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为什么中国不适合接纳难民?

不久前的全球难民日,又有人出来重弹中国接收难民的老调子了。毫不奇怪的引起了整个社会的极大反弹,不得不偃旗息鼓。关于难民外交部这次的发言应该说能比较好的代表中国的态度,是特别值得称赞的。



  |  双方都没有意愿的伪问题


首先从道义和责任来说,中国就不是难民潮的制造者。现在所造成极大问题的难民潮主要指的就是北非与中东难民,实际都是阿拉伯之春的产物。包括现在还如火如荼的叙利亚战乱,这些难民的实际制造者就是欧美几个发达国家,也是现在打算通过某些渠道发声希望中国接盘的几个国家。显然中国是没有义务为他们接手的。中国能负责任的态度就是尽力促成中东战乱的平息,但这又是一些当事国不愿意的。从另一方面说,这几个主要的难民发生地其实都是深受传统欧洲影响的国家,普遍有着前殖民背景,有着很近似的文化氛围。老欧洲引入这些国家移民的时间并不短,尤其在早期是有着引入文化背景近似的前殖民廉价劳动力的意图。舍近求远要把这些难民从经济发达,文化近似,多元化程度高的欧洲引入中国,完全是不现实的。既然制造了难民潮,中国有句老话,吃不了兜着走,而不是想办法找个冤大头付账,中国更不应该做这个冤大头。

 


除了中国本身无论政府还是民间没有这个打算之外,恐怕意见最大的就是这批难民自身。前面讲过,这次难民潮产生的主要区域都是历来受到老欧洲影响的区域,这也是这次阿拉伯之春产生的一个很大根源。从文化同源和移民历史来说,本次难民潮的目的地始终是明确的,就是一海之隔的欧洲。至于中国,拜西方多年来的宣传所赐,既是一个专制的社会主义无神论异端,更是一个文化诡异的东国之国,完全不具备对难民的吸引力。在这些难民的眼中旧铁幕以东的前社会主义东欧诸国也仅仅是一个过渡到西欧、北欧乐园的踏脚石而已,何况是绝无好印象的中国。如果难民没有前往的意愿,那些试图让中国接收难民的人,打算靠绑架和欺骗把他们送到万里之外的中国来吗?

 

当然,中国不是没有接纳过难民的,迟至八十年代中国还接收过越南排华导致的边民。事实上,从六十到八十年代,中国从东南亚地区接收了几十万由于排华导致归国的华人。但这个时期的经验,对这些难民的处置不能适用于今天。当初中国接收的难民,大部分以集体林场,农场的形式集中安置,鼓励他们自力更生。虽然也造成了不少的人地矛盾和移民安置矛盾,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总的说已经安家落户,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家园和事业,也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而现在这些国际难民,在文化背景上就比至少还在东亚文化圈的华人更难以融入,至于安置方式显然也不可能采用少量扶植,自力更生的方式。按照欧洲现在的经验来看,不如说的简单些,就是通过财政手段直接供养起来,而这种供养从方兴未艾的中东乱局来看还漫漫无期。

 


从国情来看,中国也绝不适合做一个难民接受国


要让中国社会接收难民实际上有三个难以回避的基本难题,决定了中国始终不是一个一些人心目中可能的难民接受国。一是难民的文化宗教背景,二是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问题,三个是刚刚结束了计划生育的国人如何看待涌入的外来人口。



   |  宗教文化背景是越不过去的坎


中国现在存在宗教和民族矛盾,特别是宗教矛盾是难以回避的,难民主要涉及的也是宗教问题。或者说世界范围内,都存在这样的矛盾,伊斯兰世界人群几乎是和整个文明世界存在矛盾的,这也往往被视为文明的冲突。虽然我们常常在嘲笑欧洲等移民主要目的国迟早要从基督教国家转为伊斯兰教法国,但在中国也不是一个轻松的问题。这其实涉及的问题很多,在国内涉及到既得利益集团对民族宗教问题的绑架,涉及到少数民族对所在国家认同的差异性。


平心而论,少数民族与主体民族不间断的冲突虽然有着包括人地矛盾,经济差距种种内在动因,但始终是不理智的。能保护少数民族的恰恰是现行制度,而他们的不断冒犯只能是对现有制度的腐蚀直至崩塌。但在内部动机之外,其外部涉及到一些极端势力的煽动尤为严重,特别是来自中东的资金在一些省份大量流入,从事宗教传播事业早已形成了利益链条,甚而经济影响政治,到了利用国家资源去从事宗教事业,这是迟早要出问题的。从宗教构成来说,这一次的难民潮虽然有叙利亚的基督教难民,主要还是由伊斯兰教徒构成。在当前已经很严峻的形势下,大量引入任何带有鲜明宗教色彩的人群都很容易成为外部势力进一步渗透的推手和掩护。

 


而特别让人头痛的是,这批难民本身就来自激进伊斯兰思想最活跃的中东地区。应该说,伊斯兰世界的极端化和多次不同文明体系冲突后,失败下的应激反应有关。伊斯兰世界最世俗化的亚历山大到大马士革文化圈被以色列人多次击败严重挫伤了阿拉伯世界的自信心。而最不幸的或许是由于石油的发现,导致阿拉伯世界最有话语权的重心转向最落后的海湾石油国家。中东的乱局,除了欧美列强别有用心的煽动布局,石油带来的财富反而成了伊斯兰世界最大的诅咒。无论如何在中国还在为自己境内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头疼不已,整个社会有着极大逆反情绪的时候,要在中国的核心地带引入几十万宗教色彩浓郁,社会生活格格不入的难民,无异于火上浇油。战乱更是一切激进思想的催化剂,他们所可能导致的极端思想的进一步泛滥,完全是当前的中国社会无法承受之重。



   |  超国民待遇激化矛盾


当然,中国难以接收难民不仅仅来自他们的宗教文化背景,很大程度上来自中国自身的国情。

 

超国民待遇问题,在中国由来已久,其存在但不止于外国人。在旧中国,这始于中国的贫弱,而在新中国这一开始来自中国迫切和外部交流,打破封锁的愿望。到了改革开放之初,这又有着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的动机。但相沿至今,这已经是一个足以引起整个社会反感的严重问题。今天的中国,原有的超国民待遇诞生的背景已经基本消失,而政策的滞后性却只能不断的刺激国民对自身处境的不满。这种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感慨,普遍弥散在中国社会之中。这和新一代中国人自信心的普遍上升和日益频繁的对外交往中感受到的不公和歧视有关。何况这种超国民待遇甚至不停留在外国人身上,还存在于主体民族之外的少数民族和宗教人群身上。这已经不仅仅是外交需要的问题,更和宗教矛盾呼应,造成了主体民族强烈的被歧视感。

 

如以这些国际难民的身份而言,从国际惯例来说,应该给予他们不低于所在国国民平均水平的生活待遇。考虑到中国一贯给予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再考虑到他们的宗教背景,这种待遇水平恐怕还要向中国最发达的北上广看齐,甚至必须搞出某种特供也不奇怪。或许最尴尬的是,这些钱不太可能有外部支持。虽然有着联合国难民署之类的大名头,但这是有先例可询的。直到98年关闭最后一个难民营,联合国难民署还拖欠香港特区政府11.6亿港币的运营经费。可想而知,如果真有几十万难民进入中国,还要花着中国纳税人的钱,过着高于中国很多地区生活水平的生活。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仍极不平衡,囊括了从堪称第一世界的北上广到堪称第三世界的西北西南落后省份的国家。国之患不患寡,患不均,中国人自己还没解决内部的发展平衡问题,何德何能能高规格供养这数十万人。

 


即使要供养、承载这样一批难民,他们这层难民的身份带来的管理难题和民族文化差异造成的和主流社会的格格不入,也容易造成巨大的社会隐患。这远从香港接收越南船民,近从欧洲接纳中东难民的过程中都常常被人提起的。哪怕只是其中的少数人,一旦依仗长期为人诟病的对外国人政策在中国放肆无忌,如果再加上从来都是对中国不利的国际舆论关注。在千万双别有用心的眼睛注视之下,无疑将是下至与之接触的普通百姓,上至进行管理的地方政府的梦魇。

 

拒绝难民的核心是有着巨大人口的中国有限生存空间下的天然警惕性

 

当然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资金和待遇,最大的问题是来自中国人对外来竞争者的警惕性。从宋朝以来,随着中国发展到自然疆域的极限,整个中国社会开始一个内卷化的过程,表现为在有限的国土范围内日趋激烈的人地矛盾,极端的高潮比如清代延续近百年的东南各省土客械斗,蔓延八省,死伤以百万计。

 

中国人长期以来对极大人口造成的压力和有限生存资源和环境的忧心,最近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计划生育。主体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造成的裂痕,恐怕不亚于一次大规模战争。以如此的牺牲,甚至不惜积累了极大的社会矛盾换来的对人口的控制,足以对任何外来者都怀着极大的警惕性。对于少量技术性移民,中国社会出于功利主义是十分欢迎的,比如最近传说的数千乌克兰专家和他们的家属。但对于试图在中国落地生根,寻找新家园的单纯难民来说,这必然要激起最大程度的反弹。这是堪比用数十年的战争,数千万的性命节约的土地和资源却用来安置毫无关系的外来者一般的愤怒。这和同情心或者责任感无关,这是对曾经付出的巨大牺牲应有的基本尊重。

 


当然实际上不仅仅是中国,整个东亚社会都有这样的社会氛围。那些在完全没有移民传统的东亚社会试图搞难民批发的组织和个人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个不同。东亚社会的几个主要国家,在历史上没有经历过殖民时期就直接进入了现代化,也不存在欧洲那些从传统势力范围吸纳廉价劳动力的经验。整个社会在脉脉温情之下,都存在的极大的排异性,这一点尤其以日本人最为突出。这实际上是一个文明圈共有的特点。作为东亚社会最大最强的主体,中国的情形可能好不少,一直到清末中国还接纳了来自大量由于日本占领朝鲜而产生的朝鲜族难民。不过这种带有实边性质和由于领土的直接接壤,事实上无法控制的难民潮终究不能对等于今天的情况。中国可以忍受麻烦,但绝不代表中国需要自找麻烦。



   |  对局势的一些看法

 

最后再来谈谈一些不仅限于难民还涉及外来移民相关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始终强调难民终究要要回到自己的祖国,是不是暂时能给予他们安置呢?考虑到中东问题的复杂性,当代中国的繁荣,和现行的中国社会的对外国人政策,只要这些人进入中国,滋长蔓生,返回恐怕就是一个空想了。又比如有人提到用难民来弥补中国社会可能的劳动力不足,甚至认为这是资本力量试图压低劳动成本的威慑。现在看在超国民待遇问题解决之前,这并不现实。


而使用正规难民进入劳动力市场,即使在经验丰富,文化多元化最高的欧洲社会也显得困难重重。从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开看,中国人会逐渐能接受一部分移民,这应该和中国社会发展的程度,国人自信心的增强,产业结构的升级有关。但考虑到中国社会的人口基数,中国始终不会是一个欢迎移民的国家,有限的移民名额终究还是会功利性的,倾向于技术和投资。从美国和日本的经验看,经济的发展未必会带来对大量外部劳动力的直接引入,反而应该是一部分国内资本的出走,转移到劳动力更加丰富,管理更加宽松的市场去,并不太可能改变中国的移民政策。

 


至于老欧洲对难民的放纵态度,这不但来自其打着的多元化旗号,实际上也是一波赚钱的生意。虽然最早来自对前殖民地优质劳动力的吸收,但最终形成的难民产业已经成为涉及从政界到商业的一场盛宴。但这种盛宴是不会永远饱餐下去的,多元化的旗帜本应该建立在共识之上,在冷战胜利后,以胜者之姿,欧洲意识形态上的优势曾经能短暂支撑这一点。可惜随着多元化程度的激烈上升,原有的共识越来越难以构建,这也是必然的。主体民族的弱化,新移民的难以融入,民族矛盾必将带来民族的自我构建与异化,导致冲突的加剧。考虑到地缘问题,欧洲对难民潮是拿不出办法的,但在总爆发之前,破落的大户还要维护着体面,通过各种渠道,就像传销者那样直到急迫的呼叫接盘者。不用说我们应该远远的看着,不用理会多余的声音,好好吸收玩味,等待着冷战的最后一抹余晖收起。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09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为什么中国不适合接纳难民?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