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秩序的瓦解:朝鲜问题及其他

首先要谈论的是国际关系学的历史基础,而非哲学基础。


国际关系学的历史基础是三十年战争引发的欧洲协调需求,是先有了各国以利益,而宗教信仰为原则,谋求通过武力和条约的手段形成一个国际秩序,而不是先有了一个国际秩序,再去探讨该秩序之下的国家利益问题,这是国际关系学的历史基础。事实上,三十年战争标志着宗教不再能够成为驱动国家行为的主要动力,与之共同出现的是欧洲王权对教权的逐步胜利。



在此历史基础上,国际秩序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开始,不断调整和扩张其内涵外延,现行的国际秩序即是原有秩序不断崩溃,新秩序不断形成的产物。具体而言,国际秩序经历了维斯塔法利亚体系——维也纳体系——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雅尔塔体系四个阶段,最终在1945年,以联合国的形式,将世界绝大部分国家纳入到这个秩序中。


但是在雅尔塔体系出现后不久,国际关系学的历史基础动摇了。各国开始以意识形态,而不是利益为原则进行破坏秩序的扩张活动,这标志着雅尔塔体系虽然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世界体系,但也是最脆弱,最缺乏彼此认同的一个体系,该体系的维持时间也非常短暂,1945-1991年,维持时间只有不到50年。



苏联解体后,原本来说,中,法,英,美,俄有短暂的机会,形成一个以巩固大国利益,而不是推销彼此意识形态为原则的新秩序,但是这个机会很快被美国错过,美国在苏联之后,继续走上意识形态输出的道路,从而自己破坏了本来就很不稳固的大国协调。


在苏联解体后,进一步削弱俄罗斯是不理智的,但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并不能够做到理智地对待已经失去历史基础的国际关系原则。


在五大国进一步缺乏协调和共识的二十年间,失去雅尔塔体系的破坏力逐步显示出来。


首当其冲是东欧地区,目前的乌克兰危机即是这种破坏力的延续,未来可能还会出现的有摩尔多瓦、白俄罗斯和加里宁格勒。


然后是中东地区,2011年的危机基本上是在接受苏联支持的军政府国家,而非接受美国支持的君主国家爆发的,虽然巴林、沙特和摩洛哥都爆发了反对派游行,但由于缺乏西方国家的支持,这些反对势力并未做大,相反,得到西方支持的其他反对派很快推翻了利比亚,也门,埃及,突尼斯,并分裂了叙利亚和伊拉克。



最后是我们要重点谈到的远东地区。


远东地区仍然保持着雅尔塔体系的对峙结构,唯一的理由是,远东地区的秩序和力量均衡是由中俄共同维护,而非由俄罗斯单独维护的。所以在俄罗斯逐步失血后,中国继续维持着三八线两侧的力量对比,也让日本完全不可能正常国家化。


但是冷战毕竟是结束了。俄罗斯毕竟失去了力量。远东毕竟不是俄罗斯的核心区。


这三个理由决定了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是绝对的,也就是说,和苏东剧变与阿拉伯之春不同,远东的雅尔塔秩序是在中国缓慢调整方向时逐渐溃败的,所以朝鲜有足够多的转向时间去思考未来,而不是在失去苏联石油和武器之后的危机中被韩国吞并。



导致朝鲜意识到自己的危机,有三个节点。


1,苏联解体,这直接导致了朝鲜工业化的停滞和农业生产的倒退。


2,次年,中国与韩国建交。这让朝鲜明确意识到,泾渭分明的阵营时代已经结束。


3,轰炸南联盟和阿拉伯之春。朝鲜明白了,在失去了社会主义阵营保护伞的时候,帝国主义国家并未停止一如既往的颠覆活动,和试图实现通过军事和经济手段清算所剩无几的前苏联势力国家的政治意图。


所以目前远东地区的沉默才是反常的。在雅尔塔体系完全溃败,俄罗斯和中国与西方国家难以形成有效协调的今天,三八线仍然完整地维持下来了,六方会谈中的五个国家都已经适应了新时代,而唯有朝鲜放弃了冷战叙事就等于自取灭亡。


在这样的压力下,朝鲜发展核武器是唯一理性的选项。



那么朝鲜是如何成功发展核武器的呢?同样,来自雅尔塔秩序的失灵。


首先是苏联的解体,到目前为止,前苏联遗失的核武器资料和核专家仍然没有完全找到。核不扩散条约在五大国难以有效协调的时候,无异于一纸空文。


其次是中俄力推的战后多极化格局与美国治下的和平发生了冲突,多极化受阻的一个重要后果是,各个地区性强国在美国的干预之下,难以划定势力范围,这就导致中国对中朝关系的界定是不清晰的。清晰的界定,比如保护国和宗主国,需要严格的权力义务划分。然而目前的中朝友好条约更接近于两个平等国家的战略合作。甚至,进一步说,朝鲜在冷战结束后,并不是一个本质上反美的国家,相反,朝鲜是中、俄,美势力的争夺地带。


明确了朝鲜在东北亚的真正地位,才能看懂为什么朝鲜能够成功地发展核武器,正是因为朝鲜处于中、俄、美三国势力的争夺区,朝鲜才能够利用三大国之间的矛盾,为自己发展核武器争取时间。


第三是乌克兰内战,在雅尔塔秩序的瓦解进一步侵蚀到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区时,作为苏联时期的重要核工业区的乌克兰出现技术转移的现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总结一下的话,苏联解体导致了朝鲜的激进主义,美国推行的意识形态输出阻止了俄罗斯或中国单方面对朝鲜施加影响,进一步爆发的乌克兰内战则为朝鲜弹道导弹的技术完成贡献了核心力量。


以上是,朝鲜核危机是怎么来的。接下来的问题是,这危机会怎么走。



雅尔塔体系在远东崩溃后,其外在形式的三八线,迟早会失去意义,这就是这场危机的最后走向,具体过程尚不可知,但原理是明确的——在五大国,主要是美国,能够抛弃意识形态,真正意识到自己对维护国际秩序肩负责任之前,在新的秩序出现之前,旧有秩序的一切形式,都会被苏联解体后释放出来的强大动能所摧毁。


如果中国能够意识到目前的危机,是在缺乏国际协调,也不指望出现新的国际协调时必然发生的,那么我们还是能够将在东北亚地区的利益最大化。


那么最主要的就是要重视东北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东北是汉族最后占领的农业区,真正巩固只有60年时间,文化结构远比新疆要脆弱,这是东北的第一个定位。


东北三面为蒙,俄,朝所包围,是中国最富庶,但是地缘压力最大的边疆区。相比而言,新疆和西藏都只有两面对外。这是东北的第二个定位。


东北的风吹草动,对中国来说是毁灭性的。安史之乱毁灭了唐朝,靖康之变毁灭了宋朝,丢失辽东毁灭了明朝,甲午海战毁灭了清朝,抗日战争摧毁了民国,东北一直是中国最脆弱的软肋。这是东北的第三个定位。


明确了东北在战略上的核心地位,那么,我觉得是将朝鲜看成一个普通国家的时候了。一个普通国家,是以利益,而不是意识形态和条约为原则去行动的。



最后让我们批判一下苏联解体以来二十多年的欧美对外政策吧。


当意识形态摧毁了和自己同样强大的苏联时,苏联遗留下来的所有地区性问题,并不是欧美国家能够承担得起的。


当西欧和美国已经变成移民社会时,坚持利益原则的大国越少,越会损害西欧和美国的利益。


事实上,苏东剧变在引发了短暂的喜悦后,对欧洲并不是有利的。失去了意识形态上的对手,西欧的统治阶级唯一能做的就是收买选民以维持现状,这理所当然地让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和民粹化。


阿拉伯之春严重削弱了欧美在中东的存在,并且引发的难民问题已经威胁到欧洲民主社会的根本。


美国在中亚掀起的颜色革命恶化了中亚人民的福利,并导致了中俄力量开始重返中亚。


而一直沉寂的远东地区,也因为美国实际上的绥靖和表面上的威吓,成为了有核国家最密集的地区。虽然走到这一步某大国也是有责任的,但指责自己并没有什么意义。


雅尔塔体系太脆弱了,虽然这个体系是由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建构而成的。但不幸的是,在西欧政客的撺掇和美国本土野心家的执着之下,美苏并未能并肩坐下来宰割世界,这虽然一度对中国是有利的,但最终,我们还是要承担雅尔塔体系崩溃后的所有后果。



目前的东北亚六国,是没有原则,没有阵营的六国。要解决朝鲜问题,这是一个元命题。


这也就意味着,这六个国家之间彼此仇恨的程度,远远大于他们彼此结盟的可能。


朝鲜是第一个明确了这一元命题的国家。


明确了这一元命题的国家将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在这场多极博弈中生存到最后。


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中国想要生存到最后,也必须明确这一元命题。


而在这元命题的背后,是一个常识。


朝鲜的核武器,距离其他五个国家首都与核心区的距离是完全不同的。


这就决定了,其他五国永远不可能团结起来去真正压制朝鲜。


真正与朝鲜利益攸关的国家,只有一个。


那就是中国自己。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5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秩序的瓦解:朝鲜问题及其他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