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闹心的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事件

2017年8月31日,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位待产孕妇跳楼自杀身亡。据华商报报道, “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和家里说疼得不行,想剖腹产,但家属一直不愿意,坚持顺产。”将病人劝回待产室后,医护人员对病人进行安抚,随后再次建议家属剖腹产,但家属仍坚持顺产。20时左右,待产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抢救无效身亡。


据CNNIC第38次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当前我国网民群体中20~39岁人群占比最高。同理心导致孕妇跳楼事件刺激了普遍经历或正要经历婚姻、生育的网民群体,迅速在互联网空间形成了激烈的讨论。然而,整个事件打击最深的,无疑是当前悲观的医患关系。


该剖?该顺?


首先,笔者简要的介绍一下事件经过:2017年8月30日15时,涉事孕妇马某入院。当日医院对孕妇进行B超检查,显示胎儿头部偏大,双顶径99mm,“脐带异常可能”。医院先后两次向孕妇及家属出具《知情同意书》,说明孕妇顺产存在风险,提出了剖宫产的建议,但是家属及产妇均明确拒绝,“要求输液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8月31日上午9时,马某进入待产室。当日下午,即多家媒体报道“孕妇表示疼痛难忍,两次向家人求助,要求剖宫产,但被家人拒绝”。2017年8月31日晚,马某跳楼离世。


据多位医学大V分析,“胎儿头部偏大,双顶径99mm”并不是实施剖宫产的临床依据。如果孕妇的宫缩状况好,胎儿情况稳定,孕妇可以尝试顺产。而所谓的“胎儿脐带存在异常”,据接受采访的当事医生表示,是“脐带绕颈一周”,同样不是剖宫产指征。 尽管有评论者指出孕妇产程较长是否应当评估难产风险并考虑剖宫产,但是同样有证据认为孕妇分娩在即(已开八指),准备剖宫产耗时一小时左右,期间中断产程,可能导致新生儿窒息,不宜改为剖宫产。



剖与顺的“罗生门”


临床中,出于避险考虑,医院通常把《知情同意书》写的事无巨细,包括了许多种小概率风险。在产程开始之初,孕妇及家属显然认为《知情同意书》的内容夸大其词,在孕妇身体状况较好的时候做出了顺产判断。在现实中,考虑到剖宫产对身体的负担,多数签过这类“生死状”似的《知情同意书》的孕妇在生产的时候都经历了“试试顺产,能顺就不剖”的选择。有许多孕妇平安顺产,但也有很多孕妇因为种种情况半路改剖,既受了顺产的罪,又挨了剖宫产的刀。


而当事助产士张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勇敢的表示,当时医院确实没有为产妇实施剖宫产的打算。于是,剖宫产是孕妇难以忍痛的个人诉求,很遗憾,疼痛难忍并不是决定剖宫产的硬指标。分娩过程中,马某展现了初产孕妇少有的坚韧,她和胎儿的各项生理指标似乎在告诉大家,母子俩可以平安的通过顺产实现人生中的第一次相遇。于是医生放心的让她走出待产室,以运动促进宫缩,因而有了院方提供的那段令人心碎的监控画面:孕妇跪在了家人面前。这一幕,究竟是马某在为自己和孩子求生,还是能够帮助孕妇忍耐分娩疼痛的“鸭子坐”,或是两者兼有,至今不得而知。但是这一监控画面却在公布后的几天里激起渲染大波。


诊疗规范,仍酿大错


分析认为,分娩的剧痛和孕期激素水平导致的情绪波动和心理问题,可能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2017年9月7日,榆林市卫计委发布初步调查结果,“专家组认为,医院产前告知手续完善、诊疗措施合理、抢救合规,但监护不到位。目前,造成自杀的原因正在深入调查中”。笔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另有一份对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定性更严厉的定性,除了“诊疗规范,监管不力”,还有“发布通报误导群众,扭曲事实,造成恶劣影响,恶化医患关系”之类的判词。


9月10日,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召开全院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会议。这一个双休日,医院所有员工按照工作日排班工作,确保人手充足,以免再生事端。次日(9月11日),上级主管部门宣布免除出事的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绥德院区负责人及产科主任的职务。据相关人士透露,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调任为绥德院区负责人,新院长外调。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双院区格局,榆林院区实质上是市级医院,发生孕妇自杀事件的绥德院区是原先的绥德县人民医院。原院长的调动其实就是降级使用。事发不久,陕西省纪委就入驻了医院,对医院的调查工作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榆林医院此事确实有理亏的地方。一是可以肯定的看护责任,二是仍需鉴定的对产程较长及导致的后果有没有准确的评估,三是有待核实的有没有对孕妇实施必要的镇痛,四是“下跪视频”有没有诱导性。第四点是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最严重的问题,一经证实,将破坏近年来群众艰难恢复的对医务工作者信任。


是什么让医院“铤而走险”?


大家都知道,法律是统治意识的体现,是统治的工具。那么法律是做什么的?恐怕只有法学院的入学教育,会有人站在台上慷慨其词“为了正义”。法律并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秩序。当前的社会秩序,需要有人对很穷、很可怜、情绪不稳定的群体实施救济,但是社会做不到。于是,包括医院的许多群体和个体在我国担当了救济职能。


医院实施社会救济的重要途径,就是在医疗纠纷处置中,采取不公正、不公平的手段,判定医院横竖都有错,找不出毛病也要承担10%~40%的责任。这样做的官面理由是“医院理应水平很高,应该防范一切情况;医院理应像教科书上写的那样,处理好这些不按照课本生病的病人”,实际的理由就是“虽然我不知道你错在哪里,但是原告情绪不稳定,你们‘人道主义’吧!”


于是,我们看到患者越来越无理。医患本应是同一条战壕里的盟友,如今却是患者一方要求自己稳赢不输。接受医疗服务患者必须受益,至于本应由医患双方一起承担的风险……“我又不学医,我不懂得!医生说什么我就信了!现在效果不理想,反正我不能吃亏,各种理由的赔钱吧!”


于是,患者一方开始了行为艺术展一般的维权行为。有回老家搬一村乡亲去医院堵门的,“都是本村的,谁家有事大家都出头”。有找没证的黑律师或是刚出道的新律师,私下取证设套算计的。还有移花接木在自媒体平台上给医方泼脏水的。


而医生一方,也在“外界不公”的判断下,越来越抱团的抵制一切异议。在这场纷杂的丛林法则竞技中,医院毕竟是集团,相对个体总是有优势的。你能找乡亲堵大门,我就可以找黑涩会。你把一切技术问题上升成责任事故,我抱团取暖把责任事故化解为技术问题。你有黑律师设圈套,我有大律师教你什么是“程序正义”,二审官司拖八年,让你开一堆“你妈是你妈”和其他亲属放弃索赔的证明,让你为了一条人命的十几万元赔偿金扎心一辈子。



笔者此次取材的医务人员都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对榆林第一医院的不满。一位老医生甚至情绪激动的向笔者说,由于信息不全,他不能以职业立场发表评论。但是他认为该院水平不高,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他言之确凿的表示“即便医院在诊疗上不存在过错,但是涉及了一条人命,我和许多同行、校友群里的老朋友都非常痛心,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生命不应无端逝去的良知。作为医生,应该以一切患者及亲属的真实经历的痛苦警醒自己,不应当仅仅说说‘吸取教训’这样简单的一代而过。”但是,尽管广大医务工作者普遍具备良知,但是本文例举的医患互相伤害皆有现实原型,一些医方展示手腕的事例出自权威大医院。


我不乐观


我们正在医患关系的撕裂,目睹医患矛盾进一步升级,最终看到医院激烈的对抗患者。这里可以引入“社会原子化”的概念。


“社会原子化”是指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intermediate group)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和道德解组、人际疏离、社会失范的社会危机。借用“原子化(atom—ized)”这个概念,比喻了社会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围绕某个核心抱团,团内结构严密,团与团之间关系松散,团外人与人之间孤独冷漠的变动趋势或状态。个人主义与功利主义是社会原子化的根源,社会原子化反过来又加速了功利主义的泛滥,导致个人与集体、个人与国家、集体与国家之间的距离变远,乃至出现社会规范失效、公共道德缺失等社会危机。


榆林第一人民医院代表了广大保护了全国人民健康的普通医疗机构,但是这家医院在业务上“水平不高”。尽管院方管理层这次利令智昏,但是笔者在该院接触到的曝料人都很反感院方的做法,不受外界影响的继续做好救死扶伤的工作,所以我希望人们宽容主观上没有恶意但是“水平不高”的普通医疗机构。


但是,榆林第一医院提醒广大医务人员,出了问题一不反省自身,二来高调的、带有文学修辞夸张的表扬自己,是要出麻烦的。榆林第一医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指责患者家属,虽然扭转了舆论,但是埋下了隐患,并且在医德和人文关怀项目上失了分。这样的错误,今后还可能重演。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4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闹心的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事件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