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及其源流

作者按:本文并不准备着重详解修昔底德和他的之后的一些现实主义旗手,因为本文并不是学术说明文,只是较为浅显的科普文;而且因为稿费太少所以今天仍然只有不到两千字嘻嘻。(小编想打人)



在上一篇文章《山巅之城的外交与天命》中,我们讲到了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今天在此拓展一下,对于这个派系的主要思想作进一步的解释。


现实主义这个流派的溯源,以及一些直到现在仍在使用中的概念与定义,可以一直往上追溯到修昔底德和他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举例而言,大国与小国的不同处境——大国为所欲为,小国承受大国的为所欲为;旧有秩序的维护者与潜在的挑战者难以避免的冲突(修昔底德陷阱);等等等等。



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如果要用最短的话来描绘国际关系的图景的话,那么这个词一定是“自助”;理解“自助系统”这个词,对于理解现今的现实主义者眼中的国际关系来说至关重要。进一步的说,现实生活中普通人遇到问题、矛盾和冲突的时候,存在一个更高的权威,也就是政府来提供解决方案,普通人可以寻求并且寄希望于这个权威的介入,而不是自行面对潜在的风险;但是对于国际关系的参与者,也即是国家来说,这个权威并不存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所有国际组织都不具备将其意志转化为现实的强制力,只有主要大国认可这个决议并且愿意执行他们做出的决议时,他们的决议才具有意义,换言之,如果主要大国一直认为联合国做出的决议是纸,那么这个决议就只能存在于纸面上。


当然,必须要指出的一个现实是,经典现实主义对于国际政治的解释已经不那么适用了——并不是说经典现实主义已经过时了,而是国际关系更加复杂以至于“仅仅”使用经典现实主义的解释,已经不足以用于理解现实生活中的国际关系了,虽然经典现实主义的许多概念与原则仍然在使用中(例如国际政治中的无政府状态),但是修昔底德与马基雅维利所描述的那个弱肉强食、狗咬狗的“自然状态”已经进化出了更高级、更复杂,同时也是更有效的解释。



进一步的讲,经典现实主义的原则,最典型的代表,如汉斯. J. 摩根索在《国家间政治》中提出的政治现实主义六原则,仍然受囿于视角:他们的理论更多的是基于人类天性的不可预测与永不满足,而更进一步的现实主义,如肯尼思·沃尔兹所建立的结构现实主义则开始试图将国际政治的斗兽场纳入一个存在互相作用的整体系统之内,探究在国际政治之中权力的分布。


所以说,现实主义者基本上都是悲观主义者,当自由主义者看到50%的合作机会时,现实主义者看到的是50%的冲突风险;现实主义者将国家都视作理性的玩家,不相信友谊、不相信保证、不受道德限制,永远追求各自的利益与安全——用Lord Palmerston,19世纪的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的话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么说并不意味着现实主义者都是战争狂或者随时准备着先下手为强,举例来说,作为守势现实主义的代表,肯尼思·沃尔兹就更多的在讨论如何通过提高战争代价的方式来维持权力的均衡,从而实现和平;但是同样的,在攻势现实主义者的典型,如约翰·米尔斯海默的眼中,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唯一手段就是实现军事、政治、军事上无可置疑、不受挑战的霸权。


因为稿费太少,先写这么多,后面会继续对国际关系问题进行探讨。


最后仍然是两学一作每日一思时间:请熟读并背诵以下所有因为太长所以作者并没有看过的参考书目。


Thucydides:《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Niccolo Machiavelli: 《The Prince》

Hans J. Morgenthau: 《Politics Among Nations》

George Kennan: 《The Sources of Soviet Conduct》

Robert Glipin: 《War and Change in world Politics》

Kenneth N. Waltz: 《Structural Realism After the Cold War》

Henry Kissinger: 《Foreign Policy in the Age of Terrorism》

John J. Mearsheimer: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2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及其源流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