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大吉大利,感恩吃鸡

今天是十一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也就是美国人民的感恩节,同时是火鸡们的受难日和北美传统的促销日。今年感恩节的流行话题据说是火鸡大赦,川普大统领和伊万卡亲自在白宫赦免了两只火鸡。保留地里印第安人如果读过孟子的话,大概就会说这是典型的“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感恩节最被人嘲讽的话题恐怕就在这里,美国人民感谢上帝,赐给了人们火鸡,玉米,顺便包括像猎火鸡一样被干掉的印第安人和他们的土地。


非洲人有个笑话正是说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当欧洲人来的时候,非洲人有土地,欧洲人有圣经,等一闭眼,非洲人有圣经,欧洲人有土地了。火鸡们只要美国人民的餐桌还有需要总是生生不息的,在感恩节少吃一顿也不过大家一乐而已,印第安人终究走不出保留地去取回自己的家园了。



但这个话题在调侃之外,才是有意思的。我们可以试想,如果没有和西方世界的接触,属于印第安人的北美洲恐怕是创造不了今天的合众国的。但这种接触的结果必然是印第安人让出美洲,弱势的一方被强大的一方所取代。欧洲殖民者,给其它大陆的人民带来了空前的苦难,特别是非洲和美洲,但是同样他们也在北美建设了人类到目前为止最强大的文明,使人类的文明迈进了一大步。甚至北美洲的情况也不同于非洲,作为殖民者,美国人是值得自豪的,当他们来到北美的时候,这块因为缺少金银而不被西班牙人重视的土地确实是一片荒芜。虽然我们还能看到不少从事渔猎的印第安部落,但曾经在北美繁荣形成大型聚居城市的印第安文明已经迈入消亡。当然这很可能是因为更早的欧洲殖民者带来的新型疾病。


美国人感谢上帝是很正常的,早期美洲殖民是异常艰苦的开拓旅程,即使今天在美国的不少地方还能看到这样地广人稀,富有荒原气质的景象与生活。欧洲人在北美的第一个殖民地就消亡在冬天里,今天还没找到它的遗迹。建立早期合众国的清教徒是以筚路蓝缕的开拓者的形象出现在早期北美开发史里的。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信仰当然是很重要的,而信徒的逻辑本来这样的,苦难和祝福都是来自神赐的,没有这样坚定的信心也就难以克服眼前的困难了。美国早期的开拓精神是和宗教情绪密不可分的,没有这种信仰,也就没有合众国,同样没有这种信仰所带来的昭昭天命的理念就没有今天我们说看到的合众国强势的意识形态,或者我们可以说没有感恩节,没有上帝,就没有合众国。



就像我们刚刚说的,只有来自欧亚大陆,事实上由于大洋和风向,应该是来自欧洲的殖民才有机会实现美洲的文明开化,但这种文明开化是以另一个世界的毁灭为代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用很大的力气去解释了为什么近代文明会诞生在欧亚大陆,是欧亚大陆去征服其他大陆,而不是反过来。如果站在人类进步的角度说,我们不能不承认,这种征服确实带来了人类的进步。问题就出在这里,客观的进步带给旧世界的悲惨命运,我们又要去怎样去看待它。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在整个人类历史里不断上演的,当然我们最近一次认识到这个问题,就是来自欧洲人主导的地理大发现和随之而来的大殖民。就像马克思他们论述的,人类空前的大发展伴随的是空前的罪恶。


北美的高度文明只能是近现代文明的产物,这一点质疑的人恐怕不多。支撑北美文明核心是美洲中部大平原发达的农业,这是人类迄今为止最发达最辽阔的农业带。但是这种农业是需要克服自然地理的限制,使它从天然牧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面包篮的。这些前提包括建设复杂的灌溉体系,现代化的农耕技术,农业机械化和化肥的使用,杀虫剂和除草剂的合理使用,当然最重要的或许还是世界市场的旺盛需求。这些都不是甚至缺失合适的家畜而难以从事草原畜牧业的美洲本土文明能完成的。即使我们今天对印第安人形象也实际上来自殖民者的影响,骑马射箭的印第安人当然不可能是北美土著原始的形象。


比起殖民者的屠杀,疾病,烈酒,泛滥的枪支,还有由此而来的烈度极大提升的印第安部落之间的内战,这些造成北美土著的毁灭都来的更加彻底些。甚至白人殖民者可以拍拍手拿出印第安人买卖的地契,指着那些触犯了法律,赊欠了物资的印第安部落,一脸无辜的说明自己的清白。从殖民者的角度来说,大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接触新世界就注定了印第安人旧世界的灭亡,哪怕他们不动手,印第安人也会一点点退出这个大陆的舞台,随着人数的稀少,生活的窘迫,不得不把世界让给人口繁盛如魔法般从地下召唤而来的殖民者。当进入火器时代,更加强悍的欧亚游牧民族尚且走向衰亡,何况是还处于渔猎时代的印第安人。



美国人之外的人们大可以嘲讽美国人的感恩节是印第安人受难日,但从美国人的角度说,确实这是一个值得感谢的天赐之国和伟大历程。甚至美国人大可以很坦然的去谈论对印第安人和火鸡的忏悔,反正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当然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不会去进行这样的忏悔的,最多谈谈火鸡。这关系的美国立国的根基的问题,赐予合众国天命的是上帝而不是印第安人。或者说,合众国的建立就像犹太人取得迦南地一样,要知道上面本来并不是空无一人的,但那是上帝应许给犹太人的,后来者才是主人,原住民反而是僭越了。所以,问题倒不如说出在我们为什么去嘲讽美国人身上,这当然不是为了给北美土著伸张正义,而是因现在为我们所熟悉的是这个咄咄逼人的世界领导者。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无论美国人怎样把老欧洲划分为旧世界,实际上它本身也是旧世界的产物。我们熟悉的合众国当然不是一个神国,虽然很多人试图把他描写成理想国。我们所熟悉的美国是一个占据人类文明秩序的顶点,并通过这个秩序的运行获得巨大利益的存在于现实的国家。那么对美国人以外的世界来说,对它的观感不佳也是自然的事情。上帝之国如果是一座光鲜亮丽的大轿子,我们就是底下辛苦抬轿的轿夫。虽然我们或多或少的得益于这种由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维持的旧秩序,但是就像合众国自己的崛起一样,旧秩序不可避免的崩解。上帝之国在外人看来毋宁说是一种自我标榜,没什么秩序是天经地义的,要想万世永存下去那更是岂有此理,这也包括合众国迄今为止对世界的并不牢固的统治。



我们今天看待合众国或许就和看待贾府一样,虽然还是烈火烹油的好日子,但潜伏的危机已经接踵而来。秦始皇豪华的队列刚刚离开,刘项就忍不住生出彼可取而代之的雄心。一年一度的感恩节,是美国信仰的一次重要复述,它不仅仅是一个节日,还维持着一个美国的神话叙事。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种神话模式中国是不陌生的,早在殷商舰队还没远征玛雅的时候我们知道了。而我们对这种神话不经意的嘲讽,或许真正流露的正是我们对旧秩序的厌倦。


感恩节当然还要继续下去,只要作为美国支柱的上帝之国的价值观体系还没有崩塌就会持续下去,这是一年一度的魔法仪式。但对于外人来说,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就是好像在看真龙天子,刘邦不是刘邦他爹生的,而是刘邦他妈和龙生的一样,更像在看一出荒唐剧。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1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大吉大利,感恩吃鸡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