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衡中与县中:一字之差与天壤之别



相比于着眼于“反思“、”改良“或是”辩护“的人们,反对衡中模式的群体的声势似乎更加浩大一些。他们写着”压抑天性“的檄文,高举着”自由发展“的大旗,批判衡中”像监狱一样压抑了学生的天性,培养着只会读书的机器“。对于没有深入了解高中教育,罔论衡中教育方式的人来说,这所常年垄断河北省高分考生,封闭式教学的学校,似乎确实如批判者所说,功不抵过,理应取缔之、变革之。然而事实上,这些反对者所批判的教育理念,只不过是他们想象中的衡中。


新潮沉思录的读者们,应当是都接受过高中教育,对于高中的学习内容和高考的考核形式有着一定的了解的。在高考中能够取得高分(这里我们不妨以录取清北为标准)的考生,可能各有各的特点,但是鲜有只凭着一股子蛮劲,拼时间、拼工作量的来达成目标的。无论是在知乎上的高中教育工作者(如贺老师),还是笔者在生活中接触的高中老师,恐怕都不会将“考清北“当作一件只要努力就能达到的事情。事实上,生源质量在高考成绩中所起到的作用,并不小于高中的教育质量与学生个人的奋斗。



而真实的衡水中学与批评者眼中的衡水中学之间的偏差,就在于对个人奋斗所占比重的错误估量。衡水中学的成功,是建立在对河北省生源的把控、对优秀师资力量的吸收以及富有纪律性与执行力的教学环境之上的。对于以高考而非竞赛作为主要目标的高中而言,纪律性与执行力虽然对于拔尖的学生显得有些过剩,却是普通学生提高成绩最低成本的方法之一。通过优秀的师资力量,将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贯彻下去,是衡中整体成绩优异的保障。而另一方面,在高分段学生自己的作用要远大于师资与教学环境,衡水中学则通过把控乃至垄断绝大部分优秀生源,来保证在高分分段考生数量上的优势地位。


至于批评者眼中的那种“军事化管理,喊口号,早起晚睡拼时间”的教育模式,与其说是“衡中模式”,不如说是“县中模式”。



笔者自己就毕业于一所县级中学,对于这种所谓“压抑人性”的教育模式也算得上十分了解。在笔者看来,所谓的“县中模式”,同样是基于高中教育自身规律所做出的选择,只不过相比起衡水中学优越的条件,县中所面对的环境更为恶劣,自身的禀赋更为不足,也决定了在教育模式的选择上面临约束更多,最终导向的结果更为残酷。


以笔者高中为例,假期补课+每天包括早晚自习12节课+周六上一天课这种学习节奏,应当是够得上各位批评者眼中的“监狱式学校“、”压抑式学习“的标准了。然而即使如此努力,每年的高考中,也只能做到接近100%的三本达线率,不足10%的985录取比率以及一只手能数的过来的清北录取人数。看起来相当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惨淡的成绩背后,是清北每年合计在安徽通过高考录取200-300人,平均到每个县只有2-3人的现状。如果我们考虑省内知名中学远高于平均数的清北录取人数,平均而言安徽省的每所县中年均录取人数恐怕不到1人。更何况,县中还要面对省内知名中学对优秀生源的争夺。将重心放在大部分中等学生身上,通过反复练习提升熟练度确保普通学生考上本科,恐怕才是一所县中的较优解。而事实上,即便如此,县中也有着通过集中优秀生源、优秀师资,组织实验班,冀图提升高分段竞争力的努力。相比较于平行班,实验班的学习氛围、学习节奏也有所不同。而这,也体现了小至一所中学范围内,不同禀赋带来的不同反应。



面对相同的教育规律,不同的禀赋自然会带来不同的教育模式。人大附中的学生可以从容的参加各项校园社团、素质教育,衡水中学的学生可以享受一流的师资与教育环境,而县中的学生则坚持着“以时间换资源”的奋斗。与其争辩哪种教育模式是对的,哪种教育模式是错的,倒不如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不同教育模式是如何自我演化以适应当下的教育与选拔制度,不同教育模式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当市场经济的发展不断拉大着不同地区的资源(不仅仅是教育)差距时,鼓吹一种一刀切式的教育制度,只会使一部分人受益。笔者无心讨论这种鼓吹背后的动机如何,但是当“教育公平”更多地以清北等高校的“农村户口专项计划”、“贫困县专项计划”之类无关痛痒的点缀形式出现时,适应远比变革重要得多。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3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衡中与县中:一字之差与天壤之别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