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心理变态”的战狼与政治正确的白左

某位中戏老师在节目里大喷战狼是血腥暴力,反派没有人性,导演是心理变态,结果被人发现对自己丈夫的前女友在美国被谋杀而兴高采烈,被网友吐槽不知道谁才是心理不正常。本来对于一个认为汉朝给我们留下“贫乏得不能再贫乏的文学遗产”的奇葩,要靠蹭热点刷知名度的货是不值得谈一下的。但是她所说的一些话我倒相信是真心话。这种真心话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们那高高在上的娱乐圈的实际看法,这倒是真该来谈谈。



说来很神奇,大部分人虽然认为我们的娱乐圈很三俗,但我们的娱乐圈不是这样认为的。明明拍出来的东西既不精彩,也不深刻,他们还要拜出一副高台教化的样子。如果是市场反应不好,那么一定是这届观众不行。好不容易战狼火了,他们又在批判暴力血腥。其实这不仅仅是嫉妒,这还真是真心的。我们的娱乐圈明明拍不出合格的爆米花电影,却又看不上爆米花电影,所谓的眼高手低不外如此。为什么他们拍不出合格的爆米花电影呢,很简单啊,他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几乎南辕北辙,又没有足够的技术去填补,能拍出适合我们口味的电影才是怪事了。


我们的娱乐圈的目标肯定是很高的,比如现在这位老师就提出你拍出一部电影要流芳百世。这不是笑话吗?你连观众喜闻乐见的普通作品都拿不出来,还想一跃成为大师。流芳百世的作品新中国不少,老版的四大名著,文革的八大样板戏,著名的军教片地雷战,地道战,出动一个军的真大片三大战役。但这些作品的初衷本来就不是立足于市场,更有特殊的时代背景,不但精益求精,且是举当时所能及的人力物力财力于一身。今天作为资本化运行还不太利索的作品,何德何能能和这些时代造就的经典相比。


拍不出大作便罢了,既然拍不出就要承认现实,就要以市场为导向,又自命清高的不能接受,最后当然搞出些非驴非马的玩意。这堪称三十年来的怪现状,明明是资本主义大染缸里最肮脏的一环又最喜欢立牌坊。这恐怕就是小知识分子的自以为是,偏生中国的市场饥渴太久,加上少不得的保护,养出了这么帮自我感觉,又脑满肠肥的家伙。当真正的市场洗礼的暴风雨要到来的时候,他们恐怕就是胖胖的企鹅,无处躲藏。



我们的娱乐圈的价值观与其说我们一致,倒不如说和美国老师是一致的。这没什么奇怪的,最近三十年意识形态领域的沦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几天前不是还有四个无耻的杂碎在四行仓库上演闹剧,余波未信,若干跟风的混蛋就来给无耻的同党站脚了。娱乐圈当然是重灾区,他们那套局部真传自欧美白左的价值观是特有意思的。


这也是很神奇的事情,按照白左的那套价值观,今天的各类影视作品都在热衷于塑造一个形象丰满的坏人。这种丰满不是指他们的喜怒哀乐,让人如在目前,而是只要挖掘出他为什么会那么坏,他坏的就要让人同情。应该说这种对人性深入挖掘对社会黑暗的揭露是文学艺术的深化,但你不能无限的上纲上线,甚至为了洗白而洗白。一定要挖出坏人为什么那么坏,一定要让我们去同情坏人,去和坏人相互理解,这叫白左,这就叫同情心过渡泛滥,这叫吃饱了没事干。


坏人所以是坏人,是因为他们的行为,是因为他们的行为给我们造成了伤害。我知道侵华日军很多人家里过的很苦,在中国战场战斗的士兵,家里要把姐妹卖到南洋做妓女去维持生活,日本的士兵吃饭只有十五分钟,还要伺候老兵和士官吃饭,导致新兵常常吃不饱,更要动辄挨打受骂。但这难道能是他们把兽欲发泄在无辜的中国老百姓身上的理由?



和坏人的相互理解实乃是东郭先生式的愚蠢。坏人绝不会因为你理解了,同情了他们就会停止自己的恶行。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对罪恶,需要的是力量,不是自我安慰式的理解。这套彼此理解的逻辑在我们的身边经历的太多了,每次种种恶人恶行,就有要跳出来深入挖掘,就连暴恐分子也有人迫不及待的给他们送上人性的理解。如果给敌人的拥抱能化解斗争的话,我们还要武器干什么?就像鲁迅先生说的,一个都不宽恕。对坏人的理解和轻纵就是对无辜好人受害的漠视。凭什么,好人受害了就该忍耐,坏人作恶的就要被理解。我们不需要理解他们的罪行是因为什么,我们需要的是他们再也不能做出这样的罪行。


在这样政治正确的大旗下,近期同样发生了不少荒唐的事情。就在我们还在被四行四日杂恶心的时候,美国这几日也发生了一件大事。著名的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被这群政治正确的家伙拆毁了,最后引来保守白人极端的报复。我是不同情这群政治正确的家伙的,因为这件事正好暴露了他们的幼稚面目。


自南北战争结束以来,美国社会潜在的南北战争遗留矛盾从来没有解决过,要知道当年在冲绳战役,攻占首里后,南方州的陆战队士兵第一时间升起的不是美国国旗,是一面南部联邦旗。只要读过,或看过乱世佳人的同志应该也能体会到,南方各州在战争失败后,那种无法抹去的哀伤。关于南北战争,我们当然要肯定废除奴隶制度的进步和正义性,但南北战争的问题实际不是单纯的奴隶制之争,正义与非正义的问题,所涉及的州权与联邦权,建国理想与社会现实,广泛的地域矛盾,北军为赢得战争在自己国内使用的让人无法容忍的暴行带来的痛苦记忆。这样一个长期被时间掩饰的创伤,反应到社会思潮上就是很多地方树立的李将军的雕像。这也是一种对南北分裂的形式上的弥合。



在美国的传统价值观里,罗伯特李也是被归入“先贤”这个群体的,其代表的精神是美国建国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然而现在这种基础的象征之一,却被这些政治正确的群体毫不犹豫的打破了,就为了自己那套自以为是的价值观,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这群家伙毫无疑问是没有头脑的,只要他们觉得正确的事情,不管不顾,一旦被现实拒绝,那就一定是世界的错,从不反思自己,只会一味的责备他人。川普的上台就是社会对他们最好的回答,但他们是绝不承认现实,甚至不惜拿自己祖国最脆弱的一部分给川普上眼药。现在川普这个喜欢说实话的政治素人已经被逼得连华盛顿,杰斐逊是奴隶主都喊出来了。然而,这只会加速白左群体对美国价值观基石的质疑。



可笑的是他们敢于去拆掉罗伯特·李的雕像,真被暴恐分子送了人肉炸弹,又要热情的去绿色社区抱抱,顺便给难民送脸下乡。他们在政治正确的大旗下不断闹腾,只是因为忍受他们的是有教养的普通人,而他们不敢闹腾的恰恰是真会拎起教他们做人的真恶人。白人保守主义份子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能拿白左怎么样。真到了3K党面前,这帮货就要怂了,说到底不过是在政治正确的大旗下欺软怕硬而已。



不过说实话,白左比起国内的那些家伙还要好很多。白左多多少少还有些真心的存在,有些人确实有些普世关怀,国际精神(要注意白左不是真左,和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国际主义者有很大区别),会忏悔西方以前所做过的事情。而且他们的先辈所做的确实是丧尽天良的事情。比起虽然有着和平与富裕带来的矫情,但多少还有些真诚忏悔的一些白左,我们国内的这些倒是真正的恶劣。他们在面对洋人的时候,固然和白左同一阵营,面对同胞的时候,可就要摆出一副高等人的样子。在他们的眼里,显然中国人是不配他们真传自白左的同情心的,就要真心实意的奉他们为导师,为白左事业添砖加瓦。明明曾经殖民世界的西方还没有反思,他们却急着让刚发展起来的中国人反思和忏悔,借此讨些残羹剩饭。他们虽然名义上是我们的同胞,但早已和我们不是一条心的,甚至比敌人更加敌视我们。恶犬总是比主人叫嚣的厉害的多的。


无论战狼的大火也好,这次对四日杂的进一步申讨也好,这都是好事。他们叫嚣的越激烈,反应越大,越委屈,那事情就是越好。我们就是要看他们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挟洋自重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就像曾经的河殇那一套的受众越来越少一样,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他们的了,他们那套已经过时完蛋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5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心理变态”的战狼与政治正确的白左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