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保卫不了的现代生活


前两天我们发布了玄处的文章《保卫谁的现代生活》,这篇本是针对前些天我们转发的马前卒的《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一文中的某些问题所进行的讨论,没想到在知乎上引起了不少关注。在热烈的讨论中,出现了一些对人不对事的,乱扣帽子的声音,小编觉得这样的声音既没营养又有失互联网讨论的真义,实在浪费大家时间。今天请D总在综合马前卒和玄处两位老师的观点基础上,谈谈他对现代生活的看法。



@马前卒 马督公是对我大加提携的老师。@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玄处是我非常欣赏的大神。最近,两位大佬针锋相对的文章《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和《保卫谁的现代生活》在我和读者老爷不大的圈子里引发热议。


其实,两位老师的文章围绕的都是相同的内核。笔者认为这就是劳动者的扩大再生产即将无法持续的严重矛盾。只是两位老师的风格和定位不同,大家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各有侧重。同时,作为有理想的作者,写文章的时候都要讲究立言、立德、立行,总要拿些什么来说事,显得两人是在隔空辩论似的。



马督公、玄处两位老师的区别


马督公不是“唯生产力论”和“加速主义”。他一贯故意不谈分配,让读者自行推断实现一个理想的社会的必要条件。玄处则是公开的讲,“只有我们推崇的道路才能实现理想社会”,他让读者回味现在还缺些啥。


马督公现在是身负八位数天使投资的男人,要为投资人负责。有的话如果说了,会影响到投资人的利益。马督公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不做坑人的事情。玄处是体制内的政研学者,据闻他是毕业于京西一所教育部不承认的大学的博士。玄处的母校一进校门既不偏左也不偏右的直走,会迎面而来“实事求是”几个大字,然后在石头上撞个眼冒金星。玄处最犀利的作品不是给我们看的。



两人的定位不同,所以文章的路径——如何吸引读者眼球、如何起承转合带动读者思考——必然不同。马督公靠流量吃饭,玄处是职务创作之余换换脑子。但是,两位老师的理论作品(我们能在网上看到的)都有一个相同的路数,那就是……洗稿。



大V洗稿记



我们以玄处作品《携程亲子园是困难群众众筹的育儿嫂》为例。在这篇稿件中,玄处以大篇幅的论证得出一个结论:“作为群体的劳动者就陷入了一个怪圈:工作越努力,工时就越长,工资就越低,离美好生活就越远。”这是洗的哪一段呢?就是墙上挂着的那老头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的一部分——


“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


玄处这篇文章讲的就是劳动者与劳动的对立,劳动者之间的对立,通篇都是摁着老马的同一只羊薅毛。在有良心的青年理论爱好者当中,玄处和马督公的地位很高。因为大家都是洗稿,他们二人是唯数不多能把事情讲明白、把理论编圆了的。不论是宏大叙事还是社会热点,“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发散出去的最后都能收回正题。



人的扩大再生产危机


现代社会一切提高生产力的手段,都以技术进步为显要标志。扩大在生产过程中,生产资料生产比消费资料生产增长,不变资本习快于可变资本的增长,这就使得生产出来的财富向资本集中而不是向劳动者集中。同时,为了解决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产能过剩,有效需求不足;现代社会趋向消费主义。


劳动者既要在生产过程中异化,又要被消费主义大潮中的各种消费符号异化,比如说无产者因为消费产品和文化误以为自己是有产者。同时,生产力的进步改变了机器排挤劳动者的方式。科学技术成果的应用,是增加社会财富、缩短劳动时间的有力手段。这一进步需要高素质的劳动者,于是劳动者不得不加大教育消费。归根结底,导致无产阶级创造的社会财富越多,它自身受剥削的程度也越深。



在我们国家,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不存在这类突出矛盾。据我国《参考消息》和朝鲜的《参考消息》报道,在这世界上的一些地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既导致财富的扩大再生产面临周期性的危机,也导致了劳动者的扩大再生产无法持续。


人在生产和消费中异化。人出于对自身生活的厌恶,摒弃传宗接代的天性,宁愿为了保持和提高生活水准,晚婚、不婚,少生育甚至不生育子女。


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房产向居民征税,凭完税证明向无产者提供社会服务。由于支付不起这种特殊的“税金”,很多人无法获取结婚、生子必要的社会支持。


经济关系和交换价值主导了一切社会关系与人际感情。人最重要的社会身份是“阶层”,阶层滑落变得比死还可怕。这让人们的婚姻选择变成了悬疑惊恐片。


人们为了保证子女的社会地位不下降,需要为后代准备丰厚的教育投入,以确保自己的社会地位能够在子女的身上实现“再生产”。养育子女的焦虑,让学校和儿科医院里遇到许多“蛇精病”。



社会尔虞我杂,父母、子女、社会其他成员互相不信任。家庭纽带的断裂让人们从养育子女到赡养老人都出现了难题。虽然现在社会服务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个别悲观的社会成员因此产生了自毁情结,另一些家庭名存实亡。2012年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纽特·金里奇生活糜烂,他实施“开放式婚姻”,翻译成中文就是“齐人之福”。在整个欧美地区,近一半的新生儿来自未婚妈妈。家庭制度在这些国家面临危机。


其实笔者也是在洗稿,举列部分洗的“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那一大段。



风景这边独好


“他们的”现代生活没法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还很有活力。在我们国家,公有制经济让集中于资本的财富属于每一位公民,我们可以通过制度合理分配财富,解决发展过程中的不均衡问题。毕竟,我国现在也受到多元思想的影响。


比如说,很多独立人格的小姐姐面对生活压力,宣言要打破传统家庭和与生育观念对她们的束缚、迫害,一辈子自己过得美美哒。以至于在生育意识浓厚的山东省,中国近代不孕症西医诊疗起源地、章丘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开办了“卵巢银行”。不是让女权斗士们备下“后悔药”,到老来解冻细胞生孩子,而是为了……除了帮助接受抗癌治疗的病人保留生育能力,通过移植自体年轻时的卵巢组织能够延缓女性更年期,可以帮助小姐姐们年轻态挑战晚年生活。



玄处老师强调政府在二次分配上的责任,强调社会福利帮助人实现全面发展。马督公老师的“社会化抚养”,其实跟玄处老师同出一辙,不过是学校等涉及养育子女的社会化分工的延续和细化。“社会化抚养”弥补家庭抚养局限性的实践在大家熟悉的互联网空间并不陌生。低级一些的如杨永信、豫章书院,高级一些的如“网红小吃作坊”共青团。团团在用户低龄一些的互联网平台很吃香,说明未成年人对正确思想存在刚需;团团可以通过网络新媒体跟家庭教育互补,巩固学校教育的成果。


马督公老师历来一再提醒无产阶级要有阶层自觉性,劳动者不要因为掌握的生产力先进一些,手里有了几个钱,就高人一等;不要用消费和文化,把自己跟经济地位低一些的其他普通劳动者区分开来,由此错把自己当成有产阶层,失去了革命性。显然,马督公老师的话挫伤了一些苦于生活现状的朋友。这些朋友因为向往美好生活而生的焦虑,由玄处老师的社会福利倡议抚慰。其实两位老师主张的事物在近期都是一回事,只是流量接口不一样。


“现代生活”不是传统,终有退场之日


至于在远期……


当前,人类文明已经多年没有经历技术革命和生产力飞跃,所以一些国家的矛盾面临激化。几位在美国的朋友表示,在美国当吃福利的“垃圾人口”很轻松,想通过奋斗保持中产身份却很辛苦。这是美式“减丁”。美国要给每个劳动者提供华尔街的办公桌,提供波音的流水线工位,提供UCLA实验室里的移液枪,这是什么投资力度?这些岗位日常要动用多少地球资源?以美国现在的生产力水平,提供这些资源是没戏的,于是美国用生活成本、教育成本减掉中高端人口,让中高端人口的海量剩余产品养活垃圾人口。这种凑合,可以视为一种生活方式的终末信号。



如果没有技术革命,人类文明将会收到更多的终末信号。比如说当现行产生力水平下的扩大再生产与细化分工遍布了整个地球,我们再去哪里实现大目标?资本阻碍人类进步。资本家愿意发明让癌症病人长期服用、带病生存的药物,而不考虑治愈癌症。教育成本高企,人才不去低薪的NASA而是去华尔街;火箭爆炸,责任下移,加强文牍主义规章,再找民营企业放个卫星美化形势。


西方国家看似发达的基础研究如生物、化学、材料等学科,实际是沿用小作坊时代的研究手段。虚伪的学徒制以“学术”为名剥削了研究生的青春,再以“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比例,把没有取得教职的毕业生扫地出门。毕竟生产力落后,社会不需要这么多科学家;又不是我们国家,发展中国家机会多……


如果人类跨过了眼下这道槛,在通向自由世界的过程中将要消灭私有制。有两个因素造成私有制不可撼动:1,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不一,必然会造成有人穷,有人富;2,大家都是想把最好的留给子女,不论财产还是社会关系,必然导致资源世代积累形成贫富差距。


当前的家庭制度的核心是经济组织。组织起一男一女及他们的亲人,进行财富生产和传宗接代。家庭是私有制条件下顺应财富生产与世代延续形成的经济组织,是世界上最普遍、历史最悠久的经济组织形式。社会化抚养的远期任务,是当家庭这种人口与财富的再生产组织模式难以维系的时候,替代家庭的人口再生产职能。


我们的现代生活只是一定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在时代的发展中它将完成历史使命。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7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保卫不了的现代生活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