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共产主义者与共产主义厨


XX厨是指ACG次文化圈和网络对某一作品或某一角色等病态热爱的人的群体称谓,多带贬义,但亦有作为自嘲的情况等。通常认为此类人的想法相当主观,且行为相对偏激、极端。XX厨容易为了维护自己喜爱的作品或角色在自己的心中的形象而扭曲事实、真相,进而引发争吵。——————萌娘百科



本尼迪克特·R.奥戈尔曼·安德森在其著作《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指出,“它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并且,它是被想象为本质上有限的(linmited),同时也享有主权的共同体。”这一对民族主义的论述长期出现在网络键政讨论中,使用者的经济属性和政治属性大体上趋向于中产阶级以及小资产阶级中的“红左”与“白左”。其目的也无非是讽刺我国当前的保守现状。“红左”们普遍认为,当前的保守现状来自于倒退,而“白左”们则认为这一现象来自于我们没有学习西方。即便目的(各自的解释)不同,这两大势力都不约而同的把自己放在一个奇妙的道德制高点上:民族主义与保守主义已经是历史的尘埃了,我所站的这块高地(并不存在的)是“勇闯新世界”语境下的“新世界”。


令笔者困惑的是,无论是“红左”语境下的,在苏东剧变之后就已经不存在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大联合”还是“白左”语境下的,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就已经是虚妄的“多元文化共存世界”比起民族主义,保守主义都要更接近于“想象的共同体”这一描述。在笔者看来,上述中的两种人,与其说他们是xx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xx主义厨更为恰当。这些暂时还衣食无忧的市民群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某种主义有所认识,而仅仅把各自语境下的专有名词当做某种流行文化展示罢了。也就是说,本质上,这些人和他们所批评的“切·格瓦拉粉”一样,都是“明明不是左派,却喜欢在高台上用流行唱法唱国际歌”的共产主义厨罢了(这里引用了罗神的一个吐槽,侵删)。


这种“共产主义厨”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都不鲜见,举个最近的例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7046426。



在这个问题下,大量的共产主义厨仿佛群魔乱舞一般,在得到充分信息进行具体分析之前就对房东表现出了极大的仇恨:恨不得把房东立刻吊死以宽慰无产阶级。笔者看得这一情景的第一反应不是欢呼民智觉醒而是想到了某电视剧中提到的这段史实:



电视剧里涉及到的这段史实大家可以自行了解一下这里不赘述。这段史实里涉及到的行为,不仅在理论上偏离了历史唯物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实践上也同时差点对革命造成重大挫折,更加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幼稚行为在之后的革命过程中也时有再现。而在十月革命百年之后,这种“不考虑国情,也没有真正考虑老百姓的生活与切身感受,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行为在键政讨论之中依然屡见不鲜,由此可见,实质是皈依者狂热的共产主义厨现象是共产主义运动当中甩不去的阴影。



回想起恩格斯晚年捍卫历史唯物主义的斗争,总会让笔者感到唏嘘。恩格斯晚年致力于反对对马克思学说的庸俗理解,驳斥资产阶级学者对马克思及其思想的歪曲和诽谤和从正面阐述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及其哲学基础。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这种对“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进行全面批判的学说就面临着曲高和寡的问题。如果说过去的大多数革命者只是懵懂的想要吃饱饭以至于在实践中总是会出现小农样式的幼稚行为,那么今天的市民阶级中的皈依者们则表现出小资产阶级的狂热与懦弱。列宁说:“不钻研和不理解黑格尔的全部逻辑学,就不能完全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毛主席讲没有很多人真的懂得马克思主义。从如今看来,这些论述不仅没有过时,还超前了许多。(很惭愧,笔者只是看过一点《小逻辑》)


英国历史学家E.H.卡尔曾指出:“危险不在于我们避而不谈十月革命史上的巨大污点,那场革命使人类付出的痛苦代价,以那场革命的名义所犯下的罪行。危险在于我们总想全部忘记并且在缄默中忽视那场革命的巨大成就”,莫里斯·迈斯纳则认为卡尔的话不仅适用于俄国也同样适用于我国。他认为“社会大变动总会激起人们对未来的,伟大然而达不到的期望,一旦希望破灭,长期的幻灭感和愤世嫉俗的态度必然接踵而来,而实际的历史成就却被抹煞或被遗忘了”。



我们回顾历史,苏东剧变之后,太多太多的人从一名共产主义者(或者共产主义厨)变成了“反G急先锋”,现在想来,这正是历史唯物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没有学好的表现(也因为实在是很难学好)。这类转变除了实践上的理想破灭,更多的则是这类人对共产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还停留在费尔巴哈式的人本主义哲学(伦理社会主义)。这种哲学语境下,社会主义仅仅是作为“应有”而诉诸人们纯主观的善良意志,而不是资本主义这种特定历史阶段的社会组织(现有)在其发展过程中所创造出来的可能性。对于历史唯物主义来说,只有从人的本质概念中彻底清除先验性与抽象性,从现实的历史活动(生产)出发,不再纠结于人的理想本质与现实存在的,形而上学的对立,才能获得其现实基点。(很惭愧,笔者离这一境界的距离也相当远)


除了“皈依者狂热”样式的共产主义厨(大部分),还有一种并不常见的共产主义厨。这类的共产主义厨与“皈依者狂热”样式的共产主义厨有着较大不同,这类共产主义厨普遍是大院子弟,他们长期深陷于建国后两个历史不同时期带来的永恒矛盾之中,他们在物质上富足而在精神状态上极差,这类人最为典型的例子便是姜文了。不谈对沉思录读者较为遥远的《太阳照常升起》与《鬼子来了》,仅仅是《让子弹飞》与《一步之遥》的“喵学”解读也足以让我们一窥这类人的精神世界:理想世界(应有)与无奈现实(现有)之间永恒存在的无底深渊(伦理社会主义)。



按照玄处的某一个答案所说,姜文这类人与赵敏其实并无不同,赵敏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与镇压反元人士,只是单纯的模仿自己祖先的行为,“血统论”与“贵族义务(Noblesse oblige)”在这类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姜文这类人注定是要比赵敏更痛苦的,很简单的道理,始终笼罩在他们头顶的不是元顺帝,而是人类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伟大先知。主席自称是学到了百分之七八十的马克思主义的,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以人本主义哲学为基础的这类对英雄人物的单纯憧憬与对弱势群体的“自上而下”的关心是远不足以支撑人度过资本主义晚期的。


这是个很多人对着动漫偶像喊“老婆”的时代,这是个“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小鲜肉横行无忌的时代,这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时代。也正因为如此,共产主义厨也总比资本主义厨要好,毕竟我看了太多既不是上市公司千金,也没有海外房产,却还在为资本主义说话的人了。


最后是两学一做时间: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要牢固树立正确历史观,既不能割断历史,也不能虚无历史,坚持做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成果决不能丢失,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决不能否定,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方向决不能动摇。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0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共产主义者与共产主义厨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