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日本非正常国家由来史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有美军驻军,军事和外交都不独立的非正常国家。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但如何评价美国战后对日本的占领改革仍然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持肯定态度的人基本都认为占领改革的内容与方向是正确的,但也同时指出改革有着鲜明的不彻底性;而持否定态度的人则认为占领改革是在彻底的审查制度和美军的强迫之下实现的,唯有对这套美国所建立的战后体制进行深刻的改革方能使日本走出战后阴影。



这就是我们说安倍晋三“是保守派政党的领袖,同时也是战后最激进的政治家”的原因所在。实际上,不单是安倍本人,整个自民党都已经不再是保守主义的政党了。就像佐伯启思说的那样,“自民党如今已经不存在保守的理念”。


但不管是激进派还是保守派,双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日本对美国的依赖已经渗透于政策中,且历史弥久。渐进派与激进派批评政府的对美政策完全“出于对朝鲜的恐惧,恨不得变成另一个美洲国家以寻求国家安全。实际上,他们只是希望日本成为美国的一部分而已”;而保守派同样对追随美国嗤之以鼻——保守的政治家们形容日本“就像是美国的一个州”。而实际统治日本达6年之久的麦克阿瑟是这样说的:“以现代文明的标准来衡量,如果说我们的发展好比处于45岁的成年,而他们(日本人)则好比一个12岁的孩子”。


事实上,如果要理解今天日本围绕战后体制的种种内外矛盾,回首六十二年前的那场占领与改革是最好的方法。而这篇文章将从战后体制的先声——占领体制说起。



 1     从四国分治到单独占领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正式宣布战败投降。由于日本的投降是在美军占领冲绳等周边岛屿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就出现了占领日本本土的问题。


在日本投降前的1945年5月份,联合战争计划委员会[1]提出“没落行动”计划。该计划提出用23个师、80万人的兵力分两个阶段登陆并占领日本本土。在美军夺取日本本土的同时,由苏联进驻北海道和东北地方、英军进驻九州和中国地方、中国进驻四国地区,首都东京由英美苏中四国共同占领[2]。这一计划与之后的同盟国占领德国十分相似,它体现了盟国协作的精神,但这一计划马上随着同盟国的貌合神离而开始动摇。


[1]即五角大楼联合战争计划委员会,(Joint War Plans Committee, JWPC)

[2]据联合战争计划委员会《对日本及其领土的首要占领方案》(JWPC 385/1),1945年8月16日



1945年3月开始,苏联开始在东地中海地区挑战英国的影响力:苏联向英国的盟友土耳其提出领土割让、领土内海峡自由航行、设立苏联海军基地等一系列要求。这使得杜鲁门政府开始怀疑苏联对西欧和远东地区的野心。在7月17日原子弹试爆成功后,美国更是试图最大限度上限制苏联在远东地区伸展势力的可能,这就使得苏联参与的日本分治计划逐渐转变为美国的单独占领计划。


早在1944年,美国就已经完成了单独占领日本的构想。国务卿赫尔在5月9日的备忘录中提出处理日本问题的三点意见:“第一点是日本应作为一个主体来对待,不应分割;第二点是日本政府作为一个主体在武装占领时期应停止活动,亦即终止其制定政策的职能;第三点是所有对日作战的主要联合国家应参加对日本的占领和管制。”赫尔的意见是要求其他盟国只提供“象征性的占领军队”,而占领的主体仍是美国军队。1945年6月14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指令太平洋陆军司令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制定占领日本的计划,麦克阿瑟计划使用15个师先行占领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下关海峡,然后用23个师的兵力占领整个日本本土,对盟国参与对日占领持消极的态度。


1945年7月6日,合众国总司令参谋长威廉·莱希(William Leahy)提出“一旦占领日本,美国应当尽量减少占领成本。美国没有理由承担日本军政的主要责任”[3]的观点,这使得随后进行的波茨坦会议上,美国出于节省成本的目的仍然将联合占领写入了《波茨坦公告》。《公告》的第7条规定“日本领土上经盟国指定之地点,必须占领。”第12条规定“依据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志成立一倾向和平及负责之政府以后,同盟国占领军队当即撤退。”自此,对日占领的基本原则确定了下来。


[3]据《致总统的备忘录》(JCS1398/2),1945年7月6日。


7月25日,麦克阿瑟向杜鲁门总统建议由美国单独占领日本,杜鲁门表示同感,说“对日本的占领不能重蹈德国的覆辙。我不想分割管制或划分占领区,不想给俄国人以任何机会,再让他们像德国和奥地利那样去行动”。8月11日,三部协调委员会[4]提出《日本战败后本土占领军的国家构成》[5],其中就称“英国,中国和苏联有责任与美国一道参与对日本的占领和军事控制,以及承担其分担责任的义务”。


[4]即国务院·陆军·海军协调委员会(State-War-Navy Coordinating Committee, SWNCC),成立于1944年12月,负责处理战后占领轴心国相关的军政问题,是今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前身。


[5]三部协调委员会《日本战败后本土占领军的国家构成》(SWNCC 70/5),1945年8月11日。


1945年8月16日,斯大林致信杜鲁门,提出苏联应占领北海道北部,具体是“在北海道的北半部和南半部之间,从该岛东海岸的钏路镇到西海岸的留萌镇划一道分界线,把该岛北半部的上述城市包括在内”,杜鲁门回信称“我打算要日本本土各岛——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的日本部队向麦克阿瑟将军投降,并且已经为此做出安排”。



苏联很快收到了“安排”的细节。8月17日发布给各盟国的《总命令第一号》[6]中规定本土地区的占守岛、幌筵岛地区由苏军受降,温祢古丹岛以南的地区均由美军受降。在得到美国强硬的答复后,苏联于8月18日出兵登陆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同时占领了原属北海道管辖的色丹、齿舞、国后与择捉四岛,并于1946年2月通过立法程序将其纳入苏联版图。而中国则由于内战等原因,未能参与到对日占领中。因此,在日本本土终于形成了美国单独占领的局面。


[6]参谋第三部《总命令第一号》(SCAPIN-1),1945年8月17日。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终于迎来了关键的占领环节。8月28日,美军第一批先遣部队在横滨登陆,当天其他派遣部队则空运至神奈川县的厚木机场。8月30日,麦克阿瑟飞抵日本。美国第八集团军占领关东地区以北和北海道,第六集团军占领以京都和阪神为中心的关西地区和九州。1946年初,少数英联邦军队象征性地进驻中国地方和四国地区。以美国为唯一主体的对日单独占领正式开始了。




   |  间接统治的实行


美军在对日本实行军事占领时,曾考虑实施军政以对日本进行直接统治。在已经占领的冲绳、奄美岛上美军早已实行军政,由美军直接行使行政权和司法权,使用美军发行的军票[7]。8月5日,麦克阿瑟在其太平洋陆军司令部内设置了军政局,负责拟定和安排占领日本后实行军政,甚至已经印好在日本发行的军票。


[7]即“B円”,1945年到1958年美军在冲绳和奄美群島使用的唯一法定货币。战后初期在日本本土也有流通,但很快于1948年被废止。


但8月下旬开始,美国的对日方针发生了变化。8月22日,三部协调委员会发布《初期对日方针》[8],确定对日本实行间接统治。8月28日,陆军部发布《作战命令第4号》,取消了原定的对日政策。而日本政府一侧也一再请求不要实行军政。9月2日的投降仪式后,外相重光葵到横滨拜见麦克阿瑟,向他表明日本政府贯彻《波茨坦公告》的决心并请他不要实行军政。


[8]三部协调委员会《初期对日方针》(SWNCC 150/3),1945年8月22日


最终,9月22日公布的新版《初期对日方针》[9]决定对日本实行间接统治。《政策》要求“利用日本现有的政治形态,而不是加以支持”、“天皇及日本国政府的权限从属于最高司令官”、“如在天皇或其他日本国的掌权者执行投降条款上不能满足最高司令官的要求时,最高司令官得要求更换政府机构或人事,或者依据直接行动的权利和义务,加以限制”。


[9]三部协调委员会《初期对日方针》(SWNCC 150/4),1945年9月22日


不难看出,日本政府虽然行使行政权,但对日本拥有最大权力的人是身为占领军总司令的麦克阿瑟。杜鲁门于8月13日任命其为“盟军最高司令官”[10],授予其最高权力。麦克阿瑟本人对此曾表示“我对日本国民,事实上拥有无限的权力。历史上,任何总督也好,征服者也好,都没有拥有过我对日本国民所拥有的那种程度的权力”。在此基础上,8月28日又成立了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GHQ)[11],开始正式实行对日本的统治。


[10]即“Supreme Commander of the Allied Powers”或“Supreme Command of Allies in the Pacific”,SCAP.

[11]即“General Headquarters”,简称“盟总”或“GHQ”。


摘自福永文夫《战后日本的重生》


由于对日作战的胜利并不是美国一国的胜利,其他盟国也有权参与到对日本的统治中来。8月22日,美国向苏联、中国和英国提议建立远东咨询委员会,遭到苏联的反对。苏联提议成立由英美苏中四国组成的对日理事会,由其决定和实施对日占领政策。但美国无视了苏联的建议,其结果便是10月30日在华盛顿召开了远东咨询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苏联拒绝出席以示抗议。最终,12月16日在莫斯科召开的苏、英、美三国外长会议达成了协议,决定成立远东委员会和对日理事会。这样,由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远东委员会和对日理事会共同组成的占领体制正式建立起来。



   |  占领体制的结构


从1945年9月2日日本签字投降开始,到1952年4月28日《对日和平条约》生效结束,同盟国对日本进行了长达6年多的占领统治。上图即为在这期间发挥作用的占领体制。


位于统治结构最高层的是远东委员会,由美、英、苏、中、荷、法、印、加、新西兰和菲律宾共十一国组成,之后又加入了缅甸和巴基斯坦,成为十三国。远东委员会的职能是决定占领政策,由美国领导向盟总传达加以实施。


具体地说,实际上是由美国政府的国务院/陆军/海军三部协调委员会(SWNCC)决定实际应当执行的政策,然后将其传达给国务院中负责占领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再由国务卿传达给执行政策的参谋长联席会议,最后由参谋长联席会议向美国太平洋陆军总司令和盟军最高司令官为首的盟总发出执行政策的命令。而由英、美、苏、中四国组成的同盟国对日理事会作为远东委员会的日本支部,以接受盟总咨询的形式,通过盟总向日本政府下达政策命令,再由日本政府统治日本人民。


但麦克阿瑟本身既是太平洋陆军总司令,又是盟军最高司令官,因此实质上统治日本的是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即GHQ。由盟军最高司令官发号施令,再由太平洋陆军总司令麾下的第八集团军各军政部门组成地方军政机关,通过日本政府的协助对日本人民进行管理,这就是日本本土的政治构成。也就是说,虽然是以同盟国占领的形式,但是美国政府拥有较为绝对的权力。现实中美国政府还拥有否决权和直接向GHQ下达指令的紧急中央指令权。因此除了几个较为有限的政策外,远东委员会事实上并不能进行有效的政策决定。另一方面,对日理事会虽然是远东委员会负责监视盟军最高司令官的分支机构,但由于美苏代表间常处于激烈的对立状态,基本上也没有发挥作用。


综合占领政策的实施过程,我们不难看出,在诸如立法和对日改革这些主要政策上,与其说是美国政府的命令,不如说是GHQ自身的决策。但同时在宪法、天皇制等关系到统治基础的制度问题上,GHQ在作出决定前也会受到盟国组成的远东委员会的较大影响。但无论如何,最终实际执行占领政策的是GHQ,而越是接近政策直接执行的环节,GHQ的独立性就愈发增强。


1949年9月的GHQ组织结构图[12]据竹前荣治《GHQ》


[12]幕僚部下设的赔偿局是1947年5月设置的,并非初设机构。



作为直接管理日本的占领机关,GHQ拥有一个庞大的管理体制。如上图所示,驻日盟军总司令下设参谋长,参谋长下设各参谋、参谋第一至第四部、法务局、国际检事局、书记局、外交局、涉外局。副参谋之下设有幕僚部,幕僚部包括民间通信局、一般会计局、物资调达部、高级副官部、统计资料局、民间运输局、天然资源局、经济科学局、民政局、民间谍报局、民间情报教育局、民间财产管理局等,以对应日本的主要政府机关。如参谋第二部是负责信息、安保与检阅的部门,由查尔斯·威洛比(Charles Willoughby)担任局长,此人同吉田茂、平野力三等人密切相关。参谋第二部对应的日本机关是大本营、终战联络局、内务省和内阁官房。在改革期间频繁出现的民政局则以其局长考特尼·惠特尼(Courtney Whitney)闻名,其主要负责立法、行政、解除公职、地方自治等,对应的日方机构是终战联络局、内务省与总理府等。


综上所述,可以总结出占领体制的两大特点:其一是美国政府在对日占领和统治的问题上拥有绝对主导的地位,这是美军本土空袭与原子弹轰炸所带来的直接结果。其二是日本政府作为美国的利用对象,只有接受和执行命令的权利。首先,这是因为日美之间并没有在本土交战,因此日本的政府机构和统治体系较为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使得美军有可能加以利用;其次是军政所带来的高额成本和庞大的人员编制对美国都是不利的。因此,实行这样的占领体制一方面减轻了美国的负担,另一方面也更加有效地达到美国对日占领的预期目的,即建立并维持一个亲美而保守的新日本。从长远上看,这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3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日本非正常国家由来史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