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王牌VS王牌——中美军队的首次较量


67年,1950年10月25日,四十军120师360团与韩1师先头部队发生交火,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 



 

云山周围全是山地,其南边的清川江流域是个平坦的低洼地带,其北边则是与清川江平行的狄逾岭山脉,再北边是江南山脉延绵至鸭绿江。韩军北进鸭绿江的主要通路有两条,一是沿宁边和博川之间的龙山洞经泰川、龟城沿大宁江至朔州的大路;二是龙山洞经云山至昌城的山间道路。而往东北方向的公路通向的就是温井。

 

当时,我360团在云山城北的262.8高地、间洞南北山、朝阳洞东山、玉女峰一线构筑阵地,准备阻击从云山城北上的韩军,因此他们的阵地是从云山北向东延伸,这样摆的目的是掩护我四十军主力在温井地区的展开,同时等待第三十九军的到达。360团虽然考虑周全,事实上真是高看了韩军,多虑了。


 

其团长徐锐是员猛将,辽沈战役中,就是当时任副团长的徐锐率领一个营,深入敌后,袭击了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的司令部。

 

360团在前沿阵地间洞南山放的是1营3连,阵地前仅隔着一条河就是云山城。间洞南山是横在云山至熙川、云山至温井两条公路交会处的一座100多米高的山岗,这个高地扼守着韩军的必经之路。

 

整体地形上对志愿军较为有利。

 

前来的韩1师号称韩军精锐,其在美第6坦克营主力和美第9野战炮营及第6迫击炮营、第1高炮群(由155榴弹炮、90毫米高炮营组成)等的有力支援下,凌晨从龙山湖——宁边一线出发,以水丰坝为目标急速前进。

 

一头撞上360团的是其以美军一个坦克连为先导的韩15团(团长赵在美上校)。枪炮声一起,美军坦克扔了韩军步兵掉头就跑,韩15团先头步兵大部被歼。

 

于是韩国人摆开阵势,准备再战。其部署为,15团以1营攻击间洞南山、2营攻击朝阳洞东山;12团2营在右向云山西北、3营在左向云山西侧,作为侧翼掩护;11团在云山以南为预备队;美军支援火力在云山西南至东南一线展开。

 

可以看到韩军虽然无所作为,一副准备防御的模样,一个团攻,两个团守,根本不像是一支胜利之师。事实上韩1师师长白善烨用兵还是蛮有章法的,其中的原因在于这家伙原来是伪满洲国军队的一员,有和我军交手的经验。当前的情况让他心跳不已,共军来了,前面的敌人是共军,还攻什么攻,自保要紧。

 

当时云山以北只有360团在,三十九军尚未赶到,这种情况下其实对韩军来说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不决,要么进要么退,必须下定决心。但是白善烨处于犹豫之中,前面好像是中国人,进他不怎么敢;中国人的兵力好像又不强,退他又不舍得,这种犹豫为志愿军赢得了时间。

 

既然师长是这种态度,负责攻击的韩15团打的也是窝窝囊囊。一开始,韩15团还有模有样,其1营猛攻间洞南山我360团1营3连,3连在美军强大的支援火力下伤亡过半,战事正焦灼之际,3连三班长石宝山在全班弹药全部打光的情况下,抱起最后两根爆破筒冲入敌群,与敌同归于尽。这是朝鲜战场第一次与敌同归于尽的志愿军战士,我最佩服的就是这种英雄。想当年,在一次红蓝对抗演习后,我的照片登上了军报头版头条,照片中的我右手长枪左手短枪,左边是步兵9连,右边是炮兵连,身后还有坦克1连1个排,我举枪高呼:“弟兄们,给我上!”也很英雄。扯远了。

 

25日,360团与韩15团激战一日,守住全部阵地,日本人认为主要原因在于,韩军发现当面敌人是曾统治他们多个世纪的中国人后,丧失了勇气,这个判断正中白善烨的心思。

 

次日,360团见韩军士气不振,索性发起反击,韩15团居然节节后退。

 

为了掩饰,韩1师向上报告:“我们遭遇了共军一个整师。”

 

当白善烨在磨洋工的时候,我三十九军已迅速向他扑来。

 

在10月25日的时候,三十九军距离云山还有五十公里。该军决定留344团在龟城、泰川一线保护侧后安全,全军急速向云山扑去。

 

当时,温井方向四十军正在打击韩6师,从战役全局考虑,三十九军并没有马上对韩1师发动进攻,而是以各部队交替掩护,在26日至30日间,逐步占领云山外围阵地。而韩1师也转入防御,只以较小兵力与志愿军进行争夺。因而白善烨始终没有发现当面志愿军有多少人,一直以为是一个师,凭韩1师自己的实力加上美军加强的火力,白善烨不认为一个师的志愿军能对他产生多少威胁。

这个时候,美军各级指挥官正处在完全搞不清志愿军情况的状态中,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认为,应该在云山方向加强力量,打破僵局以支援右翼韩6师的行动,于是命令美骑兵1师向云山前进,在云山超越韩1师投入战斗,加强攻击力量。该师是美军王牌部队,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总是充当开路先锋的角色,从未吃过败仗。沃克动用该师可见对云山一线的重视。

 

但沃克的这个命令进一步使得白善烨对局势发生了误判,韩1师一直留在云山与三十九军卿卿我我纠缠不休。

 

29日,美骑兵8团向云山出发。同日,四十军耐不住性子,在敌右翼大开杀戒,联合国军右翼崩溃。

 


按道理说这种情况下,联合国军的右翼已经崩溃,未来会发生什么可以预判,战场的局势已经比较清晰了,但是美国的将军们就是看不到,其最左边的美24师、英27旅,根本不管在他们东边发生了什么,闷着头往鸭绿江跑。美骑兵1师继续向云山前进,韩1师还是待在云山不动。所以,谁要跟我说美国的将军们很厉害,我跟谁急。

 

这样一来整个战场态势云山成了最突出的一点。这里正是彭德怀早就瞄好了的目标。

 

31日,三十九军各部进占进攻出发阵地,完成部署。

 

116师为主攻,从西北方向攻击;

 

117师为助攻,从东北方向攻击;

 

115师在西南方向堵击,防止敌人逃窜,并阻敌援兵。

 

而前一日,联合国军西线各部从他们的总指挥沃克中将那里受领的任务是,美骑兵8团接替韩1师原来的任务向朔州进攻,韩1师接替韩6师原来的任务经温井向楚山进攻,韩7师不再担任左翼预备队,归建韩第2军团,加强右翼。

 

战场实际的情况是,敌右翼韩6、8师已经崩溃,温井、熙川一线全是志愿军,整条战线由东向西呈斜线状,韩1师居然要侧敌行动,深入志愿军重围。幸亏彭德怀不知道沃克的部署居然是这样,要是知道的估计得笑死,这摆明了是让韩1师来送死,还辛辛苦苦打云山干嘛,放出通路让韩1师进来关门打狗即可。

 

我反正实在是不知道当时沃克中将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因此,10月31日至11月1 日,进入云山的美骑兵8团开始和韩1师在左翼和正面的部队开始换防,以便于他们下一步展开攻击行动,因为美骑兵8团要去朔州嘛,这是西北方向,所以要把这一线的阵地让给他们。而这正是志愿军主攻方向,中美军队的首次较量就是在这种双方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的。

 

此时,美骑兵5团作为后继,进至云山西南龙山洞。


本来三十九军计划在11月1日19点30分发起总攻,但15点30分发现云山之敌阵地一片混乱,误以为敌军要撤退,实际上就是上述的换防,于是决定提前发起进攻。

 

而此时云山的敌军因为换防,很多部队还没有调整到位,志愿军把握的这个时机真的很好。

 

联合国军的情况是,美骑兵8团负责云山北、西、南的防务;

 

韩1师负责云山东北、东、东南的防务;

 

美骑兵5团1营正在向云山西搜索前进,2营在云山西南的龙山洞,3营则被拉到了云山南方的宁边东侧填补右翼战线的漏洞。

 

而志愿军故意在云山东南军隅里方向留了个缺口,以便敌军落入我军布置的陷阱。

 

云山战场总的情况实际就是志愿军三十九军8个团挑战美韩军5个团,兵力稍有优势,火力完全劣势。(要知道美军认为韩1师具有同美军师相当的实力。)

 

但三十九军的116师,这个当年东北战场头号主力师实在是太猛了。

 

志愿军攻击一开始,主攻的116师就表现特别凶猛,特别是发现当面敌人居然是美军后反而更来劲,美骑兵8团1、2营一下子就被打蒙了。而韩15团在117师攻击下也几乎同时溃逃。西南的115师也不甘寂寞,美骑兵5团1营瞬间失去了它的B连,此处需要特别注意,这是志愿军115师一个连歼灭美军骑兵5团1个连,1对1,这个连是343团1连,牛。

 

其实在当天的中午,沃克已经搞清楚其右翼已经惨败,他给美第1军军长米尔伯恩少将打电话:“韩国军已经土崩瓦解,没有部队可以指望作为战斗力使用了。贵军要自己掩护自己的侧后。进入军作战区域的韩国军队,可以全部由贵官指挥”。

 

米尔伯恩急忙跑到军隅里的韩军第2军团司令部去,没想到韩军居然已经开始向顺川转移了。气急之下的米尔伯恩听到韩军第2军团军团长刘载兴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我的部队在哪。”

 

所以当志愿军发起进攻后,米尔伯恩和美骑兵1师师长盖伊开始大眼瞪小眼,战况非常不利,号称美军王牌的骑兵1师和号称韩军精锐的韩1师居然一触即溃,可没有沃克的命令,他们两个谁也不敢做主撤退。他们之前不相信白善烨的判断,白善烨认为志愿军是一个师,他们认为是两个团,没想到是八个团。

 

终于,在志愿军发起进攻三个小时后,沃克明白过来,云山的王牌精锐们顶不住了。写完这句话,我在想,为啥王牌精锐三个小时后就顶不住了呢?

 

于是沃克下令,第八集团军全军撤退。

 

20时,米尔伯恩召集美骑兵1师师长盖伊、24师师长丘奇,韩1师师长白善烨,下达命令:撤撤撤撤撤。

 

盖伊和白善烨经过一番友好又不失激烈的探讨后决定,韩15团最后撤。


 

23时,联合国军各部队接到撤退命令。

 

于是已经受到打击的韩11、12团掉头就跑,美骑兵8团正想跑时,韩15团先跑了。

 

美军对此非常恼火,其战史写到:“23时以后,韩国第15团迅速瓦解了,午夜过后已失去了作为战斗力存在的价值。逃脱的官兵很少,大部分战死或成为俘虏了。”其实意思就是,你们韩国人太怕死,抢着逃跑,堵住了我们逃跑的道路。韩国人对此的意见是,美国人在放屁。


 

不过可怜的美骑兵8团确实是到了午夜才发现自己的左翼枪炮声突然静了下来,派出侦察兵才发现,说好最后撤的韩15团不见了,那边现在是中国人。

 

而116师已经察觉到敌军的动摇,直接把预备队346团拉了上来,三个团齐头并进展开攻击。这个师为什么能成东北战场头号主力师确实是有原因的,对战场局势的判断和把握都非常及时,应对也大胆有力,不要预备队了,趁敌动摇全员压上,直接扑进去,风卷残云,结果预备队的346团3连第一个冲进云山街里,太猛了。



 

美骑兵8团马上组织撤退,1、2营已经被打残了,先撤,团直属队跟在后面,3营先顶一顶。他们撤退的道路只剩下前往龙山洞一条路,那边有死神在等待。

 

一路战斗损兵折将后,在美军第9炮兵营一夜不停对志愿军追兵的压制射击以及美骑兵5团帮助下,美骑兵8团1、2营一半以上的人马撤了出来。因为这个炮兵营当时是配属给韩1师的,因此韩1师很严肃的声称,在他们的英勇反击下,这两个美军营才得以逃生。此事又引起了美军愤慨,以至于韩美军战史中充斥着这类互相责怪的言语,导致很多互相矛盾的记录,这让我这个事后记录者增加了太多的工作难度。

 

美骑兵8团1、2营是逃了出去,作为后卫的3营以及动作缓慢的团直属队运气就没那么好了,115师已经将他们包围。

 

但是必须承认,这个3营也是英雄,他们承担的任务注定了他们的命运,1营营长米尔金在通过他们阵地时曾经问该营营长奥蒙德:“最后团的命令是什么?”奥蒙德回答:“只是说,在第1、第2营通过这里之前,确保现阵地,其他什么指示也没有。”说完,转身离去。而惊弓之鸟的米尔金居然认为,他看起来很靠不住。

 

该营被围后,美骑兵1师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自己的部队,力主此点的是骑兵5团团长约翰逊,之前他是该营营长。但骑兵5团召集各营归建后加上紧急调来的骑兵7团1营,轮番攻击志愿军115师343团5个连的阻击阵地始终不能得手,其中骑兵7团1营甚至还一度被包围。最终在付出了350人的伤亡代价后,美军放弃了救援行动,美骑兵8团直属队及3营700余人被志愿军全歼。

 

最终,三十九军轻松赢得王牌之间的对抗。美军自己记载,11月3日战斗结束后仅骑兵8团就减员55%,这和我们记载美骑兵1师损失1800余人基本是一致的。

 

美军王牌,不过如此。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1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王牌VS王牌——中美军队的首次较量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