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火星”朝鲜的反事大主义

今天上午9时,根据由金正恩批示、朝鲜劳动党中央确认的发射命令,朝鲜最新型弹道导弹火星-14/??-14/Hwasong-14在龟城导弹实验基地首发成功。朝鲜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才发完推的特朗普又被怼了。



朝鲜不顾各方反对执意进行导弹发射,除了自身战略安全考量之外,也体现了朝鲜历史上一贯的反事大主义。今天谈一下这个问题。另外,细心的粉丝可能已经发现文章底部某些东西恢复了,泥们懂得,嗯~



要讨论朝鲜问题最好了解一下朝鲜半岛的历史背景。从前,在我们关于朝鲜叙事里充满了不少一厢情愿的误解,很多时候以中国人的逻辑代替朝鲜人的想法。而从历史的发展来看,朝鲜人实际上和我们的思想和国情上是存在很大不同的,或者说中国的周边都存在和中国人思想上的极大差异。这种异化是历史上长期对抗中国,避免被中国吞并而生存的下来的周边国家共有的特点,表现各有不同。目前,这种自我蛮夷化在中国的东南某省特别突出。不过今天我主要先谈谈半岛关系,尤其是反事大主义与朝鲜社会形成的一些背景,也是一己之见,给大家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旦说道朝鲜,往往会牵涉到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一贯也被认为是最恭顺的藩属国的李氏朝鲜。朝鲜和中国的藩属关系,也差不多是中朝关系中一个很少提到,但始终存在的阴影。基本属于被今日南北方同时回避的状态。

      

     

今天的朝鲜和韩国都喜欢说我们完全不认同属于朝鲜半岛的高句丽,而一定程度上回避形成今日半岛疆域的李氏朝鲜。这种表述内心是存在其潜台词的,不外乎是选择顺从还是抗争的问题。虽然有趣的是,高句丽实际上因对抗而灭亡,而李氏朝鲜倒是从明朝人手上赚取了很多好处。最明显的,李氏朝鲜将疆域从传统的中朝边界从大同江一路推进到了鸭绿江,形成了今天中朝划江为界的格局。

 

总的说,在朝鲜半岛,尤其是北方要提的更多,更高一些。反事大主义几乎是一个立国之本的问题。中朝关系实际上在这个政治正确下很难发展到我们一些人希望的那样好。朝鲜对中国的防范之心很可能是世界上最为强烈的,在革命年代曾经被战斗的情谊算掩盖,而随着朝鲜半岛局势的恶化,这种心态又被不时的泛起。

 

虽然我们常常提到中朝友谊历史悠久,作为中国周边是唯一没有和中国中央政权发生大规模战争的藩属,哪怕只考虑李氏朝鲜,这种历史也算悠久了。然而历史上的中朝关系也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好的。很多人会津津热道的谈论明朝万历年间挽救了朝鲜的壬辰倭乱和丁酉再乱。谈到邓子龙和同时战死的名将李舜臣。但在这种保护的面纱之下是明朝从太祖朝持续的对朝鲜的防范之策。明朝始终严格控制对朝军需贸易的存在,以至于历史上以善射著称的朝鲜人始终无法等到足够的水牛角,不得不取向于竹弓进行替代。朝鲜人的颗粒化火药技术还是来自日本人而不是身边的宗主国中国。



至于清王朝,其立国之初就建立于对朝鲜的征伐。虽然在清朝建立后,朝鲜持续了事大主义,对清朝至少在表面上是恭敬的。但这种恭顺下,朝鲜一方面保持对前朝的大报恩坛的祭祀,士人在暗中维系所谓明之正统,另一方面李氏朝鲜内部随着复明讨论的发酵,甚至讨论到了北伐后的统治问题,很自然的衍生出一种彼可取而代之的思想。这种思想经过二百多年的发展日后和二十世纪兴起的民族思想结合,最终为日后北方朝鲜立国定调的反事大主义打下了基础。

 

在看似平和恭顺的明清中朝关系中,其实始终潜伏的涌动的暗流,这种暗流所以没掀起巨涛,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惯性之强与朝鲜特殊政治环境形成的积弱。

 

关于朝鲜,最为人诟病之处恐怕就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竟形成了明目张胆的世袭王国。以二十世纪初最先进的浪潮催生,最终却结出中世纪的果实。然而考虑到朝鲜历史的发展,这也是符合半岛政治生态的结果。

 

虽然李氏朝鲜号称小中华,但和以科举为统治支柱,推崇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中国不同。古代朝鲜倒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封建之国,其封建等同于在先秦时代的原始含义。   

 

朝鲜大约是东亚党争最激烈的地方,其烈度除了没有爆发如日本战国一样的混战之外,虽然作为宗主国的中国也大有所不及。仅以李朝的党人就可以分为,李朝的两班,其中分出东人党、西人党,后来又分出南人党、北人党,北人党又分大北派、小北派,小北派又分清小北、浊小北,大北派又分成骨北、肉北、中北,南人党又分清南、浊南,西人党又分老论、少论。以著名的万历援朝战争而论,举荐李舜臣的柳成龙就出身东人党后继的南人党,万幸李舜臣死于壬辰倭乱的最后一战,否则战后南人党失势,柳成龙先是被西人党诬陷罢归,日后北人党得势,李舜臣的下场无论如何都不美妙。二十年后西人党通过政变回归又清算北人党中的大北派,再和南人党和小北派形成党争。朝鲜在国破家亡的危机和明清易代的变革中可以说大部分力量都消耗在这样无止境的党争中,对国力造成了极大的衰落。丰臣秀吉在战时经过初步估计朝鲜的石高大约在1200万石,而日本在太阁检地中也不过举国1850万石。可是看上去仅仅是稍弱于日本的李朝却在一个月内被攻陷汉城两个月内失陷平壤,其不能发挥国力可见一斑。

 


朝鲜这种激烈党争表现出的庙小妖风大的特质,就和李朝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大统一王朝有关。各方的地方势力在李朝保持了相当的独立性,李朝国王仅仅是最大的封建主而已。这一点倒类似于日本的幕府,但朝鲜的安定又得到中国力量的维护,使得改朝换代是几乎不能之事。但强大的中国同时导致朝鲜的北进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内外交迫在几百年的历史中极大的影响了朝鲜士大夫的的精神世界。就像被关在笼子的兽群无所事事,仅能激烈的争夺有限的资源。

 

传统的朝鲜政治存在于两班贵族之中,虽然是贵族和庶人所生的子孙尚且不能纳入这个体系。比起始终存在阶级流动性和大一统的中国来说,朝鲜是一个始终阶级异常固化,中央相当无力的存在。虽然在李氏朝鲜末年,随着国势衰退,号称全国七成人口都被纳入了两班之中,但这种思想的承传是难以撼动的。这种数百年的传统对今天的朝鲜半岛影响依然是鲜明的。即使是今天看上去开放现代许多的韩国,也在很大程度上隐形保留了这种阶级固化。韩国的上层社会,绝大多数也能追溯到两班出身。乃在韩国的民族性格也带有这种阶级分明的烙印,所谓出学校便决定个人命运的国家。而北朝会形成今日的局面,因素很多,但历史的惯性是极大的。在外部封闭的情况下,自然的回归历史的常态之中。

 

虽然看上去奇怪,但朝鲜几乎是一夜之间从殖民地迈进社会主义的,而殖民地之前连封建时代的门槛都没有迈过。一旦在全球范围内共产主义思潮的退潮到来,打回原形是难以避免的。

 

总之这是一个君王寻求治国的模板,而人民本能的给他提供了一个祖传法宝,于是上下都满意的故事。从历史上看,这种统治形态当然会导致积贫积弱,但朝鲜王朝的稳定性也比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都要强许多,上下相安几如印度种姓习以为常,其历史惯性之大也要远强于中国。要改变这种面貌,没有极大外力从根本上扭转是很难改变的。历史上类似的例子恐怕也只有麦克阿瑟作为太上皇之于日本。

 


如果中国和朝鲜半岛沿着历史的惯性发展下去,那么朝鲜半岛会怎样呢。答案有点出乎意料,朝鲜半岛可能会因为这种恭顺直接进入中国版图。清朝最后的权臣袁世凯在他的朝鲜岁月里就一度打的这种主意,将朝鲜最终郡县化。所以对于朝鲜半岛的民族主义者来说,实际上中国和日本,乃至沙俄都是一样危险的敌人,一旦朝鲜进入十九世纪末的民族主义觉醒浪潮,中朝关系那层维系了数百年的恭顺面纱是迟早要揭破的。当然,历史上由于日本人在朝鲜战胜了清王朝,这个穷凶极恶的角色被日本扮演了。摆脱中国的抗争过程就这样被略过了。否则一次抗中战争或许会成为朝鲜民族主义觉醒和秩序建立的标志。

 

不久前,朝鲜大使馆赠送了出席朝鲜太阳节记者的一本记录朝鲜援华的书籍。这是一本有意思的书,在相当程度上反应了朝鲜官方对中朝关系最为友好的一个历史时期的态度。


不同于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力量建立共和国,朝鲜的建立实际上是美苏交锋的产物,但在朝鲜的叙事里,朝鲜乃是先于中国建立的兄弟之国,乃至隐约有前辈的味道。应该说朝鲜对解放战争,特别是东北战场是有不小的帮助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里,一度是节约自己口粮帮助中国的亲切友谊。但随着新中国的建立,直到后来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束,朝鲜的国际立场就比较特殊了。这又回到了反事大主义的部分。

 

一旦朝鲜内部取得稳定,那种被巨大中国压迫的阴影就很难摆脱。即使对于第一代中朝领导人来说,有着国际革命这样的共同的情怀,也不能说就能达成真正的亲密无间。尤其在北方,总的说,苏联对战后赤色浪潮下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控制谈不上严密。随着朝鲜先后在斗争中消灭了苏联和中国背景的派系,朝鲜最终试图扮演的是一个在中苏之间中立,乃至调停的角色。这其实是很有趣的,严重依赖经互会体系生存的朝鲜却打算在中苏两国,世界上最庞大的陆上强国间保持中立,超然世外。



对朝鲜来说,在自己的意识形态领域里,这个时候哪怕略低于足以毁灭世界的超级大国苏联,也是可以和中国等量齐观的。应该说,这种意识形态,至今没有太大改变。甚至可以说比起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今天的朝鲜对此的强调更高了。这可能是许多中国人最不满的,朝鲜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远弱于中国的国家,其安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中美平衡之间。但比起南方的兄弟来说,各方面几乎都存在极大差距的北方,如果连这样的旗帜都没有,那么意识形态领域就完全没有退路了。如果朝鲜的意识形态领域处于中国曾经的那样混乱,那么如此弱小体量级的朝鲜就真的要被飓风刮倒了。这个角度来说,朝鲜的极端正是朝鲜为保持独立不得已的生存之道。

 

那么在反事大主义的大旗下,朝鲜要什么呢?这当然也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反事大主义所隐含的台词其实是对中华文化圈的抗拒。虽然嘴上不说,其实朝鲜最希望接纳它的应该是美国。这是典型的远交近攻之策。某种程度上,朝鲜的折腾意图展示的是它在可能的东亚对华前沿存在的价值。南北统一并非是当务之急,但当务之急是对朝鲜生存的保障。而在朝鲜看来这种保障不可能来自靠的太近,太过巨大,历史嫌隙更大的中国。一个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美国是一个不错的对象。但这其中金氏的位置是比较尴尬的。朝鲜不是完全没有投美的机会,但如何对待白头山血统很可能是一个如日本投降如何对待天皇地位一样的问题。



这里也可能需要指出,虽然看上去白头山血统稳如泰山,却不一定朝鲜上下是紧密一块的。经过九十年代到今天的艰苦发展,虽然平壤政权的权威还在,但地方势力很可能已经盘根错节。平壤政权并非不能取代的,这也是朝鲜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持高压的原因,也是朝鲜频繁的展开政治洗牌的原因。但这种地方势力的做大是和朝鲜相对困难的经济形势和历史传统有关,和地方掌握的走私渠道有关。朝鲜的经济又不能完全切断这种外部输入,即使频繁洗牌也只能说减小这种离散度而不会消失。

 

但作为地方实力派也不能说就会放弃白头山血统,先不说是不是有这种能力。一旦选择投入美国的怀抱,形成他们今天这种生长环境的外部压力也就消失了。虽然朝鲜人的生活会改善,但意识形态的剧烈改变也是很可能颠覆朝鲜社会存在的根基的。东德的经验来看,南北统一对于被统一一方来说完全是一场灾难。所以现在看朝鲜各方最能接受的还是在平壤幕府的领导下有限的缓慢变革,同时地方实力派一点点的和中央讨价还价。三将军或许是一位锐意革新的领袖,但时间能一点点改变他,让他变得更加保守,更能被各方势力接受,达到一个新的平衡。而半岛局势,中美都不急于打破,但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反而美国可能会投注更多的善意给朝鲜。对朝鲜来说这也是一个指望,美国的战略收缩和日韩随着中国崛起的衰退和离心,能更大的提高它的价值。但它始终担忧的最后一击也有可能来自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这是值得注意的,或者说比起美国的战争威胁,是朝鲜所更加担心的。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0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火星”朝鲜的反事大主义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