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史上最年轻的欧洲领导人凭什么被人们记住?


2017年10月15日当地时间18时,奥地利国民议会大选落下帷幕:中右的ÖVP人民党年仅31岁的党主席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以31.7%的得票率,超出第二名社会民主党4个百分点,当选奥地利总理。他的当选创下了欧洲乃至全世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年龄记录。虽然只是一个欧洲小国的总理,但这个名字值得我们记住,并不是因为他的年轻,而是因为,他曾孤军奋战,救欧洲于水火之中。


这一切要从2015年7月16日德国罗斯多克市的一次电视谈话节目说起[3]此节目邀请了多名青少年参加,并与默克尔互动。一名来自巴勒斯坦的难民女孩获得了向默克尔提问的机会,由于未能获得合法居留身份,她和家人即将被遣送至黎巴嫩的难民营,她恳请默克尔帮助他们留在德国。但女孩的梦想随即遭到默克尔冷酷的拒绝:“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有时,政治就是很残酷。你要知道,黎巴嫩的巴勒斯坦难民营里有成千上万人。如果我们说‘你们都来吧’、‘你们都从非洲来吧’,我们将无法承受。”女孩儿当场痛哭,随之而来的是德国舆论针对默克尔暴风雨般的谴责。各方猜测,也许正是由于这次默克尔的冷酷无情招致民众不满,才导致了随后其想方设法的挽回民意。


2015年8月25日,越来越多的来自中东的难民聚集在匈牙利。这时,迫于民意,德国难民移民署遵循默克尔指示,在推特上发文,主动单方面撕毁了都柏林协定:此举未通过德国议会的讨论,日后有宪法法官认定此举事实上已经违宪。都柏林协定规定,难民只能在进入欧盟的第一个国家申请难民,之后不能再在其他国家递交申请。而德国对此协定的否认,意味着无论已身处欧洲,还是即将起身前往欧洲的难民,都可以自由选择递交难民申请的国家。此决定直接打破了“寻求庇护”与“寻求更好生活”的界限,也是此后所有乱象的导火索。


8月31日,默克尔在记者会上说出了那一句名言“我们能搞定。(Wir schaffen das.)”在表现如此自信的同时,德国政府既没有采取任何安置大批难民的措施,也没有在边境增加警力。[4]


2015年9月4日晚,由德国总理默克尔主导,置国家安全于不顾,奥地利总理菲曼软弱服从,接受指示,两国联手打开德奥边境。国门洞开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月之久,任由百万难民陆续蜂拥而入。欧洲各国表示强烈反对,世界各地为之哗然,即便是左派的纽约时报,也对此表示震惊。而德国媒体却对乱象保持缄默,选择性地宣扬欢迎文化,只字不提其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与问题。德国人成群结队站在火车站,手持鲜花,泰迪熊,向着刚下火车的难民鼓掌欢呼。



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11月13日晚,法国巴黎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32人死亡。现已证实恐怖分子正是随难民潮进入欧洲的。2015年12月31日,科隆跨年夜发生大规模难民性侵当地女性的案件,各地政府开始陆续发声甚至明确抗议,当地已无能力安置超额的难民,同时,和难民有关的暴力案件,和IS有关的恐袭频频发生。但主流媒体继续不懈的倡导民众应打开怀抱,并频频对执些许怀疑态度的人士进行打压。在一个支持默克尔所在党CDU的中型跨国企业,总裁竟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宣布:“不希望在公司内部听到关于难民潮负面的评论”言论自由被政治正确挤到了一边。虽然事实上也有少数民众开始质疑默克尔的政策,但仍是敢怒而不敢言。而与此同时,难民正以每天上万人的速度途径西巴尔干国家涌入,天文数字的开支(弗莱堡经济学教授布恩得.拉弗胥申Bernd Raffelhüschen曾说:“难民危机后等待着我们孩子的将是7.7万亿欧元的空缺。(Auf unsere Kinder wartet die 7,7-Billionen-Euro-Lücke))[5],恐怖分子的渗透,让德国不堪重负,而周边国家又坚决拒绝和默克尔合作接收难民,奥地利在2016年1月20日宣布奥地利接收难民设上限。一时间德国可称得上是众叛亲离。众所周知,难民危机是随后的英国脱欧和西方世界民粹主义崛起的最重要的导火索。


注:(巴尔干路径: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的难民以及偷渡者,先前往土耳其,穿越爱琴海在希腊登陆,随后经巴尔干半岛各国北上,最终抵达奥地利,德国等西欧国家。“巴尔干之路”因风险较低、路途平坦且过境国家边检松懈,日益成为中东战乱国家非法移民偷渡欧洲的主要通道。[6]见图)



正值德国乃至欧盟命悬一线之时:时间到了2016年3月,这场危机在看似悄无声息中竟然戛然而止了。在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被挟持的欧洲得以虎口脱险?这就要说到本文的主人公了——年仅29岁,时任奥地利外长的塞巴斯蒂安.库尔茨。



2016年3月6日,德国柏林,国家电视一台演播室,这里聚集了德国了各路左派政客:德国社会民主党SPD的法政部部长,极左(Die Linke)政客,绿党政客,和著名左翼主持人安娜威尔Anne Will。斯洛伐克欧盟委员苏力克Sulik和奥地利外长库尔茨做客出席。这里,他们即将对关闭西巴尔干路径的举动进行激烈讨论。记住这个关键词:西巴尔干路径的关闭。是的,2016年3月,难民危机突然缓解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此路径的关闭,而它的发起者正是库尔茨。主持人一上来便略带挑衅的提出问题:西巴尔干路径迄今为止已经基本上在你的主导下关闭了,看来德国是输了呀?这说明奥地利反而是最正确的喽?!接下来,库尔茨短短三分钟既彬彬有礼又无可辩驳的回答,不仅让整个辩论胜负已定,更是一举打破了“辩论节目上只要和默克尔政策相左的观点便被嘘声淹没”的怪圈,令人惊叹的赢得了全场观众的掌声。


万事皆有因,让我们从头说起。其实库尔茨早在2011年便当选奥地利主管移民融合的国务卿,推出“融合良好的移民优先入籍”的政策,其中包括从事医疗,教育行业的移民优先入籍。(作者注释:德国的移民政策和美国为代表的传统移民国家非常不同,由于二战的背景,他们对难民的政策非常开放,但同时并未重点关注美国所重视的外来人才,未发展出一套适合自身科学筛选新移民的标准)提出:“评判生活在我们国家每一个人的标准,不是肤色,宗教和出身,而是他们到底想给我们的国家带来什么。”可以说,他今后的一切行动,正是以这个思想为重要基石。此外他一早就开始和中东申请成功的难民打交道,可以说是内行了。2015年7月20日,欧盟外长会议在布鲁塞尔召开,其中应如何应对难民危机的重要议题悬而未决。库尔茨在八月中旬主动请缨接过这个议题。[2]此时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必须采取措施。与此同时,他也经历了内心的斗争:在他四岁那年父母曾好心接收过波西尼亚难民,对难民他其实是有感情的。而这一次,他要强迫自己狠下心来,果断决定在当天飞往马其顿视察情况。同时,他把应对计划列成五点,发给了欧盟27个外长及其他同事。计划是这样的:1.制定针对叙利亚、利比亚难民产生原因的解决方案。2.将第三国安全区尽可能设立在距离战地不远的地方。3.加强边境的防护。4.加强与西巴尔干国家的警力合作。5.设置欧盟内分配难民比例。这些建议并不是第一次被提出,只是之前从没有人将它付诸实践。[2]



此时此刻的库尔茨已站在马其顿与希腊交界的盖夫盖利亚,这里的铁丝网上,铁道上随处可见散落的鞋子---一场大型骚乱留下的痕迹。这只是前些天发生的事情,而眼下,难民人数正迅猛增长。库尔茨进入简易帐篷和难民谈话,从一个叙利亚的难民那里了解到:他想前往荷兰,因为有人告诉他在那里可以迅速得到工作许可。[2]



库尔茨回到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在新闻发布会上,他正式宣布:“马其顿,塞尔维亚,希腊必须保证边境安全,让难民继续通过绝不是解决方案。”可他也在问自己,到底什么是解决方案呢?他决定必须和巴尔干各国协商,共同解决:当时的南斯拉夫共和国正经历着国家危机,民众对政府的腐败不满。难民危机对国家领导格鲁埃夫斯基Gruevski来说,正是个机会,如果处理恰当,不失为一个挽回民心的时机;而匈牙利的情况却不同,奥尔班总理十分强硬,并在边境建造围栏意欲挡住难民。但面对当下的形势,库尔茨已经不相信,单凭栅栏铁丝网便可以拦住难民潮了。他反复斟酌,和他的同事们(媒体顾问弗莱施曼Fleischmann,内阁长爱博纳Ebner,副手鲁特罗蒂Lutterotti,战略部部长沙仑贝尔格Schallenberg等)讨论每种可能性。此前顾问向他提出的尽可能无声无息的解决方案早已被他否定。[2]



2015年8月25日在德国单方面撕毁都柏林协议后,此前在匈牙利登记的15万难民,以德国所发推特为依据,已不愿留在匈牙利,他们有了新的目标:德国。据德国记者的博客记录:“之后几天,人权组织积极分子在土耳其、黎巴嫩难民营中散发传单,说德国对难民敞开了怀抱。不仅是叙利亚人,伊拉克人也奔走相告,说德国将接收所有的人。蛇头将偷渡地中海的价钱翻倍。”[4]匈牙利将难民拦住不让过境,难民被困在布达佩斯火车站,这时默克尔竟做出惊天之举,不顾欧洲各国反对,私自决定用德国自己的火车开过去将难民从匈牙利边境接到德国。而令人哭笑不得是,接来之后,由于德国完全没有能力安置,默克尔还欲将已到达德国的难民再次分配到欧洲各国。没有人登记有多少难民进入欧洲,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即使那些登记过的,部分也早已不知所踪。库尔茨清楚,这是一场和德国的赛跑,欧洲安全方案迫在眉睫,边境必须立即关闭。


而这时,西巴尔干国家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各国各自为政,因为他们深知多数难民并不会留在自己的国家,只会过境,所以对他们来说,最简单安全的方法就是将难民尽快送到奥地利德国,以确保本国的安全。但长远看来,这却是对欧洲整体,甚至也是对其本国极不负责任的。尤其希腊最为典型:希腊一方面担心马其顿和希腊的边境封闭之后难民会滞留在希腊一边,另一方面希腊又不愿他国帮助自己对海域进行控制[2],所以竭力阻挠马其顿对巴尔干路径的封锁。并联系默克尔,希望其保证此路径的开放。库尔茨分秒必争,六天之内拜访了六个国家,波黑,塞尔维亚,黑山,阿尔巴尼亚,科索沃,马其顿。他强调,他要的不是涌入难民的减少,而是完全不要让难民继续踏上前往欧洲之路。 他向媒体表示,这时没有“不堪入目”的图片是不行的,他希望难民能向家乡的亲朋好友传播马其顿严密防守的边境照片,以便告诉他们,不要再铤而走险。[2]毕竟这也是凶险之路,付给蛇头巨款,散尽家财后还有可能家破人亡:距离维也纳东南40公里的高速公路旁曾发现一辆被遗弃的卡车,车上装有40多名偷渡者的尸体。[7]库尔茨在各种场合坚决表明态度:“决定谁能来欧洲的人,不是蛇头!而是我们!”



另一方的默克尔也加紧步伐,联合阿尔巴尼亚和想通过讨好默克尔加入欧盟的波黑,并命其不要关闭边境,同时向奥巴马求助。而美国之所以不希望关闭西巴尔干路径的原因是:此路径位于马其顿和希腊之间,一旦关闭,难民将聚集在希腊,而希腊是美国在地中海 NATO 的重要伙伴,对美国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美国恐本已深陷经济危机多年的希腊遭此重创,如得不到支援,会转而投靠俄罗斯,因而四处批评库尔茨带领西巴尔干各国关闭西巴尔干路径的行为。[1]

库尔茨审时度势,决定不再等待希腊,果断组织西巴尔干国家开会商讨关闭边境事宜,将希腊排除在外,并给出合理依据:“希腊方面从未表现出为欧洲减少难民涌入的意愿,而只对如何尽快将难民转送他国感兴趣。”但他也同时表示,“欧洲各国也要帮助希腊。”此话并不是空头支票:奥地利随即向希腊送去七亿欧元作为安置难民的资金支持。[8] 此外,他又强调,“需要记住,我们必须确保,难民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并不意味着获得了一张前往德国的船票。”正所谓言而有信,又面面俱到。库尔茨以每月两次以上的频率前往西巴尔干国家,他了解到塞尔维亚在摇摆不定,因为塞尔维亚此前一直在等待默克尔的指令,但却迟迟没有等到,之后便开始动摇。库尔茨随即两次拜访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Vucic,第一次在总理府,第二次则在其私人家中,渐渐得到其信任。 塞尔维亚总理吐露,他担心波黑会受默克尔影响,而库尔茨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冒虎口之险的准备。最终塞尔维亚被说服。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此时站在奥地利一头,可克罗地亚的警长还是错误的传递了“今后将把难民直接送往奥地利”的错误消息。库尔茨立即做了彻底的否认。这时的他深知自己必须抽离出事情本身,从大局着眼,抛开个人情感,这不是关乎某一个人的命运,而是整个欧洲的命运。整个行动中,奥地利只提供了很少的警力(仅七人),但他们有一张王牌,也是这次行动的领袖,库尔茨

外有患,内有忧:库尔茨全力争取巴尔干各国之时,也是奥地利本国左派人士对其猛烈抨击之日。而奥地利总理菲曼在此前也对默克尔唯首是瞻,打开奥地利边境,当难民进入奥地利后又唯恐默克尔变卦而关闭德国边境,这样难民就会滞留在奥地利。随着事态一步步的发展,菲曼也渐渐发生了动摇。



这时候的默克尔,由于欧洲各国拒绝接受由她分配的难民,德国又没有能力继续安置难民,如果此时接受奥地利关闭边境的行动,默克尔此前的慷慨举动则会沦为笑柄,所以只得一意孤行,直到万劫不复——德国最终把希望寄托在土耳其身上,让土耳其帮助接受,它旨在向民众展示:“默克尔自有办法”。而这却是极其危险的,无异于饮鸩止渴,其意义也是微乎其微的,毕竟难民就是途经土耳其来到欧洲的。而对艾尔多安来说,这正是加以要挟的好机会:以加入欧盟作为交换、以要钱作交换,协议日期一拖再拖。为争取欧土协议在奥地利关闭行动之前达成,以挽回德国颜面,德国借欧盟委员之手,将一纸公文寄到了奥地利政府,意图阻挠奥地利,上书:奥地利对难民设上限已触犯日内瓦难民协约与欧盟基本法宪章第18条,奥地利应尽其义务接受所有入境难民。[2]但此时大势已去,巴尔干路径关闭在即。


这时,时间就到了文章开头,2016年3月6日,欧土峰会的前一天,库尔茨带着胜利的消息走入柏林演播室,但此时他仍不失礼貌和从容,气定神闲的告诉德国人,巴尔干路径已经赶在欧土峰会前关闭了。没有土耳其,我们也能做到!并一针见血的指出无论关闭边境还是将难民送入土耳其,都是难民所不愿意的,两者皆需要警力暴力,将难民送入土耳其并不比关闭边境高尚。


另外必须一提的是,希腊先前所担心的“难民聚集在希腊一侧,并同时有大量新登陆难民的情况”最终并未出现:因为库尔茨封锁了边境,挡住了难民的去路,由此即向他们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那些踏上危险之路的人,不会到达他们的目的国。这样,上路的人就大大减少。


库尔茨是第一个站出来和默克尔政策赛跑的人:他联合国际上所有反对默克尔的人士,削弱默克尔的力量,让其动摇。他顶住了来自几乎所有方面的压力和指责。他在 CSU (德国基社党)的演讲上曾说:“对于我来说,在那些日子的每一天里,如果不能获悉马其顿警方是否顶住了领土主权方面的压力,如果在第二天一早不能得知边境是否能够如期关闭,那么我就无法安心入睡。”[9]也正因为此举,库尔茨已渐有东欧领袖之势。在这次赛跑中,默克尔和库尔茨虽是对手,但事实上这位奥地利外长救了她,因为这使难民每天抵达人数从高峰时期的一万五千人降到了不到一千人[9],否则这场危机无法收场。


默克尔请求土耳其帮忙的结果如下:已抵达希腊的叙利亚难民留在欧洲;非叙利亚难民由土耳其接收;(但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大部分难民已撕毁自己的护照,声称自己是叙利亚难民。所以是否真为叙利亚难民,也完全无从考证。)土耳其接收多少非叙利亚难民,欧盟就必须从土耳其接来多少叙利亚难民。其中产生的费用由欧盟承担,另外欧盟要另给土耳其60亿欧“酬谢费”;欧盟必须从16年夏天开始对土耳其人免签,并加快土耳其入欧盟谈判。[10]面对要挟,库尔茨再次强硬表示,修宪公投后的土耳其已经失去了加入欧盟的机会,并呼吁欧盟停止有关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的谈判。他强硬的禁止了艾尔多安前往奥地利参加选战。[11]由于在德奥生活着大量土耳其公民,在德奥土耳其人可在这里直接对土耳其大选进行投票。所以艾尔多安经常前往德奥拉票。)而另一方面,德国方面却允许其在德国拉票。德国外长同时谴责奥地利为“民粹主义”。讽刺的是,德国对土的软弱外交却让其日后自食其果:德国权人士日前在土被囚禁,德国官方此时才尝试对土的强硬态度。库尔茨的强硬态度使土耳其方面非常愤怒,称奥地利种族主义以及伊斯兰恐惧症,为此他曾接到死亡威胁:土耳其方面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你落到我手上,我会将刀刺进你的脖子,你就不会再这样说话了。”[12]



2017年6月,库尔茨致力于关闭地中海途径,防护中欧边境,亲赴意大利西西里岛视察,为封锁地中海途径努力,并顶住压力揭露 某些NGO (非政府组织)与蛇头勾结。



据黎巴嫩裔德国著名导演称,在2015年的难民危机中,90%都不是真正的难民,而是寻求更好生活的非法移民,他们中有人已在2014 年之前开始解除了自己的租房合同,卖掉自己的店铺动身前往土耳其,在那里以期继续前往欧洲。[13]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欧洲如果只为了自己的名声,让其抛弃自己原有的家园来到欧洲,而又没有能力提供给他们其更好的生活,这对难民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打击。正像库尔茨在各种节目和演讲里反复强调的:“难民选择更好的地方生活,出于人性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是我,我也许也会这么做,所以我并不会谴责他们。但作为政治政策来说,无论对当地居民,还是移民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可持续的政策,绝不会导向正向的结果,。所以我要谴责我们欧洲的领导人,作为政客他们不该顶不住这样的压力。”正所谓大仁不仁。


这里用这段话为此文做结:“所以,真正伟大的政治家绝不同于民众和知识分子,他不能仅仅通过当前的表象来评估事务,他对事物的理解必须透过时间的维度,且不为多愁善感所左右。他不一定要爱惜自己的名声,但一定要承担自己的责任,不一定要追求最完美的现在,但一定要避免最糟糕的未来。唯有以此,才有机会避免灾难的降临,化解祸患于无形。”[14]

最后就让我们来看看库尔茨在柏林演播室的“胜利宣言”(注:视频中所指的“可怕的画面”是边境被关闭后,难民成群聚体在一起抗议的画面)


最后,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库尔茨2016年3月6日在柏林演播室的“胜利宣言”。

http://video.tudou.com/v/XMzA1OTU1NDU0MA==.html


参考文献


1. Robin. Die Getriebenen. München, 2017: 219-238

2. Ultsch, Prior, Nowak. Flucht. Wien-Graz-Klagenfurt, 2017: 22-176.

3. http://news.qq.com/a/20150718/003172.htm 

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aaef1050102wh30.html (张丹红)

5. https://www.welt.de/wirtschaft/article157171883/Auf-unsere-Kinder-wartet-die-7-7-Billionen-Euro-Luecke.html 

6. https://www.wxzhi.com/archives/881/v0zukic2sd4l1wmx/

7. http://news.ifeng.com/a/20150829/44543095_0.shtml

8. http://www.focus.de/politik/deutschland/fluechtlingskrise-im-news-ticker-oesterreich-fluechtlinge-sollen-aus-griechenland-direkt-nach-deutschland_id_5327743.html

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TtCe9BAVgc

10. https://www.weibo.com/3132027141/DljuIDh2l?type=repost

11. http://diepresse.com/home/ausland/aussenpolitik/5176081/Kurz-und-Pilz-gegen-Erdogans-geplante-Wahlkampfauftritte

12. https://www.blick.ch/news/ausland/oesterreichs-aussenamtschef-kurz-legt-sich-mit-sultan-erdogan-an-minister-furchtlos-id5692478.html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3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史上最年轻的欧洲领导人凭什么被人们记住?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