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空天猎、英伦对决与组织术

马前卒在其雄文《没什么能防住恐怖主义,除了进攻》一文中,详细的论述了为什么仅仅改变经济情况并不足以减少乃至于消灭恐怖主义。马前卒指出,必须在意识形态与文化认同上构建战略高地,这样才能有效的组织恐怖主义蔓延。


这篇文章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大到不久之后真有恐怖分子以文中预言的方式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恐怖袭击(从此马前卒坐实了“朝廷心腹大患”的名号)。而让笔者更加感到有趣的是其文内涵甚至辐射到了国庆档的两部大片上:空天猎与英伦对决。



在恐怖主义成为新常态的今天,在西方媒体越发充当恐怖主义蔓延推手的现在,这两部中国人占据绝对制高点的电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运用了艺术表现形式复述了马前卒在其文中隐含的对建立“新时代组织术”的野望。在电影《空天猎》中,头号反派是一名叛变的空军基地主官,这名主官甚至曾是一名王牌飞行员。作为“肉食者”,从经济情况来看是绝无可能会叛变成为恐怖组织精神领袖麾下的一名先锋的。然而事实打了我们的脸,这名叛变的空军主官直接导致片中假想国马布国空军系统趋于瘫痪,而其目的只是为了营救恐怖组织的“祭祀”(阿訇)。片中,这位叛变空军主官极力强调是他的国家和政府背叛了他,而他的新效忠对象又恰恰是一名宗教人士或者说是神职人员。这一现象看似不符合逻辑,其实恰恰是工业化和全球化(不平等的)席卷全球的必然结果。


正如马前卒在其文中指出,人终究是一种需要精神活动的生物,如果仅仅满足了人的物质需求而使得人精神世界陷于空虚,极端思想是十分容易入侵的。不仅仅如此,片中安排了另一个情节使矛盾升级:在不得已释放恐怖组织领袖“祭祀”的情况下,一名马布国官方的警卫士兵因私废公,“无组织无纪律”的射杀了即将被释放的“祭祀”。也许导演编剧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行为再次突出了马布国整体组织涣散,在高级主官在场的情况下都能发生这样的重大军事事故,那么这支军队在基层得涣散成什么样子呢?



英伦对决则从另一点上表现了新时代组织术的重要性与迫切性。皮尔斯·布鲁斯南饰演的前爱尔兰独立恐怖组织领袖在英国政府的绥靖、“政治协商”与“爱尔兰人治理爱尔兰”政策下已经身居高位多年。作为被统战的一员,他并没有努力构建新的文化认同体系以建立稳固的和平,而是采用了“和平演变”的方式为自己和自己的族群牟取不正当利益。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依靠英国政府的“对爱尔兰恐怖分子采取少抓少杀,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的特赦法令,爱尔兰独立恐怖组织里的激进分子越来越多,在另一名被统战的,且掌握枪杆子的前领袖的带领下,发动了惨无人道的,针对无辜的妇女儿童的恐怖袭击。令人担忧的并不是这些恐怖袭击,因为如果英国政府没有使用绥靖政策而是建立完善的反恐体系,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会小得多。


片中,皮尔斯·布鲁斯南饰演的北爱尔兰安全部副部长自以为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可事实上自己早就被渗透成了解放战争时期的国军情报系统。不管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还是自己的美丽情人,不是为爱尔兰独立恐怖组织提供情报就是干脆直接就是爱尔兰独立恐怖组织中的激进人士。如果不是有成龙饰演的行事风格充满中国哲学特色的前特种兵关玉明,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必然再一次演变成北爱尔兰与英国之间的战争。影片中,成龙饰演的关玉明仿佛成为了松懈了太久了的西方高层的鞭策者,一次又一次的不造成死亡和严重损害的爆破行为(笔者实在是无法把他的任何行动定义为恐怖主义行动),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督促着想“内部解决”的英国政府和被统战的前爱尔兰独立恐怖组织领袖不断地“雷厉风行”。作为一名生活在“恐怖主义新常态”中的普通人,我是多么的希望这样的鞭策并不只存在于电影中啊。



接下来聊点轻松的。如果有人在今年早些时候告诉笔者,中国电影会在今年展现出长足进步,笔者有大概率是不会相信的。然而,暑期档的《战狼2》,国庆档的《英伦对决》、《空天猎》都让笔者眼前一亮。三部电影,都可以说的上是国产电影这种类型片中的标杆。作为电影,《战狼2》是最为接近好莱坞电影工业标准的,《空天猎》则把军宣片的审美层次和技术水准以及装备水准提升了一大截。当然最令笔者激赏的则是成龙的《英伦对决》,在好莱坞把亚裔男性角色普遍边缘化丑角化,喜剧化的一百年间(查理·陈,傅满洲),即便有着李小龙,成龙等人的努力,中国角色的形象依然被“stereotype”局限于喜剧角色,功夫巨星或者干脆是喜剧与功夫巨星的结合。而《英伦对决》中的关玉明,可以说得上是首次超脱了这一循环。


片中,关玉明被塑造成了一个全片最“正义”的角色,一名在恐怖袭击中失去心爱女儿的普通人。这一角色形象的共鸣感是远超之前中国人在好莱坞的任何形象的,那些在恐怖袭击中收到创伤的人们能在本片成龙堪称炸裂的演技中获得超民族,超国界的共鸣。而关玉明在片中的“暴力不合作”行为则给以掠夺文化和殖民主义起家的西方(选角皮尔斯·布鲁斯南实在是完美,作为历代007演员中最接近007形象的演员,其人完美的代表了日薄西山的西方)狠狠的一记耳光。中国人的哲学使得关玉明在“复仇”行动中,毫不留情的消灭了首恶分子的同时没有伤及无辜。同样是“绝望”的复仇,中国人选择了不伤及无辜的行动,对比起影片中和现实中的各大恐怖组织灭绝人性的行动,中国人的哲学使得我们天生是世界的革命者而不是恐怖分子。



萨义德在其著作《文化与帝国主义》中写道:“这些著作在描写‘神秘的东方’时,总是出现那些刻板形象(stereotype),如有关‘非洲人(或者印度人、爱尔兰人、牙买加人、中国人)’的心态的陈词滥调,那些把文明带给原始的或野蛮的民族的设想,那些令人不安的、熟悉的、有关鞭挞和死刑或其他必要的惩罚的设想,当‘他们’行为不轨或造反时,就可以加以惩罚,因为‘他们’只懂得强权和暴力。”虽然萨义德是一名文学批评家,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将其人之论述引入电影评论中。太多太多的好莱坞电影(亦或者是向好莱坞背后的西方文艺界献媚的电影)都是这一描述的体现,近期里典型的例子就是张艺谋的《长城》。我们可以不客气的说,如果不是景女士颇为强硬的背景,这部电影恐怕不仅会有“白人男性拯救落后民族”,还会有“白人男性征服亚裔女性”这样的好莱坞标准stereotype(刻板印象)剧情,事实上,这种文化上的帝国主义内容正是继承于殖民主义,这套逻辑根植于“Empire State Of Mind”。


空天猎和英伦对决则是展现了另一种可能:非帝国主义化的行事逻辑。在空天猎中,代替了这类电影中美国角色的中国并未展现出任何“昭昭天命”的叙事,取而代之的是正常国家外交关系下的“援外”行动。在击败恐怖分子之后也并以拯救者的姿态迎接其他民族人士的欢呼,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过度。英伦对决则有所不同,电影中,北爱尔兰恐怖组织和北爱尔兰第一副部长以及英格兰本土的利益纠葛使得搜寻恐怖分子的行动变的难如登天,已经被奢华生活腐化的北爱尔兰第一副部长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其年轻时对无辜平民的漠视:以放任第二次恐怖袭击为饵去找出谁是恐怖分子。而成龙扮演的关玉明则自始至终也没有杀害任何无辜平民,“复仇”结束后也没有以拯救者的姿态获得xx勋章,而是默默回到自己的家。这些行事逻辑的背后,是一个饱受战乱和贫穷欺凌但最终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国度对“帝国”的宣言:“我们的奋斗目标是,所有国家,无论大小,一律平等。”


最后是两学一做时间:我们引以自豪的,不仅仅是中华传统文化蕴含的优秀基因,更重要的是,中华传统文化所蕴含的优秀基因在当代日益得到表达。从“和而不同”到中国处理国际关系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从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到生态文明建设提升至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大建设的并列,从倡导礼义廉耻的伦理观到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思想到共产党人在纲领中确立的共产主义最高理想,从以民为本的思想到以人民为中心的导向,无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基因最有力的现代表达。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3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空天猎、英伦对决与组织术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