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一个宗教领袖的炼成(下)



由于李向善早期史料的不足加上教内的美化,李向善的早期经历有不少模糊的地方。在李向善的人生第二个关键期,我所谈的可能也仅是我认为的李向善的人生轨迹。


就在李向善与王氏师徒三人在山西传教取得初步成果的时候,果不其然的遭遇了一次清朝组织的反邪教运动。应该说王氏把扩展教门的目标从华北大平原转移到山西山区是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大有到敌人统治薄弱的地方去。而井陉从前明开始就是困苦之地,当地各种教门层出不穷,是个老根据地。但同样的缘故,这样的地区往往也是敌人反扑的重点。


按照九宫道历来的说法,李向善与师兄李修正被直隶总督抓入监牢,李修正在狱中归天,而李向善却大显神通,绝食一月不死。这显然是后世教徒对教祖的神化,甚至连是不是被直隶总督抓捕都很可疑。比如日后在九宫道本山极乐寺建立的功德碑就说是被叛匪抢劫了,李向善被砍了一刀以至于留下终身的伤疤,不过这应该是掩饰的谎话。也有人认为是在李向善和李修正去五台开拓新业务初期就被人举报而进了监牢,不过这和教内经卷,流传都不太符合。



我们这里如果有立志要做邪教教祖的同学们应该在这件事里看到希望,看到前途。虽然教门被剿灭了,山西传道的成果付之一炬,连大师兄都赔上了,但这未必是坏事。由于经历了牢狱之灾,这反而促成了李向善神化的第一步,日后教徒们将自行神化这一形象。虽然教徒们星散了,传道的经验还是累积下来了。当然重要的是,由于这次扫荡,原本资历更高号称先天佛爷的大师兄归了天,师傅唯一能依靠的现在只有这位年轻的教子了。


原本李向善虽然已经被王氏包装成了弥勒佛,但按照佛教的说法,弥勒佛是一位未来佛。不过,现在挡在前面的先天佛已经归天了,这位弥勒佛终于能够下凡了。脱离了牢狱之灾后的李向善又和王氏流窜了一段时间,可能一度回到华北还进行了一次教内运动确定接班人地位。终于,在1867年前后,他迈出了五台开荒的第一步。


虽然之前李向善可能和师兄已经在山西五台地区活动过,但那时教门核心还在井陉苍岩山。而随着苍岩山总部的覆灭,加上这时王氏已经年老,实际上她将在一年后死去,五台山终将成为李向善的发迹之地。



应该说五台山的选择是很聪明的,诸位同学们应该仔细学习一下。五台山本身是佛教名山,便于掩饰宗教活动。但凡是宗教名山,历史上是寺院兴废也是常事。李向善就有意识的占据了一座多年的废寺梁代佑国寺,也就是后来的极乐寺。这不但解决了李向善身份的问题,还解决了经费来源的问题,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可以借着兴复寺院为由以化缘为掩护顺利传道了。有些资料一提到这段就讲到李向善在五台山立足不久,就在教徒中建立了十七天的结构,连同他本人为十八天,说明他野心如何大。实际上这种扩张架构的做法反而像天师道早期的三十六治,虚多实少,更像是个教徒的封官许愿和内部权力的二次分配。也有些早期研究认为,王氏给李向善留下了庞大的教团产业,这恐怕也不对。王氏可能留下的一些人脉,但这些大都是下层百姓,而最重要的是王氏死后,教团就遭遇了一次散伙危机。按照教内经典,教徒只剩下几十人而已。这是很多小会道门的常态,人亡政息,其兴也勃然,其亡也忽焉。李向善来到五台实际上是带领忠于自己的少数教徒二次创业的过程,甚至和旧有的部分老教门组织有了一定的切割。所以日后李向善建立的是属于自己的九宫道而不再是圣贤道。


总之我们的李摩西带领信徒们到了流着奶和蜜的迦南地了。这时脱离了原本生长的土壤,摆脱了历史包袱,组织关系明晰简单,人员因为经过了一系列战斗的考验也精简干练,忠诚可靠,虽然少,但是有冲力。


李向善在五台的立足,差不多花了十年时间努力在扮演复兴佛法的宗门栋梁的角色。这个时期,他的行动已经很有一些特点了。从这时候开始,我们可以叫他普济和尚了。这位普济和尚开始建立一套由点控面的系统。吸取了王氏在山西失败的教训,在极乐寺系统里,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佛教寺院。而教徒们远离宗门,四处布道,这个时期普济奔走在华北山西,辛勤募捐却巧妙在外界把自己和教务分离。有些材料说他可能还学了一些藏传佛教称为活佛,虽然五台有藏传佛教分支,但这可能是普济对有时暴露的八卦教徒面目的掩饰。毕竟这位可是自称弥勒佛下凡的。



到了1888年,经过十年的苦心经营,普济师傅终于迈上了真正的一级台阶。这一年他的身份得到佛教界的正式认可,成为临济宗四十一代弟子,立三坛大戒,有三百比丘参与,与会信众有五百人,附近随喜的贫困百姓则数目更大。很可能以此为掩护,这所谓数百信众大部分也是九宫道道徒,这次大会是九宫道正式架构组织,统一思想的盛会。这个时候的九宫道信众大约万人,核心教徒可能千人左右,也谈不上多大的教门。但经过十年的发展,普济和尚基本摆脱了会道门出身的背景,他甚至把自己是身世都重新包装了一下。把自己描写为一位早年曾经从军镇压捻军,后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教徒,以此和朝廷更加亲近,从此终身以一位佛门高僧的形象出现在人前,虽然是一位自称弥勒下凡的高僧。这时期九宫道的信众还是集中在山西,直隶的农村地区,应该说和其它民间教门没什么区别,无论财力,人力也都有限。


要称赞一下普济和尚这个正确的选择。很多邪教教祖在稍微有些成绩的时候都忙不迭的开宗立派,典型的器小易盈。而普济一生都依托在佛教掩护下,始终在人前扮演高僧而不是教祖的角色。而且佛教宗派众多,思想多样,从业人员本身参差不齐,又有一层出世的面纱,如果再加上藏传的现世人神的对应说法,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对象。这不仅避免了被正面冲击的危险,便于活动,还有利于必要的时候做一个切割。可以说普济深刻吸取了王氏失败的教训。有志于成为邪教教祖的同学们应该牢牢把握这一点,虽然经历漫长的时光,邪教也不是没有可能以主流宗教分支的形式被承认。中国不比日本和美国,邪教转正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有很强正统观念和集权制度下思想控制严密的国家。那种宗教革命的想法就像玩火一样,把自己变成人形火炬的机会要远大于照亮天空的机会。无论教祖们是真心信仰自己发明的新世界观,还是为了求财求色,掩护和退路是必不可少的。


一旦有了普济这个公开的身份,又有了正统的不能再正统的五台山极乐寺这个据点。普济的业务范围终于可以进入京师了,这是大多数教祖们最终的目标,通往上层之路。通过北京佛教界的关系,普济和尚在京中的名誉得以迅速增长。同时,九宫道的成长也很有意思。在直到1900年的二十年时间里,普济开始批量的制造和尚。这些小和尚重演普济在五台山的一幕,纷纷寻找各地的废寺,募化重修,甚至有五台山总部予以直接支援。以这些正统的不能再正统的寺院为依托,九宫道顺利舒展开自己的枝叶。比起只能偷偷摸摸的教门组织,九宫道可以说已经生长在阳光下。


庚子年的硝烟当然没有伤到普济大和尚的分毫,不如说他的种种神话传说借此广泛流传。普济就属于那种典型的自己不创造神迹,却让信徒自发为他创造神迹,然后置身事外不动声色的存在。在庚子年之后,普济和尚迎来了自己的高潮。1903年,普济经历了人生辉煌的顶峰为慈禧皇太后说法,也就在这时,他敏感的把传教的注意力转移到关外地区。后来证明这时一个很精明的投资。



九宫道的关外支部很快就在东北这个几乎是空白的移民市场收获了巨大成果。关东支部为极乐寺贡献的财产据说达到了七百万两之巨。这样大笔的资产反过来供应了教门在关内的进一步扩展,九宫道一步步成为华北地区以极乐寺为中心,拥有数十座古寺名刹最强大的会道门。这时的九宫道以内外双层结构,外为佛教名门,内部以十八天分领关内诸部,掌握秘密教义。


这是个很有趣的场面,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极乐寺门下的高僧们在人前传扬佛法,修复寺院。在平时和信众的接触中却不经意的透露自己的师傅普济大师乃是弥勒转世。更时不时的念诵着并非佛教认可,而是来自罗教系统的宝卷秘书,宣传着天盘三副,末世降临,而入道者来生必得救助。伴随清王朝一步步走向灭亡,这种张扬越发无需掩饰,在社会的混乱中教门更如鱼得水。


应该说普济本人也许在扮演一个僧人的过程中,多多少少真的沉浸入了这个角色中。和一些人想象的不太一样,普济本人的外貌就不出众,也没有特别杰出的语言才能。他的佛教造诣也自然不能和清末民初极大高僧相比,传承自圣贤道的理论水平也不能说高深。但普济特别擅长以退为进之道,静待事情向有利于自己发展的方向前进。把自己置于一个询询如不能言的状态,以低调而不是高调取胜。这种低姿态很符合中国人对出家人的传统看法。


虽然他在核心思想上还是坚守罗教那套真空家乡,无生父母的理论,自认神佛转世。但他在思想上更强调三教合一,主张受到佛教的影响趋于平和,有意识的压制教内末世思想的崛起。其注意力更集中在拓展教门,维持运转,发展壮大上,并没有生出过分的政治野心。或者说他始终用一种务实的态度在处理教务,而没有过度的自我膨胀,也许这和他艰难的人生形成的自我定位与佛教淡薄出世思想的长期影响有关系。



1912年,清廷灭亡后的一年,这位勤奋传教了一生,在佛教和八卦教领域都建立了伟大成就的普济和尚终于归天了。圆寂后建塔以佛门大德的身份安葬在五台山的龙泉寺,这座精巧华丽的灵塔至今犹存。然而就在死去时,这位高僧还表示自己只是暂时归天复命,三年后灵魂回归,将再次领导教团,不改教祖本色。也许这也是稳定教团的某种手段吧,三年后他的弟子李书田接过了道统。九宫道虽然经历一系列分裂,但仍然在顺利发展。1932年建立了北平普济佛教总会,政府会长为曹锟,吴佩孚,总监为北洋上将江朝宗,而蒙藏分会名誉主席就是日后以投日著名的德王。只是随着时代发展,这支奇异的教门也日渐会道门化,热衷于参与地方权力争夺,组织刀枪会,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不可抑制的走向了民间宗教蠢蠢欲动的那一面。


普济作为罗教发展来的八卦教系统在北方一位杰出的教门领袖,其一生可以说不但广泛吸收了传统教门发展上的经验,个人的努力也是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明暗两重传教结构原本是八卦教系统历史上有过的做法,但他将原本置身于阴影里的教门,通过借壳上市的手法最终生存于阳光之下,这是前人少有的成功。当然这和特殊的历史时机有关,但没有个人卓越的努力很难做到。至于他本人始终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克制自己的欲望,以教团的发展为毕生事,有这样的志节,可堪难得。虽然他奉行的一切没有太多新的东西,但确实把旧有的一切学习的很好,为历史做了一个极好的总结。


无论曾掀起怎样的巨涛,九宫道最终在1949年和众多会道门一起划下了句号。这时候会道门之首的地位已经让位给了一代传教奇才张天然中兴的一贯道,但九宫道以自己的特殊方式留下了历史最后的一笔。



1949年,九宫道作为被胡宗南收编的会道门的一支,先是在洛阳组织武装,试图起事。教徒们计划在中华大戏院利用召开党代会的机会,消灭洛阳市县各级主要领导后,夺取洛阳市政权。暴动发动前被洛阳市公安局破获,当地骨干消灭殆尽。不久,1950年,势力主要分布在山东一代的第三代道首李懋五又自称日光佛,秘密联络山东会众进京,打算发动暴动,夺取政权,联络河南二十万八卦教众,建立大顺佛国。于是,很自然的被公安局旋灭,退出了历史舞台。



PS:昨天小编忘了在文末请大家帮点广告,导致大师昨天的稿费大幅缩水,还请大家今天继续帮点,感谢T_T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9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一个宗教领袖的炼成(下)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