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B站的“陨落”与幻想乡的马戏

リアル初音ミクの消失

来自新潮沉思录

03:36


某二次元网站前晚遭遇大量影视剧下架。


作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的核心象征和聚集地,这样的整改幅度足以让这段时期网络青年们被A站影视区关停,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出台,媒体批评王者荣耀等事件引起的愤怒达到顶点。虽然据目前消息被下架的资源大部分为无版权的国外影视剧,但这在很多人看来离扩散已经不远。这种愤怒大概要比跟自身无关的公共事件引起的愤怒来的猛烈得多,触及了文化受众们的底线。 


网民们质疑所谓管制,厌恶倒退,调侃腰丸,歌颂雅典。


旁观的人也在困惑,罗马的安抚群众的方式是给足够多的面包和马戏,为什么现在这么喜欢找马戏的麻烦?


互联网时代的资本和技术力量抹平了很多阶层差异带来的文化隔阂,现在的青年们会很自然的觉得,如果在希腊和罗马时代,自己一定是剧院和斗兽场的座上客。


放眼整个人类史,只有这个时代才会让一个普通青年理所当然的相信对文化娱乐产品的享受是一种天然人权。这确实时我们这个时代飞速进步的最好证明。


即使这些只是面包和马戏。



思想界的一些只言片语在经过庸俗解构之后可以带给大众娱乐很多核心母题,反乌托邦就是其中之一。尽管流行文化作品中的乌托邦和反乌托邦只具有娱乐性质,但其中的桥段仍不免被频繁的用来联系现实世界。


热衷于反乌托邦的青年们大概不会自觉他们其实已身处乌托邦之中。信息技术大爆炸初期与世界潮流重返保守相遇,这个时代激烈对撞所形成的一些真空地带,成了青年群体们无意识构建文化乌托邦的乐土。

 

他们甚至幻想在这个资本裹挟技术扩张至极致的年代里,有那么一个文化自由的幻想乡,没有审查,没有管制,一切都可以共享,即使花钱购买也是为了自己的节操。

 

在这一连串事件之后,有声音说道,连马戏也不给我们,想让我们干什么?

 

大概时代不同。在罗马时代,提供马戏的只有为了稳定的元老院,看戏的只有公民。但当代,提供马戏的除了元老院,还有娱乐资本家,元老院的马戏虽然免费,但在青年里又没有市场。资本家并没有义务帮国家维护统治,提供马戏就是为了赚钱。

 

这几年我们可以看到视频行业的新闻,最主要的关键词就是亏损。国内的视频行业在经过早期野蛮生长之后,活下来的基本从良。然而十几年过去了,虽然国内的技术和宽带翻天覆地,但文化产品创造能力依然捉急。购买版权,尤其是国外影视剧的版权成了亏损的重要原因。


在这个行业、资本、监管 摩擦博弈,版权机制逐步建立的过渡期,又出现了一个网站,它有大量用户上传优质内容,有二次元吸粉光环,并且版权成本比别人低,用户增长迅猛——这样的网站其实很容易想明白,最终要么变得和其他网站一样,接受监管,或者自我审查。要么消失,毕竟版权是要保护的,而赚钱也是要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

 

这件事以后大概很多人会明白,花钱看马戏会是常态。另一部分人可能要捡起那些已经被遗忘的互联网上古时期的技能。当然了,换个角度想是好事,马戏和马戏是不同的,面对的人群是不同的。免费的马戏你看不上,看免费马戏的可能你也看不上。

 



还有个尴尬点在于,即使花钱看马戏,体验也经常不好。比起意识形态方面的审查,,这种审美审查让很多人格外无法理解。

 

罗马时期公民热衷于看砍头戏码和在公共澡堂搞比利,清教徒起家的当代新罗马虽然没有欧洲人奔放,很多地方保守落后,但也不对血腥色情加以限制。比起美国影视和隔壁的二次元天堂,我国的文化产业无论从思想到内容都显得保守土气,所以理所当然的在青年中形成文化鄙视链。

 

造成这种这种过度保守式审查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中国社会传统农民和早期革命者的清教徒属性,社会主义文化的意识遗留,官方家长式教化引导的意愿,文化政绩的需要,传统公序良俗认知的阻力等等都是因素。由于时代隔阂的关系,对于我国现在的管理者来说,他们可能无法理解青年们把大量的时间精力财富这些他们年轻时候缺乏的事物用在沉迷于他们眼中的“玩物丧志”的各种事物中,新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团体变成提笼架鸟的八旗子弟是这群人心中的一种恐惧。这种恐惧传导到执行层,经过放大并在已经落后的文化管理技术手段的加持下变成了如今这种形态。当然,这种特定形态不会是一直持续的。

 

从历史上看,善于用马戏和面包安抚公民的罗马挡不住蛮族的进攻。当代新罗马在重回荣耀的口号中转向保守和撕裂,日本和老欧洲在很多观察家的眼中缓慢走向衰亡,我国人民的焦虑也与日俱增。然而,这一切反而让娱乐文化借着这个超信息时代发展至巅峰。至少,在下一次危机爆发之前,有足够的药给我们用来麻醉。



最后是题外话,这句我先说了,免得造成误解。文化是没有错的。

 

如今的结果也不是先驱们最初想要的。

 

从“日美安保条约”到日本泡沫破灭中间几十年进入文艺界的“幻灭一代”不知道是否愿意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左派知识分子们为了对抗冷酷的现实世界所创造出的流行文化,最终为新时代的“平成豚“们营造出了一个借以逃避现世的美丽幻想乡。

 

新浪潮时期的戈达尔,居伊德波们,大概也没有做好准备面对一个一切艺术电影都可以以一种巧妙的姿态融合意识形态和政治政确,并在评审体系内实现另一种商业化的未来。

 

源于二战时期的超级英雄漫画,在丢掉了反战内涵之后变成了一个通过不断打倒已故大魔王来彰显自身正义并输出美国价值的文化武器。

 

往前,在“上帝之死”之后的哲学家们为了对抗虚无主义所创造的思想话语,体系方法,在被大众娱乐扔掉内在拿走外壳之后,变质成后工业时代娱乐至死的文艺母体。

 

最初,在第一个惊觉古典时代终结,技术白昼来临的作家那里,他观察到了一些趋势,他小说中的角色这样说到:“人要活,要吃,要喝。这是普遍的需要,而缺乏普遍的合作和利益的兼顾是不可能满足于这种需要的,这是人类社会的支点。”他对此表达反对。他以及他所开创的体系一直在为此寻找解决出路,直到大娱乐时代到来之后同样被拿走外壳然后统统遗忘。

 

在东方,两个想逆潮流而动的国家所打造的文化体系,则没有机会融入时代,干脆的变成标本和尸体。

 

历史循环往复,不顺应时代的要么被同化要么被抛弃。我们曾经在发刊词中这样说到:在一个以信息消费为中心的时代,一个包含所有个体的,有独立意志的,自发运动的虚幻景观已然形成。以消费为中心,以资本为驱动,以所有参与者为基础,以由互联网为代表的无孔不入的媒介为工具,信息的母体早已开始独立运转。

 

面向大众传媒的文艺作品进入这个体系之中,结局都大抵如此。

 

然而现在我们已经连昨天发生过什么都没办法记得。

 

一切都是好的,结果也总会是这样的。

 

梦里无需屠龙剑,歌舞升平死方休。



  相关新闻:


7月12日晚间,有网友反映,Bilibili(即B站)平台上大量海外剧、海外电影资源被下架,A站也遭遇此类情况,内容涵盖日剧、日影、美剧、英剧等。对此,B站向腾讯科技回应称,不予置评。据悉,此次下架的作品几乎全部没有国内版权,B站此前由于网友自发对这类海外影视作品翻译并上传,成为海外影视作品爱好者的重要聚集地。



腾讯视频负责人、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表示:“行业还存在不少痛点,电视剧、综艺节目的版权价格一直在非理性地上涨。我们用户数字是10%的增长,播放量超50%的增长,但版权价格成本却是翻倍甚至是两倍以上的增长,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痛点。我们最大的成本项就是版权价,第二是带宽和服务器的消耗量,这两项加起来差不多占我们成本费用的百分之八九十。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网站消息,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京召开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现予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是在2012年协会根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的精神制定发布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基础上修订完善而成,旨在进一步指导各网络视听节目机构开展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工作,提升网络原创节目品质,促进网络视听节目行业健康发展。



2015年3月31日之前,各网站要将本网站在播境外影视剧名称、集数、购买合同、版权起止日期、内容概要、内容审核情况等信息,上传到“网上境外影视剧引进信息统一登记平台”上进行登记。从2015年4月1日起,未经登记的境外影视剧不得上网播放。对于已经登记但未取得新闻出版广电部门批准引进文件的网上在播境外影视剧,各网站不得进行版权续约,节目版权到期后不得继续播放。



根据2014年广电总局颁布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落实网上境外影视剧管理有关规定的通知》,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影视剧类视听节目的单位,必须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电影公映许可证》。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9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B站的“陨落”与幻想乡的马戏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