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海外中国人真的不团结么?

一个月前知乎有一个热门问题,提问者问“是否在外国,中国人最爱欺负中国人?”。 不出所料,下面不少人在诉说自身的被坑经历。然而极少人去深究究竟是哪些中国人欺负了自己。仔细去观察海外中国人不团结的案例,会发现这些大部分或发生在不同中国人团体之间,或发生在新老移民之间。而正在变成海外中国人主力军的90后之间,正呈现着与他们前辈截然不同的面貌。


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幅员辽阔,极富多样性。同为中国的核心区,沈阳到广州的距离为2200公里,这基本与巴黎到伊斯坦布尔的距离相当。在前现代社会,由于技术能力的限制,中央政府的力量不能触及县级以下,中国事实上是一个由成百上千个县级规模的独立王国组成的联合体。在数千年的时间里,除了少部分中上层精英,大部分中国人一辈子都没有跨出过县境,这也造成了“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的现实。因此在前现代社会,共同体是建立在血缘与地缘之上的小型与封闭的村庄之上的,人们的生活与生产以家庭为单位,由于语言和风俗相同,不同的家庭可以聚在一起生活。然而由于每个家庭都是自给自足的单位,彼此间缺乏依赖,很容易各行其是。反映到海外中国人之中,呈现出来的就是老移民以同乡会结合,他们是福建人、广东人、台湾人、香港人、浙江人、东北人,唯独缺乏作为中国人的共同体意识,不同的群体之间相互倾轧,群体内部亦并不团结。



1840年开启了近代史的序幕,西方和日本作为一个“他者”的存在促成了现代中国的诞生。尽管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在1949年基本完成,然而现代中国的“国族再造”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辽沈战事结束后,不少四野指战员不愿意远赴他乡入关。渡江战役开始时,山东大量的南下干部群体也需要动员。全国一盘棋的计划经济在中国变成了县县都办“五小工业”的诸侯经济。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的力量开始触及占中国90%人口的农村。新中国通过妇女解放运动,打碎了父权夫权族权的传统农村社会。通过乡村教师和赤脚医生提供了基本的公共产品,扫除了文盲,提升了农村的医疗水平。一方面,乡村教师、杰出妇女、赤脚医生和退伍军人,他们根植于传统乡村社区,容易取得农民的信任,与传统乡绅社会的底层读书人相似。另一方面,他们是现代文明社会动员的结果,被充分的纳入了国家机器之中,成为中央向底层渗透思想意识的载体。我们父辈这一代人,正是在这些农村精英的规训下成长起来的。于是遍布大江南北的农民知道了他们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但都是中国人,知道了国歌国旗,明白了妇女也是半边天。甚至于像喝热水与饭前洗手这样我们习以为常的观念,都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此时,中国人这个概念才第一次有了实际意义。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工业化狂飙。数亿中国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定居城市,在异乡与异乡人沟通交流,分工合作。上海人不再只吃甜,川菜成了上海最热门的菜系。苏南和苏北的矛盾成了年轻人之间开玩笑的梗。到了异国他乡,我们说着普通话,谈论着同样的话题,曾经坐过同样的高铁,逛过同样的商场,生活方式越来越相似,从此我们不再是福建人、广东人和山东人,而是成了一样的中国人,有了真正的跨地域的共同体意识。


与此同时,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也让更多中国人摆脱了贫穷与匮乏。与农业社会相伴的是长期的匮乏与短视,生活朝不保夕,如果不争现在,怕是连明天都活不下去,无法维持长期博弈。这种生存逻辑的结果是极端的利己。而在新中国这七十年,工业化使社会分工愈趋复杂,每个人必须依靠他人才能生存。同时物质的丰裕和乐观的预期也使得团结和合作有了可能。新一代的中国人正是在这样的工业社会成长起来的,因此他们身上的合作精神远超以往。



相较于老移民基于地域共同体内部的竞争性和支配-依附关系,新一代海外中国人的受教育水平更高,能够直接与主流社会沟通,这种跨地域的共同体内部更倾向于合作共赢。今年正是笔者不少朋友跨入社会的第一年,他们来自于不同的省份,较之于老移民或者其他第三世界移民,他们的选择更多,可以留在国外,也可以回国发展,因此也更加自尊自信,从出国的第一天开始,一起租房,一起学习,相互介绍工作,定期聚会维持感情,极少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已经形成了一个初步的良性的共同体。90后海外中国人群体的面貌与以往截然不同,他们是中国第一代摆脱了匮乏享受物质丰裕的人,也是最有希望的一代人。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1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海外中国人真的不团结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