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去杠杆、金融危机与现金为王(上)

今天推送安生同学的新文章,《去杠杆、金融危机与现金为王》的上半部分。



去杠杆和金融危机一样,都是欠债还钱的过程。去杠杆是主动控制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不受控制的去杠杆。


市场经济的关键是市场销售。这是马克思说的惊心动魄的一跳,也是主流经济学回避的内容。


一方面,资本要谋求利润。另一方面,“资本—劳动力”二元体系之中,没有对应的支付超过资本家自身消费能力的利润的支付能力。


如果不考虑出口的话,资本有四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一是不断增加投资;二是销售给未来;三是资本内部不断吞噬、汇聚,小资本不断破产,大资本不断汇聚;四是按照资本家有限的消费能力低水平运转。


增加投资,并不稳定,除非在工业革命时期,否则新增投资很快就会面临消费品过剩问题,最终不得不去产能。



销售给未来,是利用信贷消费等手段,提前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短期看一片繁荣,长期看必然有一部分社会成员陷入债务危机,未来消费更加不足。


小资本生产的产品滞销,小资本为生产这些产品投入(包括采购原料、租用厂房、雇用工人)的资金,成为其他资本,尤其是大资本的利润。


随着资金不断汇聚,形成垄断。这时,垄断资本可以有效控制生产规模,很难出现社会范围的大规模的竞争对手之间为了占领市场疯狂扩张投资现象(比如共享单车疯狂扩张)。这样一来,避免周期性生产过剩,直接的结果就是经济陷入长期停滞。


市场之中存在强弱,强者制订交易规则,弱者只能照单全收,强弱地位无法互换,这是卢瑟经济学分析经济的基础,也是主流经济学回避的内容。


市场经济环境中,随着强者不断积累利润,弱者必然不断积累债务——信用货币其实就是对银行的债权。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利润和债务的积累,经济就会长期低水平运转,陷入停滞之中。只要经济高于维持强者消费的水平,强者不断积累利润,必然意味着有社会成员不断增加负债。


周期性债务与利润的湮灭,是一个自发的去杠杆的过程。这就是金融危机。与之对应的,是经济危机。欠债还钱,没钱只能抛售资产,有什么是什么,债券、房产……多数人都抛售的时候,买主很少的时候,这些资产自然就卖不上价钱。


经济危机的过程中,强者用手中的利润,购买弱者为偿付债务抛弃的资产。这时,资金价格上涨,资产价格低廉。这是遍地是金砖的时代,但是要用金撬棒撬起来。


为了避免金融危机,央行不断给弱者提供贷款,弱者用借来的资金偿还强者的债务,强者手中的货币越积越多。需要知道,市场交易规则由强者制定,弱者手中的流出的货币,最终辗转流向强者,除非强者希望获得更多的利润,否则这些货币不会毫无代价地主动流回到弱者手中。


这些强者手中越积越多的货币,不会进入实体经济投资,因为消费端销售不畅。这些货币不会退出经济循环,被老老实实被窖藏起来,因为政府提供的货币不时真金白银,而是不断贬值的价值符号。相比真金白银,价值符号会不断贬值的。



这些价值符号进入强者手中以后,必然四处投机,或者放高利贷,或者投机大宗商品,或者投机房地产,或者投机外汇,或者大规模的兼并——总之,都是想方设法从弱者身上榨取更多的利润。


于是,经常可以看到“实体凋敝,金融暴走”的现象。


在整个社会消费不旺的情况下,这些由强者掌握的来自不断灌水的资金,也难以找到对应的利润。这就是所谓的资产荒,掌握巨额资金,没有合适的获得利润的方向。


虽然央行大量放水,但是真正的弱者,比如中小资本,往往得不到资金,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经营风险太大。他们的投资,很容易成为大资本的利润。所谓,吃不穷,花不穷,一创业就变穷。这种情况下,谁会把钱借给他们呢?——除非高利贷。风险高,自然要求的利率高。


这些资金给了谁呢?


一般情况下,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背后,都有政府的征收权,实在不行,还可能中央政府印钞。


在地方财政依赖房地产的国家,开发商贷款流入地方政府手中。购房者的贷款解放开发商的贷款。一旦购房者无法获得贷款,地方政府就会失去一笔很大的收入。


国有企业获得贷款以后,支付各种费用,购买原料,支付工人工资。这些钱,为生产原材料和消费品的企业提供了订单。拉动了GDP,增加了税收和就业。


地方政府获得土地出让金和税金以后,进行各种建设。施工公司购买原料,支付工人工资。于是,订单增加,拉动了GDP,增加了税收和就业。


增加的税收,再次支出。再次拉动GDP,增加税收和就业。



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4.4万亿元,同比大涨14.1%。财政收入经过三年的中低速增长,增速重新冲至两位数。背后有一季度经济企稳向好支撑,也跟PPI恢复性上涨有很大关系。


积极财政政策也开始发力,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将近4.6万亿元,同比增长21%。一季度财政支出超过当季收入,意味着部分政府债券已经投入使用。


不过,一季度收入形势大好,恐难以持续。财政部国库司司长刘祝余在发布会上直言,初步判断,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长受短期增收因素影响较大,后期特别是二季度增幅可能会明显回落。


一季度土地出让收入接近万亿元,同比大涨29.9%。不过,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投资走势及土地出让收入状况,预判有分歧。

 

经过若干轮回,这些最终进入少数人手中,从此脱离实体,进入投机领域,刺激金融暴走。


与之对应,是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奴背上债务。


最终的趋势是,债务越滚越多,随着债务的增多,就是为了避免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破产,也要不断给它们发放贷款,或者默许它们四处借钱,实现借新还旧。经济半死不活,金融不断暴走,金融风险增加,生活成本上升。


这时,如果加息,就可能导致债务崩盘,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奴无力偿还债务,甚至无力偿还利息,直接破产。



如果不加息,泡沫就会越吹越大,泡沫破裂的风险、物价失控的风险迅速积累。


于是,金融暴走的形势愈发恶劣。


如何让少数人控制的天量资金再次进入实体经济循环,增加投资,增加就业,增加消费,增加税收,这是让人头痛的事情。如果认为少数人都不傻的话,就会知道这基本没戏——除非有极大的竞争的压力,类似4、5家共享单车竞争市场那样的压力,否则谁也不会在大量产品滞销的时候,主动增加投资。个别少数人头脑发热,主动投资,他们的投资很快就会被其他少数人瓜分。头脑发热者从此丧失资本代理人的身份,退出顶层。


大量资金,可能冲入楼市,使房价分上天,然后爆裂。爆裂的过程,是货币再次大幅度集中的过程,爆裂之后,极少数人获得天量利润,绝大多数人则背上天量债务。注意,这里是极少数,不是少数。


任何大规模的投机行为,都是多数人的货币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少数人的货币集中到极少数人手中的过程。股市如此,楼市也是如此。能顺利从投机大潮中成功逃脱的永远只是少数人——他们获得现金,其他人获得筹码和债务。有债务,就有债权,有人破产,必然有人发财,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破产,让大家忽视了极少数发财的人。


这些资金,可能冲入商品市场或外汇市场,导致通货膨胀或者本币剧烈贬值。那时,经济会遭到重创,可能就需要更换货币了——回收小面额纸币,发行大面额纸币。


还有一种可能,是这些资金进入了高利贷市场。正常情况下,这些资金是不会进入高利贷市场的。但是,如果这些资金在银行之间反复倒手,层层剥皮,每次倒手都增加一些利差,增加一些风险,都对最终用途的了解都模糊一些。那么最终,对这些资金来说,进入高利贷市场,只是迟早的事情。


再说,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在债务不断增加,银行不愿提供更多贷款,债券发行困难的情况下,迟早也会求助于高利贷市场。


这时,所有参与资金倒手的银行,被资金链穿在一起。资金链的一头儿是理财或者其他募集到资金,另一头是高危险的高利贷或者随时可能出现偿付问题的债券。一旦高利贷或者债券无法顺利偿付,那么一连串的银行就都要显然债务危机之中。这些银行,如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更像多米诺骨牌,或者一连串的鞭炮,倒下一个,倒下一串,引爆一个,引爆一串。


明天推送下半部分,请继续关注。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9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去杠杆、金融危机与现金为王(上)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