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双城记——香港回归20周年杂记

大概在去年的某个时候,微博上流传过一个有关香港真人秀节目《穷富翁大作战系列》第二季第二集内容的长微博,让很多人第一次直观地理解到了香港的贫富差距问题;最近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有一些问题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切入点来谈一谈。

 

之所以要谈香港、要从这个角度切入来谈香港,主要的原因在于经由近年来的一系列民间龌蹉与香港青年运动的整体反华基调,目前网络上的大陆青年一代与香港青年一代已经走上了互相厌恶与憎恨的道路——虽然个人并不觉这得算是什么很有所谓的事情,但是这个趋势背后的一些东西,很值得思考。

 


正所谓一切社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香港年青一代理念的极化与香港的经济现状确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按照香港大约0.54的基尼系数来说,生活在香港的其实只有两种人:10%的有钱人和90%的穷人,至于这90%穷人内部的区别,也不过是穷和更穷两种,虽然人均能拿到大约一万五起的工资,但是扣掉房租——只要两千二就能租到架在厕所半空的床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和生活必需品,最后能存下来的并不算多;如此一来,一个高中或者大学毕业的香港年轻人,走入社会准备组建家庭时,首先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其实和内地的年轻人差不多:房价。


2017年的香港商住房均价大约在十二万/平方米左右,即使是地段偏远的所谓“上车盘”也差不多是接近十万起,也即是说,为了一套30平左右的“上车盘”,他们必须要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靠一万五到两万左右的工资努力工作十年,攒够六七十万左右的首付款,然后一按二按从银行和金融机构借出来四五百万,就可以立即上车,再为李老板努力工作三十年了。

 


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不买房,只租房行不行呢?——当然不行,事实上,只要你不是打定主意住一辈子的公园或者天桥,那么不买房就要帮人供房这个游戏你就必须要参与,租房四十年和买房还贷四十年之间几乎不存在什么差价,毕竟楼盘价格上涨同样会带动整体房租的上涨——厕所半空的床板值多少钱?当然是你能拿出来多少,房东就要收多少;经济这么好,怎么能不加租?——从这个角度来说,旺角不足平米的棺材房和半山的万尺豪宅可是非常平等地同呼吸共命运呢。(缓缓鼓掌)

 

那么,为了解决香港年轻人面临的这个困境,能不能跟新加坡学习一个,搞一搞政府公屋制度,比如每年建他个八万五的廉租房?还是不行,毕竟这些年轻人的父母辈大部分已经有了住房,更早一些的中年一代也大多已经上了车还了一半的贷款,真的一年建个八万五千的公屋投入市场,这群户主们价值数百上千万——虽然几乎不可能提现——的账面资产岂不是要亏爆?生吃蟑螂大赛已经成功举办了这么多届,你还要大庭广众的说吃蟑螂真恶心能不能改成吃鸡腿,让那些已经吃完咽下去了或者正在猛嚼卵鞘的参赛者怎么办?是不是有点不识好歹?再者说了,只要多花心思,五六十平方米的百呎豪宅也是可以隔出三室两厅甚至四室三厅,连菲佣的工人房都一并解决了,岂不是美滋滋?毕竟香港整整三分之二的土地面积的土地都是未开发的美丽大自然,能够生活在空气如此清新的花园城市,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如果说租房不是长久之计,那么住一辈子的公屋,同时靠政府福利生活行不行呢?行也不行,毕竟香港如今有差不多一半的居民自有商住房,剩下的一半大多住在公屋或者购买的居屋,但是狗蛋,代价呢?不提公屋不足需要排队等号且动则等个七八九十年这种事情,光是资产限额就很值得考虑了:单人的话月入不能超过一万一千,总资产不能超过二十四万五,三口之家的话总月入不能超过两万两千四,总资产不能超过四十三万三——如果你一不小心工作太努力,升值加薪月入超过一万一或者两万二可怎么办?



《穷富翁大作战系列》,田北辰田二少做主角的那一集里其实已经反映过了这个问题:住在棺材房里的林伯每天无所事事就知道看电视到凌晨,为什么不工作?因为一旦开始工作,收入提高之后就领不到综援了——想要生活好,就要提高收入,但是一旦收入开始提高——并不需要很多,只需要提高一点就住不了公屋,拿不到综援,所以要么接受现实忍受现状,要么加倍的努力为李老板开工——政府提供的福利不仅没能实现帮助人从困境中爬起的初衷,反而变成了把人困死在谷底的锁链。

 

换句话讲,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经济仍处在上行期,房子也没有如今这么贵,大家生活有奔头,也有喘息的余地;像大货车司机靠着一两万的收入就能在广东租或者干脆买套房子包二奶,所以那个时期的香港人对于大陆自然没有太多负面印象,顶多嘲笑一下大陆表叔太土锤;而如今的香港青年一代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加温到了极限的高压锅,虽然看起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什么都有,但是只要不是会读书能当医生律师或者金融业的人生赢家,那么过的基本上都是手停口就停,只能在仓鼠笼里原地运动为李老板鼠力发电一辈子的生活,如此一来,难免会有一肚子的牢骚要发,朝谁发?包税人这么凶不敢惹,那就朝隔着一层的那个任命包税人的家伙发好了。



至于香港青年发牢骚的方式方法,相信经常上网的读者基本上都见识过,低级一些的没有理论,超过五百字就太长不看,只图嘴爽,举举旗聚聚会;高级一点会先看看一千两百字的懒人包,但是也仍处于追求终极答案的程度——只要OO,就能XX;做到OO,就能XX——然后大陆的围观群众们就不幸沦为了他们日常维持群体社交的话题提供者,毕竟塑造外部敌人实乃维持内部团结的不二法门。


作者又编不下去了。这一篇文章其实和《神圣罗马帝国瞎编史》一样,作者并不关心香港正如他并不关心罗马。讲这么多,正是因为香港很有可能就是未来中国的倒影。


最后是两学一做每日一思时间:布鲁图系唔系作咗衰仔?


然后,粉丝们求给力,你们懂得~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9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双城记——香港回归20周年杂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