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为暴走团封路,舆论逼视下的执法维谷

即使是周末,也阻止不了一件事成为热点,比如,为暴走团封路。


在李沧交警为暴走团找到小学操场成为“正面”案例不久,市南交警为暴走团封闭八大峡一端道路的做法又俨然成为舆论场中的“负面”典型。而中间恰好有临沂暴走团被撞事件带来的一系列舆论浪潮,山东的暴走团成为当之无愧的网红。



网民并不是见到“青岛”二字就热血沸腾,和“大虾”一样,“暴走团”成为另一个类型事件的关键词,也是地方政府心中的敏感词。舆论逼视之下,但凡沾边,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全民话题,其本质就是觉醒的法制意识和执法环境之间的矛盾。任何一次违法者和执法者之间的往来,都会演变成巨大的漩涡,裹挟理智与情感,变成台风登陆媒体头条。


市南交警协调交通是日常动作,无论是否合规法律,本不会引起巨大关注。利益的两端是司机和暴走团,不以照顾任何一方的理由,或不以明显有利于违法者的理由实施调整方案,大概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但恰恰触碰了“暴走团”这个敏感词,就像一只概念股,信息量够大就直奔涨停。这件事虽然是为了缓解矛盾,却没有避开“路权”这个法律明确的群体利益,相较与李沧交警将暴走团疏导到学校操场的办法,市南交警的做法刺痛了谁,而这部分被刺痛的人又掌握着怎样的话语地位,带来的舆论结果可想而知。


尽管交警的回应涉及到相关法律依据,但难以自圆。比如,交通调流范畴在机动车道,通常是基于机动车拥堵带来的变化,机动车是主体因素,而不是该走人行道的人群。而大型群众活动又具有突发性和临时性,且需要向公安报备,常态的健身活动是否属于这个范畴,值得商榷。北京的媒体直接找来法律业界大咖逐条点评,权威论调之下,舆情天平彻底倾斜。法制语境下,理论和具体实践有时会存在差异。一旦脱离具体执法者的实际考量,单是法条和法理的争论就足以把灰的直接变成黑白分明。


和前一阵子的“龙虾”和“大虾”的乌龙事件相比,本土舆论也呈现一边倒的趋势,对交警的做法并不认同。而主流媒体也很聪明,不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让受众自己站队选择,这基本是变相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交警的做法是否就是“有权任性”?


从交警的工作考虑,八大峡调流一带暴走团规模庞大,车辆通行较少,带来的直接问题是车速较快,不出问题尚可,一出问题就可能复制临沂出租车冲撞暴走团的惨剧,警方肯定提心吊胆,与其等待出事再管,不如提前预防。


既然要管,司机和暴走团,管谁更容易?


一个人多,一个车少;一个不好管,一个有监控探头和指示牌来管;一个基本没有违法成本,一个违法成本高。普通人会算的账,自然也清楚的写在交警的心里。


如果目的很明确——不出事,那么限时封路就是达到这个目的最有效和简便的方式。无论是交警还是司机亦或是暴走团,一方欢喜,一方不那么介意,看上去皆大欢喜。还有没有第二种选择,或许有,比如同样是限时封路,可以找个其它什么理由。总之,结果还是一样的。


围观者和当局者最大的分歧就是要过程,还是要结果。这也是当前诸多有关执法和违法的争议的根本问题。法治社会自然强调依法的程序,执法者若没有对程序的严格恪守,越权和滥权就会破坏法制体系,普通人就会人人自危。而在当前执法偏软的大环境中,执法者在避免更大冲突和成本考量的惯性思维上,则更看重结果。


抛开示范效应,市南交警的尝试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出现事故的风险,和李沧交警一样,对暴走团约法三章也能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作为辖区管辖者,能看到其努力,但现在一定压力山大。是要看效果还是马上叫停,坚持下去上层压力大,叫停又太打脸,不过既然自己坚持有法律依据,不如硬着头皮走走看。


此事很快就会平息,但课堂作用十分明显,背后也留下一道需要慢慢作答的思考题。


全民法制意识的提升和执法难度的增加,阵痛在所难免,暴走团之外还有医闹如何处置、共享单车如何管理等一系列问题,执法不能单靠艺术,更需要硬指标去强化和规范。舆论逼视中的执法者想办好事,又容易办成坏事,进退维谷之间,其实没有平衡可言。作为司法体系的实践者和捍卫者,正确而恰当的使用好法律的授权,保障大多数人长久的利益是不二选择。毕竟,有些弯路换来的代价并不是司机给暴走团让路那么容易挽回的。


本篇转自公众号 过期饼干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5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为暴走团封路,舆论逼视下的执法维谷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