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如何比携程更优雅的剥削员工

这几天没有更新,不少读者后台发来了问候,小编在这里感谢大家。没更新的原因是这几天准备的文遇到审核问题,所以先放一放,今天恢复更新,请大家继续支持。



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爆出后,连带牵扯出一连串的丑闻,一会儿是妇联在幕后强制外包,一会儿是携程两千万投入,招来的阿姨只给开三千块钱工资。舆论在对涉事员工感到愤怒的同时,也为携程对员工的压榨感到心惊。


说到剥削员工这事,虽然我不是资本家,但是作为一名资深HR,我见得太多了,有必要告诉你们一点,剥削的经验。



其实要强化剥削、提高利润率,有的是办法,作为资本家最凶恶的帮凶HR,同时又在大陆最法治化的上海地区工作(是的,尽管有携程事件扯出来的裙带们,上海依然是大陆地区最法制化的地区之一,毕竟这是“比较级”概念),我们“省”人工从不用“直接违法”这么low的手段,而是,比如说合法规避五险一金。五险一金,如果员工工资在缴费基数上下限以内的话,单位缴费部分约为员工税前工资的39%,员工缴费部分为员工税前工资的17.5%,也就是说劳动力成本中40%是五险一金。


“合法剥削”才是一名HR值得让老板雇用你的理由。



下面我们来介绍一个概念:“特殊劳动关系”。


2003年,上海市劳保局发了一份《关于特殊劳动关系有关问题的通知》(沪劳保关发(2003)24号文),其中罗列的几类特殊劳动关系人员,基本是不用缴纳社保的,并且只需要在三个方面(工作时间规定、劳动保护规定、最低工资规定)参照正常劳动关系执行法律法规。文件中是这样写的:


二、用人单位使用下列人员之一的形成特殊劳动关系:

  1.协议保留社会保险关系人员;

  2.企业内部退养人员;

  3.停薪留职人员;

  4.专业劳务公司输出人员;

  5.退休人员;

  6.未经批准使用的外来从业人员;

  7.符合前条规定的其他人员。

(注:“未经批准使用的外来从业人员”这一条现已失效)


协议保留社会关系人员、企业内部退养人员、停薪留职人员,这些人在原单位有法律上的劳动关系、社保关系,单位还在为他们支付社保金,同时又跑出去找活儿干。这些情况包括但不限于:


1、90年代下岗,为了平稳裁员,一方面赶他们进入劳动力市场,一方面又保留劳动关系,继续为其缴纳社保。


2、体制内下海经商或就业,但又不想丢掉编制和身份,还想以公务员或事业编制身份退休,本质上属于“吃空饷”的一种形式。


3、工贵的特权,还没到退休年林就在企业内部实行“内退”,不上班,单位发给打折后的所谓“内退工资”,等到了退休年龄办理退休后续后,在领取社保发放的养老金。


既然他们已经在别处建立了社保关系,那么雇佣这些人,自然不可能、也不用为其缴纳五险一金,省下了相当于税前工资40%的五险一金的单位缴费部分。


至于退休人员,考虑到我国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男60,女绝大多数50,还有不少的合法提前退休),市场上存在大量身体素质较好,经验丰富的50-65岁劳动力,这批人就特别适合退休返聘。



比如说本地年轻人不愿干、外地不许干的上海市出租车司机啦;


比如说你做账、我放心的单位领导御用财务啦;


比如说家属在医院工作、方便安排自己领导左后门插队挂号的人事干部啦,等等;


都成为了上级优先选择退休返聘的对象。


上海试点出租车驾驶员退休返聘 从业年龄放宽5岁


www.chinanews.com/cj/2016/04-13/7832388.shtml 


而沪上出租车企业也向记者证实,其实不少公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根据自愿原则,悄悄启动这项工作。


上面讲的几种类型,都属于“没法交五险一金”的合法剥削,这种类型,还包括实习生、小时工等等。


但如果你一定要直接违法剥削,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说雇佣不识汉字、不懂法律、信息闭塞的落后地区少数民族员工。这里引用一篇文章,见下文——


重新发现作为劳动者的少数民族——一个高校食堂里的民族与阶级 



2016年,当红星社员与东苑民族食堂工友展开更为深入的接触后,他们所了解的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东苑民族食堂工人的劳动境遇,在武川大学各部门中仍然是“垫底”的存在。在接受调查的九名工人当中(东苑民族食堂共有十二人),有三人的月工资低于三千,四人的工资三千出头,只有两个个炒菜师傅能拿四千多的薪水。工资数量还在其次(东苑民族食堂工人的工资低于武川大学食堂的平均水平),关键是他们有着超长的劳动时间而又没有加班费:从早上七点工作到晚上七点半,中间只有上午九点的一小会儿和下午一点到三点可以休息。在“正规”工作时间外,还有数不胜数的临时加班:大扫除、炸丸子、经理主持的会议,以及每隔一天都要等到晚上十点的卸菜。东苑民族食堂的经理对待工人的方式也极为苛刻,“看不得他们闲”。由于民族食堂的工资并不严格地区分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当经理发现某个窗口的营业额下降时,都会先把这个窗口的师傅骂一顿,然后再直接扣钱。他们也没有轮休日和节假日(只有公司不需要人手时才会“放假”,即在没有基本工资的情况下让工人回家),即便是古尔邦节这样的盛大节日也没有真正的假期,只是可以有时间去寺里享受一顿老板请的饭。直到有一次劳动局来检查时,发现食堂的工时记录上竟然没有休假安排,责令公司方面整改,才为工友带来了每周半天(!)的轮休时间。


由于西北故乡极度的贫穷落后,由于对按照法律自己本应享有的基本劳动权益缺乏了解,许多初来打工的人基于自己的感受,反而会对公司的待遇做出正面评价。例如,14年受访的那名洗碗女工谈起工作时就表示,自己当初到这里打工就是因为同乡人推荐,“感觉这里待遇不错”。后来她真到这里后,虽然刚开始觉得比较累,并不像期望中那样轻松,但“后来就习惯了,也不算太差。”


……马守应知道其他食堂是什么待遇,常常感叹赤亭公司不公平……



你看看,明明是同区域高校食堂中待遇最差的、严重违反劳动法律法规的单位,但由于员工信息闭塞、不懂法律,初来乍到的时候,竟以为自己的待遇还不错。


什么,你说人家伍德充沛?但如果老板武德更充沛呢?


学校向承包东苑民族食堂的赤亭公司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解决这起纠纷。然而,就在红星社以为这次行动可能会收到效果的时候,食堂的“大老板”——即赤亭餐饮公司的支配者出手,把这件事挡掉了。“据说大老板去跑了一圈之后,安排妥当了。最后,公司仍然没有向这批工人发基本工资,只是给学校提交了一份报告。”达达无奈地说。


“大老板”是一位颇为神秘的人物。他发家于甘肃,到南方开拓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传说,他有亲戚在H市卫生局当官,在H市经营着二十多家餐厅。他的赤亭公司,几乎垄断了这里高校所有对外承包的民族食堂,以至于当武川大学西苑由另一家餐饮公司承包的民族食堂开张营业时,被称为“H市第一家非赤亭承包”的民族食堂。作为对“民族团结”官方诠释的一部分,赤亭公司也曾被地方民族宗教局评为“民族食品工作先进集体”。除了餐饮业之外,“大老板”还涉足运输业,雇佣了许多货车司机,“他有很多大卡车,能拿到订单,往外地运烟草。”一些熟知内情的工友曾向红星社员们介绍。


资本家就是资本家,汉族资本家对汉族员工不会手软,少数民族资本家又怎么会放过少数民族员工呢?



在这里,“民族团结”更多地表现为对少数民族资本家的团结,而底层少数民族受教育、受法律法规保护的基本权利被侵犯时,“民族团结”又到哪里去了呢?


而且,食堂的少数民族员工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了自己吃了没文化的亏,主动向接触他们的学生提出学习汉字。


2017年9月的一天,武川大学北边怀朔大学民族食堂的负责人告诉鲜于修礼,他们食堂的女工有学习拼音汉字的需求,希望学生方面能办一个识字班。


“当时他反映说,由于有很多女工不识字,所以和家里人聊微信的时候只能语音不能打字,但有时候语音又不方便听。她们没法全面运用微信和短信的功能,因此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鲜于修礼回忆说。

……

9月下旬,红星社的“回民工人识字班”开张了。教室就在日常活动的后勤工人图书室,教员则由鲜于修礼、石晓萌、杜洛周三个人担任。


……


大多数学员对学习还是非常积极的,她们会主动问亲人的名字和周围的路名、地名怎么念,“会在微信里读学过的字词给我发语音,问老师我读的对不对;我们留的作业是抄拼音,结果她们抄的遍数比我们规定得还多。”



这里正应该是政府起作用的地方,是“精准扶贫”最佳切入点,而不是把精准扶贫变成企业过桥贷款。


下面是两学一做时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1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如何比携程更优雅的剥削员工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