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去杠杆、金融危机与现金为王(下)




书接上文。大量资金在空转,实体经济半死不活,空转的资金总量在以每月万亿的数量增加,这是悬在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坠下,前面所列出的各种后果,可能同时发生——楼市爆裂,物价上涨,本币下跌,金融机构连锁性倒闭。


支持楼市上涨、大量资金暂时不冲入商品市场、不冲出国境、经过银行反复倒手进入高利贷市场等现象存在的条件,是大量资金的金融领域暴走,新增资金不断增加,一旦这种条件不复存在,这些现象必然无法继续存在。


整个经济,如同一个奇怪的机体,连接四肢的只有静脉,通向大脑的只有动脉。于是,四肢严重缺血,大脑严重淤血。不输血,四肢坏死;输血,迟早脑淤血。


如果不想发生前面的恶劣后果,就要主动去杠杆,这如同主动诱发雪崩,试图人为控制雪崩,避免更大规模的不可控的雪崩。



去杠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债权人不会无端放弃债权。债权人在经济中处于强势,债务人处于弱势,债权自动向强者聚集,债务自动向弱者聚集。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不会自动逆转,债务人只会在债务泥沼中越陷越深,完全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爬出债务的泥沼。


当然,实践之中,相对强势的债务人,可以把债务扔给更弱势的社会成员。比如,在央行的配合下,地方政府把一部分债务扔给社会成员,实现民间加杠杆,地方政府去杠杆。只要降低住房贷款条件,刺激房价上涨即可,这并不难。


利润和好运向强者汇聚,债务和风险向弱者集中。居民没有再次甩掉债务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居民的杠杆率会迅速增加。这是一个藏债于民的过程。


地方政府,获得这些资金之后,再次启动各种工程,拉动GDP,增加税收和就业。经济出现回光返照。


还有的时候,政府可以不直接启动工程,而是以担保+PPP的形式,或者其他变种的形势,启动工程。这个过程,大同小异。


问题是,这种藏债于民的过程,是不可逆,不可复制的。民间的偿债能力,必然不断下降。大批居民背上沉重的债务,他们中长期的消费能力,也必然下降。工业化时代,盖楼如种菜,未来更多的房产,他们还有多少接盘能力?


再说,这种方式也不治本。地方政府为了刺激经济,拉动GDP、增加就业、增加税收,很快就会背上更多的、新的债务。



总体来看,这是一个加杠杆的过程,并不是一个去杠杆的过程。是用增加社会总债务的方式,暂时减少地方政府的债务。少数人手中的债权更多,其他社会成员背负的债务更多。必然导致空转的资金量更大,潜在的物价上涨、资产泡沫破裂、本币下跌、地方政府陷入债务危机、引发银行间一连串偿付危机的风险更大。这时所谓的经济回暖,不过是甩锅以后,回光返照。


要把空转的货币收回来,至少冻起来,这并不容易。如果不暴力剥夺的话,就要允许他们进入暴利行业,或者说刚需行业——在全民没有支付能力的时候,默许这些货币资本卡住刚需,逮住蛤蟆攥出尿。


如果要诱惑他们买资产,那就要出一个比较有诱惑力的价格。资产价格下跌,将直接导致大批以土地和房产为抵押,并且将在未来以土地和房产销售作为收入来源的贷款,出现巨大风险。这些贷款,很多由地方政府用财政直接或间接的担保。土地价格下跌,地方政府收入减少,需要支付的贷款损失增减,直接的后果就是地方政府破产。


何况,且不说,大量债务本身就无力偿付,收不回来,最终必然以砸锅卖铁告终。就是在规定时间内偿还债务也给所有债务人极大的现金压力。看过《多收了三五斗》的朋友就会记得农民为了偿付债务贱卖稻谷的情节。所以,央行一提出要银行间清理彼此的三角债,虽然广义货币总量还是以每月1万亿的速率增加,但是所有能跌的资产就已经都跌了个遍。


不仅如此,在银行大规模回笼现金清偿彼此间的债务的时候,不会轻易提供贷款。所以,靠贷款支撑的楼市价格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事实上,大家都是在用廉价的贷款买房。在银行大规模回收现金,同业利率上涨的时候,自然没有银行愿意提供廉价的、长期的住房贷款——毕竟谁也不愿意做亏本的买卖。


房价下跌,可能直接导致经济崩盘。地方政府无力拿出足够的资金上项目。国有企业也一样,利率上涨,僵尸企业破产,无力继续借新还旧。



没有社会成员继续源源不断地向经济中注入货币,于是GDP跌,财政收入跌,就业也会跌——整个社会消费不足,产品滞销,资本不会养那么多的吃闲饭的人。对资本来说,谁养谁破产。


当劳动者不能为资本提供消费能力的时候,资本就要解雇劳动者了。那些认为自己用贷款买房、买车,可以安逸享受生活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资本不再需要他们,根本不管他们用债务为资本提供了利润,也不管他们现在债务缠身,需要长期稳定的工作才能偿还贷款期限长达20、30年的债务。


如果这些资金冲进商品市场,必然冲击物价,如果冲进外汇市场,必然冲击汇率,外出一旦耗光,后面就是本币汇率浮动,难听点说,就是暴跌。这时,央行为了保住本币,必然加息。那些贷款炒房,喜滋滋地持房待涨的人,会深刻领悟到“经过个人努力,我终于从一无所有变为极度贫困”这句话的意思。这时,他们的就业机会会减少,工资会下跌,物价和利率会上涨。


一旦收缩货币,首先承担损失的必然是弱者。这符合强者获得好运和收益,弱者承担风险和损失的原则。


这是一个激烈的连锁反应,大量债务人将无力偿还债务,他们将不得不失去自己的资产。或者,排队去银行提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股票和房产贬值,经济规模迅速下滑,向只为顶端少数人服务靠拢。


不但经济下滑,治安也会下滑。一方面财政捉襟见肘,一方面失业人口增加。想想前面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过程中新增多少人就业,就会知道停下这个过程会有多少人失业。这些人都要吃饭,难免男盗女娼。


所以,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谁也不敢轻易主动刺破脓包。刺破脓包就会在全社会发生欠债还钱的连锁反应,后面就是一场危机。


如果要主动刺破这个脓包,唯一的解释就是脓包已经到了不论刺不刺破,自己要破裂的地步。一旦脓包自己破裂,那就是剧烈的金融危机,本币迅速贬值,进口商品物价上涨,一连串的银行倒闭。为了避免这样的溃烂,只好自己尝试主动刺破脓包。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5日下午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必须充分认识金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


这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由有关负责同志结合各自业务领域和工作实际介绍情况。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加强宏观调控、保障金融安全,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就化解银行体系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就资本市场发展与风险管理,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就回归风险保障、强化保险监督、守住维护金融安全底线谈了认识和体会。

 

反过来讲,如果没有到这一步,那么任何尝试主动刺破脓包的行为,都难免会半途而废。与其主动刺破,不如使用一切手段,拼命拖延。


很多情况下,甚至不知道脓包有多大。于是,只好先摸底。但是,许多时候,一旦摸底,甚至会丧失主动刺破脓包的勇气。于是,很多情况下,达摩克利斯之剑之剑越来越重,悬挂利剑的头发,越来越细。


当然,对极少数人来说,比如拥有巨额债权的国际金融大资本来说,他们是愿意周期性主动刺破脓包的。大多数人破产的时候,是他们用金撬棒从地面上捡金砖的时候。进入一个新兴国家之前,先制造一起金融危机,廉价攻城略地,占领制高点,对他们来说,是很有利的。


威胁不只来自境外。即使没有外来金融资本,随着大量资金不断注入经济循环,实体凋敝,金融暴走,本国金融资本也在迅速做大。这些金融资本,拥有足够的资金,也有足够的动机刺破脓包。毕竟,金融危机是大资本收割战利品的时期,是垄断资本加速构筑垄断帝国的时期。它们也将有足够的能力影响政权决策。富可敌国,拥有的财富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对政权产生足够的影响,甚至分庭抗礼。



扁鹊三兄弟的故事是一个寓言。


魏文王之问扁鹊:‘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


在现实之中,人们宁可选择动辄开刀的扁鹊,也不会选择医术更高的扁鹊两位兄长。因为多数人没有见微知著的能力和长远的眼光,医生也不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于是,扁鹊成名。


然而,实践之中,往往没有能确保医起死人而肉白骨的扁鹊。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8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去杠杆、金融危机与现金为王(下)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