轮推动对朝沟通的积极态势形成了鲜明对比。


美日政府至今虽然对韩国的对朝政策表现出了一定谅解,但依然认为这一谅解不能破坏美日韩阵营的对朝“极限施压”态度,认为朝鲜释放的善意具有争取时间和迷惑外界的意图。毫无疑问,美日的这一立场,同两国当前试图以朝鲜问题为契机,推动局势向于己有利方向发展的考虑有一定联系。


同时,美日还担心朝韩的有关交流会破坏共同对朝制裁:如上文所述,朝鲜正试图以一系列的“交流”举动突破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及美韩的单独追加制裁,出于对朝鲜顺利参加奥运会有关活动的考虑,韩国政府正积极协调美方,试图对朝鲜的违反制裁行为进行豁免。然而,一旦坚固的制裁措施被突破,其稳定性,或者说权威性必将在朝鲜心目中大打折扣。


一直有舆论认为对朝鲜的制裁是雷声大雨点小(Source: NYT)


有鉴于此,美日在朝韩开展交流后对冬奥会展现出了冷漠和对立的姿态:日本一开始宣称安倍晋三将不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而在文在寅政府不为所动后,才表示将同韩方商讨安倍访韩事宜;美国则在确定副总统彭斯参会的前提下,加大了对朝鲜的批判调门,今日更是放出消息,将以副总统彭斯的名义邀请奥托·瓦姆比尔的父母参与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同时宣称将不与访韩的金永南进行交谈,以免破坏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



综上,朝韩以共同参加冬奥会为契机所开展的一系列良性互动,充分反映了朝鲜试图以此为契机,开展对进步阵营政权的驯服和对制裁决议突破的意图,也表现了韩国政府在“平稳办好冬奥会”为大目标的前提下,不惜违背部分民意和美日盟友意图,坚持开展对朝沟通的决心。


当前,双方的冬奥会前互动已经基本完成,随着冬奥会的召开和朝鲜举行2月8日阅兵,半岛局势将进入下一个更加敏感的“奥运区间”。朝韩的接近是以奥运为契机继续持续,还是随着双方目的的达成而重归对抗的轨道,尚有待进一步的观察和分析。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7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祖国统一”大旗下的博弈与算计——简评平昌冬奥会前朝韩互动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