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四行仓库事件,我们为什么不高兴

在四行仓库光天化日之下演出一出闹剧当然可耻,可鄙,但这不是让我生气的地方。让我愤怒的是他们在事后展示的有恃无恐,使人愤怒的不是四个蠢货和他们的同党,不平的是光天化日之下丑类横行无忌,该有的羞耻与怯懦都不复存在在。我既不是事件的当事人,为什么要恼怒,因为这是我生活的国家,所处的社会,这件事是深沉的黑暗的一角。罪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罪恶习以为常,他们理所当然,我们熟视无睹。



事情发展到现在是很有意思的,在压力下这个小团体开始分崩离析了,更多的事实也暴露了出来。这是一个完整的组织。在我们长期以来不经意的姑息,认为是玩闹的轻视下,这样一个小怪兽已经不知不觉长成了大怪物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每一次发生的时候都是我们熟悉的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每当得意时这帮人就傲慢的嘲讽,败露时就虚伪的装傻。要不说是玩闹,要不就说是误会,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甚至连无关痛痒的话都懒得说,还要装出受伤害的样子博取同情。只是超出我们普通人想象的是,他们在这套我们看来疯狂的把戏下,恬不知耻的扩展着见不得人的营生。借着腐化我们这个国家,败坏我们这个社会,毒害更多的年轻人,内外通吃形成了一套行之有年的利益链条。所以我们要反复强调这一点,事情的发展不在于起始的愚蠢与恶意,而在于如此愚行横行无忌的病态,是结束它的时候了。


庆幸的事,这一次很快形成了舆论上的压力,各方也都在关注,迫使他们不断挣扎,最后就像一条筋疲力尽的野兽开始认命了。社会的公论还是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争取的,在多次失望后无奈后,确实事情在发生一些改变,这也是这些年人很多人时不时也能感受到的。这是一个好事,是一个我们久违的突破口,阳光难得照进来的时候。在这样一个大家能稍微松口气的时候,还有一些话来说一说。



每到这个时候估计又有人要摆出忧国骑士团和被迫害的老梗了,但事情是这样吗?我们现在在争取的是什么,是最基本的社会的公正公平,是常识与良知的起码底线,是对先烈和历史最低限度的尊重。这套双重标准,这些年来已经对我们玩弄的太多了。无论他们表演多大多无耻的闹剧,那都叫言论的自由表达,无论我们表达哪怕最轻微的不满,那都是来自民粹的迫害。这些年来,他们在这种双重标准里,在对我们有良知的普通人轻蔑里一次次的得手,我们的沉默被他们认为是软弱与无能。他们就像周星驰电影里的荒唐镜一样一次次的跳进跳出,你还拿着这自鸣得意的牛皮糖没有办法。


其实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始终是有正气的。这种正气来自这个国家古老历史的最深处,见义勇为的义也久矣,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是这个文明诞生之初就存在的东西。中国人的国家责任感即使在这个国家最脆弱,最耻辱的时候也是深厚的,在那些默默的把家中的耕牛献给国军那注定不会成功的火牛阵的农民身上,在那些饿着肚子,穿着草鞋辗转千里,奔赴强弱悬殊的杀敌战场的杂牌军身上,即使在这个国家最深的黑暗依然是在闪光的。


中国人的骨气在哪里,大官不言,故小官言之,士大夫不言,故百姓言之。这种对国家的关切,涉及到我们每个人。我知道,过去大家都觉得肉食者鄙,说了也没什么意思,说了也没什么作用。在失望中沉默,最后却失去了我们的声音,更甚而说,被他们的声音覆盖了我们的声音,竟好像我们也同流合污了一般。


对于恶行,为什么我们要紧追不放?恶人与恶行之初总是孱弱的,即使他们心中也知道自己的所为是不义与不当的,恰恰是好人的沉默才激起了他们的侥幸,而侥幸成了本能,那就是罪恶膨胀之时。好人始终不言的下场是什么,那就是只有一个属于坏人的声音,只有一个对他们有利的规则。在这样一个时代,凭什么让他们代表我们,凭什么让他们来制定规则。



现在他们又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他们又会耍起老花招了。除了装可怜的哀鸣之外,不外乎是翻起旧账。为什么往日你们这么宽容,今天要变得如此严苛,是不是社会退步了,是不是友邦要惊诧了。


话要说的清楚,这里没什么过去了。扯虎皮拉大旗,无限的上纲上线,恰恰是他们打烟雾弹的一贯伎俩。我们所行的正在当下,就在今天。无论既往发生过如何,不论什么先例和往事,所要求的就是一个小的开始。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他们过往背负的神主牌无论有多大,都不能被作为今天行径的借口,更不能被他们的神主牌吸引了注意,在漫长无谓的拉锯中最终忘记了我们今天的目的。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就是申讨他们最近最新的罪恶,哪怕是一个小的开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一点点的小进步最终才有大的改变。你要先例的话,例从我做又有何妨。


又有些人要问了,对几个叛逆期的青年,这是不是小题大做了。每次到了蒙混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要推出几个替死鬼,就要举出这张无知幼稚的神主牌。今日托词无知,明日托词幼稚,挡箭牌下不外乎是敢做不敢当的怯懦。理由如何出自你口,信与不信当在我眼。宛如切香肠一般,一片又一片,哪一片是无知,哪一片是试探,这种跳进跳出的游戏这些年来已经玩得太多了。仿佛我们成了陪他们玩游戏的NPC,让他们来无限的尝试。恶人所依仗的正是好人被善良所束缚,而恶行是无所忌惮的,既无羞耻更无底线。善良与宽容是给予同伴的,不是给予敌人的,面对罪恶与挑衅,需要坚持的恰恰是原则与底线,这也是这些年来我们所缺少的,今天我们所决定补上的。



今天我们所要求的并不复杂,做出了什么的事情,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绝不能再无关痛痒的走个过场,要落到实处。就像一开始就说过的那样,该让他们知道这不是三言两句就能打发的,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该让公权力介入这件事,让大家都来看看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这不是针对这几个蠢货,是要让这帮鬼魅不能在借着一波又一波的无脑蠢货往复在我们面前叫嚣,在我们身边横行无忌。


世事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既然已经打开了一个开端,也希望大家能持续关注这件事下一步的发展。我们说坚持的态度是有利有节有据的,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始终是摆事实讲道理,把一些为人最起码的常识与底线展示在大众面前而已。我们所求的也只是事实的澄清,黑暗的暴露,罪行的报应。事情很快就要有一个初步的结果,这也会是一个好的开始,这也仅仅是是一个开始。希望由此发端,不再沉默,我们想要一个什么的时代,这取决于我们愿意为这个时代做出什么样的努力。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6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四行仓库事件,我们为什么不高兴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