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新年礼物?也谈朝韩板门店会谈

2017年的朝鲜半岛局势发展可谓愈发紧张。出于对自身绝对安全的渴望,朝鲜的核导计划在这一年取得了巨大的技术进步,短短一年,朝鲜已初步具备投掷核武器至美国本土的能力。而另一方面,以美国为首的一方,和以中俄为代表的一方因为这一巨大的技术进步,而加强了对朝鲜制裁措施,并将在未来严重影响朝鲜国民经济的运行。随着特朗普上台、文在寅接替朴槿惠、安倍赢得众院选举谋求国家正常化等外部环境调整更带来了新的不稳定因素。可以说,到2017年底,朝鲜半岛局势正面临着巨大的失控风险。


然而正如我们从历史书中所学到的一样,每当朝鲜半岛局势面临巨大安全危机时,互相对立的双方却总能通过一定的途径寻找到缓和局势的突破口:无论是冷战时期的“普韦布洛”事件、青瓦台刺杀事件,还是20世纪90年代的第一次朝核危机以及2010年代的军事分界线布雷事件,这种“对抗-对话”的奇特互动模式似乎不断出现。



因此,当2018年初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提出朝鲜愿意参加2018年平昌奥运会,并要“改善处于冻结状态的北南关系”时,韩方迅速进行了积极回应,并在1月9日安排了朝韩高级别代表会谈,探讨了有关问题。


那么,这次会谈具体探讨了哪些内容,反映了双方怎样的关心和心态,对周边国家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又将如何引路未来半岛局势的发展呢?以下为大家进行简略的分析。



 1     会谈:以参加奥运会为因子


毕竟两方开始官方接触的理由是就朝鲜参加即将平昌冬奥会的问题进行讨论,因此无论双方多么急于缓解当前的紧张状态,重建符合双方想定的朝韩关系,一切的探讨都必然要从朝鲜参加奥运会所要面临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和法律问题开始。


众所周知,朝鲜在2017年因其核导计划遭受到了系统性的制裁,其对外人员派遣、从海外获得资金等众多国际活动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作为朝鲜体育主权的重要一环,派遣体育选手参加国际赛事也遭到了各国,尤其是周边相关方的制裁。


比如,2017年底朝鲜女足参加在日本举行的东亚四强赛时,主办方日本足协就在赛前以联合国及日本有关制裁案为由,拒绝向朝鲜队发放各参赛队均应获得的奖金。虽然朝鲜女足最终漂亮地拿回了冠军奖杯,扬眉吐气地回到祖国,但这也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当前朝鲜体育选手出国参赛所面临的重重困难。在这种前提下,朝韩针对参加奥运会所需要解决的技术、法律问题进行交涉,就理所应当了。



但毫无疑问,这种以解决参赛问题为名义举行的会谈,其目的远不止就参奥问题进行讨论这么简单。早在金正恩发表新年讲话、文在寅于国务会议进行应对的1月3日,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转述金正恩本人立场时,就明确指出:


……与此同时,他(金正恩)还指示从3日15时起开通北南板门店联络渠道,以便就包括派遣平昌奥运会代表团问题在内的一些有关会谈召开的问题跟南方及时联系。


于是,正如外界所观察和分析到的一样,以朝鲜参加冬奥会为引子,包含其他议题在内的朝韩高级别会谈,就这样在板门店召开了。



   |  协议:政治正确与各取所需


朝韩1月9日的会谈可以说大体是顺利的,而且在会议完成后的当天晚上,双方代表便向媒体散发了有关共同新闻稿,韩联社则在夜间将其发布,朝中社随后跟进,于10日上午稿件更新时上传了共同报道稿。同外界猜测类似,双方主要针对朝鲜参加冬奥会问题、缓解朝韩军事紧张状态以及进一步改善朝韩关系做出了三点表态。仔细观察,这份字数并不长的协议有两个点值得关注。


1)“民族主义大旗”氛围


纵观公报全文,四次(朝方版本还多一次,我们下文再讲)提到了“全民族”的概念,这一点在以往的事务性朝韩对话中比较少见,体现出了“民族主义大旗”的氛围:公报中表示,改善朝韩关系是“全民族期盼”的,朝鲜和韩国共同保障冬奥会成功举行,则是可以“提升民族威望”的;至于缓解当前紧张局势,和加强双方对话,则有利于促进“民族和解与团结”。


加强对话有利于民族和解尚可理解,但共同保障冬奥会成功举行,就怎么能上升到“促进民族和解”呢?这是因为,朝韩体育交流长期以来一直承担着朝韩双边沟通的先驱性作用。早在1991年,朝韩就在体育领域走出了双方交流的第一步,共同组织联合队参加日本千叶世乒赛,并获得了女双冠军的好成绩(电影《高丽梦之队》就反映了这一历史事件),此后双方多次在国际舞台上联合参赛,先后于2000年和2004年共同高举朝鲜半岛旗参加了两次奥运会,向世界展示了朝韩双方谋求统一的姿态。


可以说,在这种“运动场上都是朝鲜(半岛)人”的气氛渲染下,朝韩在体育领域展开高水平、互相支持的合作已经从某种程度成为了朝韩统一问题的最生动注脚,更成为了韩国国内政治中关于朝韩问题的“政治正确”。因此在协议中强调共同保障奥运会成功是有利于民族利益的说法,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朝韩双方及海外朝鲜民族侨胞对于朝韩联队问题的普遍认识。



2)“我们民族自己”和“作为半岛事务的当事方”


虽然双方的新闻公报基本完全相同,但在个别用词上却依然存在不同。具体而言,朝中社新闻公报上关于朝韩问题的有关条文是这样的:


三、北方和南方同意,尊重北南宣言,本着由我们民族自己来的原则(朝方原文:우리 민족끼리의 원칙에서)通过对话和协商来解决北南关系中的一切问题。


为此,双方决定同改善北南关系北南高级别会谈一起还召开各领域会谈。(조선중앙통신)


对比韩方稿件,同一条款则是如此表述的:


3. 韩朝双方一致同意尊重韩朝达成的宣言,并作为半岛事务的当事方(韩方原文:우리 민족이 한반도 문제의 당사자로서),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有关韩朝关系的所有问题。

为此,双方同意在举行旨在改善韩朝关系的高级别会谈的同时举行各领域会谈。
(남북고위급회담 공동보도문 전문)



可以看到,对于朝韩开展会谈的基础原则,共同新闻公报中双方依然存在分歧,并最终以双方各自独立的表述方式进行了描述,这恰恰从一定角度上反映了当前朝韩两国对半岛问题的心态和现实认知。


朝鲜方面就开展对话协商提出的指导原则是著名的“由我们民族自己来”,亦即著名的“以我们民族自己”。该原则最早出自2000年6月15日金正日与金大中共同签署的《北南共同声明》第一条,由于这一提法符合金日成《祖国和平统一三大宪章》及《为统一祖国,实现全民族大团结的十大纲领》中开展“自主和平统一”的原则,当前一般作为朝鲜主要的统一祖国口号加以宣贯。


而韩国方面在这一问题上则没有提出相应的指导性原则,仅仅在稿件中表示“作为半岛事务的当事方”,回避了同朝鲜一样主张“以民族自己的原则”开展有关活动的提法。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们民族自己”的提法目前在韩国普遍被认为是朝鲜主导的统一原则,韩方采取相同说法恐引起“从北”批判,一方面也反映出韩国针对由朝韩双方独立自主完成半岛统一还存在疑虑,因此采用一个形同废话的修饰(朝韩都不是当事方了,谁还能是?)填补文稿空缺。


“我们民族自己”和“作为半岛事务的当事方”的差异,恰恰反映了朝韩双方在朝鲜半岛统一这类核心问题上的依然分歧巨大的现实。考虑到双方最终同意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不同的表述,这从一定程度反映出会议双方在“期待会议达成成果”的大认识下,保留了各自的看法。



    朝韩:良性互动下的各自盘算


朝韩双方无疑是此次朝鲜“对外破冰”的主要当时双方,而改善朝韩关系很显然也有利于半岛局势的缓和。纵观此轮朝韩高级别对话,朝鲜和韩国所面临的问题、挑战以及对会议的期待各有不同,各自对于开展对话的策略及预期也存在差异。不过在双方共同的需要下,尽管出发点有所不同,朝韩依然开展了顺利的良性互动,达到了一定成绩。


1)朝鲜方面: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朝鲜已经通过2017年的系列核导试验根本上改变了朝核问题本身的性质,取得了拥核的既成事实(各国承认与否则是另一个问题),而外界随之而来的密集制裁,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的“极限施压”并没有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明显的、足以造成执政危机的严重后果。因此朝鲜在这一背景下开展对话,能在制裁效果充分显现前以“完成国家核导开发大业”的从容形象出现在对外舞台上,有利于自身诉求得到满足。


此外,朝鲜宣布对话的时机也相当巧妙。平昌冬奥会将于2月9日召开,而朝鲜在文在寅上台后的2017年5月起对这一事项毫无反馈,埋头于核导开发,直至新年来临的1月1日才给予正向反馈。这一方面自然有抓紧实现核导计划,防止对韩会议后相关武器开发进度受影响的考虑,另一方面,这种在比赛召开在即方进行的仓促对话,也是将“球”踢给韩方,自身高举“提升民族威望”,抢占舆论高地的一种体现:时间仓促,朝鲜相信急于求得成果的韩国将通过会议对己方做出更大让利;而如果韩方坚持自身原则,拒绝朝鲜的一些诉求,则朝鲜就有充足的理由宣称韩国“玩弄同族对抗的把戏”,再拼命批判一番了。


更有意思的是,综合多方面的信息,目前朝鲜正在考虑于奥运会召开的前一天,也就是2月8日隆重举行朝鲜革命武装力量成立70周年庆典(亦即朝鲜最早的“2.8”建军节,后为突出金日成抗日革命军业绩,官方建军节改为4月25日)。考虑到2.8这一节日已经多年未得到朝鲜高规格的纪念,朝鲜在此时的高调处理,也颇有对外宣示“核导是核导、奥运是奥运”的意图在内,有助于朝鲜对内宣传自身作为“核武器强国”的一面,巩固对内稳定。



对朝鲜而言,开展对话的需求是有的,但并没有韩方那样迫切。拥核决心已定,这已经是当前朝鲜最高决策层不容更改的意志,不管外界怎么看,朝鲜是相信拥核能起到“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作用的。在这个基础上,能够从多边对话中取得一些东西也好,谈不出东西也罢,实际上已经没有那么重要。搞活对南关系,本质上而言依然属于争取形势缓和,确保最主要战略任务及时完成的手段之一。


自然,今日的朝鲜能有这种态度,同背后核导计划的成就作为支撑是密不可分的。


2)韩国方面:奥运会的期待、进步阵营的基本盘


正如金正恩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提到的,韩国于2月举办的平昌冬奥会将成为“民族的盛事”。而作为主办方的韩国,更是期待平昌冬奥会能够成为如1988年汉城奥运会一般提振国民心态,提升国家形象的契机,起到积极的影响。


而为了确保平昌冬奥会的顺利召开,营造一个安全平稳的外部环境对韩国就成为了重要课题。考虑文在寅上台后面临的韩国国内外形势相当严峻,同中国(萨德问题)、日本(慰安妇问题)、美国(萨德费用问题和特朗普强硬制裁)都存在一定的争议和摩擦,而外部环境又禁止NHL球员及俄罗斯冬季队无法参赛,赛会质量难以实现“高水平”,平昌冬奥会的吸金能力、媒体热度乃至赛会效果都面临着严峻挑战。



为了改善这一局面,韩国也在多方面开展了外交行动。在对朝领域,韩国自文在寅上台后积极地向朝鲜释放信号,邀请朝鲜运动队参加冬奥会:这一方面有助于营造朝韩和解的大气氛,保证进步阵营内支持率不动摇,在韩国国内树立文在寅对北政策的成功形象;另一方面韩国也期待通过对朝的良性互动,缓解半岛的紧张局势,确保冬奥会的顺利进行;更重要的是,韩国也试图摆脱当前美日韩三国对朝“强硬极限施压”的形象,主导对朝政策的话语权。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在朝鲜终于松口,同意就参赛问题进行谈判后,韩国政府随即快速开展良性互动,先后完成了恢复军事热线、商定高级会谈时间并迅速开展了1月9日的第一轮会谈,形成共同新闻稿并加以发布。毕竟,在奥运会前后需要搞好气氛的是韩国而非朝鲜,既要满足国内对奥运会成功举办的期待,同时也要兼顾朝鲜的要价换取相对稳定的半岛局势,那么韩国政府自己,就必然需要更加主动一些,做出一定的姿态了。



    外界:几家欢喜几家愁


朝韩双方快速接近,就一系列问题展开对话沟通自然有利于朝鲜半岛的稳定与和平,但在周边国家看来,这种接近则不一定同本国立场相符。以下从各国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简略分析。


1)中:“双暂停”“分步走”实质生效


虽然听起来了无新意,甚至在某些人眼中充满了“绥靖”意味,但从冷却紧张局势、缓解双方对立、促进多方开展对话解决分歧的角度而言,中国提出的“双暂停”倡议及“双轨并行”思路是在现行局势下成本最小、双方接受度相对最大的现实性方案。


而现实的朝韩互动局面,也反过来证明了开展“双暂停”对建立朝韩对话气氛的重要性:如果用倒推因果的角度来说,朝鲜决心在1月新年讲话中释放对话善意,一定意义上同文在寅12月表态称“如果朝鲜一直到平昌冬奥会开幕前没有动作,韩美两国有可能推迟联合军演”有密切联系。考虑到朝鲜于11月试射“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后大肆宣传“国家核武器开发终结阶段”彻底完成,这两个表态联合起来,正好就是“朝方暂停核导试验,韩美暂停联合军演”的另一种说法。


对于中国而言,解决朝核问题、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核不扩散体系十分重要,但同时,维护半岛的和平稳定,进而保证我国东北、华北地区的和平发展也同等重要。“双暂停”倡议正是基于这两个同等重要的关切下提出的缓和措施。既然朝韩双方都照此办理,显然中国是乐见其成的。


2)美:“极限施压”与制裁局面受到挑战


特朗普上台后将朝鲜核问题定性为“最大的问题”进行处理,并在朝鲜开展后续核导计划后,在派遣航母编队进入日本海,同韩国进行联合军事演习的同时,以联合国安理会和本国附加制裁的形式,同韩日一同开展了被称为“极限施压”的系列经济政治制裁行为。


朝鲜半岛问题是直接动摇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重大事件,这对美国而言威胁重大。特朗普将朝鲜问题作为第一个总统任期优先处理的事项,同时还起到了团结日韩、牵制中俄、扩大影响力等作用,有利于在美国国内的“铁票仓”区域树立一个坚毅、果断、强硬的“美国第一”总统形象。可以说,特朗普不惜通过军事威慑和经济制裁的联合行动极力压榨朝鲜核导计划的生存空间,原因就在于解决问题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然而,这种“极限施压”的态势目前却受到了韩国推动南北对话的冲击。虽然目前外界普遍认为韩国的对朝对话态度依然是为了度过冬奥会期间的“权宜之计”,但从双方会议公报来看,朝韩都有足够的动力,针对半岛的当前态势和军事紧张状态开展进一步沟通的意向。这种意向尽管在未来必将受到外部因素、朝韩诉求不同等因素的影响而被弱化,甚至是扼杀,但朝韩双方在会议中表现出的强烈民族主义倾向,对于“极限施压”本身是非常不妙的信号。


因此我们看见,美国对于朝韩开展对话表现出了一种较为微妙的态度。一方面美国同意了韩国关于推迟韩美军演的请求,从政治正确(奥运会休战)的角度上表现出了善意,给了韩国面子,但另一方面也在其他场合强调维持对朝制裁和施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对于美国而言,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莫过于朝鲜借助于这一轮“和平攻势”再度化解了国际联合施压,并在核导计划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不可追回。


3)日:正常化道路上的第二次“尼克松危机”?


如果说美国对于朝韩对话还保持了一种“礼貌性微笑”的话,那么日本的脸则是彻底地黑了。这是因为,朝韩对话一方面严重影响到了日本试图利用朝核问题实现国家正常化的意图,韩国文在寅政权上台来的一系列举动也正在动摇朴槿惠时期韩国“倒贴”换来的日韩关系。



众所周知,朝核问题对于日本实现国家正常化而言不啻为一场天赐良机。虽然朝鲜拥核的本质和开展的相关决策并不是如某些爱好者所说的,同日本进行了“非正式的互动”,但日本很显然,将朝鲜导弹一次次落入日本专属经济区,甚至飞跃本土的行为化作了增强本国武装、实现“国家正常化”的正当理由:无论是增强反导力量,购入“陆基宙斯盾”,还是提升本国



   |  后续前景


(1)冬奥前景:乐观

(2)安全前景:谨慎乐观

(3)互信前景:不乐观

(4)核导前景:不指望



    总结


(1)意料之中:实现了参加奥运会

(2)意料之外:进度顺利,一定意义缓解了军事紧张

(3)体会:民族主义、左派进步阵营同右派保守阵营+特朗普+安倍的激烈


朝鲜半岛2018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无论是气候意义上的,还是政治意义上的。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298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新年礼物?也谈朝韩板门店会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