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玄处:西安官员坐个经济舱,怎么就被黑了


最近,西安市党政代表团在南航买机票的事情引起了轩然大波。关于事实的真相,自然以各方最终的澄清版为准,这里不讨论这个。这里要说的是,为什么最初南航的报道《只要前11排座位的旅客》会引起人民群众的不满。


平心而论,这篇报道满满都是正能量。特别是,这个多名省部级领导带队的代表团,一开始计划是全员订的经济舱,只是在南航工作人员录入名单时发现这一点后,才“及时联系客户推荐xiao公务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官场的风气简直是五千年以来最好的时候。


几年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出行坐经济舱,被中国一些媒体狠炒了一番。特别是中国中央电视台有个傻逼记者(现在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蠢,而是坏),名叫芮成钢的,问了一句:“听说你是坐经济舱来的,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国欠中国的钱?”更是把话题推上风口浪尖。当时,有很多人很羡慕,觉得官员还是别人家的清廉。



其实,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下,西安党政代表团的带队领导,也就是副部级的市委书记和市长,行政级别和中国驻美国大使是一样的。和骆家辉在地位上至少是对等的。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别人家的官员坐经济舱就夸,自己家的官员坐经济舱就骂呢?


表面的原因在于,南航最初的报道指出,西安方面订完了经济舱还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大家要坐一块。这个好理解,一起出行自然想要坐在一起。谁要是非要坐在一起出行的66个人中间,恐怕自己坐的也别扭。真正惹麻烦的是第二个要求:“保证同普通旅客进行一定隔离”。这让广大普通旅客看到了很不舒服。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保证同普通旅客进行一定隔离”,其实也并不难,只需要稍微加点钱,升个公务舱,自然就隔离开来了。至于你非要说公务舱里的也是普通旅客,那再加点钱,买个专机,自然也是能够搞定的。比如说,某富豪的儿子养的狗出行坐的就是私人飞机,成功的同普通旅客隔离开来。



所以,问题又变成:为什么人民群众能够接受富豪家养的一条狗坐私人飞机,却不能接受堂堂西安市委书记带领的代表团在飞机上调换个座位呢?为什么在人民群众眼里,一群领导近900万人口的中国西北第一大城市的执政者,还不如富豪家养的一条狗?很显然,在合理化自身行为上,执政党做的不仅不如西方同行,更远远落后于新社会阶层。


行为合理化的缺失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显见的是,舆论工作正在变得如履薄冰。例如,此次事件后续的舆情发酵,无论南航和西安方面做什么,都会招致一片骂声。低头不语,闷声发大财,装死装到下一个撞舆情枪口的倒霉蛋出现,反而成了平息舆情最有效的手段。事实上,绝大多数时候,有关方面面对网络舆情也是这么做的。然而,这只是治标,治不了本。


治本的方略,从形式上看非常简单,按照人民群众的要求和有关制度的规定去做即可。但是,这就会引出下一个问题:执政党的干部们这么拼命的坐着经济舱飞来飞去是为了什么?


为了构建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这很显然是值得共产党人去追求的。这可以去讲情怀,用精神的力量激励执政党努力奋斗。但是,这样一来,私人飞机、公务舱这些东西就显得很扎眼了。如果承认一定程度的社会分化是初级阶段应当存在且符合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客观现象,那么强化物质激励,使执政党中的关键少数分享社会发展红利也是可取的,这可以讲利益。


但是,现在他们要去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也就是说,要构建并维护这样一个社会,也就是能够让富豪和狗能够安安稳稳坐着私人飞机,而一群领导近900万人口的中国西北第一大城市的执政者们却只能本本分分坐着经济舱,在经济舱里换个座都不行。换句话说,就是要后者承认,自己确实还不如富豪家养的一条狗。而这就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许多官员腐败的心理原因就在于不肯承认这一点。我们看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现身说法,他看到商人坐私人飞机,自己也想坐,结果就坏了:“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甚至想到了自己的下一代:“他在跟私企老板交往过程中,他确实也有这么一个转变,看到社会上身边很多人,自己的孩子生活过得很优裕,很富裕,然后他就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这些封疆大吏的心态和行为直接反映在之前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剧中虚构了一个原省委书记赵立春,其实就是白恩培、周本顺等人的缩影。赵书记有个儿子叫赵瑞龙,一开始想要从政,但是,去了李达康任职的贫困县走了一圈之后,就放弃了。因为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下,即便是国家领导人的儿子,也得从最基层做起,这是赵公子无法接受的。更重要的是,像白恩培所说的“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这样的一种骄奢淫逸的生活,是体制内无法合法提供的。


这样就产生了私有化的动力。也就是说,掌握政治资源的官员的一点微小的特权都是不能被容忍的,而掌握经济资源的富豪的许多极大的特权都是能被接受的。那为什么不把政治资源转换为经济资源呢?所以,赵公子就跑去经商了。而新时代的私有化已经告别了过去豪夺的原始模式,采取的往往是通过剪刀差的手段,也就是利用政治资源,通过与公共部门之间低价购买和高价出售的方式,实现变相私有化。比如说,电视剧里的赵公子一边低价拿地,获取国有土地;一边通过与油气集团这样的国企之间的利益输送,将国有资产转入私人企业。


但是,光有政治资源向经济资源的转换还不够。很显然,非法获得的经济资源离开了政治保护是不能长久的。所以,经济资源向政治资源的反向转换就非常重要。既有的党领导下的政治体制不仅逐步关闭了政治资源向经济资源转换的旋转门,同时又顽强的拒绝提供经济资源向政治资源转换的反向旋转门。



结果,赵公子们就会产生一种极大的危机感。父辈原有的政治资源随着“人走茶凉”逐步消散,而手头的经济资源又不能产生出新的政治资源,这就会使他们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剧中的赵公子选择了比较消极的手段,也就是向国外转移,试图逃避清算。但实际上还有更积极的方式,那就是寻求政治民主化。事实上,只要留心一下就会发现,鼓吹私有化的人们必然会同时鼓吹民主化。


经济领域的私有化改革每向前一步,都深深感到民主化的必要。因为民主政治是实现经济资源向政治资源反向转换的最佳途径。这就是为什么马列主义把西式民主称为资产阶级民主。因此,不要看到赵公子依靠体制发财,就想当然的认为他们“四个意识”爆表,相反,最反对体制的就是他们。哪里会有资产阶级不拥护资产阶级民主,反而拥护人民民主专政的道理?


在经济私有化和政治民主化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就做的非常成功。比如说,俄罗斯的鞑靼斯坦过去有个沙书记,叫沙伊米耶夫,苏联解体后,经过民主选举,就做了总统,连任了整整二十多年。生的两个儿子,现在都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一人有11亿美元。关键是,这一切都合法。沙书记、沙公子是不是活的比赵书记、赵公子好得多呢?



所以说,看社会思潮,不能只看形式上好不好,要看到背后究竟代表谁的利益,究竟替谁说话。人人平等这样的口号看起来很好,但一边认为富豪与狗坐私人飞机理所当然,一边又盯着官员经济舱换座这点微小的事情不放,在平等问题上搞这样子的双重标准,这只会让一些人更加迫不及待的推动经济私有化和政治民主化,也就是推动政治资源向经济资源的转化和经济资源向政治资源的再转化。而你家又没有22亿美元的国有资产等着你去分,那么积极推动转化,究竟图个啥呢?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6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玄处:西安官员坐个经济舱,怎么就被黑了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